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何川江最重立足於實,不會妄言,不愛誇張說辭,他能寫信寄到這邊,便真的可能就是如此。

「那這個女童……真的邪了。」有人說道。

「你今日所見的那個女童,她來找你到底是為的什麼?」掌柜的看向郭庭。

郭庭回憶了下,搖頭:「也說不出到底是為了什麼,先問我定國公府為什麼會被定罪,最後再問我他們的屍首在哪裡。」

「你怎麼說?」

「如實說的,攜來山的古林外,東邊三林口外的六松懸崖上。」郭庭道。

掌柜的點頭:「確然是這樣,當初官府是給扔在那邊了。」

「她口才厲害,」郭庭又道,「能牽著我順著她的想法去說,對了,她當時是拿著東平學府詹陳先生的親筆信來的,是給她哥哥的推薦信,不過她說兄長病了,暫時來不得,大概明日或後日就能見到了吧。」

掌柜略喜:「如此甚好,那你就等著,她這兄長叫什麼?」

「我特意打聽了,叫百友。」

「姓百?」

「嗯。」

「所以你說的那個女童,叫百梨,」掌柜的道,「也不知是不是佩封的那個女童,那女童勸服趙秥留下守城,這是大功,鄭國公府那邊該好好謝過她才是。」

眾人點頭,還覺得有些匪夷所思。

沉默一陣,坐在郭庭身旁的男人問道:「北境戰事,今日有什麼情報過來嗎?」

「那邊沒有,不過朝堂上有,」掌柜朝他看去,「狗皇帝要派李循去了,帶兵十萬。」

「李循?」郭庭開口訝然道,「建安王世子李循?」

「他才多大,派他去?」

「是啊,朝中再無人,也不能派他去吧。」

「十萬的兵馬,給他?狗皇帝這是瘋了。」

「聲音小點。」掌柜的皺眉說道。

大家的聲音其實已經小的不能再小了,可是說話太多,便顯得亂和響。

郭庭身旁先才問話的男人又說道:「田大姚和宋致易那邊呢?戰事如何了?」

「明日才送到。」 三國狼煙行 掌柜的回答。

男人點點頭,不語了。

眾人各自又問了一些,再同旁人輕聲討論,待夥計來說快亥時五刻了,才停了下來。

戲精總裁:雙面嬌妻要甜寵 如往常一樣,一個一個離開,中間所差的時間要略微拉長。

郭庭坐在那邊等著,目光若有所思。

「百友什麼時候到書院,你派人來我同說一聲。」身旁的人忽然說道。

郭庭朝他看去,眉頭輕皺:「方兄對這女童有興趣?」

「比我府上的暗衛要強些。」方觀岩說道。

「好,」郭庭應道,「若他來了,我會令人去府上尋你的。」

「嗯。」方觀岩點頭。

這時恰輪到他離開了,他卻這才想起什麼,從袖子裡面摸出一瓶膏藥,回身交給掌柜的。

「上次聽你說他咳嗽的厲害,這個膏藥給他塗在喉嚨外邊試試。」方觀岩說道。

掌柜的接過葯:「好的。」

方觀岩恭敬頷首,而後朝院外走去,接過夥計手裡的燈籠離開。 接著,做了個手勢,胖子說道:「現在看來,要在下一次打獵的時候,再得到一個三百年大人蔘,應該不行吧?難以辦到吧?」

關老闆說道:「難如登天。我手上一堆一堆的人蔘,都是三四十年的,或者五六年的。七八年的。我還有大量的沙參批發!」

咳嗽一聲,關老闆接著說道:「但是,百年人蔘,基本上不多見,很少的,我可能三年來,只見過兩回,還都是價值七八百萬的那種,價值上億的,就你一個,我除了上一次咱們那個大人蔘,這輩子沒親眼見過三百年以上的人蔘的。」

大家默然不語。

羅小冬說道:「我覺得咱們的心態有問題。去打獵,是抱著獵肉吃的心態去的,那就輕鬆多了,而不是賺錢,賺錢的話,很多長白山的老參農,可能一輩子也發不了我們的一億的財富吧?如果是的話,人人都去長白山挖人蔘了。所以,我們的心態已經由於這兩顆人蔘,發生了改變。」

