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伊莉斯大概是吃飽了犯困,在上完一次廁所之後,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雷千真佩服伊莉斯腸胃的消化能力,剛剛還歪向一邊鼓出來的肚皮,現在居然已經癟了回去。

同樣癟了回去的還有雷千自己的肚皮。

現在自己的學生們失蹤,尤其是作為接待自己一行人的清水家的主人,清水涼子同學失蹤不見,雷千哪還好意思厚著臉皮找三井要吃的啊……

雷千的肚子發出了咕嚕嚕的悲鳴音,然而三井好似耳背一樣完全沒有聽到。

雷千嘆了口氣,看來只有先找到了涼子,才可能會有飯吃。

什麼什麼?你問像雷千考慮這麼周全的人,出門旅行時居然沒帶著應急時候的食物,比如壓縮餅乾和小麵包一類的。

甜食怪獸伊莉斯的肚子會告訴你答案。

「三井先生,能不能把八公島整個島的地圖拿來給我看看,也許會找到什麼線索也說不定。」雷千小聲建議道。

「對啊,用雷老師的能力也許可以分析出涼子大小姐所在的位置。」這句話三井聽的清清楚楚,然而雷千肚子巨大的叫聲三井卻充耳不聞。

三井飛快的找到了一張八公島的全島地圖,在桌面上鋪了開來。

「涼子同學是今天早上坐車離開了清水家,然而卻坐上了意圖不軌的人開來的汽車,經過半天的時間,再考慮到是在山路中行駛,行駛速度不可能過快,所以大概是在這個範圍內……」

雷千在地圖中以清水家大門為圓心,以某一根據比例尺換算過來的距離為半徑,畫出了一個巨大的園。

「喔,原來如此,果然不愧是擁有腦力強化能力的雷老師。」三井讚歎道。

「再加上現在是花捲祭期間,不可能在有大量目擊者的街道附近進行綁架活動,這樣很容易暴露身份。從計劃周密的實施更換汽車駕駛也要實行綁架計劃這點來看,綁架犯應該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雷千將八公島上所有在大圓內的街道和花捲祭花車的遊行路線全部劃去,一下子又縮小了不少範圍。

「另外,清水家本身的三千間院子內,也不太可能。既然三井管家你已經派了那麼多人去各分院尋找,沒有理由找不到才是。」

雷千又在圓里劃掉了一大片。

「所以剩下比較可疑的就只有這幾個範圍內的十幾個地方了。」雷千頭頭是道的分析著。

「嗯嗯,所以呢,涼子大小姐到底在哪裡?」 超級跑商系統

「這個嘛,」雷千低頭陷入沉思,「完全不知道啊……」

「哈?」三井被雷千完全說糊塗了,「怎麼會不知道呢?」

「剛剛只是分析出了如果一直是坐車的情況,如果說他們下了車,又坐船了呢?這本來就是座小島,說不定早就坐船出海了。而且也有可能從山上的某條溪流直接衝到山下,那麼圓圈的範圍還要擴大。再者,涼子很有可能被帶到了某幢建築之中,這樣搜尋起來的難度就更大了。」

雷千搔了搔頭,推翻了自己本來的結論。

三井對雷千怒目而視,就像看著欺騙自己的罪人一樣。

雷千趕緊做出安慰的手勢。

「三井管家你先聽我把話說完,」雷千繼續說道,「其實還是有方法可以找到涼子的……」

三井一聽到有方法,眼神立馬亮了起來。

「其實我剛剛一直有種古怪的感覺,為什麼伊莉斯拿著那麼大的蛋糕盒,結果那麼快就吃完了。你不覺得很奇怪嗎?我並不是懷疑伊莉斯的胃口,只不過以她那嚙齒類的小牙齒,一塊蛋糕肯定要啃上半天。那麼只有可能是……」

