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話音一落,御攆外一圈粉色輕紗高高飛揚起,霎時間,一道黑色暗光勢如破竹朝他們極速衝過來。

速度太快,已超肉眼可視範圍。

火光電石間,君凌抱着馨馨篤地飛旋轉身,從玻璃門板邊迅速往後一躍,跳到店鋪貨架旁的大柱子邊上。

嘭!

玻璃門被擊碎坍塌,無數玻璃碎片朝店射來。

君凌把馨馨護在懷中,在她身上幻化出一道結界包裹。

“這隻醜八怪,果然很強,一有風吹草動就能感受到,噓,安心待在本殿懷裏,別亂動。”

馨馨嗯的一聲,點頭,又問君凌:“能對付她嗎?”

她有些擔憂。

這男人是很強大,但好像外面那女人貌似也不是吃素的。

君凌輕蔑的看了眼窗外,原本想說不將她放在眼裏,可話到嘴邊,眸光一閃。

他勾脣反問馨馨:“要是本殿輸了……”

“那我們就死定了?”

“未必起,本殿死拼或許能博得一線生機。”

馨馨在他懷裏擡起頭:“你有辦法?”

君凌長睫毛下的眸光熠熠閃動隱笑,朱脣卻悽慘的說:“辦法未必沒有,只是他們鬼物衆多,代價太大了,要是本殿拼死護你出去,屆時斷胳膊少腿,就沒有哪位女子肯嫁給本殿,本殿將來豈不是要一輩子光棍……”

馨馨頓時懵了,沒想到他會這麼說。

不過外面的鬼物實在太多了,饒是他再厲害,恐怕也是不易。

君凌接着問:“本殿要是爲了救你,導致下場悽慘,馨兒,你可是會以身相許?”

以……以身相許?

馨馨頓時滿臉黑線,不知如何回答君凌。

就在她猶豫之際,店子裏燈光劇烈搖晃,閃爍幾下後,啪的一聲,全部黯淡幻滅了。

外面夜風灌進商店內,吹着商店貨架裏的商品,嘩啦啦的響動,輕便的貨物已經飛瀟了。

馨馨嚇得心撲通撲通的直跳。

“馨兒?你是以身相許呢?還是嫁給本尊做媳婦兒?你答應本殿,讓我沒了後顧之憂才能安全的殺出去。”

馨馨被外面鬼魂這陣仗嚇得,又急又怕。

可是君凌提出的條件又很……

確實,要他每每無條件的救自己,有點強人所難了。

呯!

外面一排玻璃窗,瞬間被巨大鬼氣擊的粉碎。

那衝撞力太強大了,玻璃窗滑落下來瞬間,把三排貨架衝撞倒塌。

貨物全部摔向地面,

只聽見,蕭寒夜風中,外面驚天動地的女音,憤怒咆哮:“給本宮出來。”

馨馨和君凌藏在大柱子後面,沒動。藏在這始終不行,遲早要出去。

可那鬼太厲害了,她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種架勢。

鬼一旦發起火來,簡直是毀天滅地。

搞不好,兩人都會死在這裏。

馨馨擔憂的問君凌:“怎麼辦?她好像真的很強大,比你還強,一直龜縮在這裏不出去嗎?”

君凌嗤笑了一聲,聲音很輕:“馨兒,你還沒答應本殿呢!”

“答應什麼?”

“做本殿的媳婦兒啊,你答應了本殿就會帶你殺出去。”

“可是,那隻鬼很強。”

君凌認同的說:“是很強大,沒有千年的鬼齡,也有八百年了。”

這麼牛?

馨馨不禁深深擔憂着,扭頭看了君凌一眼問:“那你是多少年的鬼?”

“馨兒,你覺得本殿多大?”

“看起來跟我一樣,但,外面鬼好像一直停留在死時吧?”

“馨兒你錯了。本殿跟你差不多,最多年長你兩歲,不過外貌看不出罷了!”

什麼?

他才二十年的鬼齡!

那怎麼鬥得過外面的老鬼?

馨馨一時間給愣的!

