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對白冰卿做的事情難道秦穆然知道了?

不可能啊!那藥水下去以後神經會受到損傷根本就不會記起來什麼事情,不過一想到當初到手的鴨子就這麼飛了,紀凌塵那叫一個恨啊。

難怪剛才看秦穆然有一種隱隱約約的熟悉感,何著就是他當初在酒吧把白冰卿給帶走了!

「朋友而已。」

秦穆然淡淡一語。

「是嗎?」

紀凌塵眼中的殺意更加濃郁,若不是紀凌風在這裡,恐怕他就直接翻臉了。

「怎麼?你想殺我?」

秦穆然冷聲問道。

最強贅婿 「呵呵,你是我風哥的朋友,我怎麼會呢!」

紀凌塵臉上的殺意收斂,愣住道。

「你的殺意,我能夠感覺的到。」

秦穆然很是冷靜地說道。

「紀凌塵,你想殺我然哥?」

紀凌風見秦穆然發難,也是乘勝追擊道。

「風哥,我….我不敢。」

紀凌塵現在還不是和紀凌風翻臉的時候,面對紀凌風的責問,他自然得懦弱起來。

「不敢最好,然哥是我們紀家的貴客,你要是得罪了他,即便是我爸,也保不住你。」

紀凌風眼睛微眯,盯著紀凌塵道。

「知…知道。」

紀凌塵心中一稟,擦了擦額前的汗水。

「好了,現在你先把這杯酒喝了吧!老子吃了頭孢,你特么也吃,我信你個鬼!要是這杯酒里真的沒有什麼,你就喝了,以後你還是我的好兄弟,若是不喝…..」

紀凌風話沒有說全,但是他的意思卻是再明顯不過了。

想要證明你的清白,很簡單,那就是把酒喝了。

可你要是不喝,那麼這個裡面就真的有問題了。

「風哥,我真的吃了頭孢啊,不能喝酒,會死人的。」

紀凌塵臉上犯了難。

他吃頭孢是假,可這酒里有毒是真啊!

那個新型毒藥的厲害他可是知道的,而且目前來說,即便是他都沒有解藥,這若是喝下去了,那就跟吸毒一樣,根本就斷不了,而且精神會越發的萎靡。

「沒事,然哥就是醫生,有他在,沒有意外。」

紀凌風顯然都猜到他會說些什麼,淡淡回到。

「他是醫生?!」

紀凌塵瞪大了眼睛,怎麼都沒有想到秦穆然的職業會是一個醫生啊。

這要說不是算計好的,打死他都不相信。

「怎麼?我不像醫生嗎?」

秦穆然冷笑一聲。

「喝吧!」

紀凌風催促道。

一時間,紀凌塵愣在了原地,進退兩難,不知所措。 “這個遊戲可是會死人的哦!”

趙小川聽到沈菲兒陰冷的語氣,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想起了之前鬼娃娃說的話。

忽然間,他感覺到自己的嗓子有些發乾,嚥了咽口水,疑聲道:“會死?”

沈菲兒搖搖頭,陰笑道:“死算什麼?這個世界上比死可怕的事情可多得是!”

“死了便什麼都不知道了,痛苦,悲傷你都將感覺不到,但是如果你在鬼潮中失敗了,成爲了鬼潮中的一員,呵呵?那你將體會到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趙小川心頭一緊,喃喃道:“變成鬼潮中的一員!”

趙小川立刻想到了當初他在劉莊子經歷過的鬼潮。

那些鬼潮中的鬼體、乾屍、還有各種怪物像是螞蟻一樣密密麻麻的堆積在一切,不斷地嘶吼、慘嚎的情形在他的腦中閃過。

趙小川一想到自己又可能成爲變成那樣,渾身不由有些發冷,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你在害怕?”沈菲兒看到趙小川臉色的變化,忽然輕笑道:“其實你也不必擔心,畢竟你身上有着鬼璽,本身有着鎮壓萬鬼的作用。”

“只要你表現得和在劉莊子的時候差不多的話,應該是不會有問題的,況且我也會幫助你的!”

