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現在確實沒辦法,不過好在暴風雪現在也算是徹底過去了,如此一來的話,兩個人的生命應該暫時受不到任何威脅。

……

足足過去了許久之後。

於樑這才轉過頭看着對面的烏拉。

“我找到了個好東西!”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烏拉直接愣在了原地。

於樑猛然間一把拽住了烏拉的胳膊,兩人來到了一處有點泛紅的樹幹前方。


烏拉看到於樑臉上激動的表情,整個人直接愣在了原地。

轉過頭看着烏拉,一臉嚴肅的對着烏拉開口。

“你確定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嗎?別告訴我,咱們待會要啃樹皮?什麼時候我們兩個人就混得這麼差了?”

當烏拉冷不丁地說出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全都哈哈大笑了起來,大家更多的應該是嘲笑於樑這傢伙。

於樑輕輕搖頭。

“你還千萬別跟我說這麼多!我告訴你,這看似是樹皮,但其實……”

於樑剛剛說到這裏之後,直播間的衆人就已經開始了。

“雖然你眼睛看這玩意兒,確實是樹皮沒錯!但是當你仔細瞧過之後,你會發現這還是一塊樹皮!”

“哈哈哈……樓上的真夠牛逼的!”

於樑輕輕搖頭。

“跟這些不懂行的傢伙就不要多說,這是所謂的自然紅木,很多上好的傢俱都是從這些木頭裏研製出來的,這木頭對人身體無害,而且野生紅木原本就比較偏溼性一些,所以裏面包含了不少礦物質和水分。”

“你們直接要啃幹樹皮嗎?爲什麼我越來越覺得不太靠譜了?樑爺……你能不能別亂整了?好好給烏拉小姐找一個好吃的再說,也讓我們大家相信你一次!”

“就是啊……人家烏拉小姐跟你在一起直播,沒有大富大貴大魚大肉也就算了,現在你讓人家跟着你一起啃樹皮,你哪裏來的這麼大的勇氣啊?”

於樑看着直播間衆人的吐槽。

一邊啃着樹皮,一邊一臉無奈的開口說道。

“你們這些傢伙暫時能不能別廢話了?我已經跟你們說了!這可是自然紅木!這顆樹木我要是擡出去賣他個幾千塊錢,絕對不成任何問題!”

“如果確實是紅木,那價格絕對高了,而且依照這種成色和粗壯來看,估計賣上一萬多應該不成問題!”

“看到了沒有?現在突然之間出現了一個聰明人! 寵妃難為 。”

當於樑笑呵呵的說完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全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強行解釋一波,這難道就是你啃食樹皮的理由嗎?”

“就是……我們現在討論的並不是這玩意兒能買多少錢的問題,而是這東西到底能不能吃!這個你總得給我們個準話吧。”

“說的不錯,你皮糙肉厚的當然無所謂了,可關鍵問題人家烏拉小姐就不行了呀!難不成你準備讓人家烏拉小姐跟着你一起啃樹皮嗎?”

……

於樑一臉無奈。

這些可都是他自己從百科全書裏面找到的答案,根本就不可能出現任何bug呀!

“如果你們要是不相信的話,完全可以在網上查找一下,但我並不確定你們找的到底是不是對的,可有一點能明白!”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

“我不會刻意去害烏拉的!因爲烏拉是我的隊友……這一切就是這麼簡單!求求各位大佬不要再帶節奏了好不好?小於是真的有些頂不住了。”


“哈哈哈!樑爺提前認慫。”

“看這傢伙一臉自信的表情,那玩意兒應該是可以吃的!”

於樑直接割開了一塊樹皮。

裏面還有不少水分。

而且有一些黏糊糊的東西,烏拉肯定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所以便捂着自己的嘴巴,看起來似乎有些噁心的盯在那裏。

“這些……這些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看着這麼噁心?我怎麼越來越感覺吃不下去了!於樑……你該不是在拿我開玩笑吧?” 於樑聽到烏拉這句話之後,連忙搖了搖頭,從他臉上的表情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現在的於樑到底有多麼無奈了。

也就在這時。

於樑轉過頭看着烏拉,對着烏拉輕聲開口說道。

“你覺得這種事情我有欺騙你的意義嗎?真不是在跟你開玩笑!不信你可以先看看!”


說完這句話之後,於樑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猛然間拿起一塊樹皮,就這樣扔進了自己嘴裏!

