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是電視臺的人沒錯,但又沒人說過,電視臺的人就不可以作案了,至於爲什麼是他,而不是上面看臺上的這些球迷,則是因爲這些球迷目標太明顯了,他應該也能想到,電視臺的人肯定會報警的,到時候警察來了,肯定會重點排查那些拿着望遠鏡,可以看清全場的人,這樣很容易就會暴露他的目標。”

“但是攝像師就不一樣了,一般人都不會想到,是電視臺自己的人設計的這次事件,很容易就會忽略掉他,而且作爲電視臺的內部人員,打起勒索電話也更方便,知道聯繫什麼人。”端木軒輕笑着解釋道。

其實他的這番推理有些牽強了,主觀意識太多了,也完全沒有證據,但他也沒辦法啊,在動漫裏,這個攝像師暴露出來,是因爲他故意沒有拍進同伴的身影造成的,端木軒又懶的跟着劇情走,想直接結束掉。

“恩!”灰原哀輕輕的點了點頭,表示認同了他的說法,雖然他的理由有些牽強,但聽上去也有幾分道理,而且他前面那恐怖的觀察力也讓灰原哀下意識的就選擇相信了他。

“現在我們怎麼辦?等警察來?”

“恩,等警察來,不過不是等警察來抓這個,而是等柯南那邊的那個被抓起來了,就直接動手製服他,他身上應該也有槍,等他發現不對,很有可能會直接掏槍出來亂射。”端木軒搖了搖頭說道。

“先去下面再說,等下發短信通知柯南去找目暮警官。”

“怎麼下去?”灰原哀皺着眉頭看着眼中的護欄,那個攝像師在足球場內,而進足球場的通道卻在競技場外面,還有工作人員守着,不是內部人員,壓根就進不去。

“跳下去啊。”端木軒笑吟吟的看了身旁的灰原哀一眼,然後直接鑽過護欄,往下面一跳。

“快點跳下來,我在下面接着你。”端木軒穩穩的落地了,然後張開雙手,衝着上面的灰原哀叫道。

“你讓開,我自己會跳下去。”上面的灰原哀探出頭,計算了下高度,衝着端木軒說道。

端木軒卻是完全裝作一副沒聽見的樣子,繼續張着雙手,一副要接住她的樣子,讓開神馬的纔不要呢,這麼光明正大的抱住哀殿下的機會可不能放過。

“我不下去了,你一個人搞定吧。”沒想到灰原哀面無表情的衝着端木軒說了一句,然後直接不鳥端木軒了,她一甩頭,施施然的在靠近欄杆的一個位置上坐了下來。

這下端木軒傻眼,“喂,喂,我不是怕你摔跤嘛!”

灰原哀繼續不鳥端木軒。

“喂,不要胡鬧了,你現在可是個小孩子,這麼高,很容易就會摔傷的!”端木軒不死心的衝着上面叫道。

迴應他的還是灰原哀的無視。

“好吧好吧,你自己跳下來吧,我不接你了。”看着沒可能抱住哀殿下了,端木軒只能選擇讓步了,他衝着上面無奈的叫了一聲。

“你讓開點。”聽到端木軒無奈的聲音,灰原哀眼中閃過一絲笑意,她面無表情的衝着端木軒揮揮手,示意端木軒站遠點。

等端木軒站遠了之後,灰原哀也鑽過護欄,往下面一跳,也穩穩的落在了地上。

“你還真是不可愛呢。”看着她下來了,端木軒走過來,無奈的看了她一眼,然後又霸道的拉住了她的手,朝着離他們不遠處的那個攝像師那裏走去。

---------

ps:唉,手殘這個屬性看來好人是擺脫不掉了,4個小時碼一章啊,也真是醉了,結果還欠着大家一章,不過現在已經四點了,好人實在是有些困了,還是先去睡了。

至於那一章嘛,咳,欠欠更健康嘛,哈哈,明天好人給大家補上吧! ?“小鬼,這裏不是那麼該來的地方!”

