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沉聲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弄得這裡烏煙瘴氣,當這裡是菜市場啊!"

保安趕緊低著頭:"前台打電話說,公司進來了騙子,我們進來看看!"

顧念城沒好氣的朝著葉婷洛看過去。

這一看,他就愣住了。

這不是那天在醫院裡,照顧蘇寒的女孩子嗎?

他還記得,當時她看見自己的時候,小臉羞的滿臉通紅。

葉婷洛淚眼模糊的搖頭:"我不是騙子……"

顧念城愣了愣!

他們說的騙子,就是她嗎?

他的腦子飛速運轉,好像有什麼事情,破繭而出。

幾乎是幾秒鐘,他就弄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他沉聲道:"我認識她,你們先出去吧!"

保安趕緊點點頭,鬆開葉婷洛,向著外面走去。

顧念城看著葉婷洛,眸子微微閃了閃。

他緩緩開口道:"你認識我嗎?"

葉婷洛伸手揉了揉淚眼,這才看清楚面前的人。

這不就是那天在醫院裡,跟北北姐一起進來的男子嗎?

她立馬站直身體,臉上還掛著淚珠。

她連連點頭:"認識!"

她說完,好像想起了什麼,快速的開口:"先生,你快幫我解釋一下,告訴他們,我真的不是騙子,我是來找顧總的!"

顧念城若有所思的看著她:"你來找顧總,那你之前做過工作嗎?你知道顧總長什麼樣子嗎?"

葉婷洛茫然的搖搖頭:"不知道!"

顧念城涼涼的看了她一眼:"既然你不知道,那你這麼冒冒失失的進來,被當成騙子,也是活該!"

葉婷洛委屈的低著頭,一句話也不敢說。

顧念城無奈的看著她,搖搖頭。

原來蘇北給自己介紹的,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菜鳥啊!

還真是個大麻煩!

他沒好氣的嘆口氣,開口道:"跟我走吧!"

葉婷洛點點頭,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默默的跟在他身後。

顧念城並沒有直接上樓,而是想著前台小姐走去。

看見他走過來,剛才奚落葉婷洛的前台小姐,此刻已經雙腿不住的顫抖,嘴唇泛白了。

她看著葉婷洛寒酸的樣子,怎麼都沒有想到,她竟然真的認識顧念城。

顧念城走到她面前,她顫抖的開口:"顧……顧總!"

顧念城風輕雲淡的開口:"什麼都不用說了,一會去人事部領工資,直接走人!"

前台小姐失聲,一個勁的為自己求情:"顧總,不要啊!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顧念城不理會她,直接向著電梯走去,留下一臉菜色的前台小姐。

葉婷洛緩緩抬頭,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

原來他就是顧念城,雲城集團的CEO啊!

他這麼英俊迷人,溫文爾雅,卻又不失魄力……

葉婷洛的小心臟,砰砰砰的跳個不停,她的小臉紅彤彤的,像水蜜桃一般。

尤其電梯合上之後,她跟顧念城待在一個密閉空間里,她感覺自己的心跳,越發明顯。

進了總裁辦公室。

顧念城轉身,看了葉婷洛一眼,開口道:"隨意坐!"

葉婷洛看著乾淨的黑皮沙發,有點局促的站在那裡,不敢動。

顧念城坐好之後,這才發現,葉婷洛依舊傻站在那裡。

他沒好氣的開口:"坐吧,我有話跟你說!"

葉婷洛點點頭,小心翼翼的坐在沙發上,不敢發出一丁點動靜。

顧念城緩緩開口:"既然蘇北讓我簽你,我肯定不會拒絕,但是,我這裡,也從來不會要一個無用的廢物,你今天做錯了兩件事,你知道是什麼嗎?"

葉婷洛看著顧念城,輕輕搖頭:"不知道……"

顧念城挑了挑眉,開口道:"首先,蘇北讓你來找我,你都不查一下我的資料嗎?你站在那裡,說你認識我,你以為別人會相信嗎?姑娘,這裡不是學校,你別這麼天真!"

葉婷洛神色有點難堪,她紅著眼睛,縮了縮肩膀,一言不發。

顧念城並沒有顧忌她的情緒,而是繼續開口:"其次,你看看自己身上,你穿的那是什麼東西,莫說娛樂圈這個見高踩低的地方,就是一個隨隨便便的公司,你第一次去面試,穿成這個樣子,人家想都不用想,直接就將你刷下去了!"

他頓了頓,接著說道:"你別以為我開除了前台,就是對你的認可,那是因為,前台沒有盡到她自己的本分,作為一個合格的前台,最忌諱的就是,狗眼看人低!"

他話鋒一轉,指向葉婷洛:"可是,作為一個合格的明星,那就是在人前,時時刻刻都要讓自己散發著光芒!想要得到我認可,你還差的遠!人靠衣裝馬靠鞍的道理,難道不都不懂嗎?別怪前台小姐那樣對你,現在的世道本就是這般世俗,看人第一眼,就是外表穿著,你記住了嗎?"

葉婷洛被罵的狗血淋頭,她委屈的點點頭:"記住了!"

顧念城厲聲:"我要的不是你記住了,是必須記住!否則,你根本沒法適應娛樂圈,這種踩著人往上爬的地方!"

葉婷洛低著頭,眼淚吧嗒吧嗒的落在膝蓋上。

顧念城頓時黑著臉:"我說的話,記住了嗎?"

葉婷洛聲音嗚咽:"記住了……"

顧念城的聲音冷厲:"大聲點,我聽不到!"

葉婷洛提高聲音,聲音還帶著哭腔:"記住了!"

