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有天生的對商業時代的抗拒。儘管他在這個時代大獲成功,並且用的是不斷給這個時代的人潑冷水的方式。

這些林林總總的觀察和諷刺。後來登峯造極,就是《大家都有病》,他在裏面極盡所能描畫消費社會中人的病態。他畫一個女人向男人炫耀自己渾身上下的衣裝值多少錢,而男人則迅速掏出計算器,用女人渾身裝飾的價格除以她的年齡,得出這身裝扮的效果只有3200元。

再後來,他畫《和笨蛋一起談戀愛》,作爲《大家都有病》的第二部。很多人把它當做一本談論戀愛的漫畫,但朱德庸搖頭:“我只是把愛情當做一個影子。我真正想要畫的是,這一羣瘋狂世界裏的瘋狂的人。在愛情之下全部暴露愛情只是一個窺視的點。”

他有理由這樣冷峻旁觀。他和太太是同一類人,不太懂怎麼掙錢,也不會爲此孜孜以求。有人介紹他們去買高爾夫球證,可以升值,他們倆一起忘掉。直到對方趕來告訴他們球證價格已經漲到130萬,他們只好彼此攤一攤手。

而在朱德庸最努力工作賺錢的時候,朱太太還以離婚相威脅,警告他不要變成“印鈔機”。

朱德庸跟朱太太說:“我年輕時候的夢想就是發財了之後買一個島,我在上面做國王,培育我的禁衛軍。然後那個夢就開始慢慢縮小,縮小到以後有錢了就要買一架飛機,我可以自己飛。然後那個夢又慢慢慢慢縮小到要買一艘船,坐在船上出海釣魚喝香檳……最後就縮小到很平淡,待在家裏,就很舒服了。”

旁觀者難免被急速的世界不斷拋在後面。朱德庸在玻璃球裏,時常感到世界在向荒謬狂奔,因此憤怒難平。

1999年,他第一次來北京,在南鑼鼓巷的衚衕裏閒逛,看到賣包子的店鋪裏揭開蒸籠,冒出滾滾的水汽,看到居民從家裏拎出一塊砧板,在門口蹲着剁肉。

“你也許說他們粗糙,但對我來說,那就是一種生活,活生生的生活。”

十多年後,他又到那條衚衕,發現已經完全變了。到處是咖啡店、茶館、服裝店,而空氣中則充滿了霧霾。

“我幾乎每一次離開都抱着憤怒的心情。爲什麼會搞成這個樣子?我並不是說不要進步,但是能不能不用這種方式?”他問。

臺北也一樣,在他看來,亞洲所有地方都讓他產生共同的一種憤怒:就是拆掉一切去換取財富,腦袋裏面只有錢。

“沒有辦法,一點辦法都沒有。”他念叨着。他想起自己小時候在臺北住的日式房子,七年前所有居民被迫遷出,然後房屋賣給開發公司,之後一直廢棄。

每隔一陣子,他都想辦法去那裏看自己家的舊房子。整個街區被鐵皮封起來,禁止入內。他在外面看着,覺得樹長得更茂密,而屋頂一塊塊垮掉,眼看着它日漸荒蕪坍塌。

他也會陪太太去看她在高雄的老家。那是一片眷村,太太帶着他走到已經破爛的舊屋,跟他講,小時候這邊放牀,那邊放桌子……

朱德庸說:“那種感覺就是,雖然我太太的童年我沒有經歷過,但是我跟着她去看,就等於陪着她又經歷了一次。”

他爲自己這種眷戀打了一個比方:“我有一把椅子,我可以跟我的孫子說,你的爺爺常坐這裏,你看把手的漆都磨掉了。當你的孫子摸到那把椅子時,他就跟爺爺的前半生聯繫起來了。記憶應該是這個樣子的。一個城市如果沒有記憶,這個城市就沒有生命。如果這個城市沒有生命,住在這個城市的人就勢必會生病。因爲他無所寄託。”

所以,他從來不擔心自己被時代拋棄。時至今日,他還要凡事親力親爲,堅持一張一張地畫四格漫畫。

爲了出版《大家都有病》,他畫了1900多張畫稿,最終選出來的只有300張。“如果要騙錢。我可以連着出六到七本。”他算了算,然後講了一個朋友家小孩的笑話:小孩子想跟他學畫畫,被媽媽阻止了,因爲媽媽說:“那很窮哦”。

