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如此的出場方式,讓她的心情變得複雜。

他手裡抱著的那個巨型鹿,是送給她的嗎?

他手裡的湯,又是費亦行口中,他親自給她熬的嗎?

木兮心裡產生了一絲絲控制不住的喜悅。 路南側頭看了路西西一眼,他能從路西西的臉上,看到一絲幸福的光。

那是以前的路西西,所沒有的!

或許,西西說的對吧,自己不應該像家裡人一樣,恨不得拿個籠子,將她當成金絲群圈養起來。

還是這種自由自在的生活,更能釋放她的天性。

"原來是這樣,不過,不管如何,只要你沒事,活的開心快樂就好!"路南說道。

聽見哥哥這麼寬容,路西西頓時紅了眼眶。

"哥哥,我知道,自己太自私了,為了掙脫束縛,不考慮家裡人的感受,讓他們為我擔心,可是,你知道嗎?我真的不想那樣生活下去了,我感覺自己,就像個木偶,尤其是,我看見瑟琳一年前,為了你奮不顧身,最後被炸成碎片,沒有人知道,那一刻,我的心都跟著被炸成碎片了,雖然瑟琳恨我,可是,沒有人知道,她其實是生病了,她太愛你,人格嚴重分裂,我想幫她的,沒想到,最後卻害了她,這一年的時間,權當是我在為自己贖罪吧!"路西西說道。

聽到路西西說起瑟琳,路南的眸子,閃過一絲沉痛。

雖然說,以前他都是討厭別人女人給他獻殷勤。

可是,瑟琳卻是實實在在為自己死的,不是因為愛他,她是不會年紀輕輕就被炸的灰飛煙滅。

他也自責,這一年來,他也時時刻刻,都遭受著良知的譴責。

重生之青絡公 "西西,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說了,逝者已走,我們就讓她安心吧!只不過,在外面一年了,你也該給家裡說一聲了,就算你想待在外面,我想,現在應該沒有人會阻止你了!"路南語重心長的說道。

路西西點了點頭。

"嗯,我知道了!"她敢說完,路有點不平穩。

小黑和小六馱著路南,顛簸了一下,路南疼的下意識伸手捂腿。

路西西和蘇北,幾乎是異口同聲。

"你沒事吧!"她們擔憂的看著路南。

路南搖搖頭。

"我沒事!"他淡淡的說道。

路西西指著不遠處的一排小木屋。

"哥,你看到了嗎?那裡是我住的地方,安溪就在南溪的下游,一年前,我和靳東被衝到這裡,幸虧當地的村民搭救,我和他最後才活下來,後來,我想留在這裡,他就幫我建造了這個!"路西西笑著說道。