趙小川冷哼一聲,反應過來,說道:“這點我倒是不擔心,不過我很好奇,難道說緊緊是經歷過鬼潮就可以獲得學校的認可?”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在鬼潮那天,躲在一個沒有人知道的角落裏那不就得了麼,何必要冒這種風險?”

沈菲兒又一種譏諷的眼神看着趙小川,笑道:“想法不錯,但是卻有些太天真了!若是真的這麼簡單,那這貴族學校的標準也太差了些!”

趙小川沒有說話,依然用詢問的目光看着沈菲兒。

沈菲兒輕笑道:“首先,貴族學校中可以通過鬼潮來判斷出那些學生是擁有優秀御鬼士的資質。”

“其次,對於比大一年級高一級的學生來說,這鬼潮對他們來說也是類似於你高中的其中考試,失敗的會受到貴族學校的懲罰,優秀者也會得到獎勵!”

“並且特別優異的人還有可能會引起學校中一些勢力的注意,各大勢力會從各個方面支持優秀的御鬼士!”

“最關鍵的一點是,一些人還可在在鬼潮中選擇對自己有利的靈體,如果你勇氣好的話,甚至可以在鬼潮中獲得鬼王級別的鬼器也說不定!”

“鬼器?選取靈體?這又是怎麼一回事?”趙小川驚訝道。

“你應該是知道的,御鬼士都是通過精神力來劃分的,不同的御鬼士可以駕馭不同的靈體來作爲他們的攻擊手段!”

沈菲兒說道:“但是靈體一開始的選取將會決定着御鬼士將來的發展方向!一個好的靈體對於御鬼士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而一般來說,比較強大的御鬼士選用的靈體都是通過捕獲鬼體或者役使鬼器來獲得的!”

“當然也有一些無法駕馭鬼器或者鬼體的御鬼士通常因爲自身找不道合適的靈體,通過自己的精神力來塑造靈體,比如說我!”

沈菲兒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像我雖然說有着超級媒靈的體質,但是由於當年我並沒有獲得合適的靈體,所以就通過精神顯化駕馭了靈體南格爾丁!”

“順便再說一句,王醫師的駕馭的靈體也是南格爾丁,不過她的級別可比我要高的多,役使的可是鬼王巔峯臨近夜叉境的靈體,她本人的精神力更是已經達到了涅槃境!”

趙小川凝重地看着沈菲兒,想到了之前王醫師給自己的壓迫感。

隨即他看沈菲兒問道:“那你是什麼境界?”

沈菲兒不在意的說道:“我信仰境的精神力,幽冥境的靈體,很不值得一提!”

但隨即她話鋒一轉,說道:“不過這套劃分體系你也不必太過於迷信它,畢竟這是百年前那些人劃分的,如果你把它當做實力的劃分標準那就有些太傻了!”

“什麼意思?” 深夜書屋 趙小川沉聲道。

“呵呵,說的就是這套體系有些老掉牙了,你想想你之前遇到的打手,他們連御鬼士都算不上,但是用了一些藥物就可以壓制我,你說這套體系你還能信麼?”沈菲兒輕笑道。

趙小川緊蹙眉頭,思考一會兒,覺得沈菲兒說的有道理。

他可是清楚地記得在劉莊子中那一枚原子彈可是讓當時整個劉莊子都夷爲平地了,那種恐怖的威勢確實有些不適用。

沈菲兒看了趙小川片刻,又繼續道:“可是話雖這麼說,靈體還是很重要的,所以你也不必想太多,尤其是你,現在精神力剛好到達了執念境,也正是考慮尋找一隻合適靈體的時候了!”

