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暗暗記住這種感覺。

「原來如此,之前他教我的步驟,少了一個步驟,也不知道是本身忘了,還是故意沒教,或者是他根本就不適合教人?」

楊明益親自附身體會了一番,才發現,戚教官在發力的瞬間,雙腿都有蹬地的爆發前奏。

而立足地面的那條腿,更是有要將身體彈射出去的趨勢。

正是因為藉助這股力量,才能將自身的慣性提升到最大。

當然,戚教官對於力量的運用,是真的遠超楊明益。

那種將力量傳遞到一條腿上,再將整條腿上的力量匯聚於腳背上。

那一瞬間的甩抽,簡直就像是小範圍炸彈一般。

「再來一次,我再體驗一次!」

楊明益解除附身,靜等記憶片段中的一切重頭開始。

當一切重頭開始,戚教官繼續演練踢沙袋,他再次附身體驗。

當體驗完第二次,他又體驗第三次。

隨着一次次體驗,他對這種發力的方式愈發記憶深刻。

一開始楊明益還只能被動等待記憶片段的輪迴。

但漸漸的,他發現,自己竟然可以隨心所欲的操控這記憶片段中的時間,因為這是他的記憶,所以他想看哪一段,就能直接一念調整。

不過,想要調整,他就不能附身於自己干涉這個記憶鏡像中的片段,否則一切會重頭開始。

一遍又一遍,楊明益不停地體驗戚教官的發力方式。

直到確定自己再也不會忘記,他才離開記憶鏡像,然後直接離開休眠區,朝重力室區走去。

這時候他是不可能睡得着的,他要儘快的將這種記憶化為自己的能力。

「記憶終究是記憶,一切還得我親自上手才行!」

楊明益沒敢去之前那個重力室,擔心遇到戚教官。

畢竟,他突然出現巨大的提升,這有點不好解釋。

不過因為每一層都只有一個一點五倍的重力室,為了不浪費時間去適應新的重力環境,他去了另一層。

很快,楊明益來到第八層的一點五倍重力室。

這個重力室和其他很多重力室一樣,裏面的人幾乎都是在修鍊煅體拳,修鍊戰法的很少,而且沒人去請教角落裏的年輕教官。

這些人根本不知道,這艘飛船上的教官,都是軍隊中真正的精英,教他們綽綽有餘。

至少楊明益就覺得,戚教官對力量的運用,那是真的出神入化了,能將力量集中到一個點上,造成瞬間爆發的爆炸效果。

這在兩百年前,甚至都可以稱一聲武道宗師了!

因為這裏沒有沙袋,而楊明益也不想引人注意,他直接來到角落裏,回憶著附身戚教官時體會到的那種發力方式,一次次練習。

當自己上手,楊明益才知道,果然記憶終究是記憶。

哪怕自己已經記憶非常深刻,但自己的身體肌肉沒有適應這種發力方式,一切都很陌生。

他只能一次次聯繫着,努力適應這種發力方式。

一直練習了五個多小時,直到累的連腿都抬不起來了,他才回到休眠區休息,連冥想煉身法都練不動了。

一覺醒來,揚名匆匆到用餐區吃了飯,便再次找了一個重力室繼續修鍊發力方式。

第一天他只能模擬。

第二天的時候,他對這種發力方式就已經很熟練了。

這就是附身親自體驗強者的發力方式的神奇。

當第三天的時候,楊明益一腿踢出,能在空氣中發出輕微的氣爆聲,好似將空氣都踢爆了。 來者是賽羅與雷歐兄弟,一出現,貝利亞就感覺到了自己對賽羅的不爽:「你這傢伙,是誰啊?!」

賽羅一擦鼻尖,落在貝利亞對面,擺出賽羅戰鬥術的起手式,喝道:「本少爺叫賽羅,賽羅奧特曼!是賽文的兒子!」

這時候,洛普斯也縱身上前,擺出洛普斯格鬥術的起手式,同樣地喝道:「老子是洛普斯賽羅,奧特洛普斯!是賽羅的大哥,賽文的長子!」

賽羅聞言忍不住叫道:「你放屁,應該是本少是大哥!」

「我先孕育出來的,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會被封印在你的身體里,導致你的出現?因為你的光,是我的!」洛普斯瞥了一眼,平淡地道。

一提到封印的事,賽羅就不想跟他爭了,算了算了,他要當大哥就讓給他吧……就當我替老爺子補償他了。

「不要有那種想法,我們是兄弟,並不欠對方,既然你不服,那我們之後找個機會打一架,定長幼!」洛普斯很懂賽羅,隨口說道。

「好!」賽羅果斷答應,不過他也有些意外,洛普斯居然這麼好說話。

洛普斯也明白賽羅的想法:「這是外面,回去再和你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賽羅懂了,在外面就要團結點,不能讓敵人看了笑話。

就在賽羅和洛普斯找上了宿敵的時候,肖龍找上了金普德龍以及部分超合獸。

平成的劍與昭和的盾,對着超合獸們不斷揮擊。

肖龍作為目前眾人里的最高戰力,當仁不讓的選中了金普德龍。

飛鳥形的紅色計時器中,在金普德龍的操控下射出暗紅色粒子的破壞光線,擊打在昭和之盾上。

肖龍舉著盾牌,一步步靠近金普德龍,平成的劍刃上,輪盤已經轉到飛快,七彩的光芒從中釋放。

轟!