外面,那女鬼似等的不耐煩了,對着店裏咆哮:“去給本宮將裏面的男女活捉出來。”

完了,這回真的插翅難飛。

君凌在馨馨耳邊催促道:“馨兒,你還沒做好決定嗎?你看,那些鬼魂全數出動,要抓我們來了。”

馨馨從大柱子後伸出頭,往外面窺望。

先進來的是最前面的那些吊死鬼,跳樓鬼,淹死鬼……這些小嘍嘍。

他們一個個保持死前模樣,從地上爬着,在半空中飄着,淹死鬼身上拖着海帶海藻……

他們從大街馬路上朝小店裏衝進來,數量大概有幾百個,看的人頭皮發麻。

馨馨聲音顫了顫,問君凌:“這些小鬼……”

“不小了,每一隻鬼齡比我還大。”

馨馨改口道:“這些大鬼有把握嗎?

“額,把握並不是很大,馨兒你也知道車輪戰術是源源不斷,滅不完的。”

“那怎麼辦?”馨馨驚聲說。

“你答應了,就好辦了!”

嫁給他?

不,不……不能稀裏糊塗的答應!

可是時間不等人,那些噁心醜陋的鬼已經爬到店子被毀壞的玻璃門口。

再過兩秒就會竄進來了,有幾隻燒死鬼,手已經伸到店子裏了。

馨馨咬牙,當下做了這輩子最大的決定:“你,你先把他們給擋住,你要是癱瘓了,缺胳膊少腿了……我,我,大不了我養你,這樣行了嗎?”

君凌勾起一抹不留痕跡的陰笑。

“馨兒,你要養本殿啊?”

馨馨:“……”

這不是沒辦法嘛!

“好,如此也可以,本殿每餐吃的也不多,但是很挑食,只吃你做的飯菜。”

“行,我做!”

“本殿要和你住在一起。”

“不行,我住宿舍。”

wωw◆ TTκan◆ ℃O

“搬出去!跟本殿住一起……”

“我沒錢租房子,你知道首都的房租費很貴的。”

“本殿租,你養我!”

馨馨:“……”

馨馨看見已經有幾個衝進來了,原本想拒絕,當下…… 被逼的沒辦法,只能點頭答應。

“行,你快想辦法,他們進來了!”

就在馨馨答應的一瞬間,嘭的一聲,那些已奔進來的鬼魂不知爲何,瞬間在原地炸裂開,形成一團黑色煙霧四處散開。

過程快的讓馨馨看不真切。

馨馨掐住君凌手腕,有點懵的問:“怎麼回事?”

“原地自爆! 惡少的私有寶貝 許是知道本殿實力強悍,他們寧願爆炸都不敢與本殿動手!”

馨馨聽着,怎麼都覺得太過牽強。

不過,那些鬼原地炸開,總歸不是壞事。

衝到店子裏面的鬼魂原地灰滅後,後面密密麻麻上百鬼魂全部震住了。

這些鬼智商低下,但不代表不怕死。

魂飛魄散,是鬼魂最害怕的,因爲沒了輪迴的機會,比活人死亡對他們來說更爲恐懼。

那些鬼魂愣在原地,沒有任何一隻鬼敢衝進來。

外面,御攆上的女人見到那些鬼魂全數不動,丹鳳眼逐漸變紅,眸中射出火光,迅速向兩人藏匿的柱子射來,

馨馨看見那紅光,心都提到嗓子眼,一旦被射中,她和君凌都會像那些鬼魂一樣,被炸成一團粉末。

不,變成血水肉屑。

她害怕的把脖子一縮,緊閉上眼躲在君凌懷裏,怕的掐緊君凌的手腕,有點等死的意味。

叮!

店門前傳來一聲巨響,馨馨瞬間睜開眼睛,看見那道紅光射來時,被門外一道透明的結界覆蓋,在結界上散開,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馨馨瞬間掙脫君凌的懷抱,站直了。

她從柱子後探出腦袋看外面。

不僅如此,環在外面一圈又一圈,那些噁心醜陋的鬼魂,瞬間在原地爆炸開。

幾百鬼魂,全數同時爆炸,無數黑色塵土粉末飛揚,場面宏偉壯觀,深深刺激馨馨的視覺。

馨馨欣喜若狂。

外面鬼魂灰飛煙滅了?危急解除了,情況逆轉了?

