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是緊接着,她看到了我身邊的紅衣女,表情一下僵硬了,然後滿臉的不可思議,嘴巴張大得能吞下一隻雞蛋。

我完全能理解她的感受,當我第一次在墳場看到和我一模一樣的人的時候,我的反應比她好不了多少。

相比夏迷,紅衣女的反應就淡定多了,她只是微微皺了一下眉頭而已。

我定睛一看,才發現外面的人都被夏迷搞定了,而在夏迷旁邊,則多了一個男人,是一個全身都穿着白色衣服青年男人,長相特別俊美,面型特別精緻,看得我不由愣了一下,感嘆世上還有長這麼漂亮的男人。

夏迷反應過來,望了一下紅衣女,對我說:黃權,她是誰?爲什麼和我長得一樣?

我剛想說話,紅衣女就站出來,主動說:你覺得我是誰,我就是誰。

夏迷皺起了眉頭,視線往下,看到紅衣女牽着我的手,她眼神閃爍了一下,有些異樣地對我說:黃權,她就是你說的妻子?原來你沒有騙我,真的和我長得一模一樣。這樣說,你一直都把我當成是她了,呵呵。

她很少有這種語無倫次的樣子,我不是傻瓜,自然知道她爲什麼會這樣,看到紅衣女臉上露出耐人尋味的表情,我不由得慌張起來,下意識就解釋說: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說……

紅衣女打斷我的話,似笑非笑地說:不是這樣那是怎樣?我說你這段時間咋不來找我,原來是有這樣啊。

我更加難受,想解釋,卻不知道如何解釋。

想了想,我趕緊轉移話題,對夏迷說:對了,你不是被抓了嗎,是怎麼跑出來的?

夏迷深深地望了紅衣女一眼,然後望向我,有些賭氣地說:哼,是別人把我救出來的!虧我還這麼着急救你,早知道你有別的女人,我才懶得救你呢!

我頓時尷尬起來,不敢接話

,連忙望向夏迷旁邊那個白衣服,笑道:不知道兄弟怎麼稱呼?

白衣服望了紅衣女一眼,淡淡地說:白鬥符。

我怔了一下,沒聽太清楚,問道:白豆腐?你這名字倒也別緻。

對方頓時臉上頓時一陣黑線,嚴肅地說道:不,白鬥符,白色的白,鬥戰勝佛的鬥,符咒的符,不是白豆腐。

我尷尬地笑了笑,心裏就說:切,還不是白豆腐。

這時候夏迷就說:我哥呢?我說:他在裏面呢。夏迷又咬牙說:他有沒有什麼事?看到她這樣子,說明她還是很關心夏魁說,我嘆了一口氣說:沒什麼事,最多也就是,受了點驚嚇吧。

夏迷還想說話,紅衣女忽然對她說:夏迷,你跟我來一下,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紅衣女這句話讓我有些驚訝,夏迷的表情也是挺驚訝的。

夏迷望了我一眼,想了想說:有什麼話直接在這裏說吧。

紅衣女搖頭說:這裏不行,跟我來。

說完,她就走出去。

雖然我不知道紅衣女到底想和夏迷說什麼,以我對紅衣女的性格,我知道她肯定是有正事對夏迷說,纔會這樣說的,我就對夏迷打了個眼色,讓她過去。

夏迷和紅衣女走了後,就剩下我和白豆腐,他忽然說:你,真的一點都記不起來了嗎?

我被他這話愣了一下,轉而反應過來,看來這個白豆腐不是隨便過來的。

我反問說:知道什麼?

他沉默了一下說:聽說,你曾經呼風喚雨,萬人敬仰,無所不能,可是你自己選擇了放逐……你,真的都不記得了嗎?

我被他這話給震驚了!呼風喚雨,萬人敬仰,無所不能?這麼說,我還是有前世今生?可是不對啊,我記得問過紅衣女,她說我並沒有前世今生,這一世就是我的第一世啊!

我望着他說:聽說?你是聽誰說的?你都知道些什麼?

白豆腐卻搖了搖頭,開口說:公主交代過,我不能告訴你。

“公主?”我皺起眉頭,說道:“是紅衣女嗎?你認識她?”

白豆腐不說話。

他不說話,我也沒有再碰冷屁股了,沒過多久,夏迷也回來了,只是讓我有點意外的是,紅衣女卻不見了蹤影,我對夏迷問道:紅衣女她人呢?

