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他就是故意的。

謝清呈在醫院是這個人陪的,那說明他們關係應當還不錯,賀予就對這警察的性格產生了些興趣,想看看什麼人能容忍謝清呈這種爹男。

現在一看,確實是個心理非常陽光的傻小子。

陳慢這會兒開始怕冷落謝清呈了,不太敢和賀予聊天,總是有一搭沒一搭地和謝清呈講話。

一餐飯吃得差不多了,賀予估計接下去也沒什麼可聊的,於是笑道:“謝教授把正事和我說一下吧,說完我就走了。”

謝清呈也不留他,給了賀予一份名單:“這些是經常曠課的學生,給你一個星期,去和他們逐一溝通,看他們一個星期後情況沒有改觀。”

賀予接過來一看:“怎麼都是女生?”

“男生那一份在我這裡。”

賀予仔細看着名單。

謝清呈:“我這裡男生名單和你的人數是一樣的,這星期我也會找他們談話,下週大課上我會點名,如果你的數量不及我,就算你輸。輸了要替我幹活。”

賀予:“這很難成功吧,您是老師,威脅他們掛科他們不就都回來了。”

“容易做成功的,還叫什麼鍛鍊。你乾脆直接要求我餵你喝奶得了。”

賀予不想和他多囉嗦了,學霸是不怕挑戰的,於是他把資料隨意往單肩書包裡一塞:“走了,一週後見分曉。”

說完也很客氣地和陳慢點了點頭,笑道:“警官您慢慢吃,以後有緣再見了。”

賀予走了之後,陳慢問謝清呈:“哥,他是病人嗎?看着挺開朗的。”

“……他就是有點小問題,失戀了。他爸不放心,讓我做點開導。”

陳慢頓時震驚:“啊?他這麼帥也能失戀啊。那女孩兒眼界也太高了……”

“長得帥有什麼用。”謝清呈說到失戀就想到杭市,說到杭市就想到賀予那個沒長眼的吻,想到那個吻就有些不舒服,冷着臉對陳慢說,“你看他那既不會賺錢又不能養家的樣子。”

陳慢不知爲何靜了一下,然後笑道:“哥,我能賺錢,還會養家。”

謝清呈根本沒在意,只當是年輕帥小夥之間莫名的攀比心:“挺好,趁年輕,趕緊找個對象吧。”

陳慢:“……”

謝清呈淡道:“多吃點菜。”

“好……” 胡列娜身上開始四散紅霧,走到邪月身邊,兩人爆發出一陣紅光。就完全消失在紅霧中了。

獨孤雁很是不服,明明她才是隊伍的核心,控制系魂師:「第三魂技——碧磷紫毒」。

恐怖的紫色毒霧帶着『嘶嘶』的腐蝕聲,還沒飄散。

伴隨着聲聲厲嘯,一個聽不出男女的邪異之聲就落到了耳邊:「毒,在我們的領域內,同樣要大打折扣。獨孤雁,你的毒還不足以作用在我身上。去吧。」

獨孤雁的身體在一陣雷霆霹靂的轟鳴中飛了出來,她身上並沒有任何傷痕。卻已經鮮血狂噴。直接被轟出了擂台。

唐三和玉天恆第一時間就背靠背站在一起。紅霧裏聲音都傳不遠,他們也聽不到獨孤雁受傷時的嚶嚀。

等了一會兒,還不見武魂殿戰隊對他倆下手,已經明白隊友八成被清空了。

隨着九心海棠葉泠泠被扔出紅霧外。場上只剩下唐三玉天恆和武魂戰隊。這一次唐三能反敗為勝嘛?

Ofcoursenot!(當然不是!)

岡特上場為了啥啊?當吉祥物啊?不是,當然是盯着唐三防止他有什麼么蛾子。讀心之下,對方的想法一清二楚,並不需要主動進攻。他僅僅是來當底牌的,對出風頭沒興趣。

岡特看不見紅霧裏的情況,但是讀心的時候,他會知道那個人在哪裏。是一種『感覺』到對方的存在。

兩位六十級魂帝的武魂融合技,除非唐三當場開掛,僅僅是多被虐了幾個回合。唐三從開始的比賽全力以赴,到後來不過是比賽而已,打輸了也已經儘力了。對於冠軍,並沒非拿不可的必要性。

可是!

