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跟夏蕾,有了屬於自己的孩子!那個孩子會叫他爸爸,會高高興興的叫夏蕾爲媽媽!

一想到這個,左彥原先着急的心情瞬間蕩然無存,心裏開心又訝異,他根本沒有想到,危機會這樣突然的渡過去,並且……夏蕾她……

左彥心裏萬分開心,或許,真的是他沒有想到,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啊!

“這下,沒有什麼可擔心的了。”

狄青的聲音自旁邊響起,夜浩的臉色也有些難看。

看到左彥他在那邊高興的不可一世,他的心裏,卻不禁低落萬分。

他可以如此高興,可是,他不可能。

因爲,這真實的意味着,夏蕾,已經是人家的妻子,她,有着與左彥兩個愛的結晶。

夜浩慢慢地轉身,開始往後面走,狄青看了一眼正在對着牆壁,開始興奮無比的左彥,也沒有再說話,也是往後慢慢的走,現在,他們都應該平靜一下自己的心情,不然,他們都不知道,以後該如何去面對夏蕾。 或許,就算是她沒有生孩子,她的心,也是一心繫着左彥吧?

既然如此,他還有什麼好懼怕的?!

爲什麼,不放手去做?

或許,只有那樣,纔會有一線生機呢……

做了父親的男人都說會更加成熟,左彥覺得,這句話說的一定都是沒錯的。他現在滿腦子裏想的全都是夏蕾、孩子!

想到那一男一女,他的心情就極其高興。

蕾真的是他的大功臣!

左彥坐在夏蕾的牀頭,望着被陽光所籠罩住的她,雖然她此刻在睡覺,但是那安靜的睡容,卻不禁使得他驟然變得緊張起來

她的睡容是如此的恬靜而好看,如同畫中仙女一般,他好像還是第一次如此正大光明的注視着她臉上每一個器官、哪怕是肌膚上的一顆美人痣,他都要看上半天。

她已經睡了五個多小時了,估計,她生產之後,身體也是十分累的,自然要好好休息一番。

左彥伸出手,輕輕的握住她在牀邊隨意搭着的小手,試圖用自己掌心裏的體溫,傳給她溫度。

“蕾,謝謝你,真的謝謝你。是你,讓我做了一次父親,是你,又讓我成爲了你的男人。”

他輕輕地說着,握着她的手,不禁越發用力。

他真的很感激這個小女人,她爲他生兒育女,差一點,就可能再也令他見不到她了,適才的那些危險的畫面,在他的腦海裏還兀自沒有消退,他知道,她愛他,愛的也同樣很艱難。

“蕾,你放心,我以後,絕對不會再讓你受一丁丁點點的苦,你相信我,知道嗎?”

不知道是否是因爲這幾句話的作用力,夏蕾本來緊閉的眸子慢慢地睜開了,濃密的睫毛自上至下的顫慄起來,左彥心一驚,連忙更加湊近夏蕾:“怎麼樣了?蕾,你醒過來了?”

“唔……”

昏昏沉沉的睜開眼睛,率先映入眼簾的,便是左彥的俊逸臉廓。

他少了以往的冷峻,多了幾分令她感到安心的神色。

唔……她這是怎麼了?她的孩子呢?難道說,她死了?!

不!不可能啊!

她明明記得,她聽到了孩子的啼哭聲啊……

“我……我……”

她試圖想說話,可是她卻覺得脣上好乾、好澀,左彥見狀,體貼的拿起旁邊一隻早已經沾上水的棉籤,在她的脣上,輕輕地擦拭起來:“你放心、孩子平安,你平安。而且……”

“而且?”

她不解地挑了挑眉骨,左彥笑了笑,那眉眼裏,透露出止不住的欣喜:“而且還是雙胞胎。蕾,你真棒。”

“啊?!雙胞胎啊?!”

夏蕾驚愕的捂住嘴巴,她也沒有想到,她竟然……

爲左彥生下了一個雙胞胎!

“蕾……你幸苦了。”

他一字一頓,每一個字裏面,都摻雜了對於她的濃烈愛意,夏蕾搖了搖頭,小小的臉蛋上,卻佈滿了幸福:“我們的孩子呢?”

她要做母親了……她要做兩個孩子的母親了!一想到這裏,她的心裏,就極其的高興……

“孩子現在還不能抱過來,在監護室,你要去看他們嗎?” 左彥挑了挑眉骨,問。

夏蕾甩了甩頭,臉上溢滿着幸福,溢於言表:“暫時先不用了。話說,我們的孩子的名字你想好了沒?”

她眨着眼睛,天真可愛的問,左彥沒說話,似乎也是被鎮魂歌問題弄的傷了腦筋,抿着脣,半響都沒說話,夏蕾見狀,不由得嘟起小嘴,伸出手,輕輕地要起了他的手臂:“哎呀!你到底想了沒啊?”

她眨巴着研究問,左彥聳了聳肩,一臉無可奈何:“暫時還沒有呢。我當時啊,看到你在生產房內那麼緊張,我也跟着緊張了,怎麼可能還會想到那麼多事?”

