未分類

他則帶着我回屋,路上時候我問他:“王爺爺會死嗎?”

“找得回魂就不會死,找不回就死定了。”

我又問:“銅鈴裏面有什麼?”

他說:“王祖空魂本來應該被勾完的,留下了一魄,應該他早就預料到會有人害他,早早就把自己一魄叩住了,那銅鈴裏面,就是他最後一魄。”

對這些魂啊魄啊的,我不太瞭解,他也一路不語,在想事情。

回到家之後,他才說:“今天晚上,你和我去你王爺爺家睡。”

我哦了聲,他回屋準備了一些東西,把我家的桃樹砍了,削了幾根木籤,等到下午六點多鐘的時候,他告訴我出發了。

奶奶一個人留在屋子裏,本來我讓她一起去的,奶奶說屋裏沒人,怕人進來偷東西,就沒去。

王祖空這會兒還沒從衛生所回來,他屋裏暫時由村裏的人看管,我們進去之後,陳文馬上跟他們說:“鄉親們,你們先回去一下,晚上這裏怕有髒東西過來。”

因爲村民都不認識他,怕他偷王祖空家裏的東西,沒離開。

陳文也不勸他們,跟他們在這裏聊了一會兒王祖空的爲人和之前所作所爲。

無一例外,村民對王祖空的評價都是好,說村裏人有小病小災,都是王祖空給看的。

王祖空他們村裏有一個傻子,叫**,平時我們都叫他胡哈兒。

哈兒就是傻子的意思。

他說話不傻,但做事卻傻得很,我見識過的就有,他在村裏小姑娘面前脫褲子,甚至還打算qiang?jian他自個兒的親媽。

**問陳文:“你是做啥的哦?”

陳文回答他是道士。

雖然打過牛鬼蛇神,但是村裏腦子還是相信鬼神之說,連一個端公都被他們當成神仙,更別說道士了。

知道陳文是道士之後,村民態度馬上就好了,其中有一個腿腳有毛病的莊稼人跟陳文說:“我腿肚子每個月到了十號都會疼得不得了,王祖空給我看過,沒給看好,陳師傅你能不能幫我看看?”

說話的是個老頭兒,按照我奶奶他們的說法,我得叫他二爺爺。

才曉得陳文是道士,他馬上就讓陳文幫他看腿肚子,一來是想考考陳文,二來萬一陳文真有些本事呢?

陳文聰明得很,我都能想到,他肯定知道,笑了一下,過去扒弄了一下他的腿肚子,然後問:“您這兒是不是被什麼東西咬過?”

老頭兒想了好一陣後才說:“你這樣一說,還真的是的,前些年在田裏挖紅苕時候,看見兩條蛇在配種,我一鋤頭下去,打死了一條,另外一條咬了我一口,然後才被我打死,誒……咬的就是這裏。”

陳文一邊聽一邊點頭,說:“蛇有靈性,打不得,你這是蛇怪作祟,明天你端一碗豬頭肉去你打蛇的地方認個錯,然後築個墳,你腿就不會疼了。”

雖然沒有立即見效,但是在屋子裏的人都敬佩不已,看了一眼就能知道是被咬過的,絕對有真本事。

只有村民一邊誇陳文本事大,一邊讓陳文幫他們解決各種問題。

陳文不拒絕,來一個他幫着看一個,片刻都沒歇。

道聽 基本都看了一遍,村民簡直把陳文當成神仙了,我跟着陳文一起來的,他們就問起了我和陳文的關係,我搶答:“他是我哥。”

陳文看着我一笑:“對,我是他哥。”

有村民問又問:“陳小夥子,你結婚了沒?”

陳文說沒有。

馬上就有一個老婦人說要幫陳文說媒,陳文連忙擺手說:“我是出了家的道士,結不了婚。”

之後他們一直調侃陳文,陳文本來很健談,在這些更善於聊天的村民面前,也招架不住,最後弄得窘迫無比。

都聊到半夜了,陳文說:“我和陳浩要在這裏半點事情,各位要是願意看的話,就留在這裏,要是不願意看的話,可以先回去,我不會拿這裏的東西的。”女華圍技。

曉得陳文是道士了,肯定知道陳文要做啥,都嫌晦氣不願意呆在這裏,只有**一個人留在了這裏。

**問陳文:“王祖空是不是被人害的。”

陳文回答說:“是的。”

**又說:“我跟你說,王祖空這個人,看起來是個好人,實際上心黑得很,當時我經常看到他和陳浩的爺爺大晚上偷偷摸摸跑到別人祖墳裏,提着鋤頭亂挖,偷墳裏面的東西。”

他當着我的面兒說我爺爺,我當然不願意了,駁了他一句?“你纔不是好東西,你還要睡ェ你媽!”

