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們放心,我不會連累你們的,而且二少爺的爲人你們也知道,多謝你們了!”小蓮向兩個僕人深施一禮後走進了靈堂。

此時,牛玉琳正坐在地上閉着眼養神。聽到腳步聲,他睜開眼看到小蓮走了進來,忙站起身走到小蓮近前說道:“小蓮,你怎麼來了?”

“我早就想過來找你,可白天人多,我只能深夜過來。琳哥,你快點帶我離開這裏吧,我一天也不想待在牛家大院了!”

“你之前不是不想離開牛家村嗎?現在爲什麼這麼着急,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你別問了,我們趕緊走吧!”

牛玉琳問道:“你爲何這麼急要走,是不是覺得對不起我娘?”

“你爲什麼這麼說?”

“我臨走時,一再囑咐你要好好照顧好我娘,你到底是怎麼照顧的!”

“你是說,我沒有照顧好大奶奶嗎?你在責怪我?”

“我沒這麼說,但你至少要我明白,你爲什麼現在這麼急想離開。小蓮,你難道還有什麼要瞞着我不成?”

小蓮留下了眼淚,言語哽咽起來道:“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牛玉琳看到小蓮留下了眼淚,忙緩和語氣道:“你先別哭,來,坐下慢慢說。”

小蓮坐在了牛玉琳身邊,擦了擦眼淚說道:“琳哥,其實大奶奶的死和姥爺與大少爺他們有關係,最主要是因爲我。”

“你說什麼,我孃的死和我爹、大哥,還與你有關係,你能說清楚點嗎?”

小蓮又留下了眼淚說道:“都是我不好,我沒有照顧好大奶奶。”

牛玉琳看到小蓮一把鼻子一把淚的,十分的着急說道:“你別哭了,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你把話說明白點,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小蓮出了口氣說道:“其實大少爺早就對我不安好心,一直想找機會接近我,在我沒進入牛家當丫鬟時,他就曾經調戲過我。由於老爺和大奶奶的出現,他纔沒有得逞。我想這次老爺讓你去靈山寺爲大奶奶求平安,可能和大少爺有關,爲的是把你支走,他好對我下手。”

“大哥對你不懷好意,我看得出來,當此次去靈山寺爲我娘求平安是我爹的意思,不是大哥的意思。”

“你咋不明白呢,肯定和大少爺有關!”

“即使有關,那又怎麼樣呢?”

“你哪知道,你離開這幾天,大奶奶本來可以下地走動了。就在前天,大少爺突然闖到大奶奶的住處,支走了春桃和紅迎,他便對我動手動腳,恐嚇我屈從他,我極力反抗,他竟然將我的上衣撕破了,吵鬧聲驚動了大奶奶,我想大奶奶一定是那時候被氣得吐血了。”

牛玉琳十分生氣的說道:“竟然發生過這樣的事,原來我娘是這樣死的。那後來他沒把你怎麼樣吧?”

“後來老爺來了,打了大少爺,我才逃脫的。”

“我爹也來看我娘了?”

“嗯,我後來聽外面的家丁說,老爺在大奶奶屋裏呆了很久才離開,不知道他們都說了些什麼。由於春桃和紅迎陪我去她們的住處了,大奶奶這裏就沒有人看護了。”

“這也怪不得你們,都是我大哥鬧的。”

“過了好長時間,我們才知道大奶奶吐了血,後來就……”

“可你說了半天,我孃的死和我爹也沒關係啊,他不就是在我娘屋裏呆了一會嗎?”

“我還沒說完呢,其實老爺也和大少爺一樣,早對我起了色心。”

牛玉琳站起來喝道:“住口,不准你這樣說我爹。”

“我知道你會這樣說,不過這是事實,你不信去問老爺算了。”小蓮看牛玉琳根本不信她說的話,心裏十分的難過。

“那你憑什麼說我爹對你也有色心,可有證據?”

“證據?老爺手裏有一張和我娘籤的讓我做小妾的文書,老爺卑鄙地用一百五十塊大洋威逼我娘讓我做他的妾,我娘爲了給我爹治病,只得答應了老爺。”

牛玉琳聽罷,感覺眼前一黑,差點摔倒在地上。 小蓮急忙扶住牛玉琳,關切地問道:“你沒事吧,琳哥!”