她說完,加快了腳步,向著木屋走去。

蘇北和路西西,兩個人將路南從獵犬身上扶下來。

回到屋子裡,蘇北這才看清。

怪不得路西西寧願待在這裡,先不說,她這般自由自在的生活。

匿愛,攻身爲上 這裡的一切,都那麼溫馨,讓一個外人看了,都有點留戀不舍。

路西西快速的給路南找來打火機,蠟燭,酒精,鑷子,以及小刀。

路南本想讓蘇北給他把子彈挖出來。

可是,看著蘇北心疼的眼神。

他只能忍不住搖頭。

"蘇暖,你幫我把那一截褲子剪下來,用酒精洗一洗傷口,我把子彈挖出來!"路南沉聲說道。

蘇北皺眉。

"路南,你這樣能行嗎?"蘇北問。

子彈入口雖然在腿上,可是,在腿後面,路南操作起來,肯定不方便。

"那要不,你來?"路南說。

蘇北下意識的搖頭。

可是,她想了想,卻點頭。

"好,我來幫你取子彈!"蘇北說道。

路南看著她認真的眸子,點了點頭。

"好,那你下手狠一點,速度快點,這樣才能減少我的痛苦,不然的話,你慢慢吞吞,越是心疼,我越是疼!"路南說。

蘇北鄭重的點點頭。

"你不說,這些我都知道的!"蘇北說完,就把刀子架在一邊的蠟燭上,開始燒。

她拿著酒精,快速的給路南消毒。

消完毒之後,刀子也紅的差不多了。

蘇北看著路南。

"你準備好了嗎?我要開始了!"蘇北說。

路南轉過頭,不去看中彈的地方。

"你開始吧,我準備好了!"他說完,閉上了眼睛。

蘇北咬咬牙,拿著小刀,快速的開始。

刀子插進肉里那一刻,她似乎聽見了那種聲音。

蘇北手有點抖。

可是,看見路南緊繃著側臉,臉上汗如雨下,臉色疼的蒼白,她不敢怠慢,趕緊繼續。

蘇北用盡了平生最大的膽量,將那顆子彈挖了出來,然後,快速的給路南的傷口消毒,用針線縫起來。

昨晚這一切,蘇北瞬間像是虛脫了一樣,直接軟軟的坐在地上。

她今天,竟然奇迹般的堅持下來了。

看見那些血,她的面前只有那顆子彈,意識也不再薄弱。

她竟然客服了自己暈血的毛病,蘇北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將路南的傷口,用紗布包紮好,扶著他睡下,蘇北坐在地上恢復了半天,這才慢慢坐起來,開始收拾東西。

蘇北將東西收拾好,她剛走出去,就看見路西西坐在門口。

蘇北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因為她知道,路西西討厭自己。

誰知道,路西西卻轉身看向自己。

"蘇暖,你真的變了!"路西西說道。

她剛才把東西拿到路南旁邊,打算動手給路南挖子彈。

又轉念想到,應該先洗個手,消毒,這樣的話,不容易引起感染。

結果,她走到門口,就聽見蘇北,說要給路南挖子彈。

她就那樣靜靜的站在那裡,看著蘇北給路南,把子彈挖出來。

整個過程,她都很安靜。

可是,她的內心卻非常震動。

一年前的蘇暖,可不是這樣的!

其實,這一年的時間,她真的長大了,不再像是在路家的時候一樣,做什麼時候,始終都改不掉那種千金小姐的思維。

她對眼前這個女人,刮目相看。

其實,那會下指令,讓獵犬群去救蘇北和路南的時候,只是因為看不慣以多欺少。

那會,她都沒有認出路南來。

直到那幫人散了,自己走近了,才發現,自己救的人,是自己的哥哥,還有自己最討厭的蘇暖。

蘇北聽見路西西的話,挑了挑眉。

"我不太明白你的話!"蘇北說的。

路西西笑了一聲,不知道是在嘲諷,還是在笑什麼。

"以前的你,做什麼都讓人無比討厭,尤其是你,一直在針對我哥和蘇北,他們本就是幸福的一對,連我都放下了自己的執念,但是,你卻喪心病狂到了極點……"路西西看著蘇北凝重的目光。

她突然搖搖頭。

"算了,我說這些幹什麼呢,都過去這麼久了,不提了,對了!你跟我哥,怎麼會在這裡呢?"路西西問道。

蘇北深吸了一口氣。

"其實,剛才追殺我們的人,我也不知道是誰,但是,無論如何,我都要感謝你,救了我們,我們其實是來安溪出差的,我現在是路總的特助,我們這次出差,本應是一周時間,路總勤快,用了三四天,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說是好不容易出來一趟,帶我來這邊的農家樂看看,我們是昨天來的,今天進山採摘一點野味,誰知道,就遇見這種事了!"蘇北徐徐道來。

路西西點了點頭。

"原來是這樣!"她說道。

蘇北看著一排精緻的小木屋,突然好奇的看著路西西。

"你的獵犬群呢,他們平時不跟你住在一起嗎?"蘇北問。

路西西笑了笑。

"你不是第一個問這個問題的人,其實,他們就住在離我們不遠處,靳東專門為他們搭建了住的地方,十幾排小房子,看起來也是很壯觀的,我喜歡自由,所以,它們我都是放養的,跟我的關係非常好呢!"路西西笑著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

"這樣啊,對了!剛才路南抓到那個人呢?"蘇北問道。

路西西嘴角,突然升起一抹詭異的笑容。

"他被我的小可愛們,拉進獵犬窩了,只不過你放心,那個它們很乖的,最多嚇唬嚇唬那個人,不會將他當成午餐吃掉的!當然了,那個男人如果想逃跑,估計可能性為零!"路西西笑眯眯的說道,語氣里儘是信誓旦旦。

蘇北嘴角抽搐了幾下。

那麼一大群的獵犬,估計那個人,不被嚇死,也嚇得只剩下半條命了吧!