夏迷走到我面前,深深地望着我,眼神裏面多了一種我沒看過的複雜,過了好一會,她才說:她已經走了,她說……

“她說什麼?”我連忙問。

冥界追憶錄 (本章完) 第652章

「是丹雲,娘親沒事!」看到帝溟寒和墨城等人擔心的眼神,寶寶笑了笑說道。

聞言,帝溟寒等人才算放下心來!上官家族的人,全部感受到忽然而至的丹雲,一個個都走出來望著丹雲聚集的地方……

就連上官家族的十六位太上長老,看到那一處聚集著丹雲的小院時,心情也是複雜無比的!難怪對方能夠治好自己的朋友,原來那姑娘自己就是宗師級的煉丹師,看這樣子等級比范長老還要高吧!

畢竟范長老在上官家族幾百年,也就只有兩次煉丹的時候,引來了丹雲……

隨著雲層越發的密集,空中的閃電也越發的閃亮,就在眾人都以為可能是丹劫的時候,墨九狸輕輕一拍爐壁,兩顆丹藥嗖的一聲飛了出來,直接落到了墨九狸的手心……

還未落下的丹雲,微微停留了片刻,緩緩離開,一切歸於平靜……

墨九狸拿著丹藥來到上官澈兩人面前,一人一顆將彈藥給兩人服了下去,然後又拿出銀針,為兩人施針,看著墨九狸熟練的施針手法,范長老的眼珠子幾乎黏在了墨九狸的手上……

別說是范長老了,就連帝溟寒等人不懂醫術的人,看到墨九狸的動作,也是嘆為觀止!

隨著墨九狸將那些銀針一根很扎入兩人身體各處穴位,淡淡的玄氣縈繞在針尖。兩人的氣息也在一點點的恢復……

最後墨九狸收起所有的銀針,再次給兩人服下一顆丹藥,然後用玄氣幫助他們將丹藥煉化……

墨九狸深吸一口氣,擦了擦額頭的細汗,露出一抹笑容道:「好了,等會兒就會醒來了!」

「真,真的,真的好了?」范長老有些結巴,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

「你可以去看看!」墨九狸直接道。

俗話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這老者也不怎麼討厭,自己又是煉丹師,讓他親眼確認,比她說要來的有用……

聞言,范長老幾乎是顫抖的來到了上官澈兩人的身邊,蹲下身子,手都有些出汗的搭在了上官澈的脈上……

那正常無比的脈象,除了有點虛弱之外,沒有一絲中毒,沒有一絲傷害的脈象,直接將范長老給劈在了當場……

雙眼一番,噗通一聲暈倒了……

堂堂上官家族家族的丹閣長老,就這麼被墨九狸的醫術,給震驚的嚇暈過去了!其餘幾個長老因為不是煉丹師,雖然震驚,卻沒有那麼誇張,看到被嚇暈的范長老,幾人老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的過去將范長老扶到了一邊!唔唔,真是太丟人了啊啊啊……

墨九狸有些好笑的看著暈過去的范長老,這老頭兒要不要這麼誇張?不過是救活兩個人而已……

大概在天色微微亮的時候,上官澈和上官落,同時睜開眼睛,兩人眉頭微微一皺,上官落回過神的第一反應就出聲喊道:「小澈!」

「哥……」上官澈下意識的應道。

兩人對視一眼,在發現對方沒事後,才鬆了一口氣的看向周圍……

PS:最近年底太忙,事情多,晚上更新哦,寶貝們見諒,么么噠 第653章

「九狸,你怎麼在這裡?」上官澈看到墨九狸時微微一愣,驚訝的問道。

獵人之念獸蛞蝓 「嗯,剛好路過這裡,遇到你們,順手救了你們而已!」墨九狸微微一笑道。

上官落也在看到墨九狸時,眼中閃過震驚,聽到墨九狸的話后,更是嘴角微微抽搐,路過?順手?救了他們?

他要沒有記錯的話,這裡是隠族的古族上官家族吧,那可是比四大隠族還要強悍的家族!他們又是被那個變態的上官家族少主抓回來的,怎麼可能被她這麼容易救出來啊……

上官落起身看了眼周圍,發現除了墨九狸等人之外,還有幾位上官家族的長老也在,頓時上官落的臉色就黑了,看著幾人眼神憤怒無比……

「謝謝你九狸,要不是你,這次我們恐怕就……」上官落想到的,上官澈也不是傻子,自然也想到了。

雖然他不知道墨九狸是為何會在隠族,但是自己卻是又欠了九狸一條命,不對,應該是兩條了!

「沒事,你們怎麼會?」墨九狸看了兩人一眼問道。

「我們是被上官家族的少主抓來的,他是我們家族的主子,當初我的毒就是被他所下……」對於墨九狸,上官澈倒是沒有絲毫的隱瞞,也不覺得有什麼丟人。

如實將實情說了一遍,基本跟之前上官碩說的差不多!