「嘭」唐三又一次被擊倒在地。

表面上,武魂融合技是由邪月主導,可實際上,在整個武魂融合技中起作用的是以胡列娜為主。說着欣賞對方,實際上一直在下死手的是胡列娜,不是邪月。和獨孤雁一樣,唐三的身上沒有任何傷痕。但是他已經吐了幾大口血,有些站不起來了。

『實力…差距這麼大嗎?』視線有些模糊。突然有點不甘心,如果以後的敵人就是武魂殿,他拿什麼打。

現在他只有一個想法,再被打下去,會被打死的啊!!

喉嚨里都是血液,唐三趴在地上大口喘息都是奢望。對方真的要殺了他嗎?在這萬眾矚目的場地上?

反正外面應該也看不穿紅霧,他是看出來了,面前這個妖人想活活折磨死他。從二十四橋明月夜中拿出,他目前最大的殺器,『二十二種毒素』混合而成后浸染的毒針。

既然要殺他。那他也只能下死手了!唐門可是暗殺最強的組織啊!

唐三本意是製造上一世唐門暗器中排名第三的暗器,一百種劇毒混合而成,輔以特殊的手法打出的「閻王帖」。

『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

可惜的是唐三投入大量財力卻只收集了二十二種效果最好的毒素混合。而且,閻王帖的手法估計四十多級以後全力才能打出一針。現在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

唐三撐起殘破的身形,『未完成版閻王帖的細針』收攏在右手下,不能以特定手法打出,只能換個方式了。

‘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小舞!保佑我’

妖魅又一次把他擊倒,劇烈的疼痛都有些不清晰了,現在全身上下哪裏都痛。詭異的沒有傷口,『是想我事後重傷身亡嗎?那你就先死吧』

忍着劇痛對再次衝上來的妖魅釋放碧鱗突刺。毒雖劇毒,但對武魂融合技而成的妖魅毫無作用。

一刀砍斷下面連接的藍銀草,另一刀斜掠唐三的胸口。

唐三用一隻胳膊撞向妖魅的彎刀,瞬間的劇痛讓他想要大叫,彎刀砍中讓他身體傾斜。咬牙忍住這口氣,疼痛的痙攣讓他沒辦法使用任何發射手法,右手毒針瞬間按向妖魅的耳後大穴。唐三,再一次賭上一切!

在妖魅的視線僅僅是唐三被自己擊飛,唐三右手的松、放,在他身形下顯得那麼自然。完美卡視角遞上了這一針。

然後,一個身高兩米多的肌肉壯漢,輕輕的捏住了他的胳膊。轉動唐三的手臂,移到妖魅的面前。露出那一根黑綠紫混合顏色詭異的針。

岡特沒有碰這根針,甩著唐三的胳膊扔到一旁。雖然岡特體型大變,但是衣服還是剛剛的服飾,臉型也勉強認出岡特。雖然不知道小師弟是怎麼做到突然變成這個樣子,還瞬間抵達這裏。

但是那根放到她面前的針,讓胡列娜十分憤怒。繼承了老師的性格。胡列娜討厭失敗,認為失敗是恥辱的,必須用血來洗刷。剛剛她差點就失敗了,而失敗的下場。那根毒針進入大腦,她會怎樣?

轉身走向唐三,轉動手中的月刃,她要用唐三的血洗刷她的恥辱。

岡特聽到唐三的心聲,就開始用第六魂技給自己增幅,他沒有增幅到極限。只要確保自己第一時間能制服唐三足以,紅霧外面看不見裏面,但是太強的氣息會引起太多不必要的關注。霧裏,只有武魂融合技的邪月胡列娜能看到,手中鏡子背面的數字不斷翻轉,鏡花水月掩飾了那十萬年紅色魂環、五彩斑斕的光芒和不同殘響。

魂技太多還得現找,找到了驅散魂技消除了身上的增幅。這不是變身技能,不是想取消就取消的。身體恢復原來的樣子,衣服稍微有些撐破。

妖魅割了唐三一刀又一刀。岡特攔住了他/她擊殺唐三的心思……

時間已經快過半個時辰了。只有武魂殿的比賽這麼沒看頭,除了紅霧,啥也沒有。

唐三被扔了出來,滿身鮮血。

然後沒幾秒,邪月的聲音淡淡傳來:「看在你家族的份上,饒你一命。」玉天恆也成了個血人被扔了出來。

紅霧散去,武魂殿幾人身上沒有一點傷痕。唯一古怪的是,有個年輕人衣服好像損壞了。

「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的冠軍是武……」岡特伸手打斷了裁判。寫下一張字條遞給裁判,並且阻止想抬走唐三下場的天斗皇家學院眾人。

「比賽出現了一點小意外,有人舉報作弊,現在請不要移動選手。我們需要專業公正人士來鑒定一下在場的唐三選手和他的儲物魂導器。」隨着裁判的話語,觀眾台悉悉索索,不少人望向岡特,舉報作弊的是他了?