"那我們先去看看吧,為了避免夜長夢多,我想快點知道,究竟是什麼人,想要對付我和路南!"蘇北快速的說道。

路西西想了想,點點頭。

"OK!這個當然沒問題了,我現在就能帶你去,在我的獵犬群的逼問下,我相信,他肯定招架不了幾分鐘!"路西西笑嘻嘻的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

他們兩個人繞過小木屋,往前走了幾步。

蘇北看見一條小路,周圍被小樹野草擋住的嚴嚴實實。

路西西帶著自己往前繼續走。

撥開一片野草,蘇北的眼前,出現一大片的狗窩。

說實在的,蘇北第一次,見這麼多的狗窩,有點被震懾到了。

可是,接下來的場面,讓她更加被震到了。

那個穿迷彩服的男人,果然醒來了。

只不過,他這會估計感覺,生不如死。

一群獵犬圍繞著他,把他當成猴一樣耍,這兩隻叼著他的衣服,把他拖過來。

另外幾隻,又咬著他的褲腿,將他拽過去。

蘇北似乎看見,那個男人的眼角,都流淚了。

蘇北瞬間覺得,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看來只是沒有被玩殘啊! 蘇北和路西西往前走了兩步,那個男人,一眼就看見她們。

他瞬間哭了出來。

"姑奶奶,你們放過我吧!"他哭著說道。

路西西嗤笑了一聲。

"出息,被幾條狗就嚇成這樣,就這樣,還有膽量去追殺別人呢!"路西西說完,還冷哼了一聲。

蘇北忍不住汗顏,那是幾條狗嗎?

如果換成是她的話,她估計也會害怕成這樣的吧!

這比什麼極刑,都讓人來的恐懼,而且,還是那種不把你往死里弄,只是用這種恐懼的方式逗你玩!

只不過,也活該他們來殺自己和路南。

男子聽到路西西的話,已經嚇得泣不成聲。

"姑奶奶,我錯了,你繞過我吧,讓這些狗放過我,我什麼都說!"他哭喊著說道。

他心裡太明白了,這兩個女人,抓自己過來,究竟是為了什麼。

路西西挑了挑眉,她看著蘇北。

"行了,你問吧,我已經給你收拾服帖了!"路西西笑眯眯的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

她看著不遠處的男子。

"你先告訴我,你和森林裡那幫,穿著迷彩服的人,究竟是誰派來的,你們到底想要幹什麼?"蘇北冷聲問道。

那個男子看獵犬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但是,卻沒有往前撲的跡象。

他微微猶豫了片刻。

路西西冷哼了一聲。

"小傢伙們,上!"路西西剛說完,一群狗,像是瘋了一樣,向著地上的男子撲過去。

男子瞬間被嚇尿了。

他哭喊著:"我說我說!姑奶奶,求你了,趕緊讓它們不要過來了!"

路西西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拍了拍手,那些獵犬果然乖乖的停下來了。

蘇北詫異的看了路西西一眼,她果然很有能耐。

"快說!"蘇北轉身,對著迷彩服男子說道。

男子聲音里,似乎都帶著一絲哭腔。

"我們是聽了劉總的命令,來取你們兩人的命,據說是,你們來安溪市后,得罪了劉總,劉總發怒,所以,才會讓我們老大,不計一切代價,殺了你們,他的出嫁非常高,我們老大想都沒有想,就答應了下來!"男子快速的說道,生怕路西西再下令,讓那群獵犬過來咬自己。

路西西聽到他的話,眸子危險的眯了眯。

"孬種!"她看著男子,冷冷的說道,這樣的人,在關鍵時刻,只會出賣隊友。

蘇北看著男子,眸子閃了閃。

怪不得在森林裡的時候,那個為首的男子,那麼毫無顧忌的開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