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何水瑩拿過戒指,看著傳訊珠之中的消息,看向陸川,面色,忽然變得詭異起來。

「客人,陸明南、陸川的消息,我們天道閣沒有!這裡是四萬靈石!算是我們天道閣的賠償!」(未完待續。。) 何水瑩語不驚人死不休。

一開口,不只是陸川愣住了,就算是那個端著木盤進來的侍女,也是愣在了原地。

在她的印象之中,在天道閣的消息齊全,上至道境的巨頭,下至,剛剛出生的孩童,就沒有天道閣不知道的事情,就算天道閣不知道,但是天道閣神算堂之中的長老們,也會推算出來,從來沒有讓客人失望,而從來沒有賠償的例子。

何水瑩的這話,讓她真正的怔住了。

其實不只是陸川和這個侍女,就連何水瑩本人,心中也是震撼練練,她在天道閣這麼多年,也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情,就算有人在天道閣購買那些上古宗門傳承道統所在的消息,天道閣也會給出消息!

甚至就連購買當年人皇傳承所在的消息,天道閣經她之手,也賣出過兩份……但……

沒有!?

還是第一次!

「這陸明南、陸川,到底是何人?」何水瑩目光閃爍。

先前,她看到袁雄的消息,在看到陸明南、陸川兩個名字,還以為是陸家的人,現在看來,遠遠不止那麼回事!

天道閣,從來不迴避客人,即使再重要的消息,只要客人出得起價錢,天道閣也會出售,就算他們天道閣的秘法,那也是明碼標價,既然現在拒絕……

那就只有一個原因,這兩個人,天道閣是真不知道他們的消息!

「沒有!?」陸川看著何水瑩,帶著疑惑。

「很抱歉,客人!如果客人真想知道這個消息,我們閣主吩咐了,可以免費通過傳送陣,送客人去中洲總閣,以總閣的能力,推算出客人需要的消息。」何水瑩顯然得到了吩咐。看著陸川到。

「不必了!」陸川搖了搖頭。

他打聽過,這天道閣,可是中洲十大巨頭之一,實力強大,有道境高手坐鎮,是天下消息最靈通的勢力,而且精通先天演算,能推演過去現在!

既然天道閣都不能推算他的消息,那他也放心了,至少短時間內。不用擔心有人找麻煩,打斷他修鍊。

「吼吼……師兄,你的仇人就是那個顧家,在大業城,是吧?我們現在就去報仇!?」一走出天道閣,陸猴就迫不及待的吼叫了起來。

陸猴雖然只是妖獸,偶然得到奇遇,開啟靈智,成就妖族。不算什麼神獸、聖獸,但他的本體,乃是猿猴,天生就要比一半妖獸聰明。擁有強大的思維能力,比一般人類都要強。

雖然陸川沒有,但聽到陸川在天道閣購買的消息之後,稍一分析。便已經明白過來。

……


一個月後,陸川和陸猴,經過長時間的飛行。以及數次乘坐傳送陣,終於來到了距離大業城千里之外,在距離大業城千里之外,陸川停下了身子,一抹空間戒指,裡面頓時出現一千多桿小旗子,品質居然達到了半聖器。

這是他在駐兵基地之中得到的陣旗,是陸猴派遣傀儡在那留個大校場之中得到的某個聖痕境高手空間戒指之中得到的。

這一路上,飛行途中,他也在情理自己的財富,除了那些功法、秘籍、靈丹、靈石、兵器之外的東西,他著重的把所有的妖核、金丹,全部拿了出來。

發現,裡面還有一些聖痕境高手的金丹,加上他手上的金丹,此時此刻,他手上聖痕境高手的金丹,足有二十!

拿出陣旗,陸川再度一揮,手上出現八十一塊陣盤,每個陣盤的品質,都是下品聖器!

這陣法,固然不及當日困住三千道君的那個神陣,但是威力絕對不是普通武修能夠抵擋。

八十一個陣盤、一千二百九十六尊陣旗,陸川按照布陣之法,在整個大業城四周方圓數千里,饒了整整一圈,目光陰冷的看向大業城之中,雙手掐訣,整個人立刻向天空飄去,在半空中,他低喝一聲,伸手一揮,那八十一個陣盤,頓時顯現無數光華。

青萍劍光一閃,一道傷口自陸川手上成型,鮮血滴落,全部灑在陣盤之上,靈力涌動,陣盤的光華,頓時更濃。

右手一揮,剎那間,寶光頓時消失,連同陣盤,無影無蹤。

不過陸川也不敢怠慢,這陣法名叫遮天蔽日陣,一般都是宗門大陣,杜絕別人隨意進入自己的宗門或者家族,據說此陣,以一千二百九十六名造化境高手主持,配合八十一名神通境高手,足可擊殺任何大聖以下的武修。

陸川蘇日安無人配合,但他相信,就算他一人之力不知,但聖者之下的武修,還是無法逃出這個大陣。

而大業城,恰恰沒有聖者!

