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是接下來壞了,這青龍一口咬住了田青的大腿,接着頭一晃,將我甩出去,之後一口就把田青給吞了。

我落地後頓時傻眼了,難道,一直跟着我的田青就這樣變成龍的大便了嗎?我喊道:“不!”

這條巨龍在空中翻騰了起來,渾身浴火。我一躍而起,朝着它衝了過去,喊道:“還我妹子來,我要開膛破肚!”

它此時尾巴直接甩了過來,啪地一聲就甩在了我的身上。我的身體頓時飛上了天空,之後呈自由落體而下,我雙手握着劍,朝着這混蛋的腦袋就是一劍!

它用龍角一挑,和我的長劍碰在了一起,之後,我身體剛好一翻,一腳踹在了它的腦門上,它的身體啪地一聲就落進了水裏,身體翻騰了兩下後,沉下了水底。

水緊接着又沸騰了起來。我要跳進去,白公主一把拉住我喊道:“楊公子,你的朋友死了我也很痛心,但是你這麼樣去,就是送死。” 水沸騰的越來越厲害,水開始翻騰到了山口,這氣泡翻騰出來竟然有砰砰地爆裂聲。這水底徹底燒起來了。很快,我發現出問題了,水開始炸開了,一團團的火焰從水裏炸了出來。

我喊道:“不好,水燒起來了。”

白公主喊道:“水怎麼會燒起來呢?”

“你不懂,水在特定條件下是最好的燃料,電和高溫都能做到。”我一拉她,往後一閃:“快退後!”

果然,這水發生了連鎖反應,就像是核彈一樣炸開了,高溫讓水分解成氫氧,氫氧又爆炸去分解水,一波波的衝擊波朝着天空衝了起來,山口的浮石開始滾落。

這爆炸聲一聲接着一聲,足足炸了有半個小時纔算是停下,我們再回到山口的時候,發現這火山口已經乾涸,變成了焦土。而那青龍似乎也釋放了所有的能量,此時奄奄一息趴在火山口內。

我說:“我要殺了它。”

白公主說:“八成是炸傷了,剛纔的爆炸威力太大了,我想不到,這水也能燒起來!”

在火山口內的地上,鋪着一層爆炸高溫燒出的晶體,也就是所謂的寶石,此時五彩繽紛。青龍把頭擡了起來,之後那碩大的腦袋又砰地一聲摔在了地上。

我拎着劍一躍而下,那龍君喊道:“楊公子小心,小心它垂死掙扎,那力量還是可怕的。”

他說的很對,但是說完了。

我剛落到這青龍的身旁,它猛地就豎起了身體,那大爪子就拍了下來,我也是被仇恨衝昏了頭腦,猝不及防,直接就按在了地上。接着,這畜生張開了血盆大口,朝着我就來了。

白公主此時手裏一把長槍,飛身而來,一槍掄在了這青龍的頭頂,青龍頓時腦袋就被拍在了地上。同時,按住我的大爪子也放開了。我爬起來,說道:“好險,要不是公主出手,我恐怕就要去和田青團聚了!”

шшш✿тTk Λn✿℃ O

說完,我一步步走到了青龍的身旁,舉着劍對準了它的眼睛。我發現,它的眼睛失去了神采,眼皮慢慢下沉,它快死了!

我說:“就算是你死了,我也要把你開膛破肚!”

說着,我長劍舉起來,打算從它的眼睛裏刺進去,結束它的生命,突然,白公主一拉我說:“小心!”

這青龍的眼神突然就亮了一下,隨後頭也擡了起來。四條腿一蹬地面,身體便站了起來。它突然奔跑了起來,接着一躍而起,在空中翻騰了幾下後,朝着我撲了下來。

龍君大呼道:“這怎麼回事?它怎麼可能起死回生?”

這青龍快落地的時候,突然化作了人形,落地後朝着我小跑了幾步,然後咯咯笑着說:“嚇壞了吧,沒想到這身體和我是這麼的協調,就像是我的一樣!”

我看着她,忍不住說了句:“天琴?”

