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何興常眼神一冷,瞥了瞥申屠霸道:“申屠霸道閣下,你膽子不小呀!竟然敢公然襲擊一個銀河軍內部編制的中尉軍官!”

“銀河軍內部編制中尉軍官?大人您說笑了,我申屠霸道一向對諸位敬仰無比,對銀河軍所有軍士也是恭恭敬敬。一箇中尉軍官過來,我怎麼敢襲擊?”

何興常聲音冰冷刺骨,對着申屠霸道,暴喝道:“你還敢狡辯!”

“知道,他是誰嗎?他是我天棋星星羅基地中尉軍官南天!”

何興常指了指不遠處被一羣申屠家護衛圍起來的南天。 看深夜福利電影,請關注微信公衆號:okdytt “他是銀河軍內部編制的中尉軍官?”

申屠霸道冷汗涔涔。

銀河軍外部編制與內部編制天壤之別,申屠霸道自然知道。

任何一個銀河軍內部編制的少尉以上軍官,都是有着很大權利與地位。

申屠霸道縱然是在天林省呼風喚雨,如果襲擊銀河軍內部編制中尉軍官的這個罪名坐實。

十個申屠霸道也不夠殺的。

何興常冷意森然地道:“現在,你沒有什麼可以狡辯的了吧!”

“歐陽總督,把他拿下,立即執行槍決!”

何興常面色冷酷地看了看歐陽總督。

“諸位大人,饒命呀!小人是真的不知情呀!”

“我真的是不知道,這位大人是中尉,我要是知道的話,給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襲擊銀河軍呀!”

申屠霸道“噗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痛哭流涕。

申屠霸道向着認識的歐陽總督求着情:“歐陽總督,您行行好,爲我求求情吧。我是您忠實的下屬,我還要侍奉大人一輩子!”

“可是,你襲擊銀河軍內部編制中尉軍官,證據確鑿,按照銀河聯盟律法,你必須要槍決!”

歐陽總督冷冷地一拂袖。

“天林省可以接替你的人,多了去了!不要太高看你自己!”

歐陽總督說罷,便讓隨從將申屠霸道扣押了起來。

申屠霸道都被抓起來了。

申屠家的衛士們也是頃刻間土崩瓦解。

軍事戰艦上,下來了大批銀河軍士。

銀河軍士將這些申屠家的人全部逮捕了。

申屠瑕和納蘭愷臉色慘白。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突然反轉。

南天這個看起來,土鱉一個的野蠻人,竟然是銀河軍內部編制的中尉軍官。

並且銀河軍還派來了多名高級軍官過來解救。

連帶着,權傾一方的,雙子星中赫赫有名的封疆大吏———歐陽總督都陪同趕來了。

申屠瑕和納蘭愷生不起一丁點的反抗之心,內心之中充滿了恐懼。

深怕,銀河軍將他們全部槍斃了。

何興常快步來到南天近前。

“南天中尉,我和燕守備,找你,找得好辛苦!”

何興常高興地說道。

“那一日,你獨自離開飛船,迎戰尼古拉斯血伯爵,可是擔心我等!”

何興常回想起當日情景,又驚又怕,又是敬佩南天的膽識。

南天卻是撓了撓頭:“南天中尉?我不是南天中尉呀!”

“我叫溪名,溪水的溪,名字的名!”

南天憨憨一笑。

何興常頓時如木雕一樣,僵硬住了。

良久,何興常才緩緩地道:“你確定你不是南天中尉?”

南天點了點頭:“沒錯,我不是南天中尉,我叫溪名!”

說罷,南天露齒一笑:“不過,我真要感謝你們,把這些大壞蛋,都抓了起來。要不然的話,我也得一番功夫,才能將他們一一打跑!”

