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也沒問本系統。”

肖遙真想破口大罵,要是知道對方手裏所持的就是刑天戰斧,他剛纔擋個毛啊!當然是趕快躲開了。

但事已至此,抱怨或是咒罵都已經無濟於事,當務之急,是得趕快逃離。 肖遙大吼一聲,奮力掀開了壓在身上的石塊,掙扎着站起身,卻只見混世魔王正手持刑天戰斧,已經走出了大殿,正邁開大步,朝自己走來。

“哼!就你這三腳貓功夫,也敢來我魔域挑釁!看我怎麼活劈了你!”

混世魔王說着,舉起手中戰斧,朝着肖遙迎面劈來。

我勒個去!

這尼瑪要是被劈上一斧子,老子可就成兩半了。

肖遙立刻身形一閃,躲開到一旁,

一股強勁的斧氣將他剛纔所處位置的地面劈開了一道又長又深的裂縫,而他身後那面牆壁幾乎徹底垮塌。

見此情形,肖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刑天戰斧的威力,尼瑪未免也太強了吧。

瑪了個蛋!

老子跟他拼了!

肖遙掄起手裏的一氣陰陽棍,一聲怒吼,朝着混世魔王便打了過去。

一氣陰陽棍旋即化作一道耀眼的光柱,

眼光那道光柱就要擊中混世魔王的腦門,混世魔王忽然將手一擡,竟然徒手抓住了光柱。

肖遙見狀,不由得大吃一驚。

臥槽!

這什麼情況!?這傢伙居然能夠抓住一氣陰陽棍!?

肖遙正感到吃驚,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混世魔王掌握了刑天之力,能夠徒手抓住一氣陰陽棍不足爲奇。”

尼瑪!

這下完蛋了,這傢伙居然能夠徒手抓一氣陰陽棍,那還搞個毛啊!

混世魔王嘴角露出一絲陰冷的笑容,隨即一聲大喝:

“受死吧!”

握緊手裏的刑天戰斧,便朝着肖遙劈來。

肖遙急忙身形一閃,再度躲開到一旁,不過他還沒穩住身子,混世魔王又舉斧劈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時,

伴隨着一聲震耳咆哮,一頭通體白毛的巨猿忽然出現,直接撲過去,一把抓住了混世魔王手裏的刑天戰斧。

肖遙定眼一瞧,原來是阿祁。

見到阿祁,肖遙頓時來了精神,立刻站起身來,衝阿祁大聲喊道:

“阿祁小心,這魔頭能使刑天之力。”

阿祁發出一聲震耳怒吼,與混世魔王扭打在了一塊,兩人實力旗鼓相當,一時之間難分勝負。

混世魔王自然認得無支祁,又驚又怒,

“又是你這猴頭來壞我好事!看本王不劈了你!”

“想劈本大聖,只怕你沒這本事。”

阿祁說着,體型迅速變大。

既然是肉搏,當然是誰體格大誰佔優勢,混世魔王不甘示弱,身體也迅速膨脹,

不一會兒,阿祁與混世魔王便都化做了兩個身高達到二三十米的巨靈神,兩人打鬥得愈加激烈,整座宮殿都在微微顫抖,彷彿隨時都會倒塌了一般。

而他倆打鬥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爭奪着那柄刑天戰斧,

眼下這種狀況,誰也無法置對方於死地,因爲他倆都獲得了刑天之力,也只有刑天戰斧,才能徹底將他倆殺死。

所以,誰能搶到刑天戰斧,誰就能多一分勝算。

肖遙幫不上忙,只能在一旁看着,也就在這時,一大羣魔將朝他涌來,

瑪了個蛋!

老子打不過混世魔王,還不能解決你們這些個小嘍囉!

肖遙握緊一氣陰陽棍,正欲大打出手,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無支祁只怕不是混世魔王的對手,你應該與無支祁共同擺平混世魔王,至於這些嘍囉,可交給遠古巴蛇對付。”

遠古巴蛇?

肖遙先是一怔,隨即反應過來,

是啊!

老子怎麼把這茬給忘了呢,老子曾用玄天鎖妖圈收服了遠古巴蛇,把那玩意兒弄出來,怎麼也能抵擋一陣子吧。

想到這,他立刻召喚出了脖子上還戴着玄天鎖妖圈的遠古巴蛇。

此時的遠古巴蛇,也就成人手臂粗細,見到蜂擁而來的一大羣魔兵魔將,它嚇得立刻躲在了肖遙身後。

“你躲什麼躲!只要你幫老子擺平這些魔兵魔將,老子便還你自由之身。”

肖遙說着,一把拎起遠古巴蛇,朝着大羣魔兵魔將扔了過去。

見肖遙扔過來的是一條蛇,幾乎沒人放在眼裏,就在遠古巴蛇快要落入魔兵羣的剎那間,肖遙默唸了一句咒語,套在遠古巴蛇脖子上的玄天鎖妖圈化作一道金光,被收了回來,而遠古巴蛇的身體則迅速變大,幾乎是轉眼間的工夫,便化作了一條無比巨大的巨蛇。