端木軒和灰原哀一跳下來的時候,那個僞裝成攝像師的歹徒就注意到了他們,但他還在和同伴聯繫着,不想節外生枝,所以就沒說話,但看到端木軒和灰原哀往他這裏走來,他就有些坐不住了。

端木軒沒有理他,而是拉着灰原哀繼續往他那裏靠近,等離那個男的沒幾步的距離,端木軒才停下來腳步,擡起頭,微微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男子。

端木軒眼前的男子大概40歲左右,上身一件褐色外套,下身一條黑色直筒褲,頭上戴着頂灰色的針織帽,整體形象就顯得比較陰暗,再加上高高大大的身材和一臉兇色的面容,看上去就是一個典型的壞蛋樣。

“小鬼,我叫你離開你聽到沒!”看着端木軒不說話,反而是一副輕蔑的樣子打量着自己,那個男子立馬怒了。

果然是他,端木軒目光一凝,他剛剛清楚的從那個男人掛在耳朵上的耳機中聽到了一個聲音,“老大,怎麼了?你那裏出什麼事情了!”

顯然,是他的那個同夥聽到了他這邊的動靜,在詢問他出什麼事了。

端木軒想了想,拉着灰原哀離開了這個男人,不過他也沒有離多遠,而是在離那個男人十米不到的地方坐了下來。

哼,該死的小鬼,等下就拿你們兩個人開刀,是你們要自己找死,撞上門來了!看着端木軒和灰原哀還沒有出去,那個男人眼中閃過一道兇光,心裏打算等下贖金到手了以後,就直接幹掉端木軒和灰原哀。

“可以確定是他了。”端木軒坐在草地上,向身旁的灰原哀低語着,“我剛剛從他的耳機裏聽到了他那個同夥在叫他。”

“你聽力這麼好?”灰原哀有些驚異,“這附近的環境這麼吵,你也能聽清楚他耳機裏的話?”

“恩,剛剛我們離着他不遠,我才能聽得見的。”端木軒謙虛一句,接着道,“我先給柯南發個信息,等他那裏動手了,我就直接解決他。”

“恩。”灰原哀淡然的點了點頭,看向足球場內的比賽去了,對於抓罪犯什麼的,她有些興致缺缺。

“這裏看比賽效果還真是不錯啊。”給柯南發完信息,提示他等下自己聯繫警察後,端木軒也轉頭看向足球場內。

“還可以。”灰原哀也回到了平時那副冷淡的樣子,她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端木軒搖頭微微一笑,沒有在意灰原哀的態度,靜靜的陪着灰原哀看起了比賽。

“柯南那邊要行動了。”安靜的時光沒有持續太久,一直注意着對面看臺的端木軒發現對面有一道身影離開了看臺,在往外面走去。

雖然這裏離着柯南那裏有着不短的一段距離,即使是以端木軒的視力,也只能看到個大概的身形,但從那邊那道身影的身高來看,端木軒還是猜到了是柯南,而且,這個時候場內踢的正精彩,基本上也不會有人在這個時候離場。

“嗯?”灰原哀往端木軒示意的地方看去,壓根就看不清柯南的身影,只能看到迷迷糊糊的一大片人羣的身影。

他的身體各項素質還真是都超越了人類的極限了!灰原哀微微撇了眼端木軒,心中有些感嘆。

“你待在這,柯南那裏要行動了。”

對面柯南的身影離開沒多久,就帶着好幾個人回來了,端木軒低聲衝着灰原哀交代了一句,也站了起來,然後直接往那個僞裝成攝像師的歹徒那裏走去。

“小鬼,你過來幹嘛!”也一直的注意着端木軒和灰原哀的那個男人一下子就看到了端木軒往這邊走來,他猙獰的一笑,沒有趕端木軒離開了,他已經打定了注意,等下要到贖金後,就直接開槍殺了端木軒和灰原哀,反正他今天本來就是想殺幾個人,以此來報復轉播這場足球賽的日賣電視臺。

“哦,我來是想盯着你,省的讓你攪了我今天美好的元旦。”端木軒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歹徒。

盯着我?難道他發現了什麼?歹徒心中一顫,手下意識的就伸到了腰間,“小鬼,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這麼好的節日,我可不想碰到什麼不好的事情。”端木軒淡然一笑。

