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堂堂周澤韜,周城安保集團少總裁……

竟,被人威脅了?!

對方,究竟是誰?!

敢有如此能耐,膽大包天,敢威脅自己?!

周澤韜面色冷戾,攥緊了手中那封信,他的瞳孔,只剩下殺機。

「周公子……這封信上,寫了什麼?」

終於,台下有記者們,忍不住好奇,驚疑問道。

周澤韜面色一冷,將那封信收起。

他煙中的那一絲憤怒,很快便被他掩飾了過去!

「沒什麼,只是商業上的一些小衝突。估計是,和我父親以前有些小過節吧。」

「現在,只能將氣撒在我身上。」

周澤韜恢復了儒雅的面容,語氣平和的說道。

「這件事不必理會,冤家宜解不宜結,我稍後會去處理的。」

周澤韜伸手,示意大家冷靜,淡淡說道。

而後,他安撫下方才動亂的情緒。

繼續調整好心態,進行著繼續的商業召開會。

而,就在周澤韜繼續演講的同時。

突然,『叮鈴鈴~!』他的私人手機鈴聲,很不合時宜的,急促響起。

周澤韜面色一愣,拿起手機一看?是手下的來電?

他接起電話。

「稟公子……大……大事不好…!!我們的澤韜教育集團總部……著……著火了……!!火勢太大,根本撲不滅!!教育集團總部……怕是……要被燒盡……」

唰~!

聽到這句話,周澤韜整個人面色驟變!!

「什麼?!!」

周澤韜面色焦急,再也忍不住風度,疾步衝下展台,衝出無數記者人群。

他衝到自己那輛賓利轎車前,猛地驅車,朝著數公裡外,澤韜教育集團總部的方向行駛去……

當他行駛到澤韜教育集團,看到車窗外……那整棟數十層樓高的教育集團總部大樓,被烈火點燃時……熊熊燃燒包圍時……周澤韜的面色,驟然聚變,難堪……!!

這……!!

這……!!!

這棟澤韜教育集團……可是耗費了他近八十個億的巨額投資啊!!

此時此刻,整棟大樓……都被烈火吞噬,層層包圍……!!

頃刻間,八十億人民幣……全他媽,都要打水漂啊!!

周澤韜只感覺,憤怒,震驚,無盡的怒火之下,他只感覺眼前一黑,身體再也站不住腳,直接晃晃悠悠,朝著地面栽倒下去……

這位堂堂周澤韜公子,被氣昏了! 兩天後。

上海市電競體育中心。

下午,落日餘暉照耀在天空,漸漸地,將蔚藍的天空染成了橙紅色,燈火漸漸多了起來,屬於上海的城市生活要開始了。

上海,國家一級重點文明建設城市,很早就素有「魔都」的稱號,這裏是很多青年夢想生活的地方。現在聯盟有一半的賽事都在這裏舉行,這次聯盟把賽事策劃權交給中國,很多一線城市都想拿到冬冠杯部分賽事的舉行權,以此來為自己的城市做宣傳,上海自然也不例外。

但是上海市政府的決定引起了網友的熱議,自然是因為上海已經多次舉行了賽事,不過,還要看協會相關方面的研究決定。

體育中心的大廳內,眾多戰隊的隊員和教練正在進行着安檢,過完安檢以後,陸續進入會場,因為抽籤是線下進行的,自然也不會有觀眾,選手們進入各自所在的觀賽區。

「本次抽籤,採用全新賽制規則,24支隊伍分為兩方,各方12支隊伍,由第一方抽籤選對手,下面,2031年CEA秋季賽預選賽抽籤階段,正式開始,請看大屏幕!」

大屏幕上赫然顯示著兩方戰隊,第一方戰隊的隊員為IG、FPX、SK、EDG、LGD、ER、QGhappy、RSG、TES、JDG和C5以及R5,第二方的隊伍有KKG、TTG、SNG、AG、RNG、Esta

p

o、TS、DYG、YTG、WE和FSG以及WSG。

現場暗了下來,左側大屏幕上,FPX的隊標亮了起來,隨之對應的,右側大屏幕上KKG的隊標亮起了藍色的光芒。

「呵呵……」何洛明笑了起來,「KKG,C甲冠軍打CEA強隊FPX。有人說,兩支新晉的戰隊是來CEA軍訓的,但如果預選賽他們打過了FPX,就算是在CEA站穩腳跟了。」

「不可能的。」申宇軒淡淡地吐出一句話,似乎對這兩支新晉的隊伍並不在意,「FPX是最早在電競行業上嶄露鋒芒的隊伍,而KKG卻是在這一年才拿到真正規格的戰隊認證。FPX雖然沒有拿過CEA冠軍,但是征戰無數,與其他隊伍交手的次數多,經驗豐富。」