朱德庸以前看的一部電影裏面有句話讓他很受感動。片子裏的人說,當他碰到人生岔路的時候,他永遠都知道該選哪一條,但他永遠都選了另外一條。因爲他知道正確的那條路對他來說太痛苦了。

教育永遠不教我們生活纔是最重要的,反而教我們成功和財富纔是最重要的。所以每一個小孩都在拼命唸書。考一個好的學校,找一份好的工作,然後賺很多的錢。我們的教育沒有教我們任何生活美學,沒有精神生活,就只能用物質去取代。

天下沒有完全正常的人,也沒有完全異常的人,正常人有時候也會抽風,而異常的人,在某些時候也會有正常的行爲。“學者綜合症”正是這麼一些看起來“不正常”,但在某方面卻有着超乎尋常的能力的人成爲自閉的天才。

最初提出“學者綜合症”的人是美國威斯康星醫學院的精神科醫生darold treffert。他認爲。學者綜合症是指個人存在嚴重的認知障礙、自閉症或者其他心理疾病,但卻擁有與他的障礙全然相對的,甚至十分驚人的心理運作能力,比如“過目不忘”、口算能力超強或超強藝術創造力等等。

treffert認爲,在學者綜合症的患者中。有50%的人都會受到自閉症的困擾,而另外的50%則具有智障或其他腦損傷的特徵。根據這兩個特徵,他也將“學者綜合症”分爲了“智障學者”和“自閉學者”。

“智障學者”一詞最早是由唐氏綜合症的發現者 down所使用的,不過人家當時可不是歧視這些人,因爲這詞在那會兒僅僅指在社會生活上無法承擔責任的人。不過最近幾年因爲這詞增加了不少負面意義,所以就以“智障學者”來代替了。《異次元殺陣》(cube)裏的智障數學天才就是這類患者的典型例子。

而“自閉學者”則是指一些患有自閉症的人,他們可能會具有極強的數字記憶能力、美術或音樂等特殊能力。不過要注意的是,並不是所有的自閉患者都是“自閉學者”,也並非所有的“學者綜合症”患者患有自閉症。

關於“學者綜合症”的成因至今也沒有定論,比較流行的一種說法是“左腦損傷假說”。也就是說,患者大腦的左半球,也就是“負責”進行社交的這一邊所遭受的損傷,會引起右腦半球,也就是“處理”資訊的這一邊異常的發達。

在“學者綜合症”的患者中,男性的比例要大大高於女性。對於這個現象,美國哈佛大學的神經科醫師geschwind認爲,由於大腦的左半球發育的比右半球較慢,所以在孕期也就會有更多的可能受損。而對於男性胎兒來說,血液中的睾丸酮會延緩神經生長,並有很大機會損傷左半球。結果是:既然一邊兒壞了,那就補償另一邊吧……在對一些學者綜合症患者的斷層造影時也發現,他們右腦半球的血流量的確比常人有所增加。

正因爲這一點,所以實際上“學者綜合症”患者所擅長的“技能”通常只侷限在很小的一個範圍內。通常包括:機械記憶能力:電影《雨人》的原型k就是這樣一位“活體百科全書”,他熟記超過7600本書,可以說出經過的美國每個都市、城鎮或是郡縣的高速公路編號,還包括電話及郵政的區域號碼、電視臺的代號,以及當地的電話網絡公司名稱。心算能力:這包括日曆的推算,以及一些其他重複算式的計算等等。在1789年,有“美國精神醫學之父”稱呼的benjamin rush,描述了一位具有閃電般快速計算能力的fowler先生,當問他活了70年17天又12個小時的人總共活了多少秒鐘,富勒花了一分半鐘就得出正確的答案:2210500800秒——他甚至把其中17個閏年都考慮進去了。音樂、美術或體育才能:相信“舟舟”大家都不陌生吧?具有音樂天分但智商很低的胡一舟就是“智障學者”的典型。

天力簡潔地給奇奇的爸爸介紹了一下亞斯伯格綜合症的情況,對奇奇的爸爸說,“奇奇,只要你愛護得當,他可以成爲日後的天才的,接納他的一切反常行爲吧,正是這些反常,纔會造就今後的他不平常,及至成爲天才和偉人。享受培育一個天才的過程吧,不要強迫他做事情,按着他的興趣給他提供他所需的養料,他就能發展得很好了。”天力的話贏得了一片讚許聲。 第072章

