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開始放出信標,這種半能量液體的金屬物質會記錄信息。

並附著在宇宙邊際之上,表示這是有主的位面,哪怕有人發現這個位面,也不會來侵佔,不然就是入侵。

等李陽全面接收這個位面之後,建立位面資質,交給位面資產管理部門審核,如果有蓋亞蒼穹的人入侵,他能直接要求那個人進行賠償。

如果不是蓋亞蒼穹的人,那就是自己的事了,畢竟是屬於他自己的資產。

如果打不過,他也可以憑藉位面資產申請位面保護,雖然要交一筆不菲的費用。

但這就相當於有官方做背書了,是有人保護,可以請外援的。

這也是作為蓋亞蒼穹大宇宙神祗的好處之一。

當然,憑藉位面資質,他想出售這處位面也是可以的,到時候把位面資質更新成新的主人就行。

位面資質就是證明這個地方是你的,可以進行買賣,有權決定一切事物。

當然,稅還是要繳納滴!

做完這一切,李陽這才飛回生命行星。

這時,在生命行星上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

維克多他們已經佔領了當前大陸板塊的一半。

這顆生命行星上總共大致分為三個大陸板塊,被大海分隔,大海上海盜和小型大陸也有不少。

總體大小和李陽前世的地球差不多,稍微略大一些,海水面積佔比65%左右。

「可惡,外邊那些綠色的野獸究竟是什麼鬼東西!」

「加強防禦!」

「他們是喪屍嗎?」

「快快快,所有還能動的都給老子行動起來!」

…….

等李陽回到星球上,獸人們正在維克多的帶領下攻佔一座高牆城市。

城市裡聚集著末世里僅存的一些人類,其中有部分人掌握著由黑暗力量為核心,驅使元素的能力。

他們有的噴火吐電,有的力大無窮,有的能治療傷勢,有的能操縱樹木。

他們,就是異能者!

只不過這些異能者在使用能力之後,會不可避免的陷入情緒暴躁,身體虛弱的狀態。

但這也足以讓他們在末世中稱王稱霸,統治那些沒有能力的人。

再加上能力的後遺症,導致被他們統治的人大都苦不堪言,高牆城市更是罪惡的天堂。

但弱小的人卻又不敢離開高牆,因為外邊,同樣是黑暗的地獄。

維克多冷眼看著這些略帶黑色的小子們進攻城市,實際上進攻的並不是原獸人軍隊。

不然就這種高牆,哪怕只是一個超重裝老大發起一個衝鋒就能輕易推掉。

進攻城市的都是後來誕生的獸人,他們甚至沒有武器,身形也瘦肉不堪,比殭屍也差不了多少。

其中大部分還是鼻涕精和屁精,只有少部分獸人的獸人小子。

雙十一看書天天樂,充100贈500VIP點券!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11月11日到11月13日)。 李慕只感覺自己的腦子有點不夠用了,這畫中美人不但顯形於石室之中,而且竟然還說自己就是這洞府的主人,一位馭蟲師。

「前……前輩,我有點不明白,您的意思是說,這座洞府是您建造的?」

好不容易才穩住心神的李慕不可思議地看着面前的絕色女子,他們所有人之前的推測都錯了,本以為壁畫中的女子是洞府之主的伴侶,但沒想到這位用傾國傾城來形容都有些不足的女子,才是這座龐大洞府的掌控者。

而此時,她顯然是用了什麼超出里李慕理解範疇的手段,將本體的投影呈現在了這間石室之中。

「是也不是,對了,我先問你一事,看你的修為只有結丹境,你是如何穿過我設置在外面的幻境來到這裏的?」

藍宛瑤沒有正面回答李慕的問題,而是話鋒一轉,先是問起了李慕的情況。

「您說的是那條長廊吧,我就是跟着這隻皮猴子屁股後面跑,然後就進來了。」

李慕一手抓起在自己身旁眨巴着眼睛的小皮,對藍宛瑤說道。

「哦?這隻小猴子不簡單啊,我來看看,哇,不得了,竟然蘊含着遠古神獸的血脈,你小子倒是運氣不錯啊。」

絕色女子一揮手,一道金色的光芒掃過小猴子,很快就發現了小皮的不凡,但是連藍宛瑤也並不知道它朱厭的身份,只能探察到這隻蠢萌的猴子是屬於遠古神獸的一種。

而李慕也是被藍宛瑤的手段所折服,這位洞府之主的修為根本不是他能夠揣測的,就算是在自己眼中無敵的福伯,比起她來也是一個天一個地。

「什麼狗屁情報,無量境?所有人都被騙了,可是這位前輩為何要將這麼多人吸引而來呢?」

李慕心中暗暗吐槽著輝月城那則煞有介事的情報,但是突然想到,一路上遇到的血色螢火蟲、噬心蟲等等對人類修士的屠戮,一下子整個人又緊張了起來,面前這個對着自己笑眯眯的女子,不會其實是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吧。