就算有聖者路過,也不會發現此陣,就算髮現,但看到是遮天蔽日大陣,那也絕對不會插手,就算有人插手,陸川也會讓他後悔!

不過這陣,畢竟是他一人布置,儘管有陸猴幫忙,但依舊是三天三夜,才成型!

成型的剎那,陸川神色頓時猙獰,殺機畢露,看向大業城內,彷彿是一隻瓮中之鱉:「大業城!此刻,許進不許出!顧家,你滅我第一侯府之人,今日,也是該血債血償的時刻了!」

這完這一切之後,陸川彷彿無事之人,帶著陸猴,走進了大業城。

或許大業城是一個二流家族家族所在之地,因此城池和明峰城差不多,但是繁榮程度,遠遠不是明峰城所能比擬。

不過此刻,作為大業城的實際擁有者,此刻,並不平靜。

大業城,顧家宗族所在地,一處大廳之中,有著不少顧家的高手聚集此地。

顧家族長,此刻正坐在主位之上,不過臉色卻非常不好看。

在他的下方,坐著的全部都是神通境高手,這些都是顧家各個分支的高手。

「哼!顧石,原因我們已經查的很清楚了,這一次是你扇子調動家族精英堂的人,去找別人的麻煩,殺了別人的兄弟,所以才會有第一侯府的那群瘋子,找我們顧家的麻煩,這件事情,你需要負全部責任!」突然,顧家的一個分支的神通境高手發難了。(未完待續。。) 「負全部責任?本座乃是顧家族長,負責規劃顧家全部發展計劃,調動精英堂,也是權責之內的事情,顧芒,難道本座還需要向報備不成!?」顧石冷哼一聲,直接站立起來,身上的寒氣越來越濃。

整個大廳中都瀰漫出來了一股寒氣。

在場的人,都是顧家神通境的高手,但還都是面色一變,紛紛運轉起自己的靈力,抵禦寒冷。

一面運氣禦寒,這些人心中也非常興奮,因為他們知道,好戲開場了。

顧家的族長,是一脈相傳,其他分支,就算是嫡系,也沒有爭奪族長的權力。

想要爭奪族長的位置,自然就需要把顧石拉下馬,畢竟顧石這一脈,顧石獨子顧天涯已死,只要把顧石拉下馬,那麼大叫就都有機會。

而最好的借口,自然就是此次遭遇的危機。

「哼!顧石,你到現在還死不認錯,不知悔改么?罷罷罷,看來你是被喪子之痛,沖昏了頭腦,連連出昏招!為了家族的發展,你已經不適合當族長了!」顧芒也是神通境巔峰的高手,雖然實力略有不及顧石,但顧石也別想憑氣勢壓倒他。

「哦?本座不適合當族長?本座不適合當族長,誰適合?莫非你適合?」顧石冷冷一笑。

「顧石,你也不要挑撥離間!這次的事情,的確是你的錯誤,派遣精英堂去滅人家滿門,卻無法又沒有斬草除根,出了這樣的事情,這個責任,你是無法推卸,族長之位,你必須卸任,至於誰來當這個族長。這不重要,我們可以公平的競爭!只是你一進沒有資格當這個族長了!」又是一尊神通境高手站了起來。

強大的氣息爆發。

頓時,三股冷流激烈的碰撞起來。

顧石雖然實力身後,但以一敵二,就不行了。

「咔嚓!」「咔嚓!」……

整個大廳,立馬就被寒流席捲,無數的冰霜凝結起來。

「哼!」

就在此刻,一道冷哼聲傳遞出來,深厚的氣息,震動整個大廳。拿捏的時機也非常準確,一下子就讓三道冷流轟然倒卷,三人都各自退後一步。

唰!