胖子點頭,說道:「說的對。」

夏璇說道:「所以,就去打獵,獵殺兔子什麼的,一起野炊玩玩,就可以了。」

這時候,關老闆說道:「夏璇小姐和歐陽小姐可能還沒去打過獵,是吧?」

夏璇和歐陽小西點頭。

關老闆說道:「這打獵,羅小冬那可是一把好手,甚至可以說,獵熊,獵虎呢!」

夏璇大驚,說道:「什麼?獵熊,獵虎?」

胖子開始吹牛了,說道:「話說當年,羅小冬那可是大本事!」

總裁的替罪新娘 然後一頓吹,說羅小冬當年如何制服狼,熊,等等。

主要還是羅小冬大力氣,胖子吹噓道:「我說真的,我是從來沒見過有這麼大力氣的人。羅小冬算是第一個。」

夏璇說道:「羅小冬力氣大,我們都知道,只是,羅小冬你覺得白老大的武術理論,對你提升多大?」

羅小冬深思了一會,說道:「白老大對我有恩情,教授了我十分鐘的武術理論,但是就是這十分鐘,讓我可以不斷學習,舉一反三,將現代武術擊打技巧,基本融匯了。」

歐陽小西說道:「白老大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可惜我爹,哎,他這個人太怪了。」

關老闆說道:「關於歐陽華先生的事,我也有所耳聞,歐陽華十分厭惡,或者說仇視幫派,對九幫十八派的人,都沒什麼好臉色。」

歐陽小西說道:「是的,上一次我帶著金開來去見我爹,我爹聽說是金老二的孫子,往外趕。我爹是絕對不容許我接觸任何幫派中人的,實際上我現在在這裡,已經是違反我爹的想法了。我爹如果知道,會大怒的。」

羅小冬說道:「我又不是幫派中人。」

歐陽小西說道:「我看吶,你雖然不是幫派中人,但是你自己怎麼認為並不重要,這個社會是別人對你的看法才重要,你的確可以做你自己,但是你卻改變不了別人對你的看法,對嗎?」

羅小冬深表贊同。

歐陽小西接著說道:「我爹曾經說過,如果我一定要嫁給金開來,就和我斷絕父女關係,一分錢也不給我。」

關老闆說道:「金開來也有錢啊,他是金老二金家企業的接班人。」

歐陽小西說道:「但是我是新時代獨立的女性,怎麼能依附於男人呢?」

羅小冬點頭,同意。

夏璇問道:「那你和金開來不和,分手,是因為?」

歐陽小西嘆口氣,說道:「和我家族無關,和我爹歐陽華的觀點也無關,我性格其實像我爹,就是十分剛強,執著,認定了的事,雖死無悔。」

羅小冬明白,說道:「我看出來了。」

歐陽小西說道:「所以說,我認可的事,基本不會改變,我認可的人,也基本不會改變。我跟我爹說,我是非金開來不嫁的,但是誰也沒想到,後來金開來回來后,我和他同居以後,卻發生了一些新的事情,讓我們分手,從此分道揚鑣。後來,我的前男友吳昊軒找我複合,我猶豫好久,給他一個機會,然後,在一起了,然後,後來感情也發生了破裂,發生了事情和問題,在這個關鍵的我剛想提分手的時候,吳昊軒失蹤了。」

吳昊軒失蹤后,歐陽小西費盡心思,甚至動用了千萬資金,去找吳昊軒。

吳昊軒和江湖沒有任何關係,歐陽華全力支持去找吳昊軒,但是卻沒有任何結果。

歐陽華後來,聽說自己的女兒歐陽小西和吳昊軒鬧分手,很不解。

但是歐陽小西沒去和爹爹歐陽華解釋太多。

羅小冬等人呢聽完了歐陽小西的自述,明白了許多。

羅小冬說道:「跟我們進小南山打獵把,吃點野味,散散心!」

歐陽小西說道:「可以,去吧。我也想感受下你獵虎的力氣。」

胖子說道:「你還可以在床上感受一下。」

羅小冬拍了胖子一下,關老闆哈哈大笑說道:「這胖子,最近越來越那個了!」

胖子無奈,做了個手勢,說道:「對不住,我每天和田開心玩耍,不知不覺就說出來了,我的錯,我的錯。」

大家把日期定在幾天之後,一個周六的上午,羅小冬打電話問白珊珊,說是否方便,白珊珊說道:「我就不去了。」

隱婚老公:離婚請簽字 羅小冬問道:「怎麼了?」

白珊珊說道:「祝你們玩的開心,我在市委這邊剛工作不久,不能請長假。」

羅小冬點頭,說道:「好吧,市委那邊,現在忙嗎?」

白珊珊說道:「不忙,就是得天天來,簽到什麼的。」

夏璇在電話那邊說道:「白珊珊,那我們去了,回來給你帶點鹿肉什麼的。」

白珊珊說道:「好啊,你們玩的開心。」

養豬場那邊,一切準備就緒,冰庫儲存了千頭豬,都是準備給羅小冬飯館做飯菜用的,每天,都會從小龍村的冰庫里,運送一些肥豬,八眉豬肉,到羅小冬飯館里,這件事是由飯館的何倩經理負責的。

何倩經理,是當年的何夕總經理的一個手下,被何夕一手提拔起來的,何倩長相不算漂亮,但是乾乾淨淨的。是一個十足的女強人,家庭貧困,但是靠著酒店飯館業,改變了命運。現在月薪三萬多。 什麼樣的大小事務,何倩經理都能負責的起來,不會出現失誤,或者說很少出現失誤!