皇斗眾人面色不好看,比賽輸了還被說作弊。武魂殿表示,按流程走完,自有分曉。因為紅霧的阻擋,不方便看出唐三手邊的毒針是不是他的。

但唐三拿的好好的,二十二種劇毒別人碰一下試試?很大的杜絕別人嫁禍唐三的可能。在賽方強制要求檢查魂導器下,並願意賠償唐三蒙冤損失。

唐三在治療下清醒了。直接承認了,毒針是我的。他唐三一向敢作敢當。

比賽規定禁止項:不能使用非武魂外的任何武器。更不允許出現身亡的情況,一旦有擊殺對手的行為,該學院除了承擔相應損失外,還將被驅逐出魂師大賽。

唐三這明顯是想毒殺邪月兄妹。 「#顧傾菀·評論#天吶,頂流的粉絲惡意好大。戀情被拍也不是女方一個人的事情,怎麼還來翻舊帳了,全在罵女方。」

營銷號千篇一律的文案後面,配得是顧傾菀最新動態底下的評論截圖。

-滾,離溫野遠點。

-溫野獨自美麗,十二生肖排第十的某動物就不要跑來越界碰瓷了吧。

-我求求你了放過溫野可以嗎?別蹭了,魔改大IP也就算了,想錢想瘋了嗎?

-要點臉吧大媽,回去找個鏡子看看你那一臉矽膠行不行,二十多歲的孩子你都下得去手還是人嗎

-無語了,怎麼又買營銷號炒CP,不碰瓷沒法活了是吧

截圖中粉絲評論,樓里路人評論。

-果然粉隨正主,野蠻生長的臉可真大。求捶得捶還要洗。

-野蠻生長是有病嗎?平時還裝得素質人,我之前還好感過他們。現在。。。戀情被拍是女生一個人的事情嗎?同樣是女生,為什麼要對女生的惡意那麼大

-大美女太慘了,一出事就罵女方,是是是,你們哥哥做什麼都沒錯,錯得都是別人【狗頭】。

-溫野是誰啊,沒聽說過。哪來的糊咖,還頂流,頂流在我印象里一直是歐陽里里啊,陳導的大作不期待一下嗎?

短短几分鐘之內,#顧傾菀評論#幾個大字空降熱搜。

某貼討論區。

誰還記得之前營銷號爆料說溫野地廣被換,這不就合上了。野蠻生長的態度就是溫野在娛樂圈潛藏的不安分因子啊。

之前誰沾沾自喜來着的出來挨打,還說自己家的都是素質粉,偶像公佈戀情雖然心碎但是絕不脫粉。溫野是靠才華、人品和顏值,不靠媚粉。現在啪啪打臉了吧。

說素質粉的是你們,現在去女方公眾社交賬號下網暴的也是你們。

也要點臉吧某自稱頂流的粉絲。

PS.我看好歐陽里里。至少人家已經在上面摔過跟頭了,知道底線在哪裏。但是某「頂流」沒有,被粉絲捧太高的壞處。。。

討論區贊同樓主觀點的,均被高贊回復。

替溫野辯解的,一律被打上「野蠻生長」的帽子。

想要出來說幾句的路人,一時之間都被打得不敢發聲。

粉絲群里更是炸鍋。

有人大喊冤枉,懷疑是對家下手。

有的人心虛,但畢竟是經驗老道的混粉圈多年的追星人,不至於有掉馬甲這種蠢事。

可是輿論就是這麼不講理,但凡大眾認準了什麼,沒有人會再去在意什麼真相,風嚮往哪邊倒他們就偏向哪邊。

啞口無言的滋味,一路順風順水跟着溫野起來的野蠻生長,還沒有經歷過。

甚至有混在群內的黑粉惡意截圖,直接坐實了就是溫野的大粉帶頭網暴女方。

王美兔的那個「追星」號,大家默認為她是個畫手,偶爾會產出一些活動Q版圖,已經蠻長時間沒有更新了。

她能進群,除了溫野的原因,還有是因為她是實打實的氪金上去的。

平時的活動除了簽到日常做數據之外,其他的她也不會,所以一直在群內潛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