他真的發現了什麼!歹徒心中又是一顫,臉色一下子難看了起來,手已經悄悄的放到了腰上的手槍上,“小鬼,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看對面?”端木軒微笑着撇了眼眼前的歹徒,對於他的小動作,端木軒都看在眼裏。不過他沒有在意,而是伸出手,往柯南那邊指去。

“那裏有什麼?”端木軒面前的歹徒疑惑的轉頭看向端木軒指着的地方,他心裏已經確定端木軒有問題了,不過就是有問題,他也不認爲端木軒能給自己造成威脅,畢竟端木軒看上去只是個小孩子罷了,他在意的是,端木軒到底知道些什麼,又有沒有跟別人說過。

“你連自己同夥的位置都忘記了?”端木軒輕笑一聲,直接開口道。

“什麼!”這下端木軒面前的歹徒沉不住氣了,他一臉的震驚的轉頭看向端木軒,不過馬上,他又冷靜了下來,“小鬼,看來你不簡單啊,你是怎麼知道我的事情的?”

歹徒因爲害怕被周圍的人看到,並沒有直接掏出腰上的槍,不過如果他打算掏出槍來,端木軒也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淺倉!淺倉!你那裏怎麼了!出什麼事了!”還沒等端木軒回答他面前的歹徒,那個歹徒就突然着急的衝着耳麥大喊着。

看來柯南動手了,自己也早點結束吧,端木軒目光微微一凝,然後快速的往前一步,跳起來一記手刀,狠狠的砸在他面前的歹徒的脖頸處,那個歹徒艱難的微微轉了下頭,難以置信的看了眼端木軒,然後乾淨利落的暈了過去。

“下次不要小看任何一個小孩子了!”端木軒看着眼前倒在地上的歹徒,面無表情的自言自語一句。

--------

ps:好人今天電腦修好了,悲劇啊,竟然是電腦被雷擊中了,硬盤燒壞了!糾結,今天暫時上傳這一章,我還前天欠着大家一章,加上昨天欠的,還有兩章,留着明天更新了,不能再熬夜了,熬夜對好人這種手殘黨來說,簡直是無限惡性循環啊,一天拖一天的,明天我早點起來碼字!

還有,再次說明一下本書書友羣的羣號,“113,260,792”那些不知道怎麼回事,加不了羣的,就先加好人的扣扣吧,我拉你們進羣,“131,096,106,8”當然,也歡迎各位書友加好人扣扣! ?“結束了?”

隨着歹徒倒地,坐在不遠處看球賽的灰原哀站起身來,走了過來,淡然的瞄了眼地上的歹徒,面無表情的看着端木軒問道。

“恩,叫柯南他們過來吧。”端木軒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彎下腰,伸手摘下倒在地上的歹徒耳朵上的耳機。

“你們以爲抓住了我就有用嗎?哈哈,我可還有同夥,你們等着我大哥報復你們吧!”端木軒一拿起耳機,就聽見耳機裏一陣嘈雜,隨後有個囂張的聲音傳出。

“什麼!你竟然還有同夥!他在哪裏!”這是高木涉的聲音,顯然,他被嚇了一大跳!

“在哪裏?當然是在球場裏了,看到我耳朵上的耳機沒,哈哈,大哥,我這裏有條子,你自己小心點。”又是那個囂張的聲音,因爲剛剛端木軒的動作結束的很短,加上警察的打擾,所以他並不知道他的大哥已經被端木軒解決了,還想着提醒着他大哥小心。

“你大哥不在了。”端木軒衝着耳麥,眺望着對面看臺上的一陣騷亂,淡然的說道。

“什麼?”對面那個囂張的聲音有些發愣,不過沒等他反應過來,他耳朵上的耳麥就被搶了下來,“你千萬不要傷及無辜,你需要的錢我們已經準備好了,馬上就送過來。”

是高木警官,顯然,他以爲耳麥這邊還是那個歹徒的大哥。

“你帶着他到你們那正對面的看臺這裏來。”端木軒也沒有立馬解釋,而是衝着耳麥裏說了一句。

“好!我們馬上就到,你千萬不要衝動!”擔心那個歹徒“大哥”亂殺人泄憤的高木涉一口答應了下來,不過心裏,他隱隱覺得耳機裏的聲音有些不對勁,聽着像是個小孩子的聲音,而且還感覺有些熟悉。

“高木,出什麼事了,人抓到了嗎?”高木涉的話音剛落,耳機裏又傳來一個清亮的女聲。

“佐藤警官,他還有同夥,他同夥叫我們帶着他去對面看臺。”高木涉的聲音顯得有些凝重。

佐藤警官?一直在耳機裏聽着對面動靜的端木軒目光一凝,是佐藤美和子?