「只有可能是?」三井還是不明白。

「只可能是有人故意在蛋糕里加了東西,比如發訊器,這樣伊莉斯就會連同發訊器一起吃下去,犯人就可以掌握伊莉斯的位置。然而也許犯人並不了解伊莉斯,她的舌頭可以分辨出異物,所以現在那個發訊器一定被伊莉斯吐在山路上的某個地方,我們只需要……」

「只需要對發訊器進行反向追蹤,原來如此。」三井恍然大悟。這個老管家意外的對高端的技術也相當熟悉。

雷千捅醒了伊莉斯。

「哥哥,天亮了嗎?」伊莉斯揉著眼睛問道。

太陽早就曬屁股了,喂!

「伊莉斯,你剛剛吃蛋糕的時候有沒有吃到什麼特別的東西?」雷千問道。

「好像是有個硬梆梆的東西,被我吐到山腳下了。」伊莉斯撇著嘴說道,看來咬到發訊器給她產生了不好的回憶。

雷千微微一笑,果然情況如他所料。

「綜上所述,三井管家,就請你找人到山腳下搜尋發訊器,再找專家過來破譯出發訊源吧。」

「嗯,好的,雷老師,發訊器就拜託你了。」

「拜託……我?三井管家你什麼意思?」這回換雷千不明白了。

「營救涼子小姐必須爭分奪秒,所以我把能調動的人手已經全部派出去了,短時間內想要叫他們回來是不可能的。所以只有勞煩雷老師你去山腳尋找發訊器了。另外,你找到發訊器請立刻拿到這裡,老夫將親自破譯出發訊器的發訊源。」三井說著就挽起了袖子躍躍欲試。

雷千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這也就是說,雷千還得餓著肚子在這條山路上至少來回跑一趟,話說三井老管家你之前是幹什麼的啊,居然連破譯發訊器也會?

「在此之前,能不能先給我點兒……」雷千試圖讓三井意識到自己空腹的事實。

「營救小姐,刻不容緩,雷老師你在幹什麼啊,還不快點兒行動!」三井說完,也不管雷千,自顧自的跑去工具間,興沖沖的尋找可以破譯發訊器的工具去了。

「伊莉斯同志,你到底把發訊器吐到哪裡去了啊?」已經埋頭在草叢裡搜尋了半天的雷千苦不堪言的問道。

雷千現在甚至希望可以變成一隻兔子,然後啃草充饑。

「啊咧,我明明記得就是在這一帶的啊。」在同一片草叢中搜尋的伊莉斯也完全沒有斬獲。

「你剛剛已經這樣說過三次了!這已經是第三個「這一帶」了!」雷千無奈的說道。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這裡不要用這個梗啦!」雷千完全被伊莉斯的亂用詞句能力打敗了。他只能繼續埋頭在草叢中。

「啊咧!這是什麼?」伊莉斯突然大喊。

「找到了?」雷千沒想到幸運女神會這麼快降臨。

「兔子先生!」伊莉斯興奮的大叫。

什麼啊?原來是兔子啊……雷千失望極了,他確實也看到附近的草叢有些異動,然而等伊莉斯轉過身來,看到「站」在伊莉斯身前的兔子,雷千差點兒沒一屁股坐在地上。

這隻兔子幾乎和伊莉斯一邊高,站在地上用紅色的眼睛緊緊盯著伊莉斯。

到底是吃了什麼草才能長的這麼大啊!

話說這已經不能算是兔子了吧,怎麼看都像是一隻長著長耳朵、紅眼睛的小白熊啊!

雷千從來也沒聽說過日本的核污染,居然可以讓兔子變異成這副模樣。

兔子只是凝望了伊莉斯一會兒,就轉身向森林深處「跑去」。

兔子完全不用「跳」的,而是用兩隻大腳丫前後輪換,蹬著地面快速飛奔。


這絕對是哪裡來的穿著玩偶裝的小孩子吧?

