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任務提示:請迅速前往美食城,阻止恐怖降臨!】

“雖然已經知道地獄任務與美食城有關,但依舊不清楚是什麼契機觸發了地獄任務。”陳沖看了眼手中的鑰匙串,除了苦笑之外,也只能苦笑了。

如果厄運遊戲消失,黑貓和冰冰也會跟着消失吧..

“冰冰..”

復仇天使 陳沖的腦海中出現那張可愛又不失溫柔的臉頰,於是飄忽不定的眼神忽然堅定了許多。旋即深吸口氣,抄起腰間的剁骨刀。

既然所有的流浪者都在六樓變成了怪物,那六樓就是一切罪惡的源頭。

至於黑貓..

先不說污水管道中到底存在多少怪物,光是複雜的管網就足以讓人頭暈目弦,就算有鈴鐺幫助,也不一定什麼時候能夠找到。

而且,陳沖擔心黑貓是害怕它被人或車傷害,但換做是這些怪物的話,反而沒有那麼擔心。

別忘了,在成爲稀有助手之前,黑貓就已經和那些怪物打了不知多久的交到,對怪物的瞭解程度比對自己這個主人還要深刻。

“小傢伙堅持住,我會盡快完成任務來找你的!”

陳沖在心裏默唸一句之後,頭也不回的直奔六樓而去。



六樓和一樓一樣,同樣有一扇緊閉的藍色大門。

陳沖先是用耳朵貼着門邊聽了聽聲響,見沒有任何動靜之後,才輕輕將鑰匙插進鑰匙孔,一點一點擰開。

自從看見那個白眼怪物之後,陳沖整個人都處於一種神經緊繃狀態,生怕鎖芯彈簧清脆的聲音驚動更多的白眼怪物。

不過,這種擔心在看到六樓的格局之後,逐漸淡化了。

與想象中的昏暗陰森不同,六樓非常明亮。

天花板上的照明燈柔白,空氣清晰帶有清香,就連走廊盡頭也能看的清楚。

地板磚一塵不染,幾乎能倒影兩側的辦公室與牆上的藝術壁畫,幾個大型盆栽綠意盎然,甚至仔細觀賞,還能看出盆栽是新佈置的。

不,連牆上的壁畫也是如此,應該是最近才佈置好的。

“這裏真的是地獄任務的任務地點?還是說因爲剛纔保安的對話,讓我產生了先入爲主的誤區?”

陳沖正打算拿着鑰匙去看看其它樓層的情況時,目光忽然被不遠處一間辦公室門上的標牌吸引住了。

‘總經理辦公室’

衆所周知,美食城一共有三位創始人,杜文龍、趙小康以及李生輝。

李生輝不問世事,一心經營自己在美食城的餐飲店,如果是不知情的人,還以爲他只是裏面的商戶而已。所以,這間辦公室肯定不屬於李生輝。

而杜文龍是美食城最神祕的人,從來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若不是這次廚神大賽吸引他出山,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美食城還存在一個廚藝比李生輝更厲害的人物。因此,他更不可能掛上需要管理美食城大小事務的頭銜。

那麼,這間辦公室的主人已經呼之欲出,肯定是趙小康的。

“趙小康..這間辦公室可以說是美食城的中樞,說不定能在裏面找到一些有用的線索。”

陳沖沉吟片刻,擡腳朝辦公室走去。

辦公室的門沒關,透過縫隙,能看見房門正對着沙發與茶几,茶几上擺着幾本翻開的雜誌,裝滿茶水的茶杯看不見熱氣,菸灰缸裏有着幾個燃盡的菸頭。

沙發正對面,則是巨大的辦公桌,桌上的電腦屏幕雖然背對視線,但通過辦公桌後面的文件櫃的玻璃反光,可以判斷電腦處於運行狀態。

文件櫃裏面除了整齊排放的文件外,還有許多獎盃與證書,應該是這些年美食城獲得的各種榮譽。

靠外是一排窗戶,窗簾合攏,看不見外界的景物。

除此之外,再無其他,也沒有人。

陳沖緩緩推開門,做賊心虛的看了眼門後,這才稍微鬆了口氣。

豪門契約新娘 來到沙發邊,桌上那基本翻開的雜誌內容有汽車的,有穿搭的,當然,還有關於美食與旅遊的。

他沒有在這塊區域浪費時間,直接來到辦工作前。

坐上除了電腦顯示器與鼠標之外,還有許多文件與書籍,甚至還有打開的紅泥與印章。

印章上刻着‘飛騰美食文化有限公司’,這纔是趙小康註冊的公司名稱,而美食城只是這個公司的產業。

這些都不重要。

“看這模樣,趙小康之前應該是在給這些文件蓋章。”陳沖拿起一分已經改好章的文件查看,是一份股權轉讓書,內容則是..