“天琴?這名字不錯,田青,天琴。既然你喜歡這個名字,我就叫天琴好了,說好了,再也不該名字了。”她笑着跑過來,趴進了我的懷裏說:“三少爺,我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沒想到我還有機會見到你,這太好了。我這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我心說,原來天琴一指在我身邊。我說:“天琴,我們再也不分開了。”

白公主哈哈笑着說:“太神奇了,真的太神奇了,你的靈魂怎麼可能驅動這妖龍的身體呢?”

龍君呵呵笑着說:“因禍得福,這天琴本身便是蛇妖,這蛇和龍雖然分貴賤,但也是同宗同族,不過這樣的匹配度也是絕無僅有,這真的就是奇蹟啊!更巧的是,就是在天琴靈魂最虛弱的時候,這妖龍靈魂熄滅了,一個身體尚有活力,一個靈魂奄奄一息,兩者很容易就接近了,靠在了一起,簡直是奇蹟啊!”

白公主嘆口氣說:“可惜,我們接下來去哪裏啊?”

我擡着頭看着東方說:“霸道天下最東邊便是浩瀚無邊的東海,你們可以去那裏安家!”

“楊公子有所不知,那裏的海洋是霸道的海洋,還有一部分是正道的海洋,人類在那邊造船捕魚,休養生息。我們龍族去了,肯定會發生戰爭的啊!”他嘆口氣說,“看來,我們只能就近找個小湖泊苟延殘喘了。”

我說:“湖泊太小,對你們的繁衍不利,久而久之,你們的體型也會變小。池塘裏的魚不如江河大湖裏的魚大,湖裏的魚永遠沒有海里的魚大,你們龍也是這個道理,你們要是一直活在湖水裏,湖水大了,你們的體型會大,湖水小了,你們的體型就會越來越小。但是在大海里,我相信,你們會越來越強大,你們的身體會越來越大,那裏才適合你們繁衍生息。”

白公主嘆口氣說:“大海誰都向往,只不過,已經被你們人類霸佔了,我們想去,不敢去啊!”

我看看這山下,有一百多口子在下面望着自己的家鄉,此時,靈海已經乾涸,只有一隻只烏龜在地上爬行。我說:“想蓄滿水沒有五年是做不到的,你們在這裏就是自取滅亡,另外這周圍,沒有適合你們的居住地,你們聽我的,去霸道的海域生活,這件事,我替你們解決。我們分頭行動,你們沿着大江順流而下,我回霸都和霸主商量這件事。”

“霸主不會答應的,在他看來,我們只是卑微的畜生。”龍君說,“我這一百多龍子龍孫,隨便找個江河度日算了。等這裏蓄水後,我們再回來。這裏是我們的家!”

我搖頭說:“我有辦法讓霸主同意,不要忘了,天下律法我說了算。”

話是這樣說,但是我明白,要陽陽同意,勢必會和我談條件,那就是我要和她聯盟。到時候,我該怎麼和她談呢?

我說:“聽我的,你們去東海,在入海口等我。我回了霸都,隨後就帶着新頒佈的海洋法去和你們會合,一定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覆。我楊落,從來不說空話。”

白公主扶着龍君的胳膊說:“那就太好了,爹,我們去東海吧!”

龍君顫顫巍巍地看着我說:“楊公子,你真的能把整個的東海都給我龍族嗎?”

“不是給你們,是我們和平共處。你在水下,人類在水面,我們互不侵犯。”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如果這事情做成了,我代替龍族發下血誓,我龍族世代與人族交好,人族有難,我龍族必定會一龍當先,我們將會是最牢固的盟友。”

我笑着說:“好,看來我是給人類找到了最好的朋友了。”

此時,我倒是有點明白,爲什麼在三界的人類那麼喜歡龍。三界的龍族,也沒有迫害人的事情出現。

天琴我找到了,玄武我也找到了,白虎找到了,朱雀找到了,麒麟找到了,五行靈獸到齊了。現在我最心煩的就是麒麟了。這小子就是不開竅,這讓我怎麼辦?