巨蛇擋在了衆魔兵魔將的去路,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全都停下了腳步,

沒等他們回過神來,巨蛇一條巨尾已經橫掃而來,衆魔兵魔將霎時間被掃倒了一大片。

見此情形,肖遙心裏稍稍鬆了一口氣,有這龐然巨物在,怎麼也能抵擋一陣子了。

而就在這時,傳來了阿祁的怒吼聲,他立刻擡頭一看,心裏不由得咯噔一下,暗道不好,只見阿祁被混世魔王掐住了脖子,兩人仍在搶奪着刑天戰斧,但阿祁已經明顯處於劣勢。

肖遙愣了片刻回過神來,急忙衝系統問道:

“我TM怎麼才能幫得上阿祁!?”

“宿主可以考慮使出法天象地技能!此乃神技,你的體型將增大千百倍,力量也將會同步提升。”

法天象地!?

是啊!老子怎麼把這茬忘了。

他立刻使出了法天象地技能。

使用這項技能,居然需要耗費陽氣值15000點,而且持續時間自由半小時,但眼下這狀況,他哪裏還顧得上這個。

他的身體迅速變大,而眼睛所看到的一切彷彿都在收縮變小,

也就兩三分鐘的工夫,他的身體便變得與阿祁以及混世魔王差不多巨大,也成了一位頂天立地的巨靈神。 都市大地主 也就在這時,幾名魔將繞開遠古巴蛇,手持大刀衝到肖遙的跟前,看到已經變得無比巨大的肖遙,幾名魔將驚得目瞪口呆,

站在他面前,哪裏還顧得上攻擊,一個個張大嘴巴看着他,已經完全被震住了。

肖遙二話沒說,擡腿便是一腳踏過去。

幾名魔將根本來不及逃脫,發出一陣淒厲的慘叫,就這麼被生生踩成了肉餅。

哈哈!老子現在終於可以像踩死螞蟻一樣碾壓這些邪魔了。

肖遙心裏莫名有些興奮,而就在這時,阿祁衝他喊道:

“主人,快來幫我!”

肖遙扭頭一看,只見混世魔王已佔據明顯優勢,似乎隨時都會將刑天戰斧搶奪過去。

他要是得到了刑天戰斧,那可就麻煩了。

老子絕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肖遙怒吼一聲,掄起拳頭,使出龍魂之力,朝着混世魔王的身體便猛擊了過去。

由於混世魔王正與阿祁酣戰,未加防範,被肖遙一拳擊中了腰部。

他這一拳的力量可不小,即便在他體型正常的情況下,一拳都能打出近百萬斤的力量,如今他使出了法天象地技能,力量更是增強了十數倍。

在他的拳頭擊中混世魔王腰身的剎那間,一股無比強勁的氣流便仿若衝擊波一般向四周擴散開來,混世魔王當即發出一聲慘叫,身體打了個趔趄,龐大的身軀撞在了身後巨大的宮殿上,宮殿竟然垮塌了一大片。

阿祁趁機從混世魔王手裏奪過了刑天戰斧,沒等混世魔王穩住身形,阿祁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怒吼,隨即揮舞手中的刑天戰斧,手氣斧落,一斧子將混世魔王那顆碩大的腦袋砍了下來。

混世魔王的身體立刻散發出大量濃黑霧氣。

肖遙的手臂接觸到那些黑霧,竟感到一陣生疼。

他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此乃魔障霧氣,一旦散逸開來,後果不堪設想。宿主應立刻將這魔障霧氣收入玄天寶葫之中。”

肖遙一聽,急忙祭出玄天寶葫。

他將玄天寶葫高高舉起,葫口對準從混世魔王身體之中散發出來的濃黑霧氣,與此同時,嘴裏默唸咒語。

所有濃霧悉數被吸入了玄天寶葫當中,最終,就連混世魔王的身軀與腦袋,也被吸入了玄天寶葫。

他耳畔隨即傳來系統優美的提示:

“Duang!宿主降服混世魔王,完成22級任務,獲得經驗值4500000點,

法力值+2250,

陽氣值+44500。

獲得先天神器:刑天戰斧。”

臥槽!老子居然把混世魔王就這麼幹掉了!而且連刑天戰斧都搶到了手,哈哈!

肖遙心裏一陣激動,

本來還在與遠古巴蛇酣戰的衆魔將見他們的老大被幹掉,紛紛停止了打鬥,在愣了片刻之後,所有魔將四下逃散。

瑪了個蛋!

可不能讓這些魔兵魔將逃了,不然,收拾殘局得花費不少工夫。

肖遙立刻祭出一氣陰陽棍,朝着衆魔兵魔將橫掃而去。

一氣陰陽棍雖然對付不了混世魔王,但對付這些個魔兵魔將,確實綽綽有餘。

而去一氣陰陽棍可大可小,可長可短,一掃就是一大片,對付成羣的魔兵魔將,正好合適。

阿祁也加入了戰鬥,衆魔兵魔將哪敢抵擋,只顧倉皇而逃,不少魔兵魔將縱身跳入了魔王宮一旁的深湖之中。

也就在這時,一聲響天徹地的吟叫聲傳來,緊接着,一條通體烏黑的巨龍出現在了魔王宮的正上方。

是辰月!