“李氏集團美食城股份轉讓協議?這是怎麼回事?”

陳沖眉毛一挑,粗略查看具體內容,沒什麼特別,都是一些形式上的描述以及轉讓股份的細節和後續事宜。

不過,雖然趙小康已經在上面簽字蓋章,但屬於轉讓人簽字的部分還是空白一片。

“這些文件,應該是給美食街那些股東準備的吧,看來趙小康籌劃這件事情已經不是一兩天了,否則不可能提早將轉讓協議準備完畢。”

陳沖心中冷笑,也證實了之前的猜測是正確的,趙小康果然不是單純的打壓美食街,而是想佔據美食街。

但問題是,爲什麼?

放下文件,陳沖又翻了翻一旁的文件夾,與美食街無關,基本上都是關於美食城內部的日常文件。

“這是..”

陳沖拿起其中一個沒有任何識別標識的文件仔細觀看,只見上面羅列着令人眼花繚亂的財務數據。

如果是普通的財務數據倒也罷了,可偏偏這些數據全是手寫的,賬務明細也相當的精彩!

第一頁紙張已經泛黃,上面第一筆財務時間爲二十幾年前,然後順着第一筆財務一直向下,翻頁,翻頁,再翻頁,直到紙張的材質變得嶄新,纔看見最後一筆財務的時間。

陳沖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個時間,剛好是團隊賽進行到第一天的時候,財務明細寫着三行文字。

雖然有些潦草,但不難分辨內容。

‘支付賽場工作人員5000元整/ZJ213’

‘支付阿杰10000元整/ZJ214’

‘支付酒店工作人員3000元整,損失金額100000元整/ZJ215’

陳沖嘴角微微上翹,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個文件上的內容,全是趙小康近二十年來的所有不能公開的財務明細。

換句話說,這變相證明了比賽第一天發生的事情的確與趙小康有關。

“趙四的菜刀破損、李胖子被人威脅、酒店服務員想要栽贓,唯一不清楚意思的是,這些明細中的編號又是什麼意思。”

陳沖正想下意識摩挲下巴,結果剛一擡手,從文件裏滑出一個小東西,定睛一看,竟是一個非常老舊的U盤。 U盤的外殼金屬材質,表面有刮痕,看着非常老舊。

陳沖拿在手中稍稍打量一番,便迅速插進了主機上的USB接口。

電腦屏幕的桌面右下角彈出U盤讀取數據提示,只是眨眼功夫,便掃描完畢。

滑動鼠標點開文件,耳朵卻始終保持高度警戒,一旦走廊發出聲響,他就必須找機會躲藏起來或者奪路而走。

U盤裏面全是黃色‘文件夾’,可令人詫異的是,每一個文件夾的名字都是以ZJ開頭,後綴從1至215!

“原來財務明細後面的編碼是對應這個U盤中的文件。”

陳沖像是得到藏寶圖的冒險家,好奇心立刻驅使他點開‘ZJ215’文件夾。

噠噠..

雙擊鼠標的聲音並不響亮,但放在此時的氛圍中,倒是顯得有些刺耳。

好在走廊上依舊沒有變化,彷彿整個六樓都是空的一樣。

文件夾打開,裏面出現很多類型的文件,有文檔,有視頻,還有幾張照片。

噠噠..