何興常搖了搖頭,心中腹誹着:“一個人對付這麼多申屠家衛士?開玩笑,真會吹牛逼。這個人,看來真的不是南天中尉。應該只是長得比較像而已。”

就在何興常失望地,準備回去的時候。

納蘭清若醒了過來。

納蘭清若剛纔隱隱約約間,把何興常與南天的對話,聽了進去。

納蘭清若輕輕地道:“或許,他就是你們的南天中尉!”

何興常臉上又浮現出了一抹喜色。

“真的,姑娘?”

納蘭清若點了點頭,旋即把如何相遇南天的情況,都告訴了何興常。

何興常臉上喜悅之色,越來越濃。

“看來,南天中尉失憶了!”

何興常感嘆一聲。

何興常也把自己一行人,如何千辛萬苦尋找南天的經歷,告訴了納蘭清若。

自遭遇尼古拉斯襲擊後,何興常十分痛苦,連忙把事情向燕煉彙報。

燕煉大爲震驚。

燕煉不願意相信南天就這樣死掉了。

燕煉用軍功值兌換了銀河軍內部編制的情報部門的大力協助。

根據情報部門提供的信息,燕煉和何興常得到了大量有用的情報。

並且推測,南天很可能在雙子星中。

爲了儘快找到南天,燕煉利用關係先是找到了雙子星漩渦基地的西馬中校,又是找到了常務偵查長馮強少校。

尤其是馮強少校,在雙子星中擁有大量的情報和偵查力量。

通過調動全星球大部分的衛星,和查看最近天林省發生的比較震動的事件。

馮強很快就鎖定了南天的所在。

於是乎,便有了燕煉,何興常帶人來營救的局面。

望着失憶了的南天,何興常犯了難。

何興常向燕煉彙報了一下情況。

燕煉沉吟了一聲:“先把南天帶到星羅基地,讓基地最有名的醫生們先救治一下。”

何興常點了點頭,便向納蘭清若說明了情況。

納蘭清若臉色複雜,內心之中焦灼無比。

納蘭清若雖然十分高興,南天有這麼顯貴的身份,但是也不願意就這麼離南天而去了。

南天更是一聽何興常要把自己帶走,頓時生氣了:“不不,我不走!我要和納蘭姐姐在一起!”

何興常犯了難,總不能強行帶走南天。

燕煉思考了一會兒,和西馬中校商量了一下,很快做了決定:“既然,南天他不願意離開。我們就先在雙子星多逗留一段日子。西馬中校會從漩渦基地調集一批名醫過來,進行南天的腦部記憶恢復手術。”

“我們現在就先穩定住南天,讓南天和那個叫納蘭清若的女子,在一起吧!”

燕煉下了命令。

“是,守備!”

何興常頓時應命。

歐陽總督也是訕訕一笑,看了看燕煉和西馬:“兩位中校大人,你們決定這麼處置申屠家,納蘭家,柳家這批人!”

西馬面色冷酷,不帶一絲感情:“他們傷了燕煉守備的愛將,自然要全部處死!”

燕煉點了點頭:“就按照西馬兄的意思辦!”

歐陽總督一揮手,就要讓行刑隊的人過來。

納蘭愷和柳河哭喊了起來。

“大人們饒命呀!”

“大人們饒命呀!”

“我的女兒納蘭清若和南天中尉有戀愛關係呀!”

納蘭愷與柳河異口同聲地說道。

“賢婿,你可不讓我們死掉呀!”

納蘭愷與柳河又向南天叫喊道。 納蘭清若見到自己這個只顧利益的父親,也是不禁一嘆氣。

畢竟,納蘭愷說到底,是納蘭清若的父親。

納蘭愷可以心狠手辣到殺掉納蘭清若。

納蘭清若卻做不到,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父親被執行槍決。

納蘭清若向南天懇求道:“溪名,放過我父親吧!”

