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是第一個進入診所的人。

王竇兒不相信他會那麼乖排隊,看到導診台的護士走進來,王竇兒立即抓著她詢問了一番。

知道他的方法以後,她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還以為有多厲害,原來也是出賣色相罷了。

王竇兒臉上細小的表情變化都沒能逃過一直盯著她看的木格爾。

她這是什麼意思,嫌棄?

他木格爾能遵守她的所謂規矩,讓所有人讓位給他先進來,已經算是給了她最大的面子。

她還想如何?

不過越是有難度,就越值得挑戰。

既然他是「按秩序」進來的,那她也不好趕他走。

「進去吧,我幫你檢查。」

「全身嗎?」木格爾嘴角一揚。

「放尊重點,若是覺得我們診所太小了,不適合你,現在直走然後左拐就可以出去了。」王竇兒被他逼得有些氣惱了。

「沒有啊,我一直挺尊重人的,特別是像你這種醫術了得的人。」

他低頭看了眼王竇兒的手,眼睛驟然一亮。

她是不是跟他一樣,都喜歡聞血的味道,不然為何她要開一間這樣的醫館,專門給人開膛破肚。

想到這,他倒覺得王竇兒比他聰明多了。

他只有殺人的時候才能聞到血的味道,那些人見了他就想逃。

但是王竇兒不一樣,她救人,那些人會源源不斷地自動送上門來。

「你比我聰明多了。」

對於欣賞的人,他不吝讚賞。

王竇兒皺了皺眉,她不明白他為何會突然蹦出這麼一句。

「不敢當,論才智,我怎比得過你。」論殘忍,更是比不過。

兩人進來了診室,池勵也跟了進去,就站在王竇兒的身側。

只要木格爾有什麼動靜,她就能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這次是何處不舒服?」

「不是我,另有其人。」木格爾說道。

王竇兒的眼裡掠過一抹不悅:「池勵,送客。」

「是。」

池勵做了個請的動作,木格爾若是敢有別的動作,就不怪她不客氣。

「你就不好奇那個人得了什麼病?」木格爾氣定神閑地坐在位置上,一點懼怕的表情都沒有。

「不感興趣。」

「所以救死扶傷,是說來玩玩的?」

木格爾看著牆上的救死扶傷四字說道。

若不是知道他身手不凡,而且還會善於用毒,她定會讓池勵把木格爾給她丟出去。

他這麼閑來這裡搗亂是為何,還不如趕緊去偶遇他的女主角。

不過一想到他們若是真的相遇,強強聯合,倒是有些難以對付。

「不出聲,承認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若真的有病痛,我自然會幫你醫治。你現在隨口說一個病人,我又沒見過,也沒在現場幫忙把脈,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情況,你讓我如何治療。」

「你說你救過頭破血流的病人。」

「所以呢?」

「你當時是怎麼救的。」

「這跟你有關係嗎?我說了,你就會?」

「不會,但是可以比較。」

「沒什麼好比較的,我救人有我自己獨有的一套方法,別人模仿不來。你若是沒有什麼事的話,請離開吧。」

這一次不用王竇兒趕,木格爾自己走了。

就像他來的時候一樣,來得突然,走得也突然。

不過不知為何的,他離開以後,她的心突然開始變得不安了起來,總覺得發生了什麼。 「事情已經解決了是嗎?」

魏安看著自己私信的留言,點了點頭。

朱玉那邊的行動已經成功。

也算是沒有辜負他專門的規劃。

「這一切還是多虧您的指示,朱玉從此就是您的忠心下屬!」

另一邊,朱玉態度誠懇,十分謙卑。

他深刻地明白,自己這一切都是魏安給的。

能夠從飢餓中苟活、從一群暴徒中活命。

全部的全部,都是因為魏安。

甚至可以說,是他給了自己第二次生命。

也正為如此,他心懷感激。

當然,畏懼也有之。

不管是從什麼方面看,魏安都強大得到了一定程度。

朱玉是個聰明人。

他現在已經明白。

這個世界,沒有秩序、沒有良善,唯有拳頭夠硬,才擁有發言權。

他自己捫心自問,做不出什麼大事業。

但是想要在這個世界活命,自然就必須找到合適的投靠對象。

魏安完全符合這個條件。

甚至說,是目前最好的人選了。

再加上魏安對他的恩情,使得朱玉從此真心實意地想要投靠於他。

「行了,雖然是我為你謀划,但是具體的實施還是你自己。」

「若是你真的迂腐懦弱,最後就是一具屍體。」

「我也不會再多看你一眼。」

魏安幽幽道:

「最後結果如何,還是要靠自己啊……」

朱玉連連稱是。

隨後魏安又囑咐了他幾句,說是要他趕緊弄到黃金,他要拿來做氂牛號角。

之後則關閉了聊天。

他依舊是將重心放在了自身的發展。

朱玉那邊不過是一條路而已。

最主要的當然是自身的實力,若是沒有實力,一切都猶如無根之萍。

現在已經是夜晚,沒有必要再出門。

他想起了一件事情。

「對了,我上次組織的一群人,他們在我這裡要到了兔肉的捕捉方法,如今卻不知道怎麼樣了。」

魏安想起來這件事。

他之前將小型陷阱交給了他們,並且給出了五五分成的條件。

那些人沒有拒絕的理由,非常爽快地答應了。

如今,正是差不多到時間。

「希望他們不會想著欺騙我吧……」

魏安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他首先聯繫了韓卓。

他將這批人組成了一個小隊。

並且專門組建了一個群聊,將之集中起來。

韓卓就是這批人當中的一個。

他看韓卓態度不錯,於是命令他作為這個小組的隊長。

所以,他首先聯繫的就是他。

「大佬,在的,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韓作對魏安態度十分恭敬。

他之前窮困潦倒,餓得前胸貼後背,十分凄慘。

但如今卻面色紅潤,精神奕奕。

這些改變正是因為魏安而得。

所以,他對魏安的態度也十分好。

畢竟,這是他的衣食父母。

「你將所有人都召集起來。」

「差不多是時候了,到了你們給出回報的時候了。」

魏安淡淡說道。

韓卓不敢怠慢,很快就將所有人都召集起來。

但是很快,他額頭上就滿是汗水。

「大……大佬,這邊有幾個人始終都沒有來。」

「我叫他們,也始終沒有回應。」

魏安對此早有預料,臉色平靜。

「既然如此,他們恐怕已經是死了吧?」

他這句話是直接在群聊裡面說的。

小組裡面的所有人都看得見。

韓卓有些汗顏,有些緊張地說道:「應該不是,我再去叫叫……」

魏安制止了他。

「不必。」

「將他們視作死亡即可,忽視掉吧。」

韓卓點頭。

既然魏安都不再計較,他也沒有繼續管下去的意思。

「大家都到了?」

魏安最後打了聲招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