「雲浩哥哥,那女人身上的應該也是一隻神獸!我覺得跟雲浩哥哥很配!」雲素雅起身走過來柔聲的說道。

「雅兒也這麼覺得?」天雲浩挑眉問道。

「嗯,是的,我覺得那兩人身上的神獸,就應該跟在雲浩哥哥的身邊!」雲素雅眼中帶著一絲痴迷的望向天雲浩道。

讓天雲浩更加的得意了,他喜歡雲素雅,不僅是因為她的身份,還有她的性子溫婉,更重要的是她對自己的痴迷……

沒有一個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如此愛戀自己的!至少,他是很享受這種感覺的……

「沒錯,現在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等到跟長老們回合后!我自然會收了他們的命和神獸的!」天雲浩得意的說道,看了眼身邊的雲素雅想了想道:「雅兒也一直沒有契約獸吧,到時候我就把那個男人的契約獸,送給雅兒可好?」

「雲浩哥哥,你說真的?可是那是神獸,而且雲浩哥哥是可以同時契約兩隻神獸的不是么?」雲素雅故作驚喜的問道。

「哈哈,當然是真的了!雅兒以後是我的妻子,給你自然也是應該的!神獸我先契約一隻就可以,因為以後或許會遇到更好的!」天雲浩心情大好的說道。

雲素雅聞言眼中閃過驚喜,崇拜的看著天雲浩,看的天雲浩一陣心痒痒的,一把將雲素雅扯到了懷裡,低頭含住她的驚呼……

可憐地上的天媚兒,就被自己的親哥和嫂子,丟在那裡自生自滅了……

「九狸,身後那兩人似乎並沒有心死呢!」走出一段距離,仍舊能夠感受到身後兩道貪婪視線的顧琰,撇了撇嘴說道。

「不用理會,想要打我們的注意,他們也要有命才行!」墨九狸淡淡一笑道。

她不是嗜殺之人,卻也不是聖母瑪利亞,對於那些心裡對她有了殺意的人,她自然不會放過……

希望那三人運氣好,天黑的時候能夠遇到願意救他們的人!不然,明年今晚就是他們三人的忌日了……

不過,墨九狸和顧琰都沒有想到的是,天雲浩三人運氣還真的是非常的好,天雲浩拉著雲素雅不顧天媚兒死活,毫無顧忌的打了一場野戰之後,神清氣爽的兩人,這才為天媚兒療傷……

畢竟是大家族的少主,身上的好東西還是不少的!雖然沒有辦法一下子治療好天媚兒的傷,卻用了許多丹藥,讓她正在快速恢復著……

而兩個人也因為天媚兒一直沒有醒來的關係,留在了原地沒有離開!並且開始聯繫他們家族的其餘長老們……

大概說了一下他們的位置,這才讓三人躲過一劫,也為墨九狸和顧琰,在後來添了不少堵……

這也讓墨九狸深深明白一個道理,毒藥還是立即生效的好!留給對方多活一會兒的時間,簡直就是給自己找麻煩……

也正是因為墨九狸想到時,順便說了這麼一句!也讓顧琰在該醫從毒的道路上,越走越黑,煉出的毒藥效果,可謂是立竿見影…… 第073章

也正是因為墨九狸想到時,順便說了這麼一句!也讓顧琰在該醫從毒的道路上,越走越黑,煉出的毒藥效果,可謂是立竿見影……

「對了九狸,之前那道紫光是?」顧琰想到什麼的問道。

一邊的白虎聞言,也好奇的看著墨九狸,他雖然沒有看清楚是什麼,可是給他的感覺卻是無比的恐懼!