雷千只能這麼解釋了。

兔子走後留下了兩行大腳印。

「哇,蛋糕盒子!」伊莉斯大叫著。


在其中一個腳印里,有一個被踩扁了的蛋糕盒子。正是伊莉斯從蛋糕店裡拎出來的那一個。

好了,盒子找到了,發訊器還會遠嗎?

雷千重新點燃了希望的火把,他在兔子腳印周圍仔細尋找。

然而,直到伊莉斯累的歪到在一顆樹邊睡著了,雷千滿頭大汗都已經被晒乾了的時候,發訊器依然沒有找到。

到底發訊器跑到哪裡去了,雷千的肚子發出了悲鳴。

雷千已經準備放棄,然後打道回府了,跟三井管家彙報一下然後找更多的人手過來尋找。

「嗷」!就在這時,一頭真正的和「熊」一樣高的黑影向雷千走來。

雷千這次真的一屁股坐到在地。


「熊」的手裡拿著一個小型的發訊器,仔細一看,這不是莉莉嗎?

莉莉的肩膀明顯被子彈射穿了,鮮血正順著大臂流下。

「雷、雷老師,小心夏洛特和狩獵獅子會!」說完,莉莉直挺挺的倒向雷千。

超過一百六十斤的體重就這樣壓在了瘦弱的雷千身上…… 貴族,在很久以前,象徵著地位與榮耀。

而如今,隨著貴族的特權被不斷剝削,他們所能保有的也只有一貫的傳統。

責任、教養和自由是英國貴族階級的傳統,每一個英國貴族都以此作為自己的驕傲而遵從著。

尤其是英國的王室,一舉一動都會被公民看在眼裡,成為萬民效仿的焦點。

夏洛特也是如此。作為王室貴族的分支,夏洛特雖然繼承了王室的姓氏,卻無法享有王室的特權,住進白金漢宮裡。

事實上,夏洛特從出生下來開始,就是在教會中長大的。

隱愛成婚:腹黑冷帝乖乖就範

但是夏洛特並沒有因此而缺失了教養與榮耀,相反,自尊心比一般人還要強的夏洛特養成了一副女王般的脾氣。

除了會長以外,所有教會中的人幾乎都唯她命是從,這也養成了夏洛特驕傲自滿、喜歡受人追捧的性格。

直到她遇到了雷千和雷千的學生們。

前者是她的班主任老師,雖然雷千對每個學生都近乎平等,然而夏洛特認為雷千沒有特別關注自己就是雷千的罪孽。

至於後者,雷千的學生們性格迥異,然而共同點就是沒有一個人把夏洛特當做貴族追捧。

有的時候,夏洛特反倒覺得這樣的生活更加自由。

雖然在英國,夏洛特受到教民敬仰,然而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在夏洛特身邊的人會真心對她,大家看重的是夏洛特的身份和地位。

到了實驗島,夏洛特才第一次體驗到了平民式的生活。

夏洛特甚至有些嫉妒伊莉斯,因為伊莉斯可以受到雷千無微不至的照顧。

也許夏洛特想要收買伊莉斯,只是為了引起雷千的注意而已。

說到伊莉斯,夏洛特這次來八公島的目的之一就是伊莉斯。

所以當她看到雷千在蛋糕店外徘徊的時候,她馬上用「音波操縱」的能力將雷千叫到蛋糕店裡來。


然而就在這時,夏洛特突然看到了一隻紋著獅子圖案的手臂從眼前飄過。

夏洛特吃了一驚,她趕緊抬頭尋找,卻發現有獅子紋身的人正在向後門移動。

夏洛特匆匆告訴了會長蛋糕店的位置,然後掛斷了電話,向後門移動。然而蛋糕店裡的人實在太多,等夏洛特移動到後門的時候,早已經沒有了可疑人物的蹤影。

夏洛特推開後門,走出了蛋糕店,然而在那裡等著她的是——

「果然,這一切都是你和你那個狩獵獅子會搗的鬼嗎,副會長大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