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現在想將福王從迷霧揪出來,然後千刀萬剮。

“秦巖,你不要癡心妄想了,你雖然帶了兩個高手來,但是他們想破開這個陣法,也需要一段時間。等他們破開陣法後,我早跑到了其他地方。你是抓不住我的。”

說罷,福王哈哈大笑起來,笑聲充滿了不屑。

秦巖咬緊了牙,憤怒無的看着眼前的大霧。

秦巖也知道福王說的沒有錯,等九窈和蔣婉兒攻破大陣後,福王早逃之夭夭了。

學園島戰記 “福王,你有種留下來。”秦巖憤怒的嘶吼起來。

大陣外一片寂靜,秦巖估計福王和他的收下已經逃走了。

福王此刻已經逃到了度假村。

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巖不但帶來了一個鬼皇,還帶來了一個屍皇。

他最後悔的事情是將馬澤洪送進了陣法。

如果沒有將馬澤洪送進陣法,他依舊可以用馬澤洪要挾秦巖。

不過,有些事情是不能後悔的,福王當時還想用馬澤洪刺殺秦巖呢。

大陣內,在九窈和蔣婉兒的聯合攻擊下,陣法終於被攻破了。

秦巖他們終於又恢復了自由。

只可惜福王帶着他的手下早逃走了。

李天霸走到秦巖面前:“主人,吾們追不追?”

秦巖想了想,擺了擺手說:“算了,此刻想追福王是追不的。”

秦巖覺得現在最重要的是救下馬嬌,而不是去追殺福王。

福王以後也可以殺,但是馬嬌卻必須現在去救。

李天霸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慕容雪菡有些擔心,她飄到秦巖面前規勸起來:“秦巖,那個邪皇既然能打敗清朝皇帝和福王,那他說不定也能打敗九窈和蔣婉兒。我覺得我們還是稍微慎重一下。”

秦巖當然也知道這個道理,清朝皇帝和福王聯手都不是邪皇的對手,可想而知邪皇恐怖到了什麼程度。

不過,這件事情不能再拖了,否則馬嬌極有可能變成別人的盤餐。

秦巖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

九窈這時走出來,對秦巖說:“你放心吧!”

九窈對慕容雪菡說:“雪菡,我這次是有備而來的,你放心吧!邪皇絕對打不過我們。”

九窈一邊說着一邊從身摸出了七根針,這七根證綻放出晶瑩透剔的光芒,遠遠看去耀眼無。

秦巖驚訝的問:“這是什麼法器?居然這麼厲害。”

“這是我母后的七根繡花針,這些年來他們因爲沾染了我母后的靈氣,漸漸的化成了邪靈。他們可以組成一個七星金光萬法陣。七星金光萬法陣威力可以媲美一名邪皇。”

停頓了一下,九窈接着說:“也是說,我們現在有三個天尊級別的高手。”

聽到九窈的話,秦巖欣喜的睜大了眼睛,他沒有想到九窈還帶了這麼好的東西。

原來九窈離開古墓的時候,她母后怕她發生意外,便將自己隨身的法器交給了九窈。

慕容雪菡雙眼放光,激動無的拍了拍手:“這下真是太好了,這樣我們不怕那個邪皇了。”

有三個天尊級別的高手,如果依舊連一個邪皇都打不過,那他們真的可以買一塊豆腐撞死了。

“好的,我們走!”

秦巖此刻也信心大增,當即帶着蔣婉兒他們離開了清朝皇宮。

不過,他們現在還不知道邪皇的巢穴在哪?

他們必須抓一個熟悉這裏的殭屍,讓他幫助認路。

秦巖給李天霸和宇天成使了個眼色,他們兩個當即明白了秦巖的意思,轉過頭去抓舌頭了。

不一會兒,李天霸和宇天成抓來了一個清朝的殭屍。

福王走的時候較倉促,根本沒有將所有的殭屍都帶走。

更何況有很多殭屍是清朝皇帝的部下,根本不可能跟着福王走,這給秦巖他們提供了機會。

秦巖走到殭屍面前:“你知道邪皇在哪裏嗎?”

殭屍不屑一顧的冷哼起來:“別以爲你們打敗了福王能打敗邪皇,能得到這裏的陰巢之物。”

聽到陰巢兩個字,秦巖不由眯起了眼睛,傳說這陰巢很難形成,但是一旦形成,在陰巢裏面必然會凝結出絕世法器。 “什麼?陰巢?”