陳沖首先點開照片,照片拍攝的角度很奇怪,既像是用手機拍攝的,又像是用隨身攜帶的某種隱藏攝像機拍攝的。

第一張照片是一個穿着黑色小西裝制服的女性,如果沒記錯的話,此人正是上次被冰冰在酒店裏嚇暈的酒店工作人員。

照片中的她正對着對拍攝者微笑,雙手略顯拘謹的放在褲縫兩側。至於背景,像是某間客房的門口,拍攝者站在門內,女人站在門外。

這一幕沒什麼特別,就像是擺設着喜歡記錄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然後剛好拍下了爲工作人員開門的一幕。

“這張照片..”

陳沖仔細查看照片細節,終於明白趙小康保存這張照片的用意,原來他並不是單純拍攝女人,而是將女人胸前佩戴的工作證清楚記錄了下來。

‘江城酒店服務員劉文芳..’

點擊下一張照片,照片的主角還是劉文芳,但場景已經變了,是在室內某個茶几前。

茶几上有一厚一薄兩沓錢,對照財務明細的內容不難猜出,一沓錢是十萬,另一沓錢則是三千,應該是給劉文芳的酬勞。

噠噠..

第三張照片和第二張照片類似,唯一的變化是,拍攝者露了手,將兩沓錢推給劉文芳,後者的表情似激動似猶豫,有些複雜。

看到這裏,陳沖大概已經猜出這些照片的用意,應該是爲了防止劉文芳事後反悔或者反咬一口時,用作威脅的證據。

陳沖多看了看拍攝者露出的衣袖,無論是款式還是顏色都和當天金城所穿的衣服一模一樣。

顯然,拍攝者就是金城。

噠噠..

第四張照片的場景還是和第二張、第三張照片相同,但劉文芳正緊咬着嘴脣,將兩沓錢分別放進兩側衣兜。

陳沖本以爲後面的照片差不多也是類似的內容,確定劉文芳的確當面收了錢,結果點開下一張後,整個人卻是稍微楞了一下。

照片內容和前幾張完全不同,從拍攝角度來看,應該是從江城酒店對面的某個位置偷拍的,剛好將金城開門接待劉文芳的一幕拍攝下來。

噠噠..

噠噠..

噠噠..



陳沖不斷點擊鼠標,照片不停翻頁,而上面的內容卻更加詭異,將劉文芳進入金城房間,坐在茶几旁交談,以及收錢的整個過程全部拍了下來!

金城以爲劉文芳是手中的棋子,殊不知,他同樣是趙小康手中的棋子,一旦此事暴露,永遠不可能算到趙小康頭上。

“好一個趙小康,這一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戲碼真是夠陰險的。”陳沖心中冷笑的同時,照片已經看完了。

他點開文檔,上面的內容將整件事的發生過程寫得非常詳細,包括劉文芳被抓後,金城報警說自己錢財失竊,然後給了劉文芳老公三萬元作爲封口費。

至於劉文芳會如何把整件事情攬在自己身上,無人知曉,也無需知曉。

最後陳沖點開視頻,視頻內容與照片內容沒什麼區別,甚至說照片是從視頻中截取下來的片段也可以。

遺憾的是,由於電腦連接的不是耳機而是音箱,陳沖只能在靜音模式下觀看,無法聽到金城與劉文芳的詳細交談內容。

不過,這種事,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兩人會談些什麼,或者說,金城會引導劉文芳說出怎樣的話。

“ZJZJ,看來就是‘證據’的縮寫了。”

關閉文件夾,U盤裏‘ZJ’開頭的電子文件夾足有兩百多個..換句話說,趙小康已經不止一次幹這種見不得光的事情!

ZJ214..

這個文件夾中儲存的是那個叫做阿杰如何在李胖子女兒的學校門口威脅李胖子的拍攝視頻與通話錄音,就連事後給阿杰付款的畫面也與拍攝劉文芳的經過類似。但拍攝者不再是金城,而是另外一個熟面孔,叫做張鵬。

陳沖並不知道這傢伙叫什麼名字,只知道比賽第一天的早上,他曾出現在趙小康的身邊。之所以知道這個人的名字,是因爲趙小康在文檔中‘點名了’。

ZJ213的內容是關於張鵬如何收買賽場工作人員破壞趙四的菜刀的過程..

看到這裏,陳沖已經下定決心,這個U盤以及那個老舊的文件,他無論如何也要帶走並且以匿名的方式交給孫警官,讓後者以此爲契機,開始調查趙小康。

兩百多個‘ZJ’,即便只是趙小康個人所爲,也能擊垮整個美食城!因爲趙小康是美食城的三大股東之一,足以代表美食城的形象。

陳沖又隨機點開了幾個文件..

