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是他再這樣下去,挨不了半年,他就要死去……”水牛附身的青年擡頭仰天,臉上很是平靜。

宋德華不語,從外表看來,青年確實讓人擔憂,臉色差,身體消瘦。

“所以我就附身了,想在短時間內幫他多賺點錢,也就只好出此下策。希望你不要爲難他們,你是要對付我吧?等我把他的肉體帶回家,我出來,隨便你處置。”

天價前妻 水牛又道,人已經來到鎮子裏面,眼能看到的都是些舊房子,房子也不多,歪歪的一排。

宋德華知道這個叫水牛的大漢肯定是把自己當成道士什麼的了。畢竟也就只有道士能看到他們存在。

所以在水牛心中,宋德華要對付他是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宋德華也不說話,跟在後面,跟着他進了一個不大的破房子裏,只有一層,裏面光線昏暗。

“回來了?叢。”在宋德華進去的時候,裏面傳來聲音問道。

“恩,今天比較早下班。”青年道,接着將盆子放好,順便將袋子裏的錢拿出來,向房間裏走去。

青年掏出盒子,把錢放到裏面。宋德華一眼看去,應該有一兩百張的樣子,新的舊的都有,一大疊。

“叢,家裏沒米了,你能去買點嗎?”裏面的女聲說完突然咳嗽了幾下。

宋德華知道里面的女人應該是這個青年的妻子,剛剛水牛介紹過這個家庭,他的老母親正在醫院治療。而裏面的女人自然是那個沒錢治病而在熬着身子的偉大的女人。

“好,不過我要休息下,有點累……”青年擡頭看了眼宋德華。是該把身體給回給青年了,而他,附身的鬼魅需要受到該受到的懲罰。

鬼魅不能附身,這是誰都知道的事。

“好,那你休息下。難得兩個小傢伙也睡了,不會打攪你睡覺。對了,剛剛包租婆來過,說房租要漲兩百……”

女人說完沒再說話,似乎在抽泣一般。

如今的社會,什麼都在漲,可錢是越來越難賺,這讓他們實在不知道怎麼活下去纔好。

“恩!”水牛道,說完直接把青年的身體躺好在牀,接着閉上眼睛。

“叢,是不是有客人?怎麼我看到一個陌生人?”突然在裏面傳來那女人虛弱的聲音,這倒是讓宋德華驚訝。

接着宋德華纔看到,自己站的位置剛好是在邊沿上,裏面的女人只需要探頭就能看到自己了。

不過即便女人不出聲,宋德華也會和眼前的女人打招呼。

“嫂子,是的,我是叢的老同學。也纔剛到呢。”宋德華道,接着把那閉上眼的水牛拍醒。演戲時間到了……

“啊,是呀,我也纔看到他進來,還正準備休息呢。”水牛睜開眼睛坐起來,接着起身去倒茶了。

“那得好好招呼呀,家裏沒什麼,要不你去外面買點水果什麼的……”女人顯然有些激動,頓時語氣加急,一說就說個沒停。

“不需要了,嫂子,我還有事,只是見見老同學就是了。”宋德華道,接着拿出錢包看了看,現金不多,只有天鑽卡……

“哎呀,我都忘記了,外面還有一點東西提進來,等我一分鐘。”宋德華道,直接閃身出去。倒是把水牛弄的楞了楞,不明所以。

宋德華出了房屋,見四下無人頓時瞬間消失,來到宋德華一家銀行提款機旁邊,接着進去插卡取錢,接着走出去,有張望幾眼,見沒人,瞬間消失。

此時在銀行監控室內,原本正要打瞌睡的值班員頓時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因爲剛剛發覺自己見鬼了!

然後將錄像倒回去看,緩慢進行,果然看到了那一道影子陡然出現,但是又像是從一邊跳出來,又是突然出現一般。因爲剛好那裏有個死角遮擋住了,讓別人看上去像是跳出來一樣。

“回來了!”很快宋德華就回來了,速度快的不行,而他手上則是拿着整疊的錢,估計也有十多萬左右。

“你這是?”水牛問道,難道是他自己想的那樣?