牛玉琳搖搖頭道:“我沒事,沒想到我爹和大哥竟然做出這樣的事來。小蓮,你放心,從現在起,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

小蓮十分感動,輕輕偎依在牛玉琳的懷裏說道:“我只希望你早點帶我離開這裏,才能逃脫老爺和大少爺的魔掌。”

“好,等我孃的喪事一完,我就帶你走。不早了,這裏很涼,你回去吧。”

“我陪着你,天亮再走!”

“聽話,回去吧,千萬要保重身體,我沒事!”

“我聽你的,你也要注意身體,我回去了!”小蓮依依不捨地離開靈堂返回了自己的住處。

第三天,牛家大院爲牛青月大辦喪事,牛家在當地是個大戶,前來弔喪之人絡繹不絕。出殯時,陪喪隊伍是浩浩蕩蕩直奔村南的墳地。

牛玉華和牛玉琳拿着紙幡哭得和淚人一樣,整個送喪隊伍都沉浸在哀痛之中。

站在大門口的牛記恩看着遠去的送喪隊伍,眼裏滴下了幾滴傷心的眼淚。

送喪隊伍來到牛家村的大路上時,突然間,大路上颳起一陣旋風,旋風中伴隨着一聲聲淒厲的笑聲,棺照隨即被旋風掀開,被拋到一邊。一旁護靈的牛紅感覺到臉上被颳了幾下,身體被甩了幾個圈,差點摔在地上。幾聲“咚咚”聲敲打在棺蓋上後,旋風和笑聲一下子便消失了。

送喪的人一個個被嚇得是臉色鐵青,渾身發抖。尤其是那十六個擡着棺材的青壯家丁腿都被嚇軟了,棺材一晃,差點就被扔在地上。

牛玉華扔了幡,趴在路上直打哆嗦。牛玉琳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壞了,他硬強撐住身體大喊道:“棺材不能落地,要支撐住!”

牛紅捂着腮幫子喊道:“擡好棺材,誰落了地誰就去死!”

十六個家丁趕緊站直身子,把棺材給擡住了。

牛紅顧不得臉疼,招呼家丁們趕緊將棺照給遮蓋好。雖然每個人心中都對剛纔發生的一幕心有餘悸,疑惑不解,但誰也不敢問不敢說什麼。

送喪隊伍不敢再耽擱,擡着牛青月的棺材直奔墳地,按照風水先生告訴的時辰將牛青月下了葬。看着隆起的墳頭,送喪的人才算鬆了一口氣。

送喪途中發生如此詭異的事,使得牛家村上下躁動不安,牛家村又有鬼魂作祟之說不脛而走,整個村子立時陷入惶恐之中。

牛青月的喪事辦完,牛玉琳回到自己的房間將整理好的衣物全部裝到大箱子裏。小蓮在一旁默默地幫着他。

“琳哥,現在牛家村是不是又鬧鬼了,那天……”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不管這些,我們明天天一黑就離開這裏,你也去收拾一下吧!”

“哦,我一個做丫鬟的,能有什麼可收拾的,有兩件衣服就夠了。”

“也是,我們到了省城就要依靠自己生活了。到時,我們可能會受很多罪,希望你做好心理準備。”

枕上偷心:惡魔先生來敲門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什麼罪我都受得了,我本來就是窮苦人家出身,啥罪沒受過,你還是自己先想好吧!”

“你不要以爲我是個少爺,不能吃苦,我告訴你,我以前在省城經常去勤工儉學的,遭白眼多了,苦也吃了不少呢!”

“啥叫勤工儉學?”

“就是邊上學邊去工作,爲了掙錢生活。”

小蓮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你回去吧,明天天黑我們就走,你千萬不要告訴別人,知道嗎?”

“知道,我不會和別人說的。你現在準備去做什麼,我陪會你吧!”

牛玉琳坐到椅子上說道:“好幾天我沒去看三姨娘了,一會去看看她,我覺得她很可憐,以後我走了,也許再也看不到她了,我總覺得看見她特別親切,比和我娘在一起都好。”

“對了,你不說,我到差點忘了一件事告訴你。”

“是什麼事?”

“我伺候大奶奶時,有一次,她病重睡夢中提到了你。”

“提到我怎麼了,有什麼不妥嗎?”

