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們兩組人,朝着兩個方向而去,一擊得手,馬上散開回來,並給我傳信息!”

“行!”

周陽和360均是點頭答應。

“滴!”

“滴!”

隨着兩聲輕微的震動聲,周陽與360相視一笑。

“你,你,你,你你你……還有你,跟着我!”

隨後,360先行挑人,而剩下的人,則是跟着周陽。轉瞬間,兩組人馬,便是分開完畢。

“兄弟們,出發!”

周陽大手一揮,緊接着360也是!

“各位,拜託了!”

穆面色嚴肅的對着所有人一鞠躬說道。

“交給我們吧!”

“一定完成任務!”

“放心!”

所有人對着穆,都是一臉的微笑,可是穆知道,回來的時候,一定會少了很多的笑臉。

······


“趙文?!”

看着信息,周陽莞爾一笑,繼續說着:“沒想到,竟然碰到了老對頭了!當年,這趙文可是追着我打啊!沒想到,這趙文,竟然就是去迎接呼延一族的人!”

“趙文,呼延侯,這兩個傢伙,看來又要聯盟了!只是他們不會想到,這次的阻擊,和以前比起來,倒是反了過來!”


“哼哼……很久了吧!多少年了,竟然又讓我碰到了你!”周陽看着天空,眸子之中寒光一閃,鋒利如刀!

一時間,周陽以前在森林之海,石林之地的記憶,頻頻浮在眼前,越來越多的畫面,卻也讓周陽胸口之中的怒火,越來越多!

“兄弟們,加快腳步!”

······

兩天來,周陽等人都是急行之中度過的!只不過,這兩天來周陽並未閒着!他不像其他修煉者那樣,需要自己飛行,因爲他有白靈。

並不是其他人沒有魔寵!只是,很多人都覺得魔寵不便捷!並且,抓捕了一個魔寵,都要分散一點神識在那魔寵的身體之上,就會導致自己的實力有所下降!

他們可不像周陽與白靈,白靈是自己認主的,所以,周陽並沒有使用多少神識在其中束縛。

正因爲有白靈,周陽在這兩天來,一直在努力的學習着他第八個魔法陣的製作!

“八卦森域!好一個八卦森域!一元破就如森林之木,林林總總,數目繁多!好似形成一個地域,一個界域一樣!”

“八卦,縱然分成八個點,八處封鎖!!”

“七星森羅,八卦森域!兩者都是一樣,一元破多如牛毛,如森林之木!”

周陽腦海之中,滿是八卦森域的製作步驟,越是往下看去,周陽也越是驚駭不已!

“兩天的時間,只能勉強記憶下來步驟,倘若讓我製作,還不知道要何年何月!”

周陽拳頭一攥,心中分析着。

“城主,再有半日,就接近了那阻截趙家人的路線了!”

正在思想之中的周陽,突兀聽到一個兄弟說道。

“嗯!大家都注意隱藏,你繼續探路!”

周陽點頭說道。

······

一處官道,兩旁森林樹木繁多,遠處看去,這官道泥濘崎嶇,尤其是剛剛下過雨,這裏正是一片‘水泥路’。


有水有泥的路。

而這猙獰崎嶇的‘水泥路’的另一端,則是一個不大的城池。

城池中,周陽等人已經化爲各種商人,僱傭兵等!

必定,只要神識強大,就可以發現一定範圍內的人!

“嗯?來了!”

神識已經是天人合一境界巔峯的周陽,已經探到,遠處而來的一對人馬!

“人數倒是不少!天人合一初期境界的一個,神話鏡巔峯的一個,中期的兩個,初期的九個!嘖嘖嘖,還真是有不少強者!”

周陽一臉唏噓的自言自語說着,隨即,周陽低下頭來,點了幾下手腕,信息便被周陽傳送了出去。


“我方,神話鏡強者三位,就我一個是中期的!其餘的,還都是無爲境,實力還真是懸殊啊!”周陽眸子一轉,繼續說道:“不過,他們都是能越級殺人的,對戰趙文,應該不難!”