在巨龍後背之上,居然還馱着許多身披盔甲的巨猿。

一衆巨猿發出齊聲怒吼,手持石棒,從龍背上縱身躍下,對已成驚弓之鳥的魔兵魔將發起了攻擊。

記憶七章 很快,更多猿族從四面八方朝這邊涌來,對衆魔兵魔將發起了殲滅戰。

這混世魔域,原本叫花果仙域,是猿族們的世外桃源。

卻被混世魔王強佔了近兩千年,兩千年來,猿族受盡壓迫,死傷無數,他們早就想反抗,但由於混世魔王實在太強,任何反抗,最終都會換來殘酷的鎮壓,猿族只得忍辱偷生,如今,混世魔王一死,它們心裏壓抑已久的憤怒一下子爆發出來。

平日裏唯唯諾諾的猿族,爆發出了強大的戰鬥力。

至尊狂妃:毒王心尖寵 衆魔兵魔將被殺得丟盔棄甲,幾乎毫無反抗的能力。

而在對付這些魔兵魔將同時,肖遙的經驗值迅速提升,竟然連升了兩級,達到了3級捉鬼天師。

同時獲得了一件奇怪的法寶:空域之門。

終於解決了戰鬥,氣勢恢宏的魔王宮成了一片廢墟,被關在地牢之中的猿族被釋放了出來,猿族佔領了魔王宮,發出陣陣歡呼。

他們終於奪回了自己的世外桃源,不過,花果仙域已被魔氣污染,要徹底清除魔氣,恐怕還需要不少時日,爲了幫他們儘快驅除魔氣,肖遙本想向虛空玲瓏鎮的白鶴先生借玲瓏明月一用。

但又轉念一想,若是沒有玲瓏明月,虛空玲瓏鎮也將被魔氣所侵蝕。

所以,只能另想辦法。

他思前想後,只得向系統求助。

系統告訴他,在系統商店內,有皓日之輪出售,皓日之輪散發出來的皓日之光,能夠驅散魔氣,只要加以時日,便能使這片地域重新恢復往日生機。

肖遙立刻打開系統商店,輸入關鍵字查找,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皓日之輪竟然是一團散發着耀眼白光的光球,便如太陽一般。

不過,這玩意兒可不便宜,居然需要13.8萬點陽氣值。

好在他現在最不缺的便是陽氣值,整整73萬多點的陽氣值。

他沒有猶豫,便用13.8萬點陽氣值,兌換了皓日之輪。 當仿若烈日的皓日之輪懸掛在半空之中,整個混世魔域的陰霾彷彿瞬間被驅散。

最佳幸福 見此情形,肖遙心裏頓時鬆了口氣。

阿祁則領着一衆猿族,一齊向肖遙磕起了頭來,

如今的肖遙,宛然成了猿族的救世主。不過,要想將這片魔域完全恢復成原本的花果仙域,尚需時日,可謂任重道遠,畢竟,魔族殘餘勢力依然存在。

阿祁決定,留下來,幫助猿族對付殘餘魔族,共建猿族家園。

對於阿祁的決定,肖遙當即表示贊成,其實他也希望阿祁能有一個好的去處,身爲千古第一奇妖,如今明明已經恢復了自由之身,爲了待在自己身邊,卻依然只能化作一隻水貂模樣,肖遙心裏總有些於心不忍。

而如今,這花果仙域對阿祁而言,正是最好的去處。

既不用擔心它惹出什麼禍端,而且還能幫助猿族振興,何樂而不爲。

雖然肖遙心裏多少還是有些不捨,但待這花果仙域建好之後,要來這兒,也並不是什麼難事。

是時候離開了,但不知爲何,肖遙心裏總隱隱覺得有些不安,

混世魔王是幹掉了,刑天戰斧也落到老子手裏了,可兵神劍呢?

而且,不是說九龍會的人來了混世魔域麼?

老子當時也確實聽見九龍會的人與混世魔王談話啊?

甜心嫁一送一:總裁,請簽收! 爲何一個九龍會的人都沒見到?

……

一連串的疑問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他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他心裏正琢磨着,魔王宮廢墟方向忽然傳出“轟”的一聲巨響,緊接着發生了大面積垮塌,揚起大量灰塵,與此同時,地面彷彿都猛地震了一下。

臥了個槽!

這尼瑪什麼情況?難道魔王宮又出什麼幺蛾子了?

關鍵是,這會兒猿族正在清理那片廢墟,發生那麼大面積的垮塌,必定造成了不小傷亡。

原本已經騎在辰月背脊之上,準備離開此地的肖遙,立刻讓辰月掉頭,往魔王宮方向飛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