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呆愣起來,到他們放下要走才反應過來。

「這……」

他急急去了帷帽,卻不知說什麼好。

住這裡,用玉生的傢具就已經讓他坐立難安,如今卻又是玉生親自給他搬……他哪來這麼大臉面?

謝玉生見他著急,便沖他笑了一下,「不妨事的,這些也沒多重,你在這兒等一會兒……我先把賀萊搬上來。」

他說著又想到石漱秋一人待著無聊,賀萊也是一人在樓下待著,便覺得自己考慮不周了。

不等石漱秋開口就三步兩步下樓準備抱賀萊上來了。

石漱秋下意識追了兩步又止住,一側頭便見青溪空谷也愕然盯著樓梯。

「樓下可還有別人?」

他咬下唇,同二人確認。

青溪眼神複雜地看了石漱秋一眼,搖了搖頭,該張口的,他卻說不出話來,公子竟做到這般地步還那般高興。

石漱秋得了肯定便咬牙下了樓,謝玉生正跟賀萊說要她上去。

聽到腳步聲,見他下來,二人都看了過來。

石漱秋用力抿了抿唇,「我帶她上去。」

一句話讓聽的人都愣住了。

賀萊見石漱秋要來抱她,就更呆了。

她雖看起來輕盈,可到底是女子,比漱秋要重上許多呢。

便是前世,漱秋也沒抱過她,更遑論如今還要上樓。

這一呆愣,她就沒能拒絕,還真的被抱起來了。

陡然懸空,她不由自主攬住了人,心也懸了起來。

她倒不怕自己摔了,就怕砸到他,連他也要受傷。

「漱秋,還是……」

一句話沒說完,就已經到了台階上。

賀萊察覺抱著自己的手還是穩當的便默默咽下了話。

也不知是怎麼到了樓上,眼中也只有近在咫尺紅霞四起的面容。

她之於他還是太重,可他卻又這般穩當。

這樣的心情實在太過複雜,以至於她的鼻尖竟泛酸起來。

想到他昨晚的「顯擺」,她心中也酸起來。

他若不是一早就定了要自強的心思,若不是還有著以前無能為力的陰影,如何能在還要保持顏色附庸風雅的同時練出這般的力氣?

「石公子可是練過?」

一屋子人就空谷最是爽直,想也不想就問了出來。

他原先也不太清楚男女之間的差距,畢竟他自個兒就是個天生力氣大不遜色女子的,待進了賀府見了夫主院子里的哥哥們才知曉他們有多柔弱,更別說還有比男子生得還好還要嬌弱的賀娘子了。