一道身形出現在,出現在庭院之中,是一個童顏鶴髮的老者,面色紅潤,根本不像是一個老人,身上氣息強大,周圍的水汽。一接近他身周,便會凝結成冰。

「危急關頭,不知道齊心協力,一心對外。對付外者,就知道爭權奪利!就你們這樣,還想當族長!?」

這是顧家的一位長老,也是神通境巔峰的高手。

「哈哈……大敵當前?一群造化境的小武修罷了。殺之如同殺螻蟻一般!顧越,你這話說的這麼嚴重,無非就是不想讓出族長之位罷了!我們顧家建立八百年。一直都是你們一脈當族長,專政久了,所以才做出錯誤的抉擇,今天這族長是一定要換了!」又是一尊神通境巔峰的高手,從高空,飛了下來。

「不錯!不錯!此次的事情,只是顧石當族長之後,眾多錯誤之中的一個,在沒有更大錯誤之前,卸任當長老,對家族、對大家、對他自己,都好!」又是一尊神通境巔峰的高手。

既然是爭奪族長的位置,各路人物,自然都紛紛登場。除了族長那一脈之外,幾乎所有人都要顧石下台!

族長這一脈,雖然得天獨厚,但也是獨木難支,不管是聲勢上,還是實力上,此刻也是狼狽不堪,面色青白!

「很好!很好!」

「看來你們今天就是想逼本座讓出族長之位,不過本座不讓,那又如何?」

顧石氣極反笑。

「不讓?顧石,眾怒難犯吧?」

有人冷笑。

「眾怒難犯?怎麼難法?我倒是想見識見識!」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又是一道聲音傳了過來。

身影閃爍,一道華麗錦袍打扮的青年,突然出現,帶著濃濃的威壓。

「哼!看來你們顧家還真團結!大敵都打到了門前,居然還有心思窩裡斗,真不知道我當初是怎麼看上你們顧家的!」


青年冷笑的看著大廳之中的眾人,雖然沒有絲毫氣息,但他的言語,卻讓大廳之中眾人感覺到如墜冰窟。

「大……大……大人……」就連一向硬氣的故事,此刻說話,也有些顫音。

「什麼也不要多說了!你們口中的那些個造化境的武修,可有曾調查他們的背景!?我從天道閣之中得到消息,這些人的來歷可不簡單,背後明顯有著寶葯閣和大荒陸家的影子!」青年環視眾人,開口說出一個勁爆的消息。

「寶葯閣!?」

「大荒陸家!?」

「怎麼可能?」

就連顧石,也是吃驚!

「怎麼回事,我便不知!不過此事背後,既然有大荒陸家的人支持,但既然,陸家的人,沒有出現,那麼這股勢力,就必須趕盡殺絕!」青年目中一寒:「現在,這個第一侯府的勢力,就在大業城之中!」

「大業城之中!?」

「不錯!這就是他們所在的位置!」青年拿出一塊玉簡,靈力湧入,頓時一副大業城地圖出現,上面星光斑點在閃動。

……


「吼吼……師兄,我們現在要做什麼?」大業城之內,陸猴、陸川卻並沒有第一時間去顧家所在之地,反而在城內走了起來。

「不急!不急!」陸川此刻心情卻不太沉重。

反正他已經用遮天蔽日大陣,把大業城圍了起來,只要是在大業城之中的顧家眾人,一個也別想逃脫!

或許還有可能因為多等一些時間,有更多顧家的人,進入大業城。

「走,我們是兄弟先去吃一頓!」陸川走到一個大型酒樓面前,停下了腳步。

「吃一頓?」陸猴歪著頭,不明所以,一頭霧水的看著陸川。

「就是吃一頓!你我師兄弟二人,相認之後,還未好好吃一頓,今日就好好的吃一頓吧。」陸川笑道。

「吼吼……好!吃一頓!」陸猴興奮的點頭,帶頭朝著旁邊的酒樓走了進去。

陸川一笑,也走了進去。(未完待續。。) 這酒樓雖然豪華,卻不是高檔酒樓,來來往往的也有普通武修,也有神通境高手。

這些人來來往往,倒是誰也沒有發現,整個大業城已經被封鎖了,即便是那些想要出城的人,發現出不去之後,也只會認為是顧家封鎖城中陣法。

畢竟這大業城是顧家的家底,肯定有護城大陣。

「我們師兄弟,這是第一次吃飯,作為師兄,秉承尊老愛幼的習慣,師弟,你點菜吧!」陸川和陸猴兩人就點了大廳的座位,並沒有要雅座。

雖然他們並不缺錢,不過陸川來這酒樓,出來和陸猴吃法之外,最主要的還是聽一聽這消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