“嫂子,這是十年前我借叢做生意的錢,現在小賺了點,所以就拿過來了,比過去的要多一點,但是你別介意呀!”宋德華對着水牛微笑,接着宋德華向屋子裏走去。

裏面有個消瘦的女子,膚色很黃,在他旁邊還有兩個一歲多的孩子,正沉睡着,嘴上還咬着奶嘴。

“這,這……”女人不知道說什麼好,臉上似乎因爲激動有了絲絲紅潤,正詫異的看着宋德華,接着看着宋德華手上的錢,一大疊,全部層好,很高。但是被眼前的雙手壓住了。

她從沒見過那麼多的錢,真的,從來沒有,在她想來一輩子都不會看到這樣多的錢。

“不,不。當初叢借你多少你就還多少就是了。你拿那麼多,我,我們不能要!”女人激動道。

而水牛附身的青年站在一邊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舉手無措,看着宋德華,又看着女人。

站在他的立場,他只想多弄點錢給女人和青年。可站在青年人立場,確實無功不受祿。尤其他們一家是那麼的善良老實,絕對不會收這些錢的。

水牛頓感兩難,但是現在的情況,水牛卻是想收下那筆錢,畢竟只有錢了,才能解決問題。

“沒事的,嫂子,你收下吧。沒有叢過去的幫忙,我現在恐怕早就餓死了……”宋德華憨厚道,說完將錢放在桌子上,接着就急迫的走了出去。

任由那女人在後面喊着,宋德華都沒有理會。不管怎麼樣,宋德華該走了,即便是水牛,宋德華也打算放過他,好鬼,不該死。

“等等!”宋德華沒走多遠,後面的水牛已經追了上來。這次是他的本體,而不是那青年模樣。

“怎麼了?”宋德華問道,手上還提着大袋小袋,宋德華要回去住處交差。

“你,你不捉我了?”水牛尷尬道,雖然覺得這樣說話很怪,但是水牛感激宋德華今天做的一切。

“捉你做什麼?捉你回去附身呀?!”宋德華怪異道,說完想繼續走路,只是水牛的身子全攔在了前面。

“謝謝。”水牛道。

“別謝我,謝你自己。不過我倒是希望能多遇到像你這樣的鬼魅,然後爲我所用……”宋德華想過對付鬥士的方法就有兩個,一個是殭屍,一個是鬼魅。現在殭屍有藍鵲還有那兩千多殭屍兵,可是鬼魅卻是沒有。因爲宋德華不知道該如何下手纔好。

“什麼?你要鬼魅做什麼用?”水牛很感激宋德華,此時聽到宋德華的話,頓時來了興趣。因爲他知道那裏有像他這樣的好鬼,而且數量也不少。

“哎,怎麼和你說呢?說了恐怕你也是不會相信的。”宋德華道,他感覺是這樣,當初宋德華自己也是不相信鬥士什麼的。若非宋德華親身體驗,宋德華只當是故事聽而已。

“我都成鬼魅了,還能有什麼不信的。。。。。”說到這裏,水牛也是無奈的笑。活着的時候,他怎麼會想到還真有鬼魅的存在,死了,也就知道了。

宋德華聽到這裏頓時笑了笑,好像事實是這樣的……

算了,時間也早,宋德華當下就坐了下來,找個偏僻的地方聊了起來。宋德華將鬥士的存在和他的計劃都說了出來。

宋德華相信水牛,從今天的情況看來,宋德華挺喜歡水牛這樣的人。

“你不說,我還真不知道……”水牛聽完宋德華的話,頓時也驚訝了。同時也知道了剛剛宋德華爲什麼能那麼快的速度就搞來那麼多錢,包括只是輕輕一碰就把自己碰出三步。

原來宋德華已經不算是普通人,而是鬥士一般的存在。不過宋德華的力量確實挺大的,讓水牛都害怕起來。

“呵呵,我自己都感覺像是做夢呢。”宋德華接話,笑了笑,他是笑自己。本來就活的好好的,沒事幹嘛趟這渾水,結果自己的幸福日子就算是過完了。

“不過,宋德華大哥,你要是真的想借助鬼魅的附身力量,我倒是可以告訴你個人……”水牛說到這裏卻是有些尷尬起來,摸着自己的後腦勺。

宋德華很是疑惑,誰呢?