「小傢伙,本仙可不是什麼殺人不眨眼的魔頭,但是這裏發生的一切我確實有責任,這也是我留下這尊香爐的原因。」

聽到藍宛瑤的話,李慕心中先是一驚,驚訝的是對方竟然能夠洞察自己心中所想,但是很快也是瞭然,這橋段他前世之中的那些玄幻中不知道出現了多少次,接下來這位得道高人一定給自己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來彌補她當年留下的爛攤子。

「呵呵,有意思,你這小傢伙竟然是兩世靈魂,看來你也是個有故事的人啊,你想的都沒錯,我確實要拜託你一件事,但是我肯定不會讓你白忙活,而且在這之前,我需要先告訴你這處洞府到底發生了什麼。」

李慕知道自己沒有其他選擇,只能點點頭表示同意,而後藍宛瑤便開始講述起了一則舊聞,或者更加確切的說是一段塵封在歷史中的傳奇經歷。

「我叫藍宛瑤,是馭蟲師一派千年單傳的最後一任弟子,從師傅那裏繼承了流派的衣缽之後,我便聽從師傅的囑託,入世煉心,那一年,我二十歲,修為是化嬰境圓滿。」

這絕色馭蟲師的第一句話,就讓李慕差點嚇得跳起來,二十歲,化嬰境圓滿?這是什麼怪物,要知道自己的大哥李岳,清瀾城第一天才,二十歲的時候也不過結丹境罷了。

「入世之後,我一直隱藏身份,行走於紅塵之間,照着師傅的要求不斷磨鍊自己的道心,二十三歲那年,我突破到了無量境入門,而這裏就是我當初修鍊的洞府。」

「當初選中這裏,是看上了雪霧山的地理環境特殊,非常適合我修鍊馭蟲之術,我們馭蟲師這一輩子都在和蟲打交道,但最後也是蟲子給我造下了禍端。」

「我們馭蟲師一脈,都會有自己的本命蟲,而我的那隻則是師傅多年前意外獲得的一枚蟲卵所孵化,你應該見過了,就是洞府人口大門上雕刻的那隻。」

「在我突破無量境不久后,就得到了師傅被仇家所殺的消息,自此馭蟲師一脈在世的就只剩下了我一人,我急切的想要提升實力給師傅報仇,但是奈何仇家是渡劫境圓滿的頂尖高手,憑我的實力根本沒有機會。」

「於是我開始想盡一切辦法,培育我的本命蟲,想要將它培養成蟲王級別,到時候配合我的馭蟲術,我便能夠反哺境界,我就可以為師傅報仇。」

說到這裏的時候,藍宛瑤的雙眼閃起了微光,就好像記起了當年那段不堪回首,深陷復仇夢魘的日子,這讓李慕才有點感覺到面前的絕世高手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

「整整三十年,我在這裏整整修鍊了三十年,最後我成功了,我的本命蟲達到了蟲王層次,我自己的境界也突破到了飛升境圓滿,眼看就要迎來修仙之人個個夢寐以求的白日飛升。」

「在這三十年間我也做了很多事情,包括把這座洞府改造,設立入口的空間禁制,培育熱帶雨林,建造浮空宮殿等等,但是最讓我自豪的還是我那隻本命蟲,我也是依靠它擊殺了仇家,完成了多年的夙願。」

「可就在我準備就緒,計劃飛升的前一天,我的本命蟲突然脫離了我的控制,它發動了我從不知曉的能力,試圖吞噬我的本命元氣,雖然我最後險勝,將其本體完全擊碎,但是失去本命蟲的我也是遭受了重創。」

「第二天就是我的天劫來臨之日,不可扭轉,我只能竭盡所能帶着傷勢面對這天數,幸好我的運氣不錯,最後還是邁過了天劫這道坎,成功飛升上界,但我知道我這隻本命蟲根本沒有被我完全擊殺,它在養精蓄銳,終有一天還會捲土重來。」

「當時我時間緊迫,受天地規則的制約,我們這些飛升上界的修士是不可能在回來的,情急之下我只能加固了洞府封印,然後在這尊鎏金香爐上留下一縷元神,這樣只要日後香爐被觸發,我就能借這縷元神,投影下界。」

李慕聽到這裏已經大致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藍宛瑤的擔心沒有錯,那隻蟲王確實沒死,它應該就是自己一路上遭遇了這麼多危機的罪魁禍首。

「在你的精血喚醒我的時候,我已經感受到了它的氣息,看來當初我將它本體擊碎還是對它造成了重創,現在的它只有無量境的實力,但是我能感覺到它已經造了龐大的殺孽,你要幫我趕緊阻止它。」

藍宛瑤的請求讓李慕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你知道我是結丹境還讓我去阻止一個無量境的蟲王,給人家當晚飯還差不多。

