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猛地擡手捂住了大腦本就受傷的意識,傷勢加重。

“長老,怎麼了?您不願意嗎?還是說您想要食言?”莫白看着面前被他快要逼瘋的長老,咄咄逼人。

“不,我不會食言的。”

樂清龍搖着頭,他一咬牙從懷中取出了一瓶丹藥。

這瓶丹藥是他修煉用的,靈源丹!

這個藥的價值比之一件靈器也差不多了,還是比較高級的那一種。

“這瓶丹藥送給你這種可以了吧?”

樂清龍一甩手,丹藥落在了莫白的手上。

丹藥這可是硬通貨,拿到丹藥絕對不會虧的,他想要什麼樣的靈器可以自己去換!這對莫白來說,是最好的。

“白墨,你給我等着瞧。”

他絕對不會放過他!

藥閣長老回到位置上深吸一口氣,事已至此,只能是儘量彌補損失了。

白墨他記住了,下次再來對付他。

“白墨,你作爲一名沒有中派的修仙者,可以打敗我的弟子,說明你天賦不錯。我們藥閣最是喜歡培養苗子!”

樂清龍一雙眼睛深沉。

他甩着衣袖,手中又多了一枚木質的令牌,這枚木質的令牌古樸而又厚重。

不管怎麼看都是那種精心雕刻而成用的,還是可以當做仙材的靈木。

這塊靈木就算不是什麼特殊意義的令牌,也有其應有的價值。

莫白向前接住了這塊令牌,他朝樂清龍行了一個禮,“多謝長老。”

樂清龍恨不得殺了莫白,卻不能這麼做。

“請起吧。”樂清龍宣佈結果,“這場比賽是白墨獲勝了,他沒有作弊。”

他動作僵硬宣佈結果之後,沒過多久便離開了。 四海宗長老一直在觀察着莫白,看到他飛快來到他身邊。

“我想收你爲弟子,白墨,我不是開玩笑。跟着我你可以獲得更多資源,而不是待在這麼一個小小的修仙家族。”

四海宗長老穿了一件白色的練功袍,交領的袍子下面包裹着一具瘦小的身軀。

可他的雙目炯炯有神,是一個強者!

能被強者青睞,不知多少人羨慕嫉妒恨。

莫白搖了搖頭,“對不起,我沒有需要。”

他不想和這名長老糾纏,轉身便離開。

長老的眉頭緊皺着,目送他的背影。

場面並沒有太多的混亂,莫家剛贏了這兩場大戰沒有人會爲難他們。

莫河站起來,處理這些雜事,也非常的有威望。

莫白回到莫家回到自己房間附近,他才閉上眼睛,悶聲鮮血吐了出來。

鮮血噴地,變作了一團黑氣!他其實早就受了重傷,一直在強撐着。

真以爲贏一個和他實力境界差不多的人,那麼簡單嗎?

不!

更何況是在對方擁有更爲雄厚資源,和天賦出衆的情況下。

他贏得太艱難了,幾乎是倒轉了整個吞元訣,才勉強把安晨體內的靈氣壓制到了可以控制的水平。

口吐鮮血之後,莫白扶着牆壁站直。

他體內的血氣紛涌,靈氣混亂。

一直存在丹田一角的魔氣開始動盪,莫白連忙修整着自己的氣息,不讓魔氣搗亂。

魔氣順着靈氣一起在他的體內流轉了一圈,最後,歸於平靜。

只爲了迎接更大的挑戰!對於莫白來說,他的休息就是開始修煉!


莫白閉上的眼睛,開始進入了修煉的狀態之中,他不停的運轉着自己體內的靈氣。


漸漸的,靈氣充足了。

那靈氣不停的涌動着,流過他的四肢百骸。


莫白只覺得通體一陣舒暢,整個人舒服的不得了。

果然,只有修煉纔是真正的修行之道。

莫白感受到了那些靈氣的壯大,果然,比試纔是增強實力最快的方法!