回到了霸都,我第一件事就是上了九樓。納蘭青松和納蘭英雄都在,兩個人坐在一旁的椅子裏,陽陽就是以本來面貌坐在桌子後面。她看到我後,問道:“楊落,回來了?”

納蘭英雄笑着說:“楊兄,出去一趟,有何收穫?”

我說:“收穫不小。”

納蘭青松這時候站了起來,一拱手說:“既然楊大人有事找霸主談,我們就不打擾了。”

最強棄妃,王爺霸氣側漏 我明白,必須接受現實,此時,掌控這霸道天下的就是漠南陽陽,她纔是霸主。而在不遠的如意樓裏的軒轅蒼穹,此時只能是和我一樣接受這個現實了吧!不然還能怎麼樣呢?

也許在他看來,能出來就不錯了。對江山的易主也能坦然面對了吧!

我說:“這次找霸主,主要是求幫助,我需要一種開靈智的靈丹妙藥,這東西不是誰都有的。”

“你找靈丹妙藥,該去四樓找啊!”納蘭青松說。

“四樓可不一定有,大家都知道,我有一頭麒麟獸,只是苦於不能和我交流,他能聽懂我的話,我聽不懂他的話,不明白他的心意。有時候還會發生誤會。”我說。“不知道霸主可否能幫上忙?”

陽陽嗯了一聲說:“這東西不是沒有,冰靈丹,通竅開智的妙藥。這東西別家我不知道,納蘭家一定是有的。”

納蘭英雄呵呵笑着說:“楊兄,我家是有這東西,剛好對你說的麒麟獸有效,只不過,我爲什麼要贈予你呢?”

我笑着說:“不需要贈予,我花錢買。”

納蘭英雄啊哈哈地笑了起來,說:“對不起,家傳之寶,概不出售!”

納蘭青松一拱手說:“楊大人,我帶犬子下去了,你和霸主慢慢聊!”

他們走後,我看着陽陽說:“我必須得到這東西,這東西對我很重要!”

漠南陽陽說:“這東西我可以給你要來。這不是什麼寶貝,大多數的家族都會給自家的坐騎開靈智。這東西也不是隻有他納蘭家有,只不過,他家最方便。”

我說:“還有一件事,這次我去龍族的地盤,龍族失去了家園,我打算讓他們去東海居住,頒佈給海洋法,給龍族一些空間,給他們居住權!”

漠南陽陽笑着說:“我爲何要給那些畜生居住權?”

我說:“他們發誓,永遠不和人類爲敵!”

“楊落,你太幼稚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他們強大了,遲早會背叛我們的,龍族好淫,生育能力極強,給他們一個大海,很快他們就能變成一個強大的民族,龍族智力很高,和我們人類基本持平,到時候,我們怎麼控制?”她擺着手說:“絕對不行!”

我說:“龍族這麼厲害,爲什麼不是人類的對手呢?”

漠南陽陽說:“那是因爲,龍族身體過於龐大,食物有限,不適合大規模的繁衍。另外,他們不善於利用資源,和我們人類比起來,差得遠。他們沒有自己的手工業,製造業,甚至做衣服都不會,我們人類會用各種工具,是最靈巧的一個種族。”

我說:“既然這樣,你還怕什麼呢?多個朋友多條路。我想,你要是不接納他們,很可能正道就要接納了,惡煞雖然處在極北之地,但我看地圖,在北方的冰蓋下還是有海洋的,我不希望大家把龍族逼到北海!”

漠南陽陽看着我說:“不用說,你都答應龍族了。”

我說:“是的,我答應了,龍族已經去往東海等我了。”

“要我答應也可以,你必須和我站在一起,並且不許背叛我。”漠南陽陽站了起來,一伸手抓住我的衣領,然後伸出頭來,在我耳邊小聲說:“不許你和如意那小賤人睡在一起,你懂麼?” 倒不是我不敢答應,只是我不知道這意義何在。我問了句:“難不成,你要養我這個小白臉兒嗎?你看我長得像小白臉嗎?”