南天微微點了點頭,旋即向何興常和燕煉求着情。

見南天發話了,燕煉也是很給南天面子。

燕煉擺了擺手,就讓人把納蘭愷放了。

納蘭清若看着倉皇奔逃地納蘭愷,痛心地道:“從此,你我再無父女情………”

柳青青也是奔了過來。

“溪名,我知道,你我之間,並沒有什麼感情糾葛。上一次,也是你救了我,我和柳家一直欠你很多。這一次,我柳青青想再求你一次,你把我父親放了吧!”

柳青青流着淚道。

南天皺了皺眉頭:“其實,我很討厭柳河,還有你的那個大哥!”

“不過,我對你還是有點好感,你這個姑娘,心地挺善良的。罷了,這一次,我就再求求那幾個軍官,讓他們放了柳河!”

“謝謝你,溪名!你對我的大恩大德,我柳青青這一生都無以爲報。”

柳青青囁嚅着道。

有了南天出面。

柳河也被釋放了。

不過,納蘭家和柳家的龐大勢力,經過這一次事件,歐陽總督,大爲震怒,已經通知了各路人馬,準備進行瓜分。

柳河和納蘭愷雖然保住了性命,但是再也不是那個權傾一方的大家族家主了。

至於,申屠家,申屠霸道和申屠瑕,都被直接全死了。

一些直接參與此事的申屠家衛士,也被全部處死掉了。

天林省霸主勢力,就此消亡。

處理完了這些雜事。

南天和納蘭清若,納蘭勇,也被安排到一處幽靜的別墅中居住。

過了幾天,陸續有漩渦基地的名醫帶着先進的設備,過來了。

這些名醫對南天的腦部進行深入的研究。

研究了許久,這些名醫也是犯了難。

藉助着先進的醫學設備,名醫們也給南天做了幾次腦部手術。

但是無一例外,名醫們都是束手而歸。

經過研究與診治,他們也無法治好南天的失憶。

主治醫師對燕煉和何興常道:“兩位長官,我和幾位同仁已經是盡力了。這些天,我們用盡了各種方法。我們帶來的設備也是漩渦基地最爲先進的。可是,我們依舊無法發現南天中尉失憶的原因。”

“南天中尉的腦部很奇特,與我們之前遇到的其他人都不一樣,我們根本無法診治。”

主治醫師道。

何興常有些急躁:“你們都是雙子星最厲害的腦科醫生,現在科技發展這麼厲害,你們真的一點辦法沒有?你們到底有沒有盡力?我告訴你們南天中尉不是普通的中尉,日後封將掛帥都有可能!”

主治醫師搖了搖頭:“長官,我說過,我們真的盡力。若是,其他人的失憶,我們可以輕易的治好。但是,南天中尉的大腦真的很奇特,或許說,南天整個人的肉體都很奇特。我行醫問診這麼多年來,實屬第一次見到。”

燕煉嘆了口氣,擺了擺手:“我知道了,你們退下吧!”

主治醫師帶着一些名醫們拱了拱手,便離開了。

何興常焦急無比:“守備大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南天中尉失憶症不治好,這可如何是好?”

燕煉揹負雙手,踱了踱步:“等吧,我相信南天不是普通人。他一定會自己越過這道坎!”

“何大尉,你帶一些警衛在這裏,務必保護南天的安全。我先回星羅基地,處理一些事務。一旦南天的病情有了進展,你要第一時間彙報給我!”

燕煉吩咐道。

“是,守備大人!”

何興常領命。

……

別墅裏頭的南天也是有些焦躁不安。

之前,十幾個穿白大褂的醫生對南天各種治療,搞得南天十分難受。

若非納蘭清若在一旁安慰南天,並且告訴南天,這些人都是好人。

南天早就發脾氣,把這些人全部打飛掉了。

“納蘭姐姐,我們也憋在這裏許久了。我們出去散散心吧。”

南天建議道。

納蘭清若笑着點了點頭:“好呀!”

雖然,別墅之中,佈置了不少警衛。

但是,這些警衛哪裏能夠攔得了南天。

南天揹着納蘭清若,身手矯健,如同流光一般,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