很快,他那因爲之前比試而消耗的體力和靈力瞬間就回來了。

實在是太舒服了,他吐出了一口濁氣。

他的傷口也在漸漸癒合,修煉了一個晚上的時間,他的傷口好的差不多了。

靈氣所過之處都在修復着傷勢,他慢慢的調理着,根本就急不得。

這一次調理,也不知道要耗費多長的時間。

當莫白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他的眼神清亮無比,整個人散發着別樣的氣息。

“痊癒了!”莫白檢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傷勢,發現他的傷好的差不多了。

這一次的比試可以說是因禍得福,他覺得自己的實力提升了不少。

莫白起身,他緩緩的走到門口,打開了門。

卻沒有想到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竟然是諸葛青。

“諸葛青,你怎麼在這裏?”

他應該被諸葛風帶回家了纔對!

可是看她的神色,眼睛紅紅的,莫白的眉頭就是一皺。

只見諸葛青一句話也不說,不回答對方的問話,而是紅着眼睛,直接就衝到了莫白的懷中。

莫白愣了一下,沒有反應過來,自然也就沒有推開她。

諸葛青抱住了莫白,他並未掙脫。

“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我都快嚇死了。”諸葛青哭着說道。

她的聲音都哽咽了,起來聽上去好不可憐。

莫白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這麼的擔心自己,對自己是怎樣的感情呢?他怎麼覺得有一些不對勁?

他皺眉,諸葛青還在說着自己的擔心。

莫白只好輕輕地拍着她的肩膀,輕聲地安慰道:“我這不是沒事嗎?我好好的回來了,你放心吧,我是不會讓自己有事的。”

他說話的聲音中氣十足,一點都不像是有事的樣子。

諸葛青非常的緊張,她都快害怕死了。

還以爲這一場比試對方會受傷,沒有想到他好好的回來了,這可真是讓人開心的一件事啊。

“你能夠安全的回來,這就很好了。”她的要求不多。

莫白不停的安慰對方,他甚至能夠感受到對方的情緒。

“你啊,就是胡思亂想,你看我好好的,以後千萬可別這樣了。”莫白的溫柔軟語讓對方放心了不少。

諸葛青低下頭去,她的臉蛋上多了一點淡淡的粉紅色。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莫白居然會對他這樣的溫柔,那溫柔的神情,看着她的時候,他的心跳忍不住加速。

諸葛青的小臉蛋更加的紅了,她的臉蛋泛紅的時候,那一張俏麗的臉變力極了。

莫白不由得有一點晃神。

他猛地回過神來,皺起了眉頭。

“你……”

莫白有些嘆氣站起身來,“我沒有事,只是有一點受傷了。”

他輕聲說着,這話時,眉宇間透露着一種冷塵。

他的眉頭微皺着,看諸葛青那張俏臉,總覺得事情有一些失去了控制。

他伸出手來輕輕的捏了捏那張臉,笑了笑,“你先出去吧。”

“你就是在趕我走嗎?”

“不是,我只是想讓你冷靜一下。”

莫白笑着說,他也不想現在面對諸葛青。

察覺到了諸葛青對他的情感並不普通,莫白有一些不知所措。

他特意後退了一步,他的眼神當中帶着一絲絲輕微的波瀾。

莫白轉過身去的時候,諸葛青的神情多了一點點的落寞。

諸葛青垂着腦袋,他咬着那粉嫩的紅脣,揹着雙手,身上的水綠色的長裙,淺淺的流動着光澤。

她想要抱住莫白,可是他又不敢害怕把對方給嚇着了。

要知道她的靈魂,可是有一半是存在於莫白的意識海當中的。諸葛青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莫白的情緒變化。

想要遠離那種情緒變化,帶着一種疏離。


諸葛青能夠感知得到莫白,想要離開他離他遠一些。

諸葛青咬着脣角都咬破了,爲什麼莫白要離開她,爲什麼?她無法接受?

“莫白,我想和你一起去歷練,可以嗎?”諸葛青擡起頭來看着莫白的眼睛。

她特意跑到了莫白的正面去,看着他,那雙漆黑的杏仁眼睛當中流,露出了點點憂傷。 她想要跟他在一起,這已經是他最卑微的祈求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