裹挾著巨大能量的斬擊落下,金普德龍卻是早在被命中的前一刻,瞬間四分五裂,朝周圍散開,躲避這兇猛的一擊。

然而附近的超合獸就沒這麼好運,也沒有強大的實力硬抗,直接就在這一斬擊的力量下喪生。

金普德龍重新合體,卻與之前變得不一樣。

他的雙爪變為槍炮,懸浮在身體兩側,尾巴一分為二,尾巴尖變成鑽子化為左手,剩下的部分與脫落的飛鳥胸甲合體變成右手,發揮盾牌的作用。

巨大的身體稍微收縮,變得更修長,機械龍頭高抬起,下巴滑落露出銀色的人臉。

龍頭上半部分經過變形后成為龍頭盔。

金普德龍·猛攻形態!

「還會變形……真是令人頭疼啊!」肖龍撤回身子,與金普德龍對峙著。

金普德龍眼睛閃爍,不斷分析著假面騎士的數據,試圖找到能攻破他的辦法。

噌!

肖龍將盾劍合一,轉為騎士意志。

「士前輩,海東前輩,j前輩!助我一臂之力吧!」肖龍說出三個名字,轉動了三次騎士意志上的轉盤。

三道流光飛出,兩個小身影與一個巨大的身影展露出自己的樣子。

海東無奈聳聳肩:「真是的,沒有寶藏可不要叫我啊——嘛,不過就幫你這一次吧,記住你欠我一個寶藏。」

「hensh!」

門矢士不爽地揉了揉腦袋:「真是的,從來只有我拉人,還是第一次被人拉啊……」

「喂喂喂,海東你要幹什麼?!不要拿槍對着我屁股啊!」

ded擺了擺槍口,不耐煩道:「別啰嗦了,可還有一些值得收藏的東西散落在戰場上啊。」

「切……」門矢士不爽地暴力單推,「hensh!」

『kanridedecade!』

「稍微有點疼。」

『falfrorided-d-d-decadeplete!』

巨大的帝騎驅動器安裝在j的腹部。

巨大神主帝騎屹立在戰場,門矢士隨意地抽出卡盒劍,手熟練地抹過劍刃:「撒,讓我看看你們有多耐打吧?真是個麻煩事啊……」

不遠處戰場,奧特戰士們驚訝地看着出現的decade:「是那位叫來的同伴嗎?」

「真是感激不盡啊!」夢比優斯誠懇地道。

這一瞬間,所場上的奧特戰士都對假面騎士的認同感達到最高。

還沒上的門矢士忽然一愣,卡盒中接連跳出卡片,看了眼卡片,門矢士嘴角忽然勾起:「我開始喜歡這群傢伙了。」

海東也看着手上多出的卡片,笑了:「真是不錯的地方啊。」

門矢士將視線看向超合獸們,在卡片猶豫了片刻,隨後抽出一張卡:「就用你吧,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啊。」

他選中的是夢比優斯無限形態的卡。

相比較其他昭和奧有些樸素的樣子來說,果然還是夢比優斯這位地的無限形態更能吸引門矢士。

『ultraridebifity!』

「哈!」門矢士雙拳握緊,下意識大喝一聲。

無限的符號從他身上亮起。

夢比優斯一手撐著一隻超合獸的大嘴,一手猛錘超合獸頭部,忽然感應到有些熟悉的氣息,驚訝地看過去。

「那是?!」

火紅的光芒收斂,渾身無不散發一種神秘與強大的氣質無限夢比優斯,出現了!

有些違和的是,這個無限夢的腹部,掛着一個突兀的腰帶。

門矢士看了眼身上的紋路,表示十分滿意,體內的力量也不斷涌動,只是……

「這個腰帶也太顯眼了吧?」門矢士意念一動,品紅色的腰帶飛起,融進了夢比優斯氣息中。

夢比優斯氣息多了些品紅色的花紋,圓珠內還有騎士的標識沉浮。

「這樣就行了。」門矢士這下算是徹底滿意了。

他也不用卡盒劍了,隨手往地上一插,大踏步就沖向了超合獸軍團。

「吼!」一隻貌似是以雷德王為素材,合成的超合獸沖了上來。

門矢士直接抬手抓住小腦袋,然後抬手蓄力一瞬間,裹挾著強大力量一拳落下,這隻超合獸的身體瞬間崩碎。

「咻~」門矢士忍不住吹了個口哨,這不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