基本上,再大的宴席或者聚會,讓何倩負責,都能做的穩穩的,過去,羅小冬剛接手何夕飯館的時候沒想到何倩經理這麼能幹,還想著自己親自把控,後來看到何倩經理吧一切都弄的妥妥噹噹的,有問必答,實在有總經理的風範,羅小冬乾脆就不設置總經理了,就讓何倩何經理負責總體的事務,讓周若男這個同樣是女強人的女人,負責起總公司人事調動方面的事。比如哪些人員去飯館幹活,哪些人員去養豬場幹活,等等,績效制度是怎麼安排的,等等。

這績效制度,說起來,實在讓羅小冬佩服不已,精確到了每一天的績效,獎懲,等等。

應該說,何倩和周若男,都是羅小冬的左膀右臂!

這兩個人,現在對羅小冬來說一個也不能缺少。

羅小冬把事情交給周若男和何倩經理,基本放下心來,然後打電話給黃鶯。

黃鶯哭的稀里嘩啦,說道:「羅小冬,爺爺病了。」

羅小冬聽到,立馬往回趕。

羅小冬一行人,坐著羅小冬自己的二十萬的麵包車,走到了小龍村,村南,就是郭曉冬的家,郭曉冬家東邊隔壁,就是黃鐵生爺爺的家。

黃鐵生爺爺,氣喘吁吁的,在門口吐痰。

咳嗽的很厲害,這時候,天色尚好。

羅小冬上前說道:「你沒事吧?」

黃鐵生看到羅小冬來了,熱情招呼羅小冬進來,黃鶯看到夏璇和歐陽小西,都跟在羅小冬身後,不解的眼神,同樣也提醒羅小冬,這黃鶯這丫頭,長大了。

羅小冬很聰明,覺得黃鶯是不是對自己有點意思啊?

但是顯然,自己對黃鶯,只是覺得他是一個鄰家女孩的樣子,並沒有多想。

羅小冬嚮往,嚮往著那打獵的自由自在的日子,覺得烤野味,也不失為一種樂趣,但是心想,如果缺少了黃鶯這個識別人蔘的大能手,勢必少了很多樂趣,可是黃鐵生現在咳嗽成這樣子,能行嗎?

羅小冬問道:「你到底感冒了嗎?」

黃鐵生說道:「你們去打獵吧,我沒事。」

黃鶯很孝順,說道:「爺爺,你還說沒事,你都咳嗽成這樣了。」

羅小冬說道:「我來試試。」

然後裝模作樣的推拿起來,其實,是把仙力輸入到黃鐵生的身體里,黃鐵生一下子起了反應,身體狀態大好。

羅小冬問道:「怎麼樣?」

黃鐵生自己是個老中醫,怎麼想也想不明白,說道:「你推拿的那幾個穴位,都是很正常的穴位,對舒筋活血有好處,但是絕對不是治療風寒的絕招。為什麼我的風寒變好了呢?」

黃鶯高興的說道:「管他是什麼,只好能治好,不就是好的嗎?」

黃鐵生說道:「可是,我是個老中醫,我怎麼可能不會知道這些穴位呢?真奇怪。」

羅小冬心想,不好,這下恐怕要露餡了。

趕緊轉移話題,說道:「行吧,這樣,我們就去打獵了,你身體好轉的話,黃鶯跟我們一起去唄?」

黃鶯點頭,說道:「爺爺,那我去了?」

黃鐵生說道:「好,去吧!」

羅小冬說道:「不急,兩天後吧,第三日,周六,我們一起去!」

大家點頭。

羅小冬回到祖屋住,帶著夏璇,白珊珊沒回來,歐陽小西也來了,跟著,住土炕。

睡土炕是一個很新鮮的事,對於歐陽小西來說。

歐陽小西極度愛美,夏璇還好。

但是兩個人也是經常聊美妝心得什麼的,羅小冬聽的想睡覺。

晚上,關老闆開車回城裡住了,而留下了歐陽小西和夏璇,還有羅小冬三人,胖子也離開了。

三個人聊了一會,忽然,夏璇說道:「說真的,歐陽小西,我覺得,你該放下吳昊軒了,我覺得吳昊軒生還的希望很低很低。」

羅小冬也點頭,說道:「你那一千萬的懸賞,都沒人來說消息,實在是因為沒人知道。」

歐陽小西說道:「我也不抱有什麼希望了,我其實和他,分手在即。但是他卻出事了,蘇芒先生這麼大的偵探,都調查不出個所以然來,可見此事有多麼複雜。」

這時候,夏璇上廁所,回來,說道:「你們家的廁所不錯啊。」

羅小冬說道:「這是新世紀新農村鄉村改造的一部分,叫做廁所改造,白珊珊之前在白石村負責的也是廁所改造,另外還有兩個措施,是自來水安放,和路面硬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