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以後常來啊。”江萬貫語出不怕驚死人,就這麼說了一句。

以前做生意做習慣了,客人走了他總是要送一下的,就算是還有別的業務在身,比如陪媳婦什麼的,也得說上一句這種場面話,給客人留下一下好感。


就在這種情況下……

看着這十餘人的背影,江萬貫一邊挽着厲婉的胳膊,一邊這般說了一句。

肉眼可見,那十餘個黑魂使者的身子,頓時齊齊哆嗦了幾下!

甚至有幾個當時就腿一軟,差點倒了下去,不過還是被眼疾手快的同伴給扶住了。

來,尼瑪啊!

這地方我們下回過來巡邏都得繞着走!

打了這麼多年的工了,好不容易賺點靈草,今天就都沒了!

這是明搶啊!

明搶!

江北悠悠嘆了口氣,微微撇過頭,看了一眼老爹。

萬惡的馬太效應啊,富人越來越富,窮人越來越窮。

咳!老爹這種應該是特殊情況吧?

應該沒有人靠着砍人,或者打劫越來越富裕的,那樣的基本都被幹翻了。

想到這,江北又是下意識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如果這麼一想,老爹還是有點東西的。

這叫啥?

反偵察能力極強?

“爹?”江北緩緩轉過身,喚了一聲。

“嗯?”江萬貫掃了一眼自己這小兒子,沒有先開口,天知道這敗家玩意又要搞什麼。

“咳!爹,我覺得我們是不是應該回去了?”江北搓了搓手,今天在這好一頓折騰,也該回去等結果了。

“嗯。”江萬貫淡淡的點了點頭,便是挽着厲婉朝這小攤外走去,這攤子又不是他們的。

不過江北是覺得有點可惜的。

經過今天這麼一搞,那這攤子還有人敢來做生意嗎?

不甚瞭解,也不是江北所能管得了的了。

而關於兩大族的矛盾的調動,如果不出所料的話,事情應該會比較順利。

想來也就是那些黑魂使者想要跟着大隊長過來喝口湯不成,反倒是把自己的身家靈草都給搭進去了,再然後……

那肯定是不甘心啊!

不光他們不甘心,那大隊長這一波沒搞到東西,還被嚇成了那個德行,肯定回去也得考慮考慮。

可以預料到的,就是這大隊長相中了那兩株五階靈草還有那一塊上品靈石,然後開始探查消息。

恰好他們去那區域大經理小樓的時候還很是招搖,這種消息根本就不難得到。

如此一來,事態就明朗起來了……

然後江北再稍微從中搞一些東西,那這兩大族的矛盾就徹底起來了!

不過現在……

就是回去睡覺的好時候!

只是回到那魔巫族天窟所在地的時候,江北徹底迷茫了。

是不是……走錯了?

不光是江北這麼覺得,就連……江萬貫也是一臉的懵逼。

這是什麼地方?

江萬貫下意識的就退了出去,看了一眼上方的牌匾……

不認識,魔族專用語言,但是他不會認錯路啊。


這輩子別的沒幹,但是殺人越貨,大晚上砸人家院門,都是需要超高的記路能力的。

怎麼會連這種標註性建築都找不到呢?

“爹,這是……”江北吞了口唾沫,有些擔憂的看了一眼這小樓裏面。

裏面……


已經是煙霧繚繞。

就跟着了火一樣。

“不知道。”江萬貫吞了口唾沫,雙眼無神的看了一眼江北,然後便繼續轉過頭看向那大門內……

景色極爲誇張。

青煙瀰漫,也不知道里面在做着什麼。

甚至這父子倆都忘記了放一縷神識進去轉轉。

於是……

江北這麼做了。

江北懵了。

江北人徹底傻了。

江萬貫也這麼做了。

江萬貫眼睛紅了。

江萬貫要炸了!

“哐!”

一道脆響,只見江萬貫一腳踹斷了旁邊的大樹,然後嫺熟的就要抄起來進去打兒子,但是……

可能這不是富貴竹,不是很順手,也可能是厲婉就在身邊,他敢打兒子,今晚他就得以天爲被以地爲席。

於是,江萬貫又是一腳把這大樹踹到了一邊,陪着笑對正一臉狐疑的看着自己的厲婉道:“婉兒,這大樹是不是有些礙眼了?這樣種的話,會影響財運的,容易將這邊的客人擋住,我這是幫了魔巫族一把。”

“哦。”厲婉撇了撇嘴,翻了個白眼,我信你個鬼。


而後卻是自顧自的朝着這小樓內走去……


江萬貫和江北對視一眼,頓感頭皮發麻,這要是被親媽(夫人)給看到了,那不就糟了嗎!

但是現在攔已經來不及了,而且厲婉也是有神識的,定然已經探查了裏面的情況,甚至還要比他們父子倆更快一步。

“哎!”江萬貫重重的跺了下腳,這才趕忙跟上,江北緊隨其後。

剛進門,朝着這青煙瀰漫的源頭看去。

而後,耳邊便充斥着……

“老子三條K!”

“我他媽三條加一對!你拿什麼跟我打!”

“淦!還好老子扣得快,不然這把都得輸回去!”

“江南大兄弟輸多少了?還要繼續玩嗎?你這局可又跟了一株三階靈草啊!”

“區區一株三階靈草而已,拿去就是。”

江萬貫和江北又是對視一眼。

“他,媽,的!”江萬貫氣得腮幫子都鼓了,區區一株三階靈草?

難道他忘了當年他誆騙老子要晉級,把老子家底都給抽沒了的時候嗎!

江北:“……”

看着老爹是這麼個狀態,他也是真的不敢勸。

主要是……

老哥贏了還好。

但是你這一進去就是這種場面,那不是活生生的在給老爹上眼藥嗎!

這個時候……

死道友不死貧道,自保爲上。

“爹?”江北眨了眨眼,一副乖巧可愛的模樣。

“哼!”江萬貫冷哼一聲。

怒氣值+166+166+166……

江北:“?”

“等老子解決了裏面,再回來找你,哼!”江萬貫又是冷哼一聲,而後便是大步流星的朝着裏面走去。

江北鼻子抽了抽,確認過味道,這應該是一階靈草……咳!

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他又做什麼了啊!

老哥跑天窟裏面把這魔巫族的賣場給改成賭場了,但是這……

‘這也不是我教的啊!’ 且說說這魔巫族。

這魔巫族的大賣場還是有點東西的。

它……夠大!

而且賣場後面就是此前江家人小憩的那個三層小閣樓,很是豪華,足以顯示出魔巫族的財力。

最重要的是,這還只是佔據了天窟不足百分之五地盤的存在,就能達到如此地步!

足以見得,魔巫族的實力還是很誇張的。

尤其是現在,把黑血族和骷髏王族反手一滅……還有那個不知道怎麼就自己涼了的天魔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