那是一種天生讓他臣服的恐懼,不是威壓,那是血脈中的不由自主的臣服,讓他無法生出一絲防抗之心……

那種感覺,即便是他們的老祖宗,也不曾讓他有過!因此,他也十分的好奇……

「沒什麼,是我的契約獸!」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她到現在都沒見過紫夜的本體,除了知道他是獸,跟自己靈魂相契外,她也知道的不多好么……

「啊!契約獸?速度好快,是什麼獸,九狸你讓它出來看看吧!」顧琰興奮的說道。

聞言,白虎同情的看了眼自家主人,這是不想活的節奏么?他敢肯定對方要是真出來了,一個眼神自己的主人,可能就消失了!而他根本就無力阻止……

墨九狸聞言也是嘴角抽搐了下說道:「他身體不好,睡了!」

「……」

顧琰默……

身體不好?睡了?那是什麼意思啊?剛才打人的時候,那速度還叫身體不好,要是好的時候會怎樣啊……

兩人隨便找了一個乾淨的地方休息,一夜無話,翌日天未亮,墨九狸就被不遠處的一聲奇怪的聲音吵醒了……

墨九狸走出帳篷,看了眼坐在外面盤膝修鍊的白虎。白虎察覺到墨九狸出來睜開了眼睛,疑惑的看著皺眉的墨九狸問道:「怎麼了?」

「收拾一下,去前面看看!」墨九狸說道。

這時顧琰也走了出來,聽到墨九狸的話,跟白虎兩人將帳篷一收,然後跟著墨九狸的身後向前走去……

沒過多久,兩人跟著墨九狸來到了一處山洞,顧琰和白虎對視一眼,不明白墨九狸如何發現這裡的,又來這裡做什麼……

不過,他們看到墨九狸慎重的表情,誰都沒有多問,墨九狸看了眼山洞,從懷裡拿出一個瓷瓶,無色無味的粉末被她倒在了地上……

javascript:

玄氣輕輕一掃,那些肉眼可見的粉末,合著洞口的泥沙,一起飄進了山洞內。不多時,顧琰和白虎就聽到裡面傳來陣陣奇怪的聲音,有點像是嬰兒的哭聲……

顧琰和白虎都有些呆愣,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裡面有嬰兒不成?

「九狸這是?」顧琰問道。

「進去看看就知道了!」墨九狸說道,說完率先走了進去,顧琰和白虎緊隨其後。

進入山洞,三人就聞到了一股極其難聞的味道,而且山洞的地上一片的焦黑,山洞的洞壁上面還帶著一層粘稠的東西……

顧琰的眉頭不由得皺起,因為他認得洞壁上的東西,是一種非常惡毒的劇毒,這種毒是專門針對魔獸蛋的……

這種液體一旦長期碰觸魔獸蛋,就會讓魔獸蛋直接在沒有孵化之前入魔,變成傀儡蛋,出生之後沒有任何意識,只能聽從下毒的人命令生活…… 第074章

「主人,我要出來!」這時,墨九狸的腦海中傳來一道稚嫩的,還帶著幾分焦急的聲音,墨九狸微微一愣,心念一動。

一株黑色的蓮花,出現在她的手裡,竟然是之前在黑煞宮,跟自己契約的墨蓮,這小傢伙不說話,墨九狸都快把它給忘記了……

實在是當初遇到墨蓮時,它的神智初開,對什麼都一副懵懂的樣子,墨九狸真心不覺得一朵小蓮花,能夠做什麼!因此,只當是自己多養一朵花似的,把它送進空間,就沒有再理會了……

要不是剛才墨蓮忽然說話,墨九狸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想起它來!墨九狸看著手裡的墨蓮,驚訝的發現,小傢伙似乎長大了不少……

她記得剛送它進空間時,不過是拳頭大小,如今已經有手掌那麼高了,根莖漆黑如墨,一朵黑的花苞掛在枝頭,看著有些像一支黑玫瑰!墨九狸覺得墨蓮現在渾身帶著一種讓她熟悉,又墨生的神秘感覺……

讓她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主人,墨蓮是黑暗屬性的玄氣,所以你才會覺得她熟悉!」小書的聲音在墨九狸腦海中響起。

「它是黑暗屬性的玄氣?它不是植物系魔獸?植物系不應該是木屬性的嗎?」墨九狸疑惑的問道。

之前白虎說過,植物系的獸獸一般都是木屬性的!極各別變異的植物系獸獸,才會擁有別的屬性,但是那是極少的,幾乎沒有……

而雲夏就是木屬性的!