“什麼!竟然還有同夥!”那邊那個佐藤警官顯然也被嚇了一跳。

“哈哈,當然,我大哥可一直在暗處盯着你們,你們趕緊把我給放了,大哥,你殺幾個人給他們瞧瞧!”對面又傳來另一個歹徒囂張的聲音,不過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此時他比任何人都緊張,他可沒有忘記端木軒剛剛的那句話,那個完全不同於他大哥的聲音。

他心裏已經感覺有些不對勁了,不過表面上,他還是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嚇唬着身邊的警察們,期翼他們能就這樣直接把自己放了!

“可惡!你給我閉嘴!”不過他的話顯然是惹到了那邊的那個佐藤警官了,只聽見耳機裏傳來那個佐藤警官的一聲大喝,接着剛剛那個歹徒就是一陣痛苦的**,看來是被那個佐藤警官教訓了。

“對面的人聽着,你現在最好是乖乖的給我放下武器投降,我們警察已經包圍這裏了,你沒有可能逃脫了!”不同於高木涉的害怕這邊的歹徒傷及無辜,那個佐藤警官就顯得強勢的多了。

“你們快點過來吧,我在對面看臺那裏等你們。”端木軒無奈的搖了搖頭,衝着耳麥裏說了一句,就直接把耳麥拋在地上的歹徒身上,然後又拉着灰原哀找了個地方坐下來看球賽了。

雖然柯南那邊鬧出的動靜不小,但是在這偌大的競技場場內還是顯得很不起眼,也僅僅是在那附近引發了一些小小的騷亂罷了,大部分人壓根就不知道出事了。

“估計柯南他們馬上就到了。”端木軒衝着身旁的灰原哀微微一笑說道。

“哦。”灰原哀輕輕的點了點頭,一副淡定的樣子。

“其實我有些好奇,你爲什麼會想着抓住這兩個人,你怎麼都不像是會做這種事的人。”

“誰說我不想是誰做這種事的人了!我一直都很熱衷於做好事的好吧。”端木軒睜着眼睛說瞎話道

“呵呵!”灰原哀高冷的回了句呵呵,其中的鄙視意味溢於言表。

“呵呵什麼,我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端木軒的臉皮也不薄,完全無視了灰原哀的呵呵。

“呵呵!”灰原哀又給了他一句呵呵。

“喂喂,我本來就經常做好事的好吧,你問柯南,我幫着他偵破了多少案件。”

“我看那是被案件找上門來了吧,就算是你不解決,那個高中生偵探也會解決的。”灰原哀倒是對端木軒有些瞭解了,端木軒喜歡做好事?那壓根就是一個笑話,他殺的人估計是那些案件裏死的人的好幾倍了吧。

“恩,也確實,那些也只是找上門來了,就是我不解決,柯南也會解決的,今天也是如此,我不過是不想這事打攪自己看球賽的心情罷了。”