“她叫虎妹子,不過她喜歡附到別的女人身上。只要你能找到她,她能幫助你,只要她願意,能召集上千的鬼魅……”水牛說到這裏看着宋德華,但是臉上依舊是尷尬的樣子。

這倒是讓宋德華鬱悶,爲什麼水牛說到這個女人就那麼尷尬呢?

“我怎麼才能找到他?”不過此時宋德華將所有的心思放在了找到這個女鬼身上。鬼魅附身,將會是一個很好的鬥士。畢竟附身了,也可以刀槍不入呀!力量也大,有着普通人沒有的能量。

宋德華一想到自己的上千個武林高手,小土哥他們的存在,如果他們有鬼魅附身,那結果將會強大到什麼程度。只要能達到七級鬥士的水平也好了。

“這個……”水牛更是尷尬了。現在宋德華算是知道了,原來水牛尷尬就是因爲這個女人,難道這個女人有什麼問題?

“說說?”宋德華再問。關鍵時刻怎麼能掉鏈子?

“到信仰城……然後,然後,虎妹子不叫喜歡附在胸大的女人身上……”水牛最後臉色很是尷尬的結巴說完。

宋德華總算知道了,原來是在胸大的女人這幾個字,所以水牛尷尬了,他那麼老實,說到女人敏感部位,自然尷尬了。

“這樣的呀……那意思就是,我找到胸大的女人,那麼就很有機會找到虎妹子?”宋德華試探問道,按照邏輯,是這樣的。

“恩。”水牛回答道。

宋德華點點頭,總算知道怎麼回事了……

接下來宋德華和水牛又聊了許久,聊到了鬼界,聊到了那個年輕人,最後宋德華才趕回去住處。

回到住處的時候宴會已經開始了,不得不說藍鵲和俞蓉純挺能幹的,上千人的星獸肉都被他們兩個女人解決了。 宋德華則很乖巧的把手中的大袋小袋交到了藍鵲手上,然後才坐在住處上一起喝着,吃着。

“衆夫人們,我宣佈,明天我又得離開一段時間。”宋德華道,他要去尋找虎妹子。

這對宋德華來講很重要,實力,就是靠這些,宋德華看好鬼魅附體的力量,比起藍鵲他們這些殭屍,鬼魅也是有過人之處的。

宋德華的話剛說完,衆多女人冷冷看着宋德華。眼中盡是鄙視和冷漠。

“怎麼了?”宋德華唯唯諾諾道,眼前的情況不妙呀!

“你不會有多找一個老婆吧?”白板首先問道。

現在誰都知道,宋德華離開一次,就多一個女人,這樣下去,女人成山了!

“這個……”宋德華會說他也不想的嗎?

藍鵲此時也是一臉壞笑的看着宋德華,包括俞蓉純,這是讓宋德華最頭痛的人了。

“我儘量吧……”宋德華最後道,面對衆多女人的虎視眈眈,宋德華還能說什麼?

“哼!”白板又冷哼,接着喝酒,不再理宋德華。

白板的其他七個姐妹也是一樣,這讓宋德華感覺難堪了。

“好了,白板妹子,別玩德華了。”小朵道,包括高慕,同樣看着白板。顯然他們是站在宋德華一邊的。

“宋德華有他的事要做,至於會發生什麼,不是宋德華自己想的嘛。”高慕接話。

“我也是這樣說的,宋德華是什麼人,你們知道。”神宮道,說完看着衆女人。

直到這個時候,大家纔沒說話,接着笑了起來,喝酒。事實上剛剛白板她們是有一點小生氣,但也只是撒嬌而已,見最大的神宮都說話了,他們也就只好乖乖的了。

信仰城,半個月後,午間。

街道兩邊圍了不少人,而他們圍觀的原因卻是因爲此時正有一個大胸美女正在低着身子找東西,而那低衣領中的一抹春光吸引了無數的異性。

宋德華也和其他男性一樣佇立觀看,沒人能敵過蕾絲罩的誘惑,何況還有深溝。所以宋德華停下來看着,他這次就是要找胸大的女人,結果,找半個月了,也沒見有幾個胸大的。

即便找到一個兩個,可惜並不是宋德華要找的胸大女人,虎妹子喜歡附體的人,不過現在眼前就有一個,剛好合了宋德華的心水。

“嘿,那個小美人這次有的找了!”