「沒錯,雖然大部分植物系獸獸都是木屬性的!但是,也有例外,比如變異的植物系獸獸,就可能因為修鍊過程,或者生長環境,或者因為服用了什麼天材地寶,而成為變異屬性的植物系獸獸!除此之外,還有一種就是天生的奇異屬性獸獸,不管是植物系還是獸族和人族!墨蓮具體的來歷我看不出來,但是我知道它是天生就是黑暗屬性的蓮花!」小書解釋道,只是說到墨蓮來歷時,小書忍不住悄悄瞥了眼坐在一邊的紫夜。

紫夜自從上一次出來后,便沒有急著回去修鍊,墨九狸問過他,他只是說等等,過了這幾天再回去修鍊……

紫夜不說,墨九狸也沒有多問!不過,不回去修鍊的紫夜,一直就半躺在搖椅上養神,雖然他沒說話也沒做什麼,可是那渾身強大到無與倫比的氣息,還是讓小書和小墨等顫抖不已……

說話都乖的跟貓似的,自從紫夜出現后,球球和小墨直接修鍊去了。別說球球了,就連雪封想要出關,察覺到紫夜在外面,也瞬間又回去繼續閉關了……

只留下可憐的小書,整天苦哈哈的趴在紫夜不遠處,隨時回答自家主人的問題,還要看著紫夜大神的臉色……

不是它不想走,而是它不敢走!小書無比憂傷中……

「我知道了!」墨九狸在心裡說道,然後低頭看著手裡不怎麼安分的墨蓮,在心裡問道:「墨蓮,你怎麼了?」 第075章

「主人,裡面有熟悉的東西,我想要去看看!」墨蓮有些急切的說道,雖然語氣很急,但是沒有得到墨九狸的允許,它仍舊只是不安分的待在墨九狸的手裡。

「為什麼?你知道裡面有什麼?」墨九狸疑惑的問道。

「主人,我也不知道,感覺很熟悉,很重要!」墨蓮解釋道,它也不知道為什麼,墨九狸進來這裡后,它就忽然醒來了。

然後就非常的想要出來,好像外面有什麼吸引著它一般……

所以,它才跟墨九狸說要出來,因為它記得遇到主人時,主人說要聽話,所以心裡即便很著急,它也沒有自己衝出去……

「九狸,帶著它進去吧,不會有事的!」空間裡面一直閉眼假寐的紫夜開口說道。

「好,我知道了!」墨九狸應道。

顧琰和白虎,看著墨九狸手裡忽然出現的黑色花朵,都有些疑惑!

「九狸,這是什麼?」顧琰問道。

「我的契約獸!」墨九狸直接道。

顧琰聞言嘴角狠狠的抽了抽,他很想知道九狸你究竟有多少契約獸啊! blood x blood 而且,為毛你契約的契約獸都這麼特別啊……

他可沒有忘記墨九狸身邊,有一株已經修鍊成人的食人花!就是墨九狸手背上那個紫色的刺青……

墨九狸沒有再解釋墨蓮的身份,只是帶著顧琰和白虎兩人繼續往裡面走去。而墨九狸感覺到越是走進裡面,墨蓮就越是不安分……

「去吧,你帶我們過去看看!」 櫻桃之遠 感覺到墨蓮的急切,墨九狸乾脆說道。

她的話才落下,墨蓮就飛了出去,後面的白虎和顧琰見狀都嚇了一跳,這下他們終於相信,那朵不起眼的黑花是墨九狸的契約獸了……

不然,誰家的花飛的這麼快啊……

墨九狸三人沒有多耽擱,加快速度跟在墨蓮的身後……

不多時,幾人就來到了山洞的最裡面,只是他們眼前的一幕,卻讓三人看的目瞪口呆……

饒是向來淡定的墨九狸,也忍不住驚訝了幾分!