「我敢說,他們不會給KKG讓分,堅持不到BO3,最多兩場結束。」

說完,申宇軒看向大屏幕上的SK,微微一笑,,對手真的是TTG,看曾環先怎麼對TTG做訓練計劃。

自己的戰隊,不管抽到誰都不着急,反正BO3賽制,只要打贏兩場就能出線,能進全球總決賽的隊伍,如果說靠的是他們的實力,那麼,對於他來說,出線,就要再加上他的指導訓練。

「哇!!」

現場沸騰起來,因為左側大屏幕上是IG,右側閃著青色的隊伍是SNG。

IGVSSNG

沒錯,2030年秋季賽總決賽的兩支隊伍,兩支CEA的最強王牌戰隊,將要在預選賽階段再次相遇,而且同樣是秋季賽,同樣的賽事,不同的賽事階段。

自此之後,直到FSG之前的兩支隊伍,選手們的情緒就顯得異常平淡,先是EDG打AG,再緊接着大鵝打RNG,表演賽的對決。

黑馬ER打E星,京東打TS,滔博和DYG,QG和YTG。

苦了ER和KKG,好不容易進了CEA,結果預選賽抽到了最強的對手。

對於他們來說,都是不可戰勝的對手,但是對於身經百戰的CEA戰隊來說,這只是平平淡淡的小事兒而已,相互打訓練賽,賽場上相遇,早已是見怪不怪。

實力大幅度下滑的C5和氣勢不佳的WSG,有看頭,不再是強打弱,兩支戰隊都有自身的大問題。

毫無疑問,最後的兩支隊伍——R5打FSG。

申宇軒嘴角微微上揚,R5,這還不簡單,當年AQF把有何洛明的R5摁在季後賽摩擦,零封過好幾次。

以前是以職業選手的身份打R5,現在,他以教練的身份帶領這群有夢想的孩子,站在昔日有着自己榮光的舞台上。 從什麼開始傳達好呢

不明白的時光流逝

漂浮在空中漸漸消失

只有常見的語言

因為你太漂亮了

只是田奈緒

別說喜歡

雨很快就停了

兩個人的黃昏

那天那個時候在那個地方

如果不能見到你的話

我們永遠

兩個陌生人

被某人甜言蜜語所吸引

別再動搖了

雖然很難過,但是別這樣

束縛不住內心

到了明天就把你

一定比現在

我會更喜歡

那一切都在我心中…………………

「高木!這就是你聽着差點要跪下流淚的歌?」

宮野悠戴着耳機聽着MP3放着歌,有些鄙夷眼神看着高木涉道。

高木涉一臉興奮道:「不錯吧!這首歌是剛出道小田和正唱的,這首歌專輯叫《愛情故事突然》」

「那你去做白日夢改變你和佐藤警官之間關係,夢一場突如其來的愛情吧!」

宮野悠半月眼眼神對高木涉淡淡說道。

雖然這首歌很好聽,但他壓根對這些歌,壓根不感興趣。

「請別這樣說!」

高木涉驚恐連忙做噓姿勢,然後小心翼翼回頭觀察周圍情況,發現沒人注意他們這邊,然後一副想哭表情道:「做夢這種事還是不要提了,還是現實點行動好。」

「雖然這位剛出道男歌星名聲,還沒有那些偶像少女名聲大,但相信以後肯定大過那些偶像少女………」

「呵,那些一般能成功為偶像有兩種模式,一種是像玩偶一般被身後勢力暗中支持操控,被鞭子追着打的可悲的賺錢機器,另一種就是懂得察言觀色那種,加上天賦嗓子功底成功,不知道她們是那種模式呢!估計幾年後不是和小混混藝人奉子成婚,就是成為大叔的情人吧!男歌星以後自然會大過那些偶像。」

宮野悠毫不隱晦把演藝圈那些存在黑暗骯髒一面抖出來。

坐在旁邊一課同事都錯愕看着宮野悠,不知道宮野悠說是真是假。

「我說宮野警官,你也不能這麼說啊!」

千葉和伸走過來道:「像沖野洋子、草野薰、岳野雪、星野輝美這些當紅明星,她們當年地球淑女隊一步步靠實力紅起來,沒有任何勢力和內幕交易才火起來的。」

「沒錯沒錯,說起地球淑女隊,我比較喜歡草野薰!」

高木涉一臉興奮對眾人說道。

「我比較喜歡代表是在夜空閃爍的滿天星斗,星野輝美!」

千葉和伸同樣興奮說着。

宮野悠則毫無興趣表情發着「呃~」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