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從血煞子那猶豫的神色,可以窺知一斑。

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血煞子依然還想報仇。

再勸下去,恐怕血煞子會對著干。

羅陽說道:「莫邪小姐,你只要知道一點就行了,我是你的堅實的後盾。你有困難,我會幫你解決。」

這麼友好的話語,血九子聽了自然也舒服。

何況在血煞子的眼裡,羅陽是一個大能。

就算羅陽還沒有亮出身份,但血煞子也不敢說他是普通的少年。

過了一會子,聽到血煞子說道:「你真的是要用力量來幫我突破飛升?」

那是假話。

可羅陽怎麼敢如實相告?

若實話實說了,那不知血煞子要鬧成什麼樣子。

「莫邪小姐,我說不是,這符合你心理的期待,對不對?如果是那樣,你就當我不能幫你飛升就行了。等到我幫你得了大道之後,你反而會有驚喜。」羅陽說道。

雖說也有點懷疑羅陽的能力,可親眼見識過羅陽的那種強大的金光,血煞子也沒什麼好說的。

羅陽則接著道:「莫邪小姐,我很快就會幫你找到幹將先生。」

這是一句安慰的話語。

不意血煞子打蛇隨棍上,立刻接住話茬,說道:「那現在立刻幫我找到幹將先生!」

這個要求,羅陽不能拒絕。

不過要是立即答應,那又很麻煩。

若不去,那血煞子又會鬧起來。

羅陽找了個折衷的辦法,說道:「莫邪小姐,請相信我,我一定會幫你找到幹將先生。現在我要先去處理第十塊木炭的事。」

血煞子忽然提出一個很尖銳的問題,說道:「以你的能力,你為什麼不殺了第十塊木炭?」

這個問題難住了羅陽。

說起來那太複雜了,不單有實力的問題,還有局勢的理由。

就算羅陽有那個實力,他也還不會對第十塊木炭下手。

一時不能以正常理由來回答,羅陽急轉著腦筋,說道:「莫邪小姐,我也在點化第十塊木炭。如果它能聽進我的話,那就好辦。它要是不聽,那我會把它消滅。」

聽了這話,血煞子無語。

「它也能得大道?」血煞子冷道。

聽血煞子語氣,倒像很不服氣的樣子。

羅陽說道:「莫邪小姐,你可以得大道,難道第十塊木炭就不行?人可以成仙,魔也可以成仙。」

準確點來說,血煞子和第十塊木炭也相去不遠。

是以,血煞子也不敢說太多。

不然羅陽一句「你跟魔也相差不多」,那血煞子就無話可說了。

冷哼了一聲,血煞子說道:「那到底什麼時候幫我找回幹將?」

羅陽說道:「莫邪小姐,很快了。不用急。我說過的事,那是算數的。」

這種沒有確定時間的說法,血煞子聽了很不滿。

可能是一個月,也可能是一年,甚至是十年。

若是十年以後才能找到幹將,血煞會覺得時間太長了。

「你要同時點化我和幹將?」血煞子問。

「對。但還要找到幾顆魂珠,有了足夠的力量,才能一次幫你們飛升。」羅陽說道。

勸了又勸,血煞子算是稍微接受了。

畢竟遇到高人不容易,能得到高人的點化,那更難。

出來也有半個小時了,羅陽說道:「莫邪小姐,我們先上去。你的事,我包你滿意。你只需要等幾日就行了。我現在還要處理一下第十塊木炭的事。」

血煞子冷道:「那我拭目以待!」

終於把血煞子勸住了,羅陽鬆了一口氣。 鍾小愛終於回到學校,已經是開學第三周了。

當鍾小愛和東方彧同時出現在教室里的時候,教室里又掀起了一陣騷動。

「小愛,這裡這裡……」

金笑秋遠遠地在座位上招手,鍾小愛快速跑向她。

「哇哦,親愛的,終於見到活的你了,可想死我了。」

金笑秋說著就是一個熊抱,將鍾小愛抱在懷裡。

「笑笑,你要不要這麼誇張。」

「哪有誇張啦。你是不知道有人還更誇張呢……」金笑秋在鍾小愛耳邊低語:「那天你不見了,東方老師直接讓全校師生都去找你耶……」

鍾小愛的身邊不知不覺圍了許多人,鍾小愛不可置信的看向他們,只見他們點頭如搗蒜。

「我和你說啊,就是那天晚上……」

身邊的同學開始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了起來……

金笑秋其實已經在電話里和微信上,斷斷續續和鍾小愛說過一些,只是現在看來,那個陣勢和蘇唐形容的有過之而無不及。

上課時間,金笑秋還在本子上將當初的情況一一再現。半節課下來,寫了快10頁的筆記本,鍾小愛對事情的認知又上升了一個等級。

東方彧這傢伙,至於這麼興師動眾么?