眼前的地方,一看就是山洞的盡頭,應該說他們的眼前出現的是一個巨大的洞府,同時也是空曠無比的洞府……

而這洞府四周的洞壁上,掛滿了黑色粘稠的毒液!在地上四處堆滿了大小不已的魔獸蛋!各種顏色的都有,在成群的魔獸蛋中間,有一個直徑一米左右,高度一米左右的高台……

高台上面放置著一個網狀的球體,球體裡面是一株,比墨蓮還要大一些的黑色蓮花,只是看上去哪株蓮花的情況並不好……

有種隨時要枯萎的感覺,此刻墨蓮整朵花都貼在球網外面,看著裡面的蓮花,心裡難受的不得了……

墨九狸感知到墨蓮的難受,回過神來疑惑的在心裡問道:「紫夜,小書,這是怎麼回事? 花火青春裏的愛 墨蓮好像有些不舒服!」

「裡面那一株蓮花跟墨蓮是一體的,墨蓮本是雙生並蒂墨蓮,卻因為一些原因,強行被人分解,一半囚禁在此處,一半被帶到了下界……」紫夜說道。 第076章

「這樣的話,那有辦法嗎?」墨九狸在心裡問道。

「你可以直接契約它,這樣墨蓮便可以通過契約,直接跟它融合,只是最後能不能恢復到並蒂墨蓮,就不得而知了!有可能會恢復如初,也有可能會消失……」紫夜解釋道。

他也不清楚墨九狸契約兩株墨蓮后,會出現什麼情況!因此,他也只能選擇如實相告……

墨九狸聞言看著趴在球網外面的墨蓮,有些猶豫,她懂紫夜的意思,她的契約能救裡面哪株墨蓮,但也有可能讓它消失……

墨九狸幾步來到墨蓮旁邊在心裡道:「墨蓮,我可以救它出來,但是……」

墨九狸將紫夜的話,說了一遍,墨蓮還是趴在那裡回道:「主人,救救它吧,它就要死了!」

「墨蓮,很有可能它會因為契約……」墨九狸提醒道。

「主人,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沒關係!我能感覺到它想要出來,如果是別人我不會答應的,但是是主人你,我相信它會願意的……」墨蓮聲音有些哽咽的說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墨蓮的情緒,干擾了裡面的哪株墨蓮。墨九狸看到它黑色的花朵微微顫了顫……

想到這裡墨九狸點點頭道:「好!」說完墨九狸劃破指尖,一滴血液順著網的空隙滴入裡面哪株有些枯萎的墨蓮上。

接著一道契約光芒落在了墨九狸身上……

等到契約光芒消失,裡面哪株墨色的蓮花也消失不見了。同時消失的還有剛出來不久的墨蓮……

墨九狸還沒來得及反應是怎麼回事,洞府內的魔獸蛋便齊齊暴動了起來,一個個魔獸蛋直接將墨九狸三人緊緊的圍在中間……

「你契約了墨蓮,觸動了那人在這裡布置的禁制!這些魔獸蛋都是被控制的,雖然實力不強,但是它們的身上被賦予了一種死氣,並不好對付!而且千萬不要讓這些魔獸蛋碰觸到你們的身體,上面有著腐蝕性的毒氣……」紫夜在空間提醒道。

「知道了!」墨九狸聞言回道,隨即看向顧琰和白虎道:「不要讓這些魔獸蛋碰觸到身體,有毒!」

說著便一道玄氣打開一顆封飛過來的魔獸蛋,顧琰和白虎聞言點頭,也加入了戰鬥!三人真是出手才知道,這些蛋有多麼的難搞……

原本以為幾下就打飛的東西,卻沒有想到一顆顆堅硬無比,還會反震回來!讓顧琰和白虎驚訝不已……

這到底是什麼蛋,怎麼會這麼厲害……

墨九狸也發現了,這些蛋就跟刀槍不入似的,玄氣根本奈何不了他們,所有的攻擊不但沒起什麼作用,反而還會被對方身上一層力量,反震回來……

這樣下去,這些蛋沒被他們消滅,他們也會被累死的!

大叔,你真迷人 墨九狸的眼神一冷,指間一簇火焰飛了出來,對著迎面飛來的幾顆魔獸蛋丟了過去……

「噗噗噗……」

幾道輕響,原本堅硬不催的魔獸蛋,直接被燒了個乾乾淨淨,渣都沒有剩下 在家休養期間,夢靈收到了x市心理諮詢師協會的邀請,參加名爲幸福之旅的心理諮詢師個人成長活動。

夢靈很高興有這樣的機會,便欣然應邀。前次出體被困事件,在夢靈看來,歸結爲自己的靈力修煉不夠,也想趁這次時機,加強靈力。

這次活動安排在暑假,他們將要去日本進行爲期七天的靈脩之旅,夢靈把久已荒廢的日語口語書又拿過來每天早晚各用上一個小時練習,確保到日本時聽課或用日語交流都不成問題。

霸妻成癮:深吻總裁老公 日本之行在夢靈的期盼中如期而至,趙建對夢靈說,家中的一切有他呢,不要顧慮,到那之後吃好玩好學好。夢靈笑了,對趙建說,“這一次我先去探探路,下次咱們一家四口再去,我來當導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