其他人也驚訝無,詫異不已地向清朝殭屍望去。

“啊?難道你們不知道?”清朝殭屍一臉懵圈,滿臉迷惘地掃了秦巖他們一眼。

他根本不相信秦巖不知道這件事情。

當初他們清朝的殭屍和度假村的邪靈對,是因爲雙方都想得到陰巢裏面的絕世法器。

後來邪皇佔據了風,將清朝殭屍們趕跑了,它們衝進陰巢,想將絕世法器找出來。

秦巖笑起來,自言自語地說:“真是天助我也!讓我在救人的同時,還能得到一件絕世法器!”

“主人,恭喜你!”李天霸哈哈大笑起來。

主人能得到好東西,李天霸覺得自己臉也有光。

“你叫什麼名字?你來給我們帶路吧!”秦巖不想浪費時間,拍了拍殭屍的肩膀說。

“不!我不能去!那邊的邪皇太厲害了!你們根本不是對手!”

殭屍不相信秦巖他們可以擊敗邪皇。

“這可由不得你了!”秦巖給李天霸使了一個眼色。

李天霸當即會意,他走到殭屍面前,直接給他來了一個小小的酷刑。

殭屍頓時悽慘地喊叫起來:“我帶路!我帶路!”

嗯?不會吧?這麼快慫了?

秦巖原本還以爲這個殭屍至少能撐一段時間,誰能想到李天霸一個小小的刑罰,撬開了殭屍的嘴,立即有些看不起他。

在殭屍的帶領下,秦巖不行了三四分鐘,被帶到了一座四合院門前。

殭屍指着大門說:“各位,這座大門是陰巢的入口。我已經把你們帶來了,我已經完成了我的任務。那我心走了?”

不等秦巖說話,李天霸走去一把抓住殭屍的脖子,“咔嚓”一聲將他的脖子扭斷了。

這麼重大的事情,李天霸是不能讓他活着離開的。

一旦他將這件事情告訴別人,如果對方又是圈子裏面的,那肯定會引來禍端。

所以最好的辦法是直接幹掉。

雖然簡單粗暴,但是非常有效。

秦巖什麼也沒有說,走前開始推門。

門明明沒有鎖着,但是門像生根紮在了門框,無論秦巖怎麼推都推不動。

秦巖拿出一張符紙,貼在門把手,然後念動咒語對着符紙指去。

“轟”的一聲,符紙無火自燃,剩下了一片片灰黑的飛灰,被風一吹不見了。

可是這個時候,大門開了,而且是緩緩的自動打開了。

秦巖眯起眼睛向裏面望去,他看到院子裏面什麼都沒有,地的草長得有腳踝那麼高了。

“這是陰巢?”秦巖自言自語起來,“看着不像啊!”

“是啊!看着一點都不像!”慕容雪菡詫異無,想不明白院子裏面爲什麼什麼也沒有。

在慕容雪菡的認知,陰巢應該是一個非常非常兇險的地方,裏面不應該這麼清靜纔對。

“主人,吾們進去吧!”李天霸催促秦巖趕快進去,卻並沒有考慮到其的安全性。

秦巖沒有說話,看着門框裏面的場景發呆,不知道再想什麼。

大家看到秦巖這個樣子,都不再無所事事的聊天了。

過了一會兒,秦巖又自言自語起來了:“我明白了,這是幻境!”

“幻境?”九窈他們全部向秦巖望去。

“對!幻境!陰巢那麼兇險的地方,肯定要用其他東西遮蓋住!”秦巖解釋起來。

“那我們怎麼辦?進去還是不進去?”

慕容雪菡有些猶豫,生怕秦巖出事。

“當然是進去了!”秦巖一馬當先地向四合院裏面走去。

“主人,你稍等一下!” 穿越女尊之遇上醜男 宇天成對秦巖說。

“啊?什麼事?”秦巖轉過頭。

“主人,要不我先進去幫你試探一下!”宇天成不想讓秦巖涉險,當即提出了這個要求。

其他人當即也紛紛表態,要求給秦巖探路。

秦巖肯定不會讓他們隨隨便便的進去,這可是死人的事情,一點也不能馬虎。

秦巖搖了搖頭:“走!我們一起走!”