顧念城盯著她,繼續說道:"不僅要必須記住,而且,要能運用到你身上,我這裡,不是開慈善堂的,希望你別讓我失望,畢竟,你是蘇北介紹來的!"

葉婷洛來名城娛樂的第一天,顧念城就給她上了一堂課,讓她從此牢牢的記在心裡。

路南到了公司之後,想到晚上回家,可能面對的情況。

他想了想,把雲帆叫進來。

雲帆一看見路南,就想到今天早上的緋聞,生怕路南發無名火。

他小心翼翼的開口:"總裁,怎麼了,您找我有事嗎?"

路南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要是找你沒事,我吃飽了撐的,喊你進來!"

雲帆忍不住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果然是在找借口發火。

他低著頭,不敢再說話。

路南皺著眉頭想了半天,最後緩緩開口:"別愣著了,去醫院幫我開一張證明!"

雲帆趕緊抬起頭來:"怎麼?總裁,您身體哪裡不舒服嗎?"

路南擺擺手:"我身體好著呢!"

雲帆一臉懵逼的看著路南:"那總裁您讓我開什麼證明?"

路南想了想,伸手做了一個招小狗的動作。

雲帆聽話的走到辦公桌前。

路南低聲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

雲帆立馬吃驚的張大嘴:"啊!不是吧總裁,你要哪個幹什麼?"

路南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過來,聽我把話說完!"

雲帆抽搐著,慢慢靠近。

等到路南說完之後,他才鬆了一口氣:"原來是這樣啊,總裁,你等著,我馬上就去!"

路南點點頭。

雲帆剛走了兩步,又被他喊住:"記住,日期寫成前幾天的,知道了嗎?"

雲帆連連點頭:"知道了,你放心吧總裁,我分分鐘辦妥!"

說完,他拉上門,就向著外面走去。

路南思索了半天,覺得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之後,才開始工作。

蘇北一邊上班,一邊看錶。

她有種錯覺,今天的時間格外的快。

只要一想到,晚上要去路家,她就覺得心裡非常彆扭,恨不得時間更慢一點。

倒不是她怕路家的人。

只是,她現在懶得跟任何人爭執,更不願意跟路家人,笑裡藏刀的說著場面話。

儘管千萬個不情願,時間卻還是如期到了。

蘇北並沒有如同以往一般,下樓等路南。

但路南卻直接來辦公室找她了。

看見路南的俊臉,蘇北的小臉,立馬就黑下來。

現在,只要跟路南單獨待在一起,她的心裡,總能聯想到許多不好的事情。

路南沉聲:"走吧!"

他伸手去拉蘇北。

誰知,蘇北猛的避開他的手,越過他,直接向著辦公室門口走去。 路南看著蘇北冷漠的背影,忍不住苦笑一聲,這應該就是自作自受,自食惡果吧!

兩個人一路沉默,上了車之後。

路南並沒有直接發動車子。

他轉身看著蘇北,眸子微動,試探性的問道:"蘇北,如果回家后,奶奶提出讓我們離婚,你會怎麼做?"

蘇別眼睛看著前方,目光有點飄忽,她直接開口:"離就離吧!反正我們本來也只是名義上的夫妻!"

再說,反正她現在跟路南在在一起,很不舒服。

他時不時的,就會做出一些讓她難以接受的事情。

而且,萬一哪天讓他發現蘇寒的存在,估計情況會更糟糕。

蘇北剛說完,路南的臉色立馬就沉了下來。

本來他是想試探一下蘇北的態度。

誰知道,她毫不猶豫的說離婚,自己心裡反倒難受到極點。

他悶悶的看著蘇北,忍著怒意,半天才說道:"你回去之後,不要說話,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擔著!"

蘇北涼涼的看了他一眼,頭轉向窗外,丟下兩個字:"隨便!"

路南氣的牙痒痒。

他一個勁的安慰自己,都是自己自願的……都是自己自願的,是他活該!

車子到一到,蘇北立馬利落的下車。

路南快速的打開車門。

他本來還想像以往一樣,跟蘇北扮演一對恩愛夫妻,走過去,幫她打開車門。

誰知道,蘇北壓根就不給自己這個紳士的機會。

路南無奈的走過去,跟她一起向著別墅里走去。

穆念影知道孫子要回來。

聽到車聲,她已經以最快的速度,往外面沖。

可是,她剛走到門口,就看見路南摟著蘇北走了進來。

幾乎是路南的手剛剛貼在蘇北的腰上,老太太就出來了。

蘇北本想將路南的手推下去。

最後想了想,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畢竟,現在她跟路南還是名義上的夫妻。

輕易,她也不想鬧翻。

所以,就由著路南去了。

可是,老太太穆念影看見孫子摟著這個狐狸精,心裡氣不打一處來。

上午都那樣高調的,和其他男人出現在娛樂新聞上了。

也不知道她家的傻孫子,究竟是怎麼想的,還對她這麼溫柔體貼。

白瞎了這份情意!

路西西跟著穆念影出來。

她看見路南的手,就那樣摟在蘇北的腰上,她覺得,格外的刺眼。

蘇北感覺到兩股不同的目光。

她微微蹙眉。

穆念影的態度,她早就能猜到了。

只不過,為什麼路西西看起來那麼幽怨呢?

她這表情,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來了一般。

試問,是她來的不是時候嗎?

蘇北多看了路西西一眼,便移開了目光,隨著路南走進別墅。

穆念影看著路南,心肝寶貝的開口:"小南啊,最近這麼久沒有回家,快讓奶奶看看,好像都餓瘦了……"

蘇北差點噴出口水來。

餓瘦了……這老太太也忒會胡說八道了吧!

她自從認識路南,就沒見過他有什麼變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