她突然捂着嘴咯咯笑了起來:“像啊!這天下沒有任何人比你更像小白臉兒的了。”

我摸摸自己的臉,說了句:“還別說,真他媽的像。”

我不要和如意睡在一起,這件事答應起來似乎不難。況且,我失去的是一個美女,我得到的是另一個美女,看起來並沒有什麼損失。

陽陽咯咯一笑說:“如果你實在是放不下,我可是會變化之術的哦。我給你變個看看。”

她身體一轉,再回過頭的時候,竟然就是個活脫脫的如意了。她湊過來,笑着說:“你看我,漂亮麼?”

我一下想起了偷天派來,不禁點頭說:“我倒是知道一個門派從何而來了,偷天派。偷天派分兩支,一支是偷竊,一支是暗殺。我看你就是始祖了。”

陽陽恢復了本來面貌,隨後又變成了軒轅蒼穹。她往後一靠說:“這樣用別人的容貌活着,太煎熬了,我什麼時候才能恢復呢?”

奇怪的是,她沒有追問那個問題。我自然也不願意把那個問題擺出來,我問了句:“白虎借到了嗎?”

“姜一燕說了,只要是白虎自己願意,她倒是不反對。但是她不會逼白虎爲你做什麼。”

我點頭說:“看來還是個麻煩,我必須親自出馬了。”

“你好好考慮考慮我的建議。我有的是時間。”

我說:“但是龍族一百多口到了海邊了,我怎麼辦?”

“書面的法律條文我不會出,但是你可以讓他們先住在東海。沒有書面的文件,只要是他們鬧,我立即就會趕走他們。”陽陽往後一靠說:“這是最後的決定,不要試圖讓我出什麼法律性的條文,給他們所謂的居住權,除非我是傻子。我想,軒轅蒼穹也不會這麼做的。”

我點頭說:“這樣也行,我趕赴東海,將這個好消息告訴龍君,另外,告訴他們,可以入住東海了。”

我下樓,到了八樓樓梯口的時候,就看到白虎妹子站在樓梯口,她看到我的時候往前走了兩步,似乎是在等我。我站到了她的面前,她說:“很少有人會替我們獸類說話,大家都叫我們畜生!其實我們不是畜生,那些牛馬羊才能稱之爲畜生,我們是獸類,也不是禽獸。人類對我們的稱呼不準確,也不夠尊重。”

我點點頭說:“你說的沒錯。”

“我曾經喜歡一位風度翩翩的公子,就是因爲我是獸類,被那家拒之門外,我在他們族長的屋門外跪了一個月,他在我旁邊跪了一個月,我倆就這樣跪着抗爭。最後,他妥協了,給我一百兩黃金,給我打發了。告訴我,他是人,我是禽獸,我們不可能在一起的。”白虎妹子嘆口氣說,“知道這個人是誰嗎?”

我看着她說:“納蘭英雄?”

“你怎麼知道?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楊公子,我問問你,爲何人和靈獸不能在一起嗎?”她看着自己說:“我和你們有什麼本質的區別嗎?我的身體,我的靈魂,我的行爲方式,和你們有不同嗎?爲什麼還要把我當成那渾渾噩噩的靠着本能活着的獸類呢?我進化了啊!”

我沒說話,我知道,此時最好就是聆聽。

白虎說:“最可氣的是,你們所有人類都覺得我是癡心妄想。難道我就真的是癡心妄想嗎?楊公子,你告訴我。”

我說:“不,你不是癡心妄想。”

“我要自殺,幸虧主母救了我,不然,我就太冤枉了。”她嘆口氣說,“楊公子,你是第一個站出來爲獸類說話的人。你的話我都聽到了,很有分量。”

我點頭說:“在我看來,獸類開了靈智,有了高級的靈魂後,和人類是沒有區別的,我們該一視同仁,平等對待。這也是我要給龍族爭取海洋居住權的原因。我不想看到龍族就這麼被滅族了。”

“主母說你有事找我幫忙,開始的時候,我本來不同意的。現在我同意了,我這就去收拾下,我跟你走!”