這一次無論誰勸阻誰攔都沒有任何效果,秦巖第一個走過門,走進了院子裏。

在走進院子裏面之後,秦巖立即感覺到一股陰煞之氣撲面而來,吹得的他三魂七魄似乎都要飛起來。

好厲害的陰煞啊!被孕育在這裏的法器絕對一流。

秦巖準備趕快將這股陰煞之氣壓制住,否則後面的人進來肯定不舒服,而且還極有可能被擾亂三魂七魄。

想到做到,秦巖拿出十五張符,“譁”的一聲向半空扔去。

十五張符七八下地向地面散落下來。

“乾坤問道,陰陽借法,九九歸一,三清顯靈。”

隨着最後一個字唸完,十五張符紙頓時“轟”的一聲,不約而同地燃燒起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十五張符紙都化爲灰燼。

與此同時,院子裏面的煞氣頓時減弱了許多。

在四合院的地底下,一個盤腿坐在椅子的人睜開了雙眼。

他的眼睛大無,他的眼眶也大無,幾乎佔據了少半張臉,看去像一個怪物。

這個人是大名鼎鼎的邪皇呱叔。

呱叔擡起頭,向地面放望去,疑惑無地自言自語起來:“怪,誰把陰巢的陰煞之氣鎮住了。”

鎮住了陰巢的陰煞之氣,他很難找到陰巢孕育出來的絕世法器了。

“來人,給我到面看看,是誰在搗亂?如果是清朝的那幫殭屍,直接給我殺了!”

呱叔語氣平淡地說,眼寒芒閃爍,一看知道殺伐果斷。

“是!”兩個邪靈轉過頭,順着通道向地面走去。

不一會兒,他們來到了四合院的房間裏。

恰在這時,秦巖帶着慕容雪菡他們也打開了四合院的房門。

他們雙方撞在了一起。

兩個邪靈看到秦巖他們後,立即憤怒地大聲責問起來:“是你們鎮住了陰煞之氣嗎?”

秦巖點了點頭承認了。

“找死!”兩個邪靈異口同聲地大叫起來,同時又向秦巖撲去。

不等秦巖動手,李天霸和宇天成分別從秦巖身邊站出來,一把將兩個邪靈擒下了。 兩個邪靈大驚失色,他們沒有想到李天霸和宇天成這麼厲害,居然都是屍王。

“你們是邪皇的手下吧?”秦巖眯起眼睛打量着他們。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其一個邪靈犟嘴道,瞪大眼睛緊緊地盯着秦巖,根本不怕秦巖。

秦巖皺起眉頭冷笑起來:“你敢和我這樣說話!”

他萬萬沒有想到一個小小的邪靈居然敢頂撞他。

“主人,既然他敢對你不敬,那讓吾殺了他吧!”李天霸冷冷地說,準備馬動手。

“哼!想嚇唬我!我是不會怕的!我告訴你們,你們如果殺了我,邪皇大人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邪靈覺得秦巖他們不敢殺他,因爲他有邪皇當靠山。

百味記 邪靈的話將秦巖激怒了:“好啊!既然你不怕死,那我成全你!”

秦巖念動咒語,揮掌向邪靈頭頂拍下去。

“等一等!天師大人,我有話要說!”另一個邪靈擡起頭大聲說。

秦巖收起手,平淡地點了點頭。

“天師大人,只要你放過我兄弟,你想問什麼我都告訴你!”

這正是秦巖所期望的,他現在最想知道的是馬嬌怎麼樣了。

至於陰巢裏面的絕世法器,秦巖雖然也很動心,不過他覺得還是救馬嬌要緊。

“好!我問你,這個女孩現在在哪裏?”秦巖打開手機,將馬嬌的照片打開。

“格勒,不要告訴他們,人類是最陰險狡詐的!”倔強的邪靈大聲說。

格勒瞪了一眼倔強的邪靈:“青空,你不要胡說八道,人類有時候也是非常信守承諾的,您說對不對?”

說到最後,格勒轉過頭向秦巖望去,臉滿是諂媚的微笑。

一看知道,他是在討好秦巖。

秦巖點了點頭:“別人是不是信守承諾我不知道,但是我是一個信守承諾的人!”

聽到秦巖的話,格勒趕快點頭:“是是是!一看知道您是一個好人!”

嘴面雖然這樣說,但是格勒在心裏面卻冷笑起來。

哼!信守承諾,我信你纔怪了!

邪靈天生對人戒備,它們覺得人都是大騙子。

財閥大少的冷豔妻 “大人,我知道這個女孩在哪!她被我們邪皇關在了雅苑,準備擇日成親!”

格勒笑眯眯的說。

“格勒,你這個叛徒,居然敢將實情告訴他們,我殺了你!”

青空大聲嘶吼起來,憤怒地大聲咆哮起來,恨不能將格勒撕碎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