“唔……那我們現在應該仔細想想啊!不然,孩子出生後怎麼辦啊?”

她說着,驀然一拍大腿:“啊!我知道了!”

“嗯?”

“既然是龍鳳胎、一男一女的話,男生就叫左巖熙,怎麼樣?”

為你鬧翻全世界 她眨了眨眼睛,笑着問,左彥聽罷卻不禁蹙住了眉毛

雖說,這是他們兩個人名字的結合,但是,未免有些怪異啊。

“不如,我們再想想?”

“唔……那想個什麼好呢?”

“咳咳……”

說實話,左彥不光是第一次當父親,就連想名字這種事,對於他來說,也並不是特別的拿手,見左彥一臉不言不語的樣子,夏蕾挑了挑眉骨:“反正,我覺得兒子的名字挺好聽的!不然,就叫做左巖熙吧?”

逆襲豪門:反派男神是女生 “那女兒呢?”

他滿是無可奈何的望着夏蕾問,這個小女人啊,小腦袋瓜總是這樣的天真,她甚至,都不知道煩惱是什麼,或許,就是她的樂觀與天真吸引了他吧?

讓他,忍不住地沉迷其中。

“嗯,蕾,你怎麼不說話了?”

他見夏蕾一臉思考的模樣,不禁有些驚愕:“怎麼了?”

“唔……沒,沒什麼。”

她搖了搖頭,眼眸裏,卻似是有什麼詫異的情愫在流淌。

“左……左婉晴。”

“左婉晴?”

九叔之煉器也無敵 “嗯!”

夏蕾想了半天,她覺得這兩個名字是最有含義的。

婉晴、婉晴……多好聽的名字啊!

就如同晚上的月、白日的晴空萬里……光是讓人隨意的想一想,不禁就會身心沉淪。

這次,左彥並沒有再發表什麼反對的聲音,默默地點了點頭,不禁也覺得有些訝異:“嗬!這名字真好聽。”

“是啊!”

她重重地點了點頭,臉上一臉當媽媽後難以言語的欣喜。

“你是不是以後都會在我、婉晴、巖熙的身邊陪着我們?”

“呃……”

左彥或許沒有料到夏蕾會突然問出這個問題,一時間,身子僵直住了,也不曉得該如何回答她,夏蕾蹙住眉,錯愕的凝視着眼前的男人,見他不言語的模樣,自以爲他又要跑路,夏蕾的臉,變得極其鐵青:“你怎麼不說話了?”

“嗬!沒……沒什麼。”

“你是不是,真的還想離開我們?”

“現在,事情沒有解決好,這……”

他試圖想說點什麼,可是,卻被夏蕾一口打斷:“說白了,你就是想跟我再分開唄。”

嘶!

這個左彥是打算氣死她還是怎麼的?! 他都已經做爸爸了!他的心就不能老實一點嗎?!

他做什麼也好、幹什麼也好,難道,就不能讓她老老實實的陪在他身邊嘛?!

夏蕾越想,心裏就越氣憤,這個男人是真的打算氣死她莫不是才甘心?!

“蕾……蕾,你先聽我說。“

左彥試圖拉住夏蕾,令她靜下心來聽他說話,可是夏蕾原本就極其憤懣,適才又看到他那種語塞的表情,不由得更加氣憤:“我還要聽什麼?!嗯?!你還想讓我聽什麼?!你就是個騙子!騙子!大騙子!”

她朝着他一通亂吼,卻不料得,無意間牽動了肚子上的傷口……

夏蕾倒吸了一口冷氣:“嗬

!好痛!”

聞聲,左彥連忙扶起她,寬大的手掌順着她光滑的脊背輕輕拍打、安撫着:“蕾,你沒事吧?”

“嘶!拿開你的爪子!”

夏蕾低聲嚷着,左彥無奈的甩了甩頭,將她重新放回牀上,只好又坐回到適才的位置,一臉擔憂的望着夏蕾。

這個小女人啊,總是這樣,不聽他把話說完,嚷嚷着就要走人!

“蕾,你聽我說完好不好?就算判我死刑,是不是也要聽我辯解一番?”

夏蕾睥睨了他一眼,沒說話,但左彥清楚,這也就算是夏蕾的默認。

“其實……蕾,我不會再離開你了,我發誓,我左彥從現在一刻開始如再要有逃離夏蕾的心,或者,把她一個人放在沒有我的空間裏,自己跑出去,我就會被……”

“停!”

她驟然開口,叫住了欲發毒誓的男人。

嗬!

這傢伙幹什嗎啊!

沒事做這麼嚴重的誓言幹嘛?!

夏蕾扔過去一記白眼:“你幹嘛啊!至於嘛!”

“呵呵……蕾,我已經想通了,而且,就是在產房的時候,我想通了。看到你如此撕心裂肺,如若我不能好好的陪在你身邊,就算到時候我成功了,那麼又有什麼意義?!所以,我打算我不再與你分開,好嗎?”