現在好了,她鐵定在校園裡出名了。

整整兩個小時的課程,東方彧難得的沒有為難鍾小愛,兀自在前面講著自己的課。

可是下課之後,鍾小愛的身邊又圍了一群人,都是在八卦她和東方彧的。

「鍾小愛?你和東方老師是什麼關係?」

「我猜一定是遠房親戚。」

「怎麼可能,你看看她這窮酸樣,東方老師那是東方集團未來的CEO,怎麼可能有她這樣的窮親戚嘛。」

「就是那種遠房表妹啦,小說里不是常寫嘛,還和東方老師有婚約什麼的那種偶像劇的狗血橋段啦……」

說話的人是張仙仙,綽號張大仙,平日里總是喜歡搬弄是非,哪裡有熱鬧往哪裡鑽。

金笑秋氣憤道:「張大仙,你不要胡說八道。」

「哎喲喲,正主都還沒發話呢,你個大小姐急什麼急。我看八成是鍾小愛去勾引東方老師不成反遭拒絕,忍受不了委屈就鬧出離校出走的把戲,好誣陷老師,讓我們的男神騎虎難下……」

張大仙還在發揮著她那超級無敵大的腦洞。

鍾小愛被氣笑了,反問道:「張大仙,你都說了我是東方彧的遠房表妹了,還是指腹為婚的那種。那你怎麼還敢在這裡大放厥詞?你就不怕今天是你在學校里的最後一天……」

鍾小愛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看著張大仙的臉一陣青一陣白。她拿起書包,瀟洒的和金笑秋離開教室。

回到宿舍之後,鍾小愛直接趴到床上裝死。

「啊啊啊啊……」

剛剛在教室里,她都幹了些什麼呀?

還遠房表妹呢?

表妹你個大頭鬼啦!

還指腹為婚咧?

她都不知道東方彧那個混世魔王比她大多少歲呢……才不可能和她指腹為婚呢…….

「啊啊啊啊……」

她的淑女形象啊!

唉,東方彧真是她的災星!

每次遇上他,總沒好事兒。

「小愛,你怎麼了?別在床上滾來滾去的啊。」

「笑笑,我的淑女形象啊……」

「……」

金笑秋還沒來得及吐槽鍾小愛,鍾小愛的手機響起來了。 下了車,羅陽腦袋又在想第十塊木炭的事。

第十塊木炭要去八仙堂找夜傀,這個事拖不了多久。

自從白衣人和九星鏈法陣被破之後,十大聯盟好像也沒什麼能力來對付第十塊木炭了。

除非十大聯盟能找到那個曾鎮封木炭十兄弟的高人,不然都沒什麼希望。

換言之,十大聯盟還會繼續倚重羅陽。

畢竟只有羅陽還能跟第十塊木炭掰一掰手腕。

下了車,羅陽在心裡說道:「莫邪小姐,第十塊木炭已得到一樽受傷的夜傀,你說它有沒有獲得什麼好處?」

血煞子冷道:「我的記憶不全,有些事記不起來!」

這可能是真話。

羅陽說道:「莫邪小姐,聽我說。如果你知道一些秘密,要告訴我。那我才能最快處理好第十塊木炭的事。」

只聽血煞子冷哼了一聲,說道:「你是大能,還用問我?」

被血煞子嗆了一句,羅陽有點語塞了。

果然假裝是大能,有好處也有壞處。

帶著血煞子走進酒店,搭乘電梯上去,羅陽心情不錯。

畢竟把魂珠的力量吸收了。

不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雖知神秘金光藏在腦海里,力量就在那兒,可就是無法自如運用。

回進房間,天都快亮了。

第十塊木炭盤膝坐在地上閉目養神。

羅陽躺在床上休息,思考怎樣應對第十塊木炭要去八仙堂找夜傀的事。

到了早上七點左右,羅陽的手機就響了。

「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拿起來一看,原來是安玉瑩打來的。

明明在縣城,卻不回村子,不用問也知安玉瑩和唐桂花都擔心羅陽出事。

不接不行,只好接通電話。

「安姐,吃早餐了沒?」羅陽問。

「牛仔,你在縣城做什麼呢?人家有事要跟你商量呢。」安玉瑩嬌聲道。

第十塊木炭的事,羅陽很難跟安玉瑩說清楚。

在思索要怎樣回答時,聽到電話那頭傳來唐桂花在旁邊的話音。

「牛仔!天天留在縣城不回村子,你幾個意思?躲著老娘?!」唐桂花氣咻咻道。

在唐桂花看來,還道羅陽在躲她。

前不久,羅陽慷慨答應了唐桂花,說在她弟唐德興結婚時送一份大禮。

當唐桂花要跟羅陽詳聊的時候,卻找不到羅陽。

事實上,羅陽確實是在辦正經事。

可想要向唐桂花說明白,那比登天還難。

一是美人一般不愛聽講道理。

若羅陽侃侃而談,倒會讓唐桂花認為他在故意找借口躲著她,就是為了不兌現承諾:不給唐德興結婚大禮。

其二,第十塊木炭的事情,說給唐桂花和安玉瑩聽,她們非便幫不上忙,只會嚇著她們。

換言之,不說好過說。

至於要怎樣才能讓唐桂花和安玉瑩安心,則是一個大問題。

若沉默不語,那唐桂花會更懷疑。

於是羅陽連忙說道:「桂花姐,怎麼可能?就是給個天我作膽,我也不敢那樣做。桂花姐,吃早餐了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