見了石漱秋,他也一直當這位也是跟賀娘子一般的嬌花,竟沒想到腿上手上竟然還都有一把力氣。

石漱秋小心把賀萊放下了,這才抬頭露了個笑影,「聶爹爹教過一些。」

「噢,聶爹爹是會武……」

空谷恍然大悟,卻又緊接著問,「聶爹爹他們如今在哪?」

青溪聽到一半就察覺不好想攔卻沒能攔住,這時候也只能硬著頭皮道,「你啊,又忘了正事,我們收拾了東西再說話不好么?」

半拉半拽把空谷拖走了。

謝玉生看了看賀萊跟石漱秋,也跟著下樓去了。

賀萊攥了攥手指,她還沒來得及問呢。

石漱秋瞥見她神色便搶先開口,「慧郡君還要用我,答應了我不會為難他們……我猜著他們是被帶來了都中,過兩日慧郡君許是就會同你說了。」

賀萊暗暗嘆口氣,知曉漱秋這是在寬慰她。

他肯定也知道慧郡君是不會把丹哥他們放了的,既是要拿捏他,丹哥他們肯定要攥在手裡,就好似強迫著他簽了身契才肯把他送到她身邊一樣。

往後見面或許能,再跟以前一樣相處是不能夠了。

漱秋在這裡她也不敢讓他再離開,但丹哥他們她還是有法子的。

賀萊心裡想過一通暫時先壓了下去,只伸手拉住了石漱秋的手默不作聲。

石漱秋陪了她一會子就跟著跑上跑下了,謝玉生也不同他客氣。

這樣上下了五六趟,樓上的傢具才搬齊了。

因著石漱秋雖生得花容月貌卻也肯做這出力的活,跟著跑上跑下雖比不得他們有力氣卻也不是那嬌弱無力的主兒。

再想著公子跟他們說過的話,青溪空谷對著石漱秋就沒了昨日那梗在心中的不快了。

歸根到底,這也不是石公子的錯。

若不是那慧郡君挑事,石公子怎麼會那般進來?本來都已經是坐船離開了的人了。

謝玉生想著還有賀萊的衣物要收拾,便帶著青溪空谷兩個離開了,這次兩人就沒有再時不時瞄他一眼。

昨夜下了雨,清晨還有些風,到了這時候竟是日頭高照,彷彿一下子進入了盛夏,放眼望去,連樹葉都泛著金燦的光。

謝玉生不住眼地瞧著,只覺得心中也跟著粲然起來。

雖說眼下這樣並不是多好,可賀萊跟漱秋總是在一塊了。

他們兩個在一塊了,他也能專心去做自己的事了。

保護他們也好,照顧公婆也好,都能進入正軌了。。 少女時光女團就這麼的愉快一致通過以後,就跟公司說了一聲,就預定了前往華夏的飛機票,準備要前往華夏,可是他們並不知道,在自己踏上子有過這片土地的時候,一個針對她們的天大陰謀,就已經開始在部署著了。

從三年前太極國的那些財閥們都被狠狠地收拾了以後,太極國的娛樂產業也都被那位壟斷了,整個太極國娛樂圈的上下都非常的清明了,經紀公司對藝人也沒有那麼多的條條框框了。

本來按照原定計劃,少女時光女團在結束了自由國洛杉磯的演唱會以後已經是午夜了。

按照本來的計劃的話,少女時光女團要參加當地的一些物業活動,當然了,去那裡的都是當地的社會名流。

可是現在李允兒臨時改變主意,要去華夏見自己的喜歡的人公司立刻就同意了。

這要是在之前的太極國演藝圈,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而參加這次午夜活動的還有當地的一個有名的富二代,這個富二代在網路上也是眾所周知的李允兒的大粉。

聽說少女時光女團臨時取消了參加活動,而是要去華夏,去見自己的心上人的時候,那個富二代簡直是仰天長嘆啊,還在社交平台上面發了一個信息:我的女神要離我而去,去華夏見她喜歡的人了。她不要我了。。。。