“唔……真的?”

她眨了眨成澄澈的眸子,感到有些不可置信的問。

這傢伙,莫非真的會……

可是,她始終還是有些難以置信,或許,是因爲這個男人的話語,又或者是……

唔。她怎麼說呢?

她自己也不清楚這究竟是爲了什麼,她就是因爲他今天這莫名的幾句話,而覺得有些心酸,心酸到,甚至就快要流下眼淚,就是一種莫名其妙的生理反應似得。

“你確定?你保證?”

“嗯!左彥確定、左彥保證。”

他說着,俊逸的脣角牽起一絲笑容,拉起她的手,將她的小手貼在他的臉頰處,他的臉頰,有些冰冷,與她的溫度,並不融爲一體,但是,夏蕾卻覺得現在感到好幸福。

或許,她想要的,就是這樣一個日子。

有最愛的人陪在自己的身邊、有自己的寶寶、有自己一個可愛的家,一切的一切,就已經是很完美完美的了。

其他的,她再也不需要思考,她更不需要去想那麼多的有的沒的,她只可以安心的做屬於她的身份–左彥的女人、左彥的老婆、左婉晴、左巖熙的媽咪……這一切,就已經夠了,已經可以讓她安心。 ?

“左彥,所以,既然你答應了,以後千萬不可以再貿然離開我。”

她放輕聲音,一字一頓的說,左彥用力地點了點頭,手指卻不由得伸出來,寵溺的颳了一下她可愛的小鼻尖:“嗯!傻丫頭,我知道了。”

他的嘴角,掛滿了寵溺的弧,夏蕾再次無法遏制的笑開了。

這就是她所想要的幸福,現在,它終於來了。

“對了,你去給我買點東西吧。我有點餓誒……”

“可是,你現在還不能吃飯

。”

左彥搖了搖頭,一臉無奈的凝視着夏蕾說。

聽罷,夏蕾卻不由得嘟起了嘴巴。

唔!不能吃飯嘛?!她現在好餓啊,覺得肚子空空如也的,好需要食物的填飽啊!

正想着,夏蕾放開拉着左彥的手,正準備再睡一個回籠覺,突然,眼眸驚鴻一瞥,瞥到他手腕上的一抹暗傷,似乎是傷疤、抓痕之類的,夏蕾一驚,下意識的抓住男人的手,在看到那條存在在手腕處的暗紅色抓痕之時,她卻不由得,眼眸漸漸地溼潤起來……

左彥也剛開始沒有料到她會突然抓着自己的手臂,本來正欲想掙脫,但是一看到她紅紅的眼眸,一時間,他什麼勇氣都沒了:“小笨蛋……你……你怎麼了?”

他輕輕地問,語氣裏,帶着他自己都無法想像的輕柔。

“唔……壞蛋!壞蛋!”

她小手變成拳頭,使勁的論者他的肩膀,“唔……這是不是我弄的?!爲什麼你不說!你看!這裏都已經這麼的紅了!”

她說着,不禁的氣急敗壞。

左彥手腕上的傷,她可以一眼就認出來,因爲,她在打麻藥之前,記得很清楚,她就是這樣的抓着這個男人的手的,麻藥勁兒還沒有完全發揮功效的時候,他們就已經開始動刀,那個時候,她痛的撕心裂肺,也是這樣抓着他的手的……

沒有想到,會把他抓傷……

望着哪條血淋淋的抓痕,夏蕾眼角的淚水再也無法忍住,一滴滴的晶瑩的淚珠順勢流了下來……

“唔!左彥……”

“好了!蕾。沒事。”

他自知道她爲何情緒如此波動,男人嘆息一聲,將她擁進懷裏,下巴輕輕地抵着她的小腦袋,卻不由得心也開始悸動起來……

“好了,傻瓜,不哭不哭……”

“唔……爲什麼?”

“什麼爲什麼?”他問。

“爲什麼不知道痛?”

聞聲,他愣了很久,直到十幾秒鐘之後,他這纔開口回答:“因爲,我愛你。”

三日後,某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

天空湛藍、白雲朵朵,樹木蔥鬱,一切的一切,都顯得再美妙不過了,如若當人屏住呼吸,靜靜的吸允着這好聞的花香,莫名的,會令人感到放鬆。

“你們想說些什麼?”

醫院花園的走廊上,三個男人不同位置的站着,三個人的目光,在這一剎那,驟然交融。

左彥剛剛準備喂夏蕾雞湯的時候,誰曉得他們兩個就過來了,說非要找他談談,正好,他也有些事情,想要跟他們說。

“左彥……恭喜你,做了爸爸……” 狄青率先開口,左彥點了點頭,臉上卻閃過一絲譏誚:“恐怕,你想說的,還不止這些吧?其實,我也有話相對你們說,第一,夜浩真的是令我刮目相看,我本以爲,在這個時候,在我離開的時候,你會乘虛而入,沒有想到,你很君子,這一次,的確讓我有些詫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