端木軒突然坦誠的承認了,他眼中一片淡漠的凝視着遠方。

“嗯?”灰原哀不解的看向他。

“我的手上沾滿了無數的鮮血,我殺過多少人,我自己都不記得了!。”端木軒依然是淡漠的看着遠方,聲音也很平淡。

“你怎麼了?”灰原哀輕皺着眉頭,更是不解。

“哀,你說,你能接受一個手上滿是鮮血的人嗎?”端木軒轉頭看向灰原哀,直視着灰原哀冰藍色的大眼睛。

灰原哀的眉頭已是深深的皺起,盯着端木軒沒有說話。

“我不知道你爲什麼選擇當殺手,但是我想,你一定是有着自己的原因吧,雖然你確實不是個好人,但我能感覺到,你不是個壞人。”沉默半響,灰原哀才遲疑着開口道。

“不,我沒有原因,我不過是因爲自己的興趣才選擇了當殺手,殺人不過是我的樂趣罷了。”端木軒淡漠的盯着灰原哀,聲音中不帶絲毫的感情,不過他眼底深處,潛藏着一絲笑意。

---------

ps:咳咳,手殘如果,生物鐘被打亂了,早睡依然是晚起,糾結啊,我還欠着大家兩章啊,此時正在天人交戰中,是碼完再睡覺呢,還是睡完再碼字呢,咳咳,最後,我糾結的選擇了再碼一章,還有一章就留着明天吧。

哈哈,話說,說好的一天四更的,結果拖成了好幾天兩更了!一天補一章的欠款! ?聽完端木軒不帶任何感情波動的話,灰原哀的眉頭已經深深的皺起,她死死的盯着端木軒的眼睛,沉默着沒有說話。

氣氛漸漸有些凝重起來。

“或許吧!身爲黑暗組織成員的我,沒有資格對你做什麼評價。”沉默半響,灰原哀纔開口了,她移開了盯着端木軒的眼睛,面無表情的看向遠方。

端木軒卻是開懷的笑了,他剛剛那副樣子,是想看看灰原哀對於他是一個冷血的殺手的過往在不在意,從動漫裏就可以看出,灰原哀雖然是黑衣組織的成員,有着一些黑暗的過去,但那也只是讓她沒有像柯南那樣有着極強的正義感,她的心裏卻依然是很善良的。

所以端木軒不知道灰原哀對於自己這種手上沾滿了鮮血的殺手的接受程度有多少,纔會故意把自己說成一個冷血的劊子手,來試探灰原哀的反應。

聰明的灰原哀顯然也看出來端木軒的意思了,她剛剛的話就是告訴端木軒,他們都是同一類人,自己並不介意端木軒過去的事。

“柯南他們來了,我們過去叫他們過來吧。”端木軒眼中滿是笑意的看着灰原哀,指了指看臺上從遠處走來的一堆人影。

“恩。”灰原哀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端木軒眼中笑意更甚,他想了想,拉起灰原哀的右手正對着自己,然後擡起自己的左手,兩掌相對着貼在灰原哀略微有些冰涼的手掌上。

“把手張開。”端木軒笑吟吟的看着灰原哀。

灰原哀有些愣神的瞄了眼兩人緊貼着的手掌,下意識的就想掙脫開來,不過掙扎了兩下,她的手掌還是緊緊的貼着端木軒的手掌,她擡頭面無表情的直視着端木軒的眼睛,手指不但沒有張開,反而並得更緊了。

端木軒看她這副樣子,沒有說話,依舊是笑吟吟的看着她。

灰原哀用冰冷的眼神注視着端木軒半天,發現端木軒壓根就不爲所動,遠處柯南一行人也愈走愈近,都快看得見他們臉上的面容了。

見此,灰原哀心中滿是無奈,她心中嘆了口氣,白了端木軒一眼,乖乖的張開了自己的手指。

“這才乖嘛!”端木軒嘻嘻一笑,也張開手指,穿過灰原哀的手掌,緊緊的扣着灰原哀柔軟冰涼的小手。

“柯南,我們在這裏。”端木軒拉着灰原哀往柯南一行人那裏走去,衝着那邊揮了揮手臂叫了一聲。

“軒!”還以爲另一個歹徒是藏在看臺上的人羣中的柯南一直都在仔細的觀察着看臺上的人羣,壓根就沒有注意看臺下面的足球場,被端木軒叫住,他還吃了一驚。

“軒,你們怎麼會在這裏,你不是說有事要先離開嗎?”柯南跑向端木軒這邊,倚着看臺上的欄杆,衝着端木軒大叫道。

端木軒沒有馬上回答柯南,而是打量着柯南身旁的一大羣人,柯南身旁跟着七八人,爲首的正是動漫裏熟悉的那個形象,佐藤美和子,此時佐藤美和子也在好奇的打量着端木軒。

佐藤美和子身後站着的是高木涉,還有幾個便衣警察,他們正押解着前面那個戴口罩的犯人,那個犯人此時顯得有點狼狽,前面帶在嘴上的口罩早就不翼而飛了,露出他尖嘴猴腮,顯得異常兇惡的臉,他臉上有好幾處淤青,身上的衣服也被扯壞了好幾處,他的手上遮着件衣服,估計是戴上了手銬了,爲了不引人注目,纔給他弄了件衣服遮住。