「嗯,上官家主和少主上官碩已經死了,你們如果想報仇,這裡就是上官家族,你們大可以動手,放心,有我在,他們不能把你們如何的……」墨九狸將上官家主和上官碩的死,說了一遍,又看著兩人道。

聞言上官澈和上官落微微一愣,他們沒有想到上官碩父子就這麼死了!說到底,他們跟上官家族並無仇,而且連認識都不算……

因為,他們所在的上官家族,都是上官碩父子,在外面私自建立的!除了上官碩父子,他們再也沒有見過其餘上官家族的人了……

現在,既然上官碩父子已經死了,他們也不想平白多出一個強大的仇敵,兄弟兩人對視一眼之後,達成了共識,上官澈看著墨九狸微微一笑道:「算了九狸,我們離開吧!除了上官碩父子之外,我們並不認識其餘上官家族的人!談不上跟他們有仇!」

「好,既然如此,那我們就離開吧!」墨九狸點點頭。

然後,墨九狸轉身看了眼不遠處的幾個上官家族的長老道:「我們還有事,就不跟你們家族的太上長老告別了!以後有緣我們再見!」

「好好,慢走慢走!」幾人聞言心中一喜,他們早就希望這些瘟神趕緊離開了!

墨九狸無視他們趕人的眼神,直接從一枚戒指中,拿出一個傳送捲軸,幾個上官家族的長老看到后,微微一愣……

因為,那傳送捲軸他們非常熟悉啊,那不是他們上官家族的東西嗎?怎麼這些人也有啊?真是奇怪了……

就在墨九狸想要開啟捲軸離開時,被嚇暈的范長老忽然睜開眼睛,看到面前的墨九狸,一下子就撲了過來…… 讓我着急的是,夏迷望了我一會,然後又搖搖頭,說道:沒什麼了。

我頓時就啊了一聲,皺起眉頭說:不對,你剛纔明明才說紅衣女她說了什麼東西的!

然而夏迷卻一下子變得冷淡起來,很冷漠地說道:我說沒說啥就沒說啥,你管這麼多幹什麼,我又不是你什麼人。

我從她這句話裏面能感覺到她對我有怨氣,我也是有點心煩意亂,就不耐煩地說:不說就不說,有什麼大不了的,反正你們每個人都當我是傻逼一樣地耍,我也習慣了,拜拜!

說完,我直接大步離去。

沒走兩步,夏迷就在後面喊我:喂,你要去哪裏?

我繼續沉默着,沒有說話。

這一會兒本來庭院裏面的那些靈水大仙的手下全被夏迷和白豆腐給撩翻了,看到我離開,也不敢阻攔我。

又繼續走了幾步,夏迷就追了上來,攔在我面前,鼓着腮瞪着我說:黃權,你別這樣好不好?!

我不怒反笑,望着她說:那你還想我怎麼樣?像條狗一樣被你們牽着走嗎?呵呵。

夏迷表情一下子就僵硬起來,口氣軟了很多說:哎,不是這樣的,你想多了,我從來就沒有那個想法。

我就說:那你告訴我紅衣女說了什麼,她哪裏去了。

夏迷咬了咬脣,想了一會兒說:她說,讓你別去找她了,還說……

“還說啥?”

我咬牙說。

夏迷忽然變得很扭捏,很羞澀起來,支支吾吾地說:她還說,她還說……哎你問這麼多幹嘛,討厭死了!

我被她這樣子弄懵了,忽然想到了什麼,我心裏就感覺到怪怪的。

想了想,我就裝作不知道她的意思,淡淡地說:哦,既然沒什麼事,那我先走了。

夏迷愣了一下,然後問道:你去哪裏?

我笑了笑說:去哪裏,再看吧。天下無不散之宴席,這段時間,很感謝你們的照顧,我們……來日,有緣再聚吧,再見!

說完,我直接轉身就走,夏迷不肯我走,在後面叫我,我沒有迴應她,堅決走了。

雖然很累了,但我還是一直走,沒有回頭,直到離開了這個小鎮,上了長途大把,我才放鬆下來。

身上還有點錢,夠我生活一段時間了。

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甚至我連回憶都不想回憶,遇到這麼多人,他們都知道我的身份,卻一個個都不肯告訴我,都把我當成了傻逼。

我最討厭這樣被人耍了。

夏迷

剛纔的話我不是沒聽明白,她意思是紅衣女跟她說,讓她跟我在一起,所以紅衣女走了。

我喜歡夏迷嗎?老實說,我自己並不知道答案,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我喜歡紅衣女。或許她們本身就是同一個人吧,無所謂了,反正我也沒有享受愛情那個命。

轉眼三天時間就過去了,在這三天時間裏,我基本上都是在車上過的,一路向東,離開這個省份,到了另外一個省份。

這個省份具體名字我暫且不說,在來之前,我對她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巫術特別出名。