原本在思考的趙小川不由一愣,擡頭看向沈菲兒。

“執念境?靈體?這是什麼意思?”趙小川反問道。

之前看你和李文淵對打時使用了動態視力的能力,你居然不知道?”沈菲兒語氣怪異的說道。

“動態視力?”趙小川皺眉,說道:“你是說讓我眼前的景物變得十分緩慢的那種能力?”

“沒有錯! 愛情現形記 那就是動態視力?”沈菲兒點頭,眼中的神情越發古怪,道:“如果我猜測的沒錯,你的體內應該感受到一股冰冷的氣息,那就是X力量,可以幫你控制靈體的!”

“原來如此!”趙小川恍然道。

沈菲兒無語地看着趙小川,搖搖頭,嘆息道:“真不明白你這人是怎麼回事?居然連自己的境界都不清楚,果然是一個十足的外人啊!”

趙小川神色尷尬,他雖然會使用這些力量,但是對於這些理論的東西並不是很懂,屬於正宗的野路子御鬼士。

沈菲兒也只是感慨了一句,然後說道:“現在的基本情況就是這樣了!你還有什麼問題麼?”

“基本上沒有了吧?”趙小川不是肯定的說道。

沈菲兒一撫額,無奈道:“你還真的是什麼都不懂啊?這樣吧?你如果有時間去學校裏面一家叫做王世安開的小商店去看看,哪裏有關於鬼潮的詳細信息,你自己去打聽吧!”

說完,沈菲兒隨手寫了一個小紙條,遞給趙小川,趙小川看了看鄭重的收了起來。

“接下來,我應該怎麼辦?”趙小川收好紙條後,出聲問道。

“怎麼辦?自然是爲寒衣節做準備嘍!”沈菲兒理所應當地說道:“總之你先去找一些同伴吧!在鬼潮中想要活下去,還要進入輪迴碎片搶奪七葉還魂草,僅僅靠一個人是不夠的!” 「風哥,我真的要喝啊?」

紀凌塵的臉苦的跟豬肝色一樣,難堪至極。

彪悍醫妃打臉手冊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今天的劇情會是這個樣子,秦穆然竟然還是個醫生,連一丁點的退路都不留給自己。

「當然,我什麼時候開過玩笑?」

紀凌風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道。

「好….我喝。」

紀凌塵知道今天是怎麼都逃不過去了,只能夠感慨一聲,隨後拿起紀凌風的酒杯,手都在顫抖。

「啪嗒!」

突然,紀凌塵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害怕的,手一抖,杯子直接朝著下方落去。

酒杯掉落在地上,裡面的威士忌撒在了桌子上面。

「哎呦。塵少,你的手抖的還真是時候啊!」

秦穆然看著紀凌塵,臉上露出了怪異的笑容,他連忙抽出桌上的餐巾紙去擦潑了一桌子的酒,然後以迅雷之速,順了其中一張藏在了袋子裡面。

「風哥,你相信我,我是真的感冒了!」

紀凌塵臉色大變,朝著紀凌風解釋道。

「哦!」

紀凌風臉色陰沉,若是連這種鬼話都相信的話,豈不是誰都能夠欺騙他了?真的以為他是三歲小孩嗎?

「王八蛋,特么是不是你給老子下的毒!」

都已經這樣了,紀凌風要是再猜不出是他乾的,這腦子也就真的白長的了。

「下毒?什麼毒?風哥,怎麼可能呢!」

紀凌塵極力的狡辯,但是他的眼神卻是再一次出賣了他。

若是不知情的人,在知道紀凌風被人下毒后,第一個反應就是震驚,但是紀凌塵卻不是,他的反應而是辯解和慌張。

是的,紀凌塵慌了,他沒有想到紀凌風會這麼快就查出來了,而且還知道自己中毒。

「沒有下毒,你這麼怕幹什麼啊?我怎麼都沒有想到會是你給我本少下毒!」

紀凌風站起身來,一腳直接踹在了紀凌塵的身上。

這一腳力道不輕,紀凌塵一個踉蹌,身軀不穩直接倒在地上。

「你小的時候孤苦無依,快要餓死,是我老子將你帶回紀家把你養大,沒有想到,養的這麼大的卻是一個白眼狼!」

紀凌風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地上的紀凌塵道。

「沒錯,你父親是救了我老子,但是這麼多年,紀家從來沒有把你當做外人,也給你也是最好的,錦衣玉食,給你最好的教育,送你出國,特么的,甚至我老子不止一次跟我說以後要對你好!你特么就是這麼回報我們紀家的?靠!」