“你們下來吧,另外一個罪犯在這下面。”端木軒打量了一圈柯南身後的人羣,才淡然的一笑,往不遠處倒在地上的那個攝像師那裏指了指。

“什麼!”衆人俱是一驚,連忙看向端木軒手指着的方向,才發現那邊地上躺着一個人影。

“砰”的一聲,柯南和佐藤美和子都一下子從看臺上跳了下來。

“佐藤警官,等等我!”看佐藤美和子跳了下來,高木涉也趕緊跟着下來了。

“軒,這到底是什麼情況?”佐藤美和子和高木涉都是直接衝着那邊那個倒在地上的奔去,柯南則是來到了端木軒身邊。

“哦,我和哀本來是想到這裏來看球的,結果突然發現了他的不對勁了,然後我就把他打暈了。”端木軒沒有說自己一開始就推理出了另一個罪犯在這裏,而是隨口找了個理由搪塞道。

“這麼巧?”柯南顯然是不信的,不過想了想,他沒有多問,而是也往那邊倒在地上的那個歹徒那裏走去。

端木軒也跟在了他身後。

“真的是另一個歹徒!”佐藤美和子和高木涉都有些難以置信,通過那個歹徒身上的那個耳麥,和腰間的槍,他們一下子就確定了這個歹徒的身份。

“這是怎麼回事?”佐藤美和子和高木涉把目光轉向端木軒和灰原哀。

“我前面在這裏看球,意外的發現了他有問題,就把他打暈了。”端木軒又把給柯南的解釋說了一遍。

“打暈了?你?”佐藤美和子眼神怪異的看着端木軒,高木涉倒是和端木軒打過好幾個照面了,也從目暮警部那裏瞭解到了端木軒不簡單了。

“恩,是我。”端木軒看着佐藤美和子,淡然的點了點頭,佐藤美和子長的和動漫裏基本上沒有什麼區別,看上很漂亮,身上即使是一身便衣的打扮,也透着股英氣。

佐藤美和子又是怪異的看了眼端木軒,想了想,沒有說話,而是朝着看臺那裏走去,招呼還待在上面的幾個警察下來。

“軒,好久不見了。”高木涉笑着向端木軒打着招呼。

“高木警官,好久不見。”端木軒淡笑點了點頭。

“你看看,這個是不是你同夥。”很快,佐藤美和子就帶着那些警察和另一個罪犯走了下來。

“是!”那個罪犯陰沉着臉,沒有狡辯,識相的點了點頭,他知道,自己估計是逃不了一頓牢獄之災了。

“是就好!”聽到他說是,佐藤美和子和高木涉一下子鬆了口氣,他們心裏一直都崩着根弦,因爲只抓到一個人,所以他們一直都在提心吊膽着,生怕因爲自己的打草驚蛇,激怒了歹徒,造成一些嚴重的後果!

----------

ps:結果第二章碼完已是凌晨五點…好人睡覺去了,困死了!

對了,順便求個推薦票,大家有票的麻煩幫忙投下! ?“嘿!你們是誰!下來幹嘛,這下面不準隨便下來!”在佐藤美和子和高木涉詢問那個歹徒的時候,一個帶着黃色鴨舌帽的球場工作人員奔了過來,他皺着眉頭,向佐藤美和子他們呵斥道。

前面端木軒和灰原哀只有兩個人,所以他沒有看到,但現在,下來了一大幫人,相信只要不是瞎子,就都能看到。

“不好意思,我們是警察,他們兩個涉及到一樁勒索案。”佐藤美和子沒有想前面多待那個歹徒一樣對待那個黃色鴨舌帽的工作人員,她和和氣氣的從兜裏掏出自己的警員證,然後向他解釋着原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