他們得救了?

她從大柱子後面站出來,挽着君凌的胳膊開心笑:“哈哈哈,我們得救了,你看外面的鬼魂全部爆炸,煙消雲散了。”

君凌寵溺的看身邊笑的開心的馨兒,擡頭,看外面大街上御攆裏的女人,漆黑如墨的瞳孔幽寒,眸色狠戾,一閃即逝。

身邊,高興到忘懷的馨馨,對君凌說:“現在好了,你不用我養活了,哈哈哈,老天爺都幫我了,註定我今天晚上不用死了。”

君凌目光一窒,轉頭看向馨馨,臉跟鍋底一樣黑。

他聲音不知覺的沉了幾分:“林馨馨,你答應過本殿,下輩子會養活本殿的。”

馨馨把君凌的手放開,兩手一攤,有點耍賴的意味。

“可是,你沒有斷胳膊斷腿,好好的呢,再說了外面的鬼又不是你打敗的,這個不算!”

他一直在她身邊,都沒出去呢!而且她又沒看見他築起結界,也沒看見他出手將外面的鬼魂幻滅,都不是他出的手,他可不能用這個藉口賴着自己一輩子!

君凌臉色更寒:“你是說剛纔不是本殿出手?”

“明明就不是啊!”

馨馨膽子大了,自顧走到店鋪門口。

門口玻璃破碎,地上留下一些黑色骨灰和破爛襤褸,低級鬼魂全數不見了。

不僅如此,原本大街上還有端盤,散花,吹奏樂器的宮女全數不見,挑夫不見,七七四十九個小白臉也沒影了。

空曠的大街上,只剩下一頂御攆橫放着。

一白皙柔嫩的細手,從御攆粉色紗窗中伸出來,她猛地握緊紗帳往下一扯,攔住視線的粉色紗窗被扯下來。

那年輕美貌的皇后,正端莊坐在御攆內,雙眸盛滿怒火的看向馨馨。

她雙手糾扯紗窗,不消片刻,紗窗被撕扯個粉碎。

馨馨能想到,這隻強大的鬼是恨上她了,恨不得把她抽筋剝皮,剜骨錐心,把她折磨的生不如死。

媽蛋,自己又沒惹她,這麼恨她幹嘛!

莫名其妙!

她難道不應該更恨君凌嗎?

馨馨轉頭望君凌。

君凌深冷臉色就站在旁邊,挨着她,雙目陰寒的看御攆上的女人。

她循着他目光望去。

御攆上的女人,半抱琵琶半遮面躲在御攆紗窗裏,露出半張精緻完美的古典型臉,雙眸含秋水望君凌。

薄如蟬翼的輕紗從她肩上慢慢脫落,露出光潔白嫩的單肩,還有若隱若現溝壑。

她這是在勾引君凌?

這翻臉的速度,簡直堪比翻書,馨馨沒看錯,前一秒鐘這個女鬼還恨不得當場戳死馨馨。

馨馨扯了扯君凌襯衫一角,說:“女鬼是在勾引你嗎?”

君凌深寒臉色,未語。

馨馨不怕死的繼續說:“長得挺漂亮的,而且身份不低,不然你就從了她吧。”

君凌頓時暴怒了,單手摟緊馨馨的腰怒道:“林馨馨,你居然把本殿推給其他的女人?”

“哪有,那女鬼看上你了,且實力不俗。”

“她與本殿何干?下輩子你養活本殿,聽見沒有林馨馨?”

馨馨被他噎的無語至極,把他的手從她腰撇下去:“你又沒斷胳膊少腿,也沒癱瘓在牀!幹嘛老想着讓我養活!”

一個大老爺們,還要她一個小姑娘養活,這像話嗎?

而且她一個人養弟弟已經夠辛苦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