“可不是,訂婚戒指掉了,還是鑽戒。我撿到的話,我肯定已經帶回家哄我家女人去了。”

“管她呢,她找不到纔好,不然我們那裏能在這裏大飽眼福?比看圖片真實多了。”

宋德華聽着身邊幾個男人互相討論,心裏已經瞭然。

美女不見了鑽戒,怪不得此時鎖眉緊皺,一臉焦急的模樣,讓人看了心生疼愛。

“這個美人真漂亮,比明星漂亮多了,而且美女還是素顏,明星還得靠打扮。”

“說個屁,上去幫呀,指不定還能搞到號碼,接着繼續發展下去。”

“得了,人家找的是訂婚戒指,那就是名花有主。你沒看其他男人都很理性的站着看嗎?誰去爲他人做嫁妝?”

身邊的幾個男人一臉深沉道,說完繼續半低身子隨着美女彎腰起身而變換着姿勢。 情迷少帥試婚妻 似乎一點也不願意錯過那抹乳白。

“好香!”宋德華用鼻子嗅了嗅,雖然相隔百多米,宋德華的鼻子卻能清晰聞到美女的香水味,玫瑰香,誘人十足。

“今天也沒找到胸大的女人,唯獨眼前一個,不行,等先泡到手再說。而且水牛說了,虎妹子附身是極難看到的,除非接近她……”宋德華看着眼前那一臉焦急的美女思量起來。

驚世第一妃 “那就先泡到手再來測試吧……”宋德華總結了前面沒能找到虎妹子的原因,最後道。

宋德華低沉的聲音引來離他最近的幾個男人鄙視,難道眼前這個長的沒自己帥的男人因爲缺個老婆還準備上去泡那個女人不成?

凡是聽到宋德華聲音的人紛紛用眼神將宋德華輪了一遍。

宋德華能清晰感覺到四周那些同性對他的鄙視,但宋德華知道,他們是在妒忌。他們只能偷看和幻想,而他宋德華不同,他看上了,那就直接泡到手就好了。

宋德華向那美女走去,昂首挺胸。

“嘿,那傻子還真的上去了!”剛剛聽到宋德華說話的青年看怪物一般看着宋德華。

“不管他,你看他那模樣,那美女恐怕連多看他一眼都懶得看。”另一個人想對着宋德華吐口水。

“看戲就是了,世界上沒有這種傻子又怎麼能襯托我們這些男人的優秀?”一個戴金絲眼睛的成熟男人扶着鏡框,看着宋德華那瘦小的背影道。

其他人聽了紛紛點頭,這句話倒是沒錯。

“美女,我可以幫你找到鑽戒,但是我有個要求。”宋德華一向很直接,來到美女面前認真道。

“啊!你能幫我找到訂婚戒指?!真的,那真的太好了。你說吧,有什麼要求,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答應你!”

焦急無比的李夢瑤聽到眼前這個青年的話後頓時大喜,沒人比她更瞭解這個戒指的重要性。

和何鵬飛一起戀愛五年,終於要結婚。而這個戒指昨天才買下來,說好了半個月後正式擺宴席,可偏偏自己一天都沒戴到,丟了。

如果這件事讓何鵬飛知道了,一定會因爲這個訂婚戒指而破壞兩人此時的甜蜜感情,最後可能連婚都結不成。

“你不先問問是什麼要求?”

宋德華覺得自己不能坑人,起碼要讓對方知道自己的要求,做生意都需要明碼實價,何況宋德華打算讓這個胸大的女人做自己老婆。

契約成婚,總裁老公要抱抱 “不需要的,我一看你這個人就是老實憨厚的人。我叫李夢瑤,你呢?”