我鬆了口氣,笑着說:“那就太好了。”

納蘭青松家的冰靈丹很快就到手了,這是陽陽給我弄來的。我喂麒麟吃了後,麒麟很快就站了起來,變成了一個青年的樣子。

雖然這是可喜可賀的事情,但是最可氣的就是姬媚和小武的關係。兩個人見到後就膩膩歪歪在了一起,我知道,再不干預就要出事了。

此時,我把大家都召集到了老張的鐵匠鋪,在這裏比在如意樓安靜很多。

最後來的是如意和朱羽,朱羽看到我後笑着說:“楊公子,你叫我來,到底爲何?”

我說:“我請大家陪我去一趟東海之濱,到了後,我告訴大家怎麼做。”

如意說:“去可是去,我聽說那冒牌的霸主打算讓你代替他去參加大長山的長老會。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你代替的可是軒轅蒼穹。我倒是有一計策。到時候,你拿着父親的手諭,當着天下長老的面宣佈,軒轅蒼穹退位,將位置傳授給你楊落了。如果有必要,父親會親自出面宣佈這件事。”

我說:“這就是竊國之陰謀啊!一定會引發戰亂的,不可行。”

“現在病入膏肓,必須猛藥治之。”如意說,“你可不能耽誤了去大長山的時間,只有十三天時間了。你要是先忙完了,你先去大長山,在那裏等我,我五天後出發,我先到了,我就等你,不需要別的約定了。到時候手諭我帶着,代表軒轅家的小輩出席。”

我嗯了一聲,你愛怎麼說怎麼說吧,到時候還不是我說了算。現在最主要的是,我需要朱羽幫我。如意又說:“朱羽善於飛行,你們此去東海,我看就乘坐朱羽去吧!”

我點頭說:“這纔是好主意!”

“朱羽不僅是我的坐騎,還是我的好姐妹,我希望你們尊重她。”如意說完看着我說:“如果她受了委屈,或被你欺負了,我饒不了你。”

“我是那樣人嗎?”

“你什麼事幹不出來?”她抓着我的衣領一推我,然後轉過身揹着手離開了,這個女漢子,說實在的,還真想太陽她了。

事不宜遲,說出發就出發。朱羽雖然不情願,但還是騰空而起,然後俯衝了下來,我,天琴,綺羅,柏芷和玄武姐弟倆,都一躍而上。之後她一聲長鳴,向東而去。

到了黃河的入海口的時候,遠遠就看到巨龍在海岸翻騰,當地的漁民和教徒嚴陣以待,有的甚至準備了捕撈的大網和魚叉準備下手了。

我們落下的時候,已經看到了有船開始朝着龍族聚集的水域前行。上面有一個白衣公子,我喊道:“回來,我是天下霸樓主管律法的七層樓主楊落,命令你馬上回來。”

那白衣公子腰裏一把長劍,只是回頭看看我,然後笑着說:“不好意思,我只聽霸主和納蘭青松大人的吩咐!”

這簡直就是無法無天了。我一躍而起,落在了船頭,這白衣公子轉過身看着我說:“楊大人,久仰了!”

我問道:“你這是要做什麼?”

“家父過壽,剛好缺肉,我打算打一條龍回去殺了,請最好的廚子做全龍宴。……”

我打斷道:“簡直是胡鬧,神龍是有智慧的,有靈魂的,你就不怕遭到報復嗎?”

“報復?人類殺龍殺的還少嗎?”他說:“哪個上流人士沒有一件龍皮的袍子?冬天要是不穿一件龍皮的袍子,出得去門嗎?你就別和我假仁假義了,你這樣人,我見多了。還有,你別和我大呼小叫的,我姚夢達不吃你這套。”

我看着他說:“你懂律法是什麼嗎?”

“別和我講律法,我只聽霸主和納蘭大人的話!”他說完看着我說:“楊大人,我給你面子叫你一聲楊大人,不給你面子,你就是個屁!人要有自知之明,不要給臉不要臉,到時候大家都難堪!”