······

“呼延兄,說真的,多年不見,你竟然提升了那麼多的實力!!”趙文一臉恭敬的說道,他知道,這呼延一族,是趙家請來的幫手,萬萬不能得罪了!

而這呼延侯,就是趙文去迎接的一位!


“老弟,你也不錯!已經神話鏡巔峯了嘛!”

呼延侯非常享受趙文的馬匹。

看着呼延侯的洋洋自得,趙文心中一陣反感,可他卻不敢多說,一直點頭笑道:“雖然是這樣說,可是神話鏡巔峯,和天人合一境界初期,那可是有着天塹一般的溝壑,難以逾越啊!”

“另外,我也要感謝呼延大哥,如果不是您,我們趙家也聯繫不上狂暴傭兵團啊!”

趙文一臉的媚笑。

“小事,小事而已!”

呼延侯眯眼大笑,只是趙文沒看到,那眼眶之中的精光。

“唉,想起當年,咱們兄弟兩剛剛認識那會,真是……還真是多虧了那周陽的小子!”

趙文微笑的看着呼延侯說道。

“哦,對了,你不說周陽這小子,我倒是忘記了!你們趙家一直對他恨之入骨,不知道有沒有擊殺了他呢?他現在怎麼樣了?”

聽着呼延侯的一問,趙文一怔,卻有點不想說!要讓呼延侯知道,周陽到現在都沒死,還不知道狂暴軍團怎麼諷刺他們趙家呢。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自從離開了石林之地,我就去了邊疆!對於周陽這小子的事情,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我這不是剛剛回來,就來迎接你了麼?!”

趙文聰明的訕訕笑道。

系統駕到 哦,原來是這樣!也好,如果那小子沒死,我一定要親手宰了那個小子!死了的話,那最好不過了!”

“那當然,我也跟呼延大哥一樣的想法呢!”

說着說着,他們便來到了這小城之中。

“嗯?這小城之中就兩個神話鏡初期的強者!沒危險!”

剛剛進入城池,趙文便是神識一掃,隨即心中危險的信號,便放了下來。

“呼延大哥,不然今晚就在這休息一夜,明日再啓程,如何?”

趙文深知呼延一族以及狂暴軍團,都是呼延侯拉攏的,這個人,可是有着舉足輕重的意義,所以,他全部往好的招待。

王者榮耀之英雄圖鑒 晚上,我便給大哥找來幾個‘處’,你看如何。”

“這前線如此緊張……好,我便勉爲其難的答應趙老弟了!”聽到趙文的話鋒一轉,呼延侯也是眸子一亮,‘勉爲其難’的點頭答應道。

······

“滴。”

周陽感到腕帶的震動之後,打開信息看到:一切正常,準備就緒,何時動手?

‘等我命令。’

周陽回了一句。

深夜。

看着一處客棧,燈火通明。如果有心人仔細觀看,這個簡陋的客棧,竟然被防禦的滴水不漏,暗哨幾多。

“東北方,花園西角,南側房……都有人!注意目標,行動!”

“啊!!”

“奇襲!”

“殺!”

“轟!”

隨着周陽命令發出,一瞬間這間簡陋的客棧便雞犬不寧!

“誰?!”

軍門閃婚 殺!!”

“怎麼可能,無爲境中期的人,竟然……”下一刻,一位神話鏡初期的強者,便沒有了聲息,成爲了一句冰冷的屍體!

“納命來!”

緊接着一聲爆喝,從一間房屋之中,傳出。

“轟!”

巨大的長槍,鋒利寒芒閃爍,濃烈的土系鬥氣,驟聚而起。

一槍,便是要了一個人的肩膀!

“竟然沒死!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看着自己出其不意的一擊,竟然只是斷掉那人的臂膀,沒有造成致命一擊,趙文知道,來人並不簡單!

“管他們什麼人,全部給我留下吧!”

一身睡袍的呼延侯滿臉的憤怒之色,他不滿周陽等人的攪擾,因爲他正在行‘苟且之事’!

壞了興趣,讓他十分惱怒!

“是嗎?趙文,呼延侯,咱們可是好久不見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