聽到眼前青年的話,李夢瑤很是開心,頓時先介紹自己,她是文員,禮儀禮貌早養成習慣。

“是的,我很老實。我叫宋德華,李夢瑤美女,很高興認識你。”宋德華越來越喜歡眼前的美女,那麼有禮貌,而且氣質也很文靜。

“那麼你說要求吧,我能辦到一定辦,因爲這是對人的承諾。”李夢瑤用手挽了挽因爲剛剛慌忙找戒指而有些凌亂的烏黑長髮。

貿然開口讓眼前的美女做自己老婆肯定會引起美女反感,所以宋德華感覺還是先問問先。

“我說出來,你不會生氣吧?”

李夢瑤稍微一楞,接着微笑“不會,你幫我,有要求很正常。你說就是了,我能做到的話肯定會做。”

“做我老婆。”宋德華道,臉上寵辱不驚。說是做老婆,其實也是想到了水牛說的話,要看到虎妹子附身,可不能用眼睛,只能接近她。

宋德華確實看不出來,原本宋德華就不是專業道士,何況聽水牛說,虎妹子的修爲比較高,要是附身,很難看出。

所以宋德華纔出此下策。

李夢瑤表情僵硬一下,但很快再次恢復微笑的模樣。李夢瑤感覺一定是自己聽錯了。

怎麼會有人直接對着一個陌生的女人說要女人做他老婆的呢?肯定是自己聽錯了。

“宋德華,剛剛,剛剛你說什麼?”李夢瑤覺得有必要再問一遍。戒指對她來講很重要,那是愛情的結晶,代表着彼此相愛多年的見證。

如果丟了,那麼何鵬飛肯定會認爲自己一點也不珍惜,不愛護這段感情。

“你答應做我老婆,我馬上幫你找到戒指,不過那個訂婚戒指即便找到了也沒用,因爲你可以還回給對方了。”

意料之外,眼前的李夢瑤確實有些驚訝了。

李夢瑤沒聽錯,剛剛這個人真的說要自己做他老婆。可是這事情是那麼的荒唐,自己怎麼可能會做他老婆?

而且他居然那麼有自信,居然還讓自己把訂婚戒指退回給何鵬飛。他們經歷五年的戀愛,好不容易纔走到快要結婚的這一天,難道眼前這個人以爲一句話就能讓自己變心。

眼前的青年小看自己了。李夢瑤臉色突然變的鐵青,即便她知道無論如何也要保持微笑,可是眼前的青年讓李夢瑤開始有些反感起來。

“這個要求,我辦不到。”李夢瑤道,如果是這樣,李夢瑤寧願不要這個戒指。

“李夢瑤美女,是你剛剛說的,只要你辦得到一定滿足我。這個你能辦到,你們沒結婚,所以你跟那個要娶你的男人說你已經找到老公就是了。”

這話確實是李夢瑤說的,宋德華只是把李夢瑤的話重複一遍而已。

李夢瑤覺得眼前的人有些無理取鬧。這個能辦到和現在他提的要求出入太大了。

“對不起,我愛何鵬飛,所以請你不要破壞我和他之間的感情。”李夢瑤現在只感覺有人在玩惡做劇。

“不要戒指了?我現在就知道戒指在那裏,我也可以現在告訴你,但這個要求……”

當宋德華聞到李夢瑤身上的香水味的時候已經知道戒指在哪裏了。戒指上面有李夢瑤身上的氣息和香水味,很容易就能透過李夢瑤身上的氣味而尋找到戒指的位置。 “換一個要求吧,這個做老婆的要求,有點過分了。”李夢瑤努力壓制自己的怒氣。

“那換一個什麼要求呢?”宋德華思索起來。

現在宋德華知道,眼前的李夢瑤似乎很愛他的另一半,如果宋德華要獲取李夢瑤的心,那麼首先要把李夢瑤的那一半擠掉才行。

“隨便你換什麼,錢或者其他。但是感情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拿出來開玩笑。”李夢瑤調節心理後微笑道。是的,感情是神聖的,不是說怎麼樣就怎麼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