“看來這東海之濱就是你姚家的地盤了。”我說,“今天我就看看是你厲害還是我楊落厲害!”

說着,我就把手伸向了長劍,長劍還沒拔出來,突然就聽船艙裏有人笑着說:“楊兄,我們又見面了,你來東海乾什麼?”

我一看竟然是納蘭英雄從船艙裏出來了,我說:“你來的也不慢啊!”

“我來給姚宗主祝壽,自然要代表家父來。楊大人也是給姚宗主祝壽的嗎?”

我呵呵笑着說:“我主管天下律法,祝壽這種事不適合我。我這次是來找姚宗主要地盤的。這一百多條神龍需要棲息地,我希望姚家能讓他們入海。這件事,霸主也是不反對的。”

納蘭英雄一伸手說:“空口無憑,拿手諭!”

我心說壞了,這是要出事的節奏啊!我呵呵笑着說:“手諭沒有,不過我告訴你,今天,龍族必須入海!”

納蘭英雄說:“楊落,你太囂張了吧。這東海和東海之濱都是姚家的領土,你這不是在搶劫嗎?”

我說:“納蘭英雄,我不想和你講道理,這龍族今日必須入海!” 納蘭英雄呼出一口氣,然後看着我問了句:“楊落,爲了一個小小的龍族,你和我爲敵,值得嗎?你得罪我對你真的有好處嗎?你不要忘了,那冰靈丹還是我給你的。”

我搖着頭說:“不是你給我的,我也沒和你要。你把冰靈丹給了誰了你知道,我沒必要領你的情。”

“好,你不需要就那件事領我的情,但是你不領情也沒必要和我爲敵吧!爲了這一百多小小的龍,一羣可憐蟲,你得罪我,值得嗎?楊落,我們是朋友啊,不是麼?”

我知道,這是陽陽和他談過我的立場問題了。陽陽一定是這麼說的,儘量幫我,我就不會被推到對手的陣營。做不成朋友不要緊,但絕對不能成爲敵人。

我和納蘭英雄這個人打了這麼多年了,雖然這不是後來的他,但是江山易改稟性難移。納蘭英雄和我不會成爲朋友的,他和我都是有個性的人,我倆尿不到一個壺裏。

我倆之間除了利益可以談,其他的就沒有什麼好談了。這我是深深明白的,並不是他一句話就能動搖我對他的看法的。

我看着他說:“既然我們是朋友,你讓出入海口,讓這一百多條龍入海!給他們一些生存的空間。”

“你告訴我,他們是你的朋友嗎?”納蘭英雄問了句。“你想和這些禽獸爲伍嗎?”

我說:“納蘭英雄,我現在不想和你講道理,我只是告訴你,我現在的身份是主管天下律法的樓主。我也是經過了霸主的默許的,讓龍族入海這件事,勢在必行,這件事,誰攔着,我就要殺誰。你納蘭英雄一介草民,無官無職在身,我殺了你,就是因爲你妨礙公務。還有那姚夢達,公開頂撞上級,殺死他也是白殺,不要以爲我是個沒殺過人的老好人,我是有牙齒的。”

Www. TтkΛ n. co

姚夢達直接就拔出了長劍,指着我說:“好啊,我倒是想看看你楊落有什麼本事。你殺我,你先問問我手裏的劍同意不同意,其次,你再問問霸都那些人是不是同意你的做法。”

“你拿霸都壓我還不夠資格,充其量,你只是納蘭家的一條狗。你可以問問納蘭英雄,納蘭家能不能保住你們姚家。而我楊落,又會拿你姚家當個什麼屁,我又會顧忌多少納蘭家的面子。”

我的話深深刺痛了姚夢達的自尊心,他喊道:“楊落,你真的是盲目自大的傢伙,和我分析的一樣,你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對手,今天,我必須殺一條龍讓父親大壽的餐桌上豐盛起來。我看你敢怎麼樣!”

我直接就拔出長劍來了,納蘭英雄沒有上前,也沒有拽出身後背着的長棍,而是往旁邊閃了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