「我當然不會讓你去送死,我的這縷元神蘊含的能量足夠讓你在短時間內擁有堪比無量境圓滿的實力,這尊鎏金香爐你也拿着,關鍵時候你只需要念動口訣,它就會幫你禁錮煉化那隻蟲王。」

「蟲王的能力是利用影子攻擊,你一定要小心不能被它摸到你的影子,在擊敗它之後你就可以催動香爐煉化它,這樣它就無法再復生了。」

藍宛瑤一揮手,那尊佈滿灰塵的香爐閃爍著刺眼的金色光芒,然後落在了李慕的手上。

「你準備好的話,我就將元神能量傳遞給你了,三個時辰內,你會是渡劫境以下最強的人族修士,幫我把這隻禍蟲徹底抹去吧,本仙記下你這個人情了。」

李慕看着面前對着自己恭敬一拜的藍宛瑤,心中暗嘆她一位突破飛升境的傳說人物,還想着自己遺留在下界的禍患,這份擔當值得傾佩,罷了,就當作是讓自己知道了仙界之上還有另一處世界存在的學費吧。

「前輩,我答應你,我會除去那隻蟲王的。」

李慕對着藍宛瑤鄭重地點了點頭,男子漢一諾千金,既然答應了,那麼他就會竭盡所能。

「好的,我現在就將元神能量導入你的身體,你要加快速度了,因為你的同伴已經和那隻蟲王遭遇了。」

藍宛瑤地話讓李慕大吃一驚,他這才意識到若蘭他們極有可能是受到了蟲王幻象的蠱惑和引誘才選擇了另一條岔路,而在那條路等着他們的恐怕才是所有屠殺的正主。

「所見非真,所見非真。」

算命老道的卦言又一次成真,要不是有小皮帶領,自己恐怕也會進入蟲王的圈套。

見到李慕心急火燎,藍宛瑤也不墨跡,身影閃爍,化為一道流光進入了李慕的身體,龐大的能量瞬間充盈着他的每一個細胞,從未有過的強大感讓李慕忍不住咆哮了一聲。

而後一道金光籠罩,他被傳送出了石室,眼前的景象已經重新變成了那條長廊,小猴子趴在他的肩膀上,撓了撓小腦袋,好像也是對突如其來的變化有些不明所以。

「青竹,若蘭姐,方琰,堅持住,我來救你們了。」

一步踏出,李慕整個身體都離開了地面,這就是無量境的實力,御空踏行,宛若驚鴻。 兩人從甜品店出來以後,就各自分開了。

蘇輕沁不清楚之前的原主會不會送林可一回家,也不明白原主為什麼陪着對方演戲,或者原主根本就沒看出林可一的真面目。

不過,她是不可能送的,她自己也是女的,送什麼送,又不搞百合。

就在剛才那會兒,蘇輕沁最後決定按情況走劇情裝人設,比如在原主爸媽面前,她還是要繼續充當三好學生,她也樂於在他們面前那樣,畢竟他們是真心對待原主的人。

至於女主面前,抱歉,她向來不會委屈自己,也對女的不感興趣,所以何必累著自己?

考慮到蘇輕沁讀高三,蘇家一家子暫時搬到距離學校不遠的一處小別墅住,因此她不需要叫車,很快就可以走回去。

只是,蘇輕沁從甜品店出來,才走了幾百米,就被一輛轎車攔了下來。

若不是看出從車裏面下來的人沒有惡意,她都有可能直接報警了。

「這位同學,我家少爺希望你和他走一趟。」

司機大叔,也是傅家的管家周伯,穿着一身嚴謹的西裝,領口處打着領帶,頭髮往上梳得一絲不苟,此刻走到蘇輕沁身前,禮儀完美地朝她含笑說道。

見此,蘇輕沁沒有多糾結,抬腳就朝車子走去。

原書有透露男主和反派第一次見面是在高中,只是因為反派和男主大學后才開始正式杠上,所以這條信息是被作者一筆帶過透露出來的。

看到面前這輛黑色的蘭博基尼,她猜裏面的人就是以後和她相殺沒有相愛的反派。

畢竟,少有家族像傅家這麼財大氣粗,給一個高中生配如此昂貴的名車,所以車主的身份真不難猜。

周伯見少年神色不卑不亢地往車走去,微微詫異了一下。

又見對方很自然的拉開後座的車門,動作優雅地坐進去,一看就是接受過很好的禮儀訓練,心裏更是驚訝不已。

坐在車裏面的傅宴也沒想到蘇輕沁這次竟然這麼乖。

他明明記得,之前那麼多次重生,面對這種情況,蘇輕沁都是面無表情地無視他們繼續走自己的路。

要是她第一次就這麼乖,他後來怎麼會越看這小子越不順眼?

儘管,現在看到這小子,他依舊覺得很不順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