陳文以爲我罵人,回頭盯了我一眼?“你小小年紀,誰教你說這些的?禍從口出,你本來陰氣就重得很,還不積點口德!”

以前怕鬼怕死,這才幾天,又多了個怕的東西,那就是陳文,不敢再說話了,嘀咕一句?“他自個兒說的,我們全村都曉得。”

陳文狐疑看了我兩眼,然後問**關於王祖空和我爺爺到底是怎麼回事。

**說?“王祖空他們兩個以前經常攪在一起,除了去挖別人祖墳,有一次我還看到他們去偷別人家的娃娃,纔出生的娃娃。你曉得陳浩爺爺是咋死的不?就是偷娃娃被發現,打了一頓,半死不活回來在牀上躺了一個多月就死了。”

我爺爺死之前是在牀上躺了一個月,他也確實經常和王祖空攪在一起,可我死活不肯相信我爺爺不是好人。

陳文繼續問**關於王祖空和我爺爺的事情,但**知道的就是這些了,再問他什麼也不知道。

到了晚上十一點四十五的時候,村子裏的狗突然叫了起來,陳文馬上起身說?“你們兩個躲側屋去,等到我喊三聲回的時候,你們要用最快的速度衝出來關門。”

我沒啥問題問,他說了我就照做,**問了句?“你要招魂?”

陳文聽後一愣,看了**兩眼,聽到外面狗叫得越來越兇,就讓我們進了屋。

進屋後找地方躲起來,**跟我說?“你躲鏡子對面,那兒有個簸箕。”

我看去,還真的有個簸箕,馬上鑽到了簸箕後面,**則跑到王祖空牀上躲了起來。

不一會兒,外面出來銅鈴和念唱的聲音,然後就是狗在屋子外面瘋狂跑動和烏鴉的叫喚聲。

我探頭出去,剛好看見了對面的那方大鏡子。那鏡子是鑲嵌在衣櫃門上的,可以開合。

本來沒啥,看了幾眼,鏡子突然一晃,衣櫃門好像被人推開了,折向窗子外面。

這下給我嚇得不輕,窗子外面站着幾個光着身子的人,正盯着裏面看,我能通過鏡子看到他們,他們也能通過鏡子看到我。

他們看到我馬上就跟瘋了一樣,要往裏面竄。

昨天遇到過這事兒,是被陳文解決掉的,他這會兒在外面忙活重要的事情,我不好打攪他,就壓低聲音跟**說?“胡哈兒,有鬼進來了。”

**不說話,眼見着進來的光膀子人離我越來越近,有些慌了,又喊了一聲?“胡哈兒。”

胡哈兒還是不回我的話,等到竄進來的人走到我面前的時候,一下就驚呆了,有一個人我見過,是我幺爺爺的兒子,去年殺豬的時候,被豬撞死的,沒想到這會兒竟然回來了。

“二叔。”我輕聲喊了一句。

他也不搭理我,對我嘿嘿一笑,然後我腦袋一昏,頭痛得要死,說話的聲音都沒了。

也剛好是這個時候,窗戶外面又竄進來一個人,跑過來一口就咬住了我二叔,然後一甩,二叔活生生被甩了出去,我頭疼也停止了。

這個人不是別人,竟然是那天陳文帶回家的那個女人。

二叔被甩出後,她擋在我前面,開口說了第一句話?“你哥是個好人,你也別出事。”

我當時很吃驚,沒想到鬼會來救我,說出去都沒人相信。

我還沒說話,外面陳文喊了一聲‘回’,然後第二聲,再是第三聲。

剛一喊完,**突然從牀上跳下來,大叫?“鬼來了,鬼來了。”

叫完衝了出去,我也隨後跑出去,然後立馬準備關大門。

大門兩扇門面,我關了一面,**卻壓着另外一面死活不關,指着外面說?“好多鬼。”

我看出去,給我嚇一跳,外面足足十幾個人影。

陳文這會兒喊道?“快關門。”

我準備掀開**,但他太重,沒能成功,接下來一瞬間,一個黑影子從屋裏衝了出去,跑了。

外面那些人看到屋裏的人,向我們走過來,陳文走到門口,往那兒一站?“誰敢往前一步?”