老實說,我長途跋涉地跑這麼遠,就是想躲避以前的那種生活,讓自己平平凡凡地過完下半輩子,但是我怎麼都沒有想到,我來到這裏,非但沒有安穩,反而更加地動盪了。

由於身上的錢所剩無多了,從車站出來,我也沒有去找酒店住了,而是直接在附近應聘,花了半天時間,我找到了一個飯店服務員的工作,工資2000,包吃住,恰好解決了我的問題。

老闆姓張,是個很好說的人,我來做了幾天,他看我工作勤奮認真,還專門給我漲了兩百塊錢工資,讓我好好幹。

在我做滿一個月後,詭異的事情就來了。

是這樣的,那天剛好輪到我放假,就沒有去上班,到了晚上,我都準備睡了,老闆突然給我電話,語氣很慌張,讓我趕緊去飯店一趟,我說都已經這麼晚,還有啥事,明天不行嗎?他就說不行,讓我現在就過去!

我一聽他這語氣,慌張之中又帶着一些恐懼,就不敢再耽誤了,就趕緊從牀上下來,換好了衣服,風風火火地奔去飯店。

宿舍離飯店有點原來,本來飯店是十二點鐘打烊的,去到才十一點,就已經關門打烊了,我從後門進去,纔看到老闆他們。

我剛去到,老闆就拍了拍胸口說你總算來了。

除了老闆之外,其他幾個員工也來了,而且看他們的臉上,明顯都很蒼白,像是被嚇得不輕的樣子,我就微笑着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老闆就說:黃權,大事不好了!

我心裏咯噔一跳,鎮定地說:老闆,咋了?一個個臉色都這麼不好看。

老闆指着收銀臺說:你自己看看。

我順着方向一看,頓時就愣了,在收銀臺裏面,竟然躺了一沓冥幣!

我本身對這種東西都特別敏感,現在看到這一幕,我更加是心跳加快起來,但我不是和他們一樣的恐懼,而是一種沉重。

我冷靜地說:這是啥時候收的?

老闆吞了吞口水,滿臉

驚恐地說:是,是今天收的。

今天收的?

今天剛好是輪到老闆女兒收銀,我不由望向她,她知道我的意思,馬上搖頭說:不是我!我發誓,不是我做的!我今天收的時候,明明是真的人民幣,剛纔十點鐘之後,我拿出來一看,就全變成冥幣了!

她臉色明顯很蒼白,而且表情很恐懼,嚇得瑟瑟發抖,可以確定她並沒有說謊。

老闆也點了點頭說:小雅她不會撒謊的。黃權,你說,這是咋回事啊,不會是,那啥吧?

他說的那啥是啥很明顯,老闆這話一出,所有人都縮了一下脖子,明顯被嚇得不行。

這種情況太詭異了,我之前聽都沒有聽過,要不是我經歷了這麼多,心理素質已經和別人不一樣的話,我也得被嚇出尿不可。

我冷靜地想了一下說:打開監控,看看是怎麼一回事。

老闆點點頭,連忙去電腦打開監控,今天白天都沒什麼問題的,老闆女兒小雅收到的錢也是真錢,我就快進到了晚上,發現也沒啥不一樣,全部收到的都是真錢。

全部錄像我認真看完之後,也沒發現到有什麼詭異的地方,這個時候,老闆女兒小雅突然叫了一聲,把我們都嚇了一跳!

“我知道了!是他!肯定是他!”

她激動着抱着我的手臂說,我有點尷尬,她雖然只是個高中生,但平時吃得好,發育快,身體已經很飽滿了,被她胸前頂着,我有一種異樣,趕緊把收抽出來,我說:是誰?你指出來看看。

她點點頭,就把錄像截圖出來,指着上面一個黑色衣服的男人說:就是他!

那個男人身材很高大,全身都穿着黑色的衣服,頭上還戴着一定帽子,是那種比較落伍的氈帽,從監控這個位置看不到他的樣子,但不知道爲什麼,我總覺得他有一種眼熟的感覺,好像在哪裏看過。

我故意把監控放慢,仔細觀察,發現他吃了飯後,還在座位上坐了很久,大概有半個多小時,好像是在專門等誰,等不到了,纔上來買單。

我對小雅說:你說是他,他有什麼不一樣的,是他給的冥幣?你當初沒發現嗎?

小雅搖搖頭說:那倒不是。從他進來開始,我就覺得他和其他人不一樣,他樣子看起來很老實,但卻從來沒笑過,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就好像僵硬掉了一樣,而且他給我買單的時候,說話也特別難聽,一個字一個字地說,像是,沒有靈魂一樣!

頓了頓,小雅又想到了什麼,一驚一乍地說:對了對了!我記起來了,他有問到你!

(本章完) 第654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