這個富二代也是一個小網紅,在網上也有一些粉絲。

他這樣的信息發出來里就讓很多粉絲們都大吃一驚。

「開什麼玩笑,大哥你有錢又年輕,女神到底是個什麼人無?居然還會不要你?」

「大哥你不會被盜號了吧?」

「只怕是有的人在微博說自己失戀,但是豪車在手,美人在懷呢,這句話,不會是諷刺我們打工人的吧?」

「富二代也會沒人要的嗎?」

「666,我終於找到我和富二代的共同點了,那就是女神都不要我們,富二代難道舔了也不行?」

「到底是什麼女人居然讓我老公這麼傷心難過啊,老公你看看我啊。」

……

這個富二代看著網上的這些評論,本來想著在網上說一下自己心裡的難受,卻被網友們這麼的說自己。

這個富二代實在忍不住又發了一條微博:我的女神是允兒,我想靜靜,各位放過我吧。

這個微博發了以後,他的微博底下的評論又沸騰了。

「允兒是少女時光女團的李允兒?」

「除了她,還會有誰讓我們大佬都這麼的悲傷,還有誰能這麼入我們大佬的眼?」

「對啊,聽說李允兒才剛剛在洛杉磯舉辦了世紀巡迴演唱會,而大哥就是洛杉磯的吧?」

「去年評選的全球十大美麗面孔,李允兒可是,那種肌膚真的是絕了,吹彈可破,自帶氣質的啊。」

「允兒可是出了名的不近男色啊,大哥你哪怕是富二代你也輸不冤,那可是太極國財閥都拿不下的女人啊。」

「不對,大佬你說允兒要去華夏見她喜歡的人什麼意思啊?」

「她可是出名的不近男色的啊,也沒有任何的緋聞,最大的緋聞就是她不近男色,難道她喜歡的是女人?」

「不是吧不是吧,到底是誰啊這麼有福氣啊?但是我的心都要碎了。」

「完了,我也感覺自己要失戀了,女神居然有心上人了。」

「大哥,你說的這個是真的假的啊,不會是什麼小道消息吧?」

「不對吧,要是允兒戀愛了,應該早就被爆出來了。不可能毫無預兆的啊?」

……

這個富二代看到很多的網友們對此都表示懷疑的態度,特備是那些也是李允兒的死忠粉的那些人,壓根就不信還反駁他。

所以打算再放出一個震撼消息。

這樣的難過的人不能只有自己一個啊。

我的這些難過時可以傳遞,可以分享的,那要是把這個消息傳遞給他們的話,那就會有幾萬個,幾十萬個和我一樣難過的人了啊,女神又不止是我一個人的女神,憑什麼難過就我自己一個人呢。

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

「允兒去華夏是真的去見自己喜歡的人了,而且聽說還是華夏的一個大Boss,那才是真正的大佬,按照少女時光女團原定的計劃是在演唱會以後有一行見面晚宴的,但是取消了,允兒公司官府是這樣說的。」

然後,富二代還配了兩張圖,一個是官方發給他們的致歉函,一個是少女時光女團現在在機場候機的照片。

一下子這兩張鐵打著的證據,很多的男網友們的心都碎了一地了。

「啊啊啊啊啊,女神為什麼不等等我啊。」

「今夜無眠了,無眠了。」

「我們就不該這麼的八卦調侃他,不然就不會受到這麼大的打擊了。」

「報應啊,本來只有他自己難過的,我們這麼一調侃,我們也不能好過了。」

「是啊,我懷疑這位老哥你就是故意的,也要讓我們這麼難過,但是我們沒有證據。」

「你們先緩一緩,不過你們就不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男人能夠摘得女神芳心的嗎?」

「別管是什麼了,反正女神的眼光那麼好,應該不會差,我一想到有人佔據了我女神,我這心裡就像失戀了一樣。」

「祝福女神,99啊。」

…………

這富二代的幾個微博,一下子就讓全網都沸騰了起來,微博伺服器都要崩了。

關於李允兒去華夏見自己心上人,李允兒有喜歡的人了、李允兒喜歡的人到底是誰,的這些新聞,直接上了全網的熱搜,可是大家都在關注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卻沒有人知道,少女時光女團他們來到了機場不久,就被一群黑衣人給團團圍住了。

「您好,我們自我介紹一下,我們是高鼎集團的安保隊的人,我們集團的洛克菲文總裁,想請各位來吃頓飯,請各位賞個臉。」

為首的那個黑衣保鏢開口說道,但是語氣卻是不容置喙的,不是在邀請她們,也不是在和她們商量,而是在命令。 慕容見到蘇葉乖乖的到床上躺著了,嘴角勾起一抹笑,上前去給蘇葉掖了掖被子,然後就把妞妞抱在懷裡。

「你要乖乖的在家。」慕容對著蘇葉柔聲的說道。

「知道了,啰嗦。」翻了一個身,用著很是不耐煩的語氣說道,其實她只是想要掩飾自己臉上的羞意。

見此,慕容笑了笑,抱著妞妞就出了房間,還把門給帶上了。

慕容倒不擔心蘇葉一個人在家裡,因為……

聽著腳步聲遠去,還有門被關的聲音,蘇葉才轉過身來把頭從被子下拿出來。

看著那被關上的房門,蘇葉不由的看得出神了,腦子中也不知道在想著寫什麼,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是已經又睡了個回籠覺了。

此時天已經大亮了,這一次蘇葉起床穿好衣服,因為慕容不在,所以這今天早上的頭髮沒人給她梳了。

不過好在今天不出門,蘇葉也就隨便的把頭髮扎了個馬尾就準備出房間洗漱了。

想到這段時間自己的頭髮都有慕容幫她梳,幫她弄髮髻,今天突然沒有,還是讓蘇葉有小點點的不習慣呢。

不過這感覺來得快,去的也快,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蘇葉就拋之腦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