大部分停下,只有兩個沒有。

陳文這會兒有些火氣,看到有兩個過來了,向着這兩個走過去,到了他們面前,從身上取出兩根桃木做的籤,先是一腳一個,撂翻了之後,一隻手一根桃木籤,插進了那兩個的眉心。

那兩個人突然慘叫起來,我從來沒聽過這樣淒厲的聲音。

叫了一陣,那兩個人不見了,桃木籤也變成了黑色。

其餘的人怔怔看了幾眼,陳文說?“三秒鐘還不走的,讓你們連鬼都做不成。”

很有效果,說完沒一個人留下,陳文這纔回了屋,坐那兒看着**,我過去問怎麼了,他說?“魂招來了沒有及時關門,又跑了招魂方法只能用一次,下次就不會來了。”

這樣說了,那麼這事兒全賴**。

不過**這會兒好像被嚇得比我還厲害,陳文也沒說他啥,我自然不好開口。

又問?“剛纔外面那些是什麼?”

陳文說?“招魂招來的孤魂野鬼,今天算是白忙活了,你和我先回去,明天再來。”

走到半路的時候,陳文突然向我問起了**的事情,我把知道的全部說了,末了還問?“是**害我嗎?”

陳文回答了一句?“你一個人先回去,我去你爺爺墳前看看,另外,你回去之後,等到一點半,你把這個東西悄悄塞在你奶奶枕頭下。”

他遞給我一個香囊一樣的東西。 我和張嫣雖然有諸多疑惑,但這種情況還是走爲上策!

回了別墅,張嫣先回屋去了,我則去找趙小鈺。趙小鈺依舊是虛掩着門,我推門進去,卻見趙小鈺正抱着雙膝蜷縮在牀邊,順手打開了燈的開關,將趙小鈺嚇了一跳。

見她這樣子不像是裝的。就問:“你怎麼了?”

趙小鈺牙?敲得咯咯作響,擡頭看了我一眼才說:“剛纔,一個老太太老在門口轉悠,還對我冷笑,好可怕。”

見鬼見多了,覺得不管是什麼人都像鬼,不過趙小鈺的說的這個情況確實有些奇怪,就說:“你先睡吧,我在這兒守着。”

趙小鈺恩了聲,鑽進被窩裏睡了過去。

只過了半個小時便聽見了她微?聲音,我悄悄起身離開了這裏。回屋時張嫣正坐在寫字檯前看陳文留給我的那些書籍,到她旁邊問:“你對這個有興趣?”

張嫣微微擡頭看着我:“萬一你想不起來了,我可以提醒你呀。”

我釋然點頭,見她看得認真。我便躺在牀上小憩起來,躺了還沒到十分鐘的時間,突然接到了馬文生的電話,我一愣,心說我來城裏了應該沒給他通知呀,他給我打電話是什麼意思?而且還是這個點兒了。黑巖閣就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謝謝!

接通後,馬文生聲音急促說:“陳浩,你在哪兒?”

我說:“趙家別墅。”

馬文生語速很快,聽起來是有很着急的事情,聽了第一遍我沒有聽懂,就會所:“您慢點兒說。”

馬文生這才把語速放慢,說:“你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情?怎麼道門的人到處在找你和你身邊的那個女魅?”

想起今天在路上遇到了那個人。他身上氣息並不陰寒,很容易可以判斷出他不是鬼,而是活人,馬文生指的,應該就是他了。

我也不知道道門的人找我做什麼,回答說不知道。

馬文生又說:“道門統管修煉法術的人,剛纔他們已經通知了我們馬家了,讓我們一旦有你的消息,就通知他們。你哥呢?這事兒只有他能解決了。”

陳文這會兒在農村,我撥打過他的電話,是無法接通的狀態,這次自然依靠不了他,就說:“他現在在忙他的事情,幫不了我。”

馬文生又說:“你想想,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得罪了他們,這個結能解開就好了,他們可不比張家,你們跟他們動手的話,是沒多少勝算的。”

我想了好一陣,跟道門中的人有直接過節的就是張嘯天的師父索孝明,還有巴蜀陳家的景陽居士,心說,難不成是因爲他們兩個人,才引得道門來找我麻煩?

不過隨後又一想,抓的不只是我,還有張嫣。

這事兒就有些費解了,說道:“張嫣前些日子吞噬了一個土地,這事兒算嗎?”

我剛說完,馬文生那邊兒傳來咣噹一聲,手機落到地上了,好一會兒後才傳來馬文生的聲音:“馬上來馬家。”

我恩了聲,掛掉電話,將事情跟張嫣說了一遍,張嫣合上書,眉頭微蹙:“我給你添麻煩了嗎?”