有關於非法拘禁、毆打的照片..

有殺雞儆猴威脅競爭對手的視頻..

更有召集打手搶佔地盤等等一系列性質更加惡劣的事件..

手段之殘暴,之缺德,令人髮指。

毫不誇張的說,美食城之所以能在十幾年的時間中發展成大學城排名第一的美食區域,完全是建立在損人利己的卑鄙手段之上。根本無法和美食街那些靠着勤勞與汗水,一點一滴壯大美食街的商戶相提並論。

“如果李胖子等人知道這些,應該會爲自己曾經創造的成就而感到自豪與驕傲吧..”

一念至此,陳沖立刻取下U盤,將其和那份老舊的文件夾放進揹包中就欲離開。

恰在此時,一股令人作嘔的腐臭味突然浮現。

他豁然擡頭,只見辦公室門口不知何時站着一名穿着藍色工裝服,打着赤腳,身體佝僂的男子!

後者衣服髒亂不堪,雙手下垂,黑色的液體正順着指尖滴在腳背上,又沿着腳趾縫流到地面,像是不斷擴散的黑色蛛網。

藍色工裝服?

陳沖瞳孔急縮,腦海中聯想到目擊者的描述以及剛纔帶着孫隊長在井口找到的藍色衣角,頓時發現門口男子的上衣缺了一塊,露出的皮膚有血痂,但血痂開裂,鮮血絲絲縷縷的從縫隙中擠出。

男子緩緩擡頭,露出陰影下的那張臉..

“張鵬?”

陳沖渾身像是觸電一樣發麻,因爲張鵬的眼睛..

是白色的!

他成了白眼怪物! 陳沖看見張鵬時的心情有些複雜,不是被人抓包時的緊張,也不是發現兇手的激動,有的僅僅是無奈與惋惜。

重生俏軍嫂:首長,放肆撩 回想前幾天那張生機勃勃的面孔,此時的張鵬渾身上下沒有絲毫生機,完全成了只會殺戮的怪物。

這種情感與仇恨無關,純粹是替同類感到悲哀而已。

但此時不是感慨的時候,張鵬也不再是原來的張鵬。好在陳沖已經將文件夾與U盤裝進了揹包,而張鵬因爲沒有聲音逐漸安靜下來,站在門口搖搖晃晃,失去了行動方向。

早在死亡公寓之中,陳沖就見識過紅眼怪物與白眼怪物的恐怖之處,也瞭解不同顏色的眼睛擁有着什麼樣的能力。

白眼代表聽覺,紅眼代表視覺。如果陳沖想從辦公室出去,必須將堵在門口的張鵬引到別處。

他看了眼桌上各式各樣的擺件,想隨便拿起一個扔在別處製造聲音,又擔心拿東西的這個動作會提前吸引張鵬的注意力,反倒給自己添麻煩。

“既然不能將其引開,倒不如直接將其逼退。”

陳沖舔了舔嘴皮,緩緩從褲兜裏拿出之前收走的鈴鐺。

鈴鐺是十分普通的小鐘造型,拿在手裏也沒有奇特的質感,而恰恰是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小東西竟能被普通人用來逼退嗜血怪物,着實令人吃驚。

叮鈴鈴..

鈴鐺內部掛着的小錘撞擊着金屬壁,發出的聲音清脆卻不刺耳,宛如鳥兒的鳴叫,聲聲入耳。

然而,當鈴鐺響起的瞬間,陳沖卻是愕然發現,原本看上去渾渾噩噩的張鵬猛的轉過身體,不僅沒有退後半步,反而是一步跨出,直奔自己而來。

叮鈴鈴..

陳沖不信邪的又搖了一下,結果張鵬前進的速度更快了,到最後直接是飛撲而來!

“尼瑪,難道這玩意兒還有指紋認證不成?”

雖然這個想法只是爲了宣泄心中的怒意,也許鈴鐺還需要某種其他方式一同使用纔有效果,但問題是,此時此刻,這鈴鐺的聲音確實吸引了張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