紀凌風大怒,越想越氣,如果不是紀凌塵還好一點,可是偏偏是他,不知道紀旭琨知道以後會有多麼的失望。

紀凌塵在紀家的這麼多年,紀旭琨其實也已經把他當做真正的兒子對待了,但是沒有想到他會變成這樣。

「哈哈哈,把我當兒子一樣?紀凌風,沒錯,你的毒是我下的,你真的以為紀旭琨是真心對我好?要不是為了保護他,我爸會死?我會成為一個孤兒?他的對我好都是應該的,都是他欠我家的!」

既然紀凌風已經知道是自己乾的,紀凌塵索性破罐子破摔地說道。

「欠你們家的!呵呵,紀凌塵這就是你成為別人走狗的理由嗎?」

秦穆然聽到紀凌塵如此不識好歹,冷聲呵斥道。

「這是我們的家事,關你這個外人什麼事!」

紀凌塵早就見秦穆然不爽了,一直都壓著,但是現在既然都撕破臉了,他也沒有必要再給紀凌風面子了。

「外人?你特么說我救命恩人是外人!要不是我然哥,老子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實話跟你說,這一次你是下毒成功了,要不是我然哥發現的及時,老子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你個混蛋!」

紀凌風還是不解氣,朝著地上的紀凌塵又踹了幾腳。

「唔….」

紀凌塵挨了紀凌風幾腳,疼的發出了幾聲悶嚎。

「說吧,你的毒藥是從哪裡來的?」

秦穆然看著地上的紀凌塵沒有一絲的仁慈,眼神冷漠地問道。

「你們特么的打我!今天別想走出去!」

地上的紀凌塵咬牙切齒,目光一狠,然後猛的摁下了身上的一個按鈕,頓時,房間里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下一秒,房間的外面開始躁動了起來。

不得不說,紀凌塵還是很小心的,無論是什麼時候,都擔心有意外出現,所以事先就安排了人在包廂裡面,這時候聽到了警報,房間里的隱藏的保鏢們紛紛沖了出來,與秦穆然和紀凌風對峙著。

「好啊!紀凌塵,你真的是翅膀硬了,竟然給老子下套!」

紀凌風看了周圍的人,這些人行動如此快,肯定是事先安排好的,甚至現在他都懷疑要不是他們先下手為強,今天是不是他的最後一頓了。

「給我殺了他們!」

紀凌塵指著紀凌風和秦穆然一聲令下,頓時那些事先埋伏好的保鏢齊齊目露凶光,好似認不得紀凌風一般,向著他們殺了過去。

「轟!」

康雍祕史之良妃 房間里轟然出現一道火光,化成火刀朝著秦穆然劈了過去。

「異能者!」

秦穆然心中一驚,沒有想到這群保鏢裡面竟然還混雜著異能者。

異能者主要都活躍在國外,在夏國目前只知道古武者,還並沒有發現異能者,難道這群人都是國外的?

想到這裡,秦穆然的目光更加寒冷,更加確定紀凌塵背後有國外勢力指引。

犯我夏國國門者,必殺之!

秦穆然一拳轟出,元龍拳咆哮衝去,火刀在觸碰到秦穆然的拳頭以後瞬間破碎。

「什麼?」

那名異能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意外,自己的火系異能竟然輕而易舉就被秦穆然給破了,這讓他有些難以置信。

「火龍擊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