我搖頭說沒有,然後讓胖小子照顧好趙小鈺,我和張嫣急衝衝趕往馬家。

到馬家時,馬文生正穿着睡衣在門口等待,見了我們馬上見跟我們迎進了屋子,進屋後關上門。

我擡頭看看這屋子正上方掛着的鐘表,時間顯示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了,而馬蘇蘇這會兒還在茶几旁邊看着她的那本《水龍經》。

我走過去伸手摸了摸馬蘇蘇的頭:“小矮個兒還不睡覺?這麼努力呢。”

馬文生這會兒咳嗽了幾聲,走上前來坐在沙發上笑呵呵對我們說:“本來已經睡下了的,聽說你要來,大半夜爬起來看書,年輕人總喜歡做一些難以理解的事情,我是老咯,搞不懂你們年輕人的思想了。”

馬蘇蘇合上書回頭盯着馬文生:“爺爺,我明明是睡不着纔起來的,根本不知道陳浩要來。”

我聽着呵呵陪笑,馬文生也沒多開玩笑,說起了正事。

馬文生說,這次來的都是正規的道士,已經通知了奉川所有修煉玄術的人,一旦有我和張嫣的消息,立馬告訴他們。

因爲馬文生和我的關係不淺,所以才特地來通知我們,至於其他人,恐怕見到我之後,只會把我當成敵人。

我問:“來的都是一些什麼人?”

馬文生回答說:“就三個人,一個老婆子,剩下的是一男一女,身份我具體還不知道,明天幫你打聽打聽。”

陡然想起趙小鈺今天看見的那個老太太,她所說的那個老太太,不會就是馬文生所說的這個老太太吧?

還有今天在路上碰到的那個男人,應該就是馬文生所說的那一男一女中的男人。

如果那個老太太已經找到趙小鈺別墅那裏去了,趙小鈺那裏是絕對不能呆了的,他們已經找到那裏了,我們再呆在那裏,不是找死嗎?

馬文生建議我們先住在他這裏,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們躲在馬家,確實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不過這樣一來,趙小鈺就會徹徹底底失去庇護。

從另外一個角度想想,如果不跟我們呆在一起的話,趙小鈺也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

思索一陣後,我說道:“嫣兒,你就呆在馬老這裏,我回趙家別墅。”

張嫣卻搖搖頭拒絕了我的這提議,說實話,跟她分開,我也多少覺得有些不安心,就說:“好吧,一起回趙家別墅就是,我就不信他們有三頭六臂。”

馬文生雖然一個勁兒地勸說我們,但我還是謝過了他的好意,當晚就離開了這裏,回到了趙家別墅。

夜盡天明,早餐過後趙小鈺去了局子裏面,我和張嫣呆在屋子裏,坐到中午,突然接到了張嘯天的電話。

他的這個號碼好久都沒有聯繫過了,突然打過來,自然引起了我的警惕。

如果那些人將奉川整個玄門都通知了一遍的話,張嘯天家裏也肯定知道了這消息。

而我和他現在的關係,應該已經不算是仇人了,以爲他也是來通知我這件事情的,卻沒想到他開口第一句就是:“他們讓你來張家一趟。”

我眉頭緊皺,回答:“他們是誰?”

“你來了就知道了,不過建議你做好準備。”張嘯天只說了這麼一句便掛掉了電話。

雖說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不過我現在只有躲一躲,要是去的話,凶多吉少,以後也別想到處逍遙了。

就給張嘯天發了個短信:他們要見我,讓他們來找我,這麼大譜?真以爲自己是大爺呀!

發完短信後立馬給代文文發了一條:我在趙家別墅,過來找我。

現在形勢嚴峻,我一個人肯定應付不來,只有多找幫手。

在我買下銀河系之前的日子 發完短信沒多久,代文文就拿着手機出現在了別墅下面,看得我目瞪口呆,她這速率也太快了一些吧。

我吃驚之情還沒斂去,代文文按動手機,然後看着我,幾秒過後,我手機收到她的短信:因爲我在路上坐了順風車呀。

我笑了笑,走下了樓梯。

不想利用代文文,畢竟這事兒有些危險,道士抓鬼天經地義,如果代文文因爲幫助了我而被抓走的話,我也會過意不去。

就講情況跟她說明了,代文文聽後給我發了一條短信:沒事的呀,我不怕他們!

我說了聲謝謝。

代文文依舊滿臉憂鬱地微微一笑,算是給我回應了。

拒絕了那些道士的請求,我料定他們肯定會來找我,果不其然,還沒到晚上,張嘯天就開車到了趙家別墅門口:“我建議你還是去一趟吧,不然他們要採取強行措施了。”跪求:mobixs 劉璋自從換得法正那幅祖傳名畫之後,總算讓候府內的待女們休息了兩天,日夜提著明燈百看不厭,隨即又將父親劉焉的字畫收藏找出來對比,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相對此畫來說,其它的都是次品,不值一提,可謂是價值連城。

「咦,主公,今天府上怎麼如此安靜?」兩個人從大廳進來,走進劉璋的珍寶室,見裡面靜如寂土,又見劉璋提著燈低著腰,往掛在牆上的一副畫上蹭臉,彷彿觸摸著少女的酮體一般,輕盈而小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