他開始津津有味地嚼了起來,一邊腳於樑還一邊不停點頭,看起來似乎對於紅木樹皮的味道比較滿意。


“這玩意兒確實不錯,口感有點嘎嘣脆!之所以選擇紅木,是因爲紅木原本就比較結實一點,而且紅木裏面會散發出來一股氣味兒,雖然是樹脂的味道,但是一般的寄生蟲都非常討厭這種東西。”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烏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很明顯,烏拉想要完全匹配到自己的生活,確實還需要很漫長的一段時間!

當然這段時間是需要自己去調理的。

“然後呢?”

“然後這裏面既然已經沒有了什麼寄生蟲,就說明我們吃下去的時候是非常乾淨的,這一點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可以給你打包票!”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

這句話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烏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不得不說,其實烏拉現在已經心動了,主要問題還是因爲烏拉真的是太餓了!

能夠感覺到自己前胸貼後背,尤其是這肚子,就這樣開始不爭氣的叫了起來。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對着烏拉嘿嘿一笑。

順勢便將自己手中的樹皮遞到了烏拉手上,對着烏拉輕聲開口說道。

“無論如何你都要走出這一步!現在最起碼咱們還能夠啃啃樹皮,如果要是真的到了一些比較重要的情況之下,恐怕到時候連樹皮都沒有了!我就想知道,知道你那個時候該有多絕望?”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笑呵呵的說完了這句話,儘管於樑是在用一種開玩笑的語氣。

但不管是烏拉還是直播間的衆人,大家都非常能夠理解。

現在於樑身處的險境,畢竟於樑是個打頭者,不管是在直播還是在隊伍當中,他都是絕絕對對的老大!

所以有些事情是必須要無條件支持於樑的。

烏拉估計也想到了,這裏整個人的嘴角抽動了一下,不知道到底考慮了多久,這纔敢上去!


烏拉直接一把拽過了於樑手中的紅木樹皮。

雖然於樑這傢伙剛剛看起來對於這玩意兒挺滿意的,但其實吃到嘴裏他的表情還是有一些細微的變化。

畢竟要生吃樹皮,估計是個正常人也頂不住吧。

而且烏拉的心裏非常清楚,於樑之所以會做的那麼好吃的表情,就是爲了讓自己也長一口,畢竟自己已經很久都沒有進食過了。

想到了這裏之後,烏拉輕輕點頭,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

猛然間便將樹皮送到了自己的嘴裏!

當烏拉咬下去的那一瞬間,一開始表情還比較正常一些,可是越到最後。烏拉五官就越來越扭曲在一起!

其實這些事情於樑是知道的,因爲只有他明白這紅木樹皮到底有多麼苦澀。

但他們現在沒有任何辦法。

之所以吃這個玩意兒,就是因爲這玩意兒實在太不錯了!

尤其是在這裏面根本就沒有任何寄生蟲。

如果他們要是不小心誤食了寄生蟲,那麼就可能在這野外感冒發燒?

不管是什麼小病,在這野外醫療條件十分欠缺的情況下。

那麼等待着自己的有可能就是死亡!

雖然說這聽起來多少都有點扯淡的感覺,但不得不說事實就是如此。

於樑看着烏拉這個樣子,其實心裏也多少不是滋味。

但是他現在確實沒有任何辦法。

主要還是自己找不到任何食物,這樣一來的話,沒有辦法給烏拉充飢。

所以他們就有可能食物短缺!

如果要是在這種地方,身體還得不到任何熱量的話,那麼就有可能會徹底完蛋,這是絕對沒有辦法的事情。

想到了這裏之後,於樑的嘴角蠕動了一下,終究還是沒有多說什麼其他的。

傲嬌帝君請婚錄

烏拉一臉痛苦地吃掉了那玩意。

當烏拉吃掉了之後,轉過頭看着對面的於樑,對着於樑微微一笑。

“我已經沒有任何問題了,雖然很難下嚥,但不得不說……我覺得挺不錯的!最起碼現在身體的熱量已經上來了。”

對面的烏拉就這樣笑呵呵的,說完了這句話,可是看在於樑的心裏卻讓於樑有些心疼。

真的是有句老話說的好。

:懂事的讓人心疼!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對着烏拉微微一笑,輕聲開口說道。

“沒什麼問題,這絕對是最後一次!請你相信我……就算在這絕對的冰天雪地之下,我也不會讓你受苦的!你放心好了。”

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臉上的表情別提多麼嚴肅了。

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烏拉微微一笑。

“沒關係的,你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我這邊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而且我之前決定跟着你一起來這裏,就已經做好了要受苦的準備。”

當烏拉說完了這句話之後。

對面的於樑微微一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