小蓮點了點頭道:“她說不要你離開她,都是她不好,害得你和你娘分開,那是沒辦法的事,還有,她一個勁喊,別走,別離開我,我會對你好的,你娘都瘋了,不要去。很多話都聽得我稀裏糊塗的。當時,我只以爲大奶奶是說夢話,就沒放在心上。現在想想,我感覺有些不對勁!”

“那有什麼不對勁的,不就是她病重說的胡話嗎?”

“我想不會那麼簡單,大奶奶可能不是你的親生母親,沒準三姨太倒是你的娘。”

聽了小蓮的話,牛玉琳心裏就是一震,回想起以前牛青月的種種舉動和牛家上下的行爲及三姨娘的感覺,他覺得自己的身世確實蹊蹺。

“我娘對我一直特別好,不管她是不是我的親生母親,我都很感激她。小蓮,以後就不要提這件事了。你休息會吧,我先過去看三姨娘。”

“知道了,你早點回來。”

“好,我走了!”牛玉琳說完走出了屋去看宋可楚。

走在路上,牛玉琳想着剛纔小蓮說的話,總感覺哪裏有些不對勁,自己難道真的是三姨娘的兒子,可是娘對自己是那麼的好,不像是裝出來的。他邊走邊想,便來到了宋可楚的院子。

“二少爺你可來了,三奶奶正在屋裏大笑大喊呢,我們都不敢進去!”門口幾個丫鬟對牛玉琳說道。

“三姨娘又犯病了,我去看看。”牛玉琳趕緊走進院子,就聽到屋子裏傳來宋可楚的大笑聲和扔東西的聲音。

牛玉琳推開房門喊道:“三姨娘,我來了!”

宋可楚舉着凳子,神情恍惚地看着門口的牛玉琳立刻呆住了。屋裏的幾個家僕趁機上前搶過宋可楚的手中的凳子,將她按住。

一個僕人捂着流着血的腦袋說道:“二少爺,三姨太又犯毛病了,把我們好幾個人都給打傷了!”

牛玉琳小心地走上前,來到宋可楚身邊說道:“三姨娘,我是琳兒,來看你了,你不要在鬧了好嗎?”

宋可楚看到眼前的牛玉琳,眼裏居然流出了眼淚,癱倒在地上,不再掙扎了。

“把三奶奶扶到椅子上,你們出去吧,我和她說說話。”

“二少爺……”

“照我說的去做。”

家僕們趕緊將宋可楚攙扶到椅子上坐好,小心地退到一旁,“二少爺,我們出去了,有事您喊我們就是了!”

牛玉琳點了點頭,家僕們退出了房間,守候在門口處。

牛玉琳看了看神情木訥的宋可楚說道:“三姨娘,您怎麼又鬧了起來,是不是怪我沒來看您,您想琳兒了吧?”

宋可楚直勾勾看着前方,根本沒有看着牛玉琳。

“我過來和您說說話,我娘已經沒有了,以後您就是我的娘,琳兒會經常來看您!”

哪知道,宋可楚突然睜大眼睛盯着牛玉琳,眼裏閃着淚花,嘴裏嘟囔着:“兒……兒子,我的兒子。”

牛玉琳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壓迫着自己,他緩和了一下情緒說道:“我以後就是您的兒子,娘!”

宋可楚突然從懷裏掏出一把小銅鎖丟在地上,嘴裏依舊嘟囔着:“兒……兒子,我的兒子。”小銅鎖分明是小孩子戴在身上的物件。

牛玉琳撿起銅鎖,仔細看了看,他發現在銅鎖一面的邊上刻着“琳兒”兩個字。牛玉琳感覺這把銅鎖是那麼的親切,他撫摸着銅鎖,心裏是五味雜陳。

“難道我真的是三姨娘的兒子,不是的話,這銅鎖爲何在三姨娘的身上。這是爲什麼,這是爲什麼?”牛玉琳心裏不住地再問自己。 牛玉琳對門外喊道:“你們把門關上,到大門口守着,我不叫你們,誰也不準進來!”

“是,二少爺!”門外僕人答應一聲,關上房門都退到了大門口。

牛玉琳拿着銅鎖走到宋可楚的身邊說道:“三姨娘,這是不是我小時候戴的東西,它怎麼在您這裏,您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嗎?您是不是就是我的親孃?”

宋可楚看着牛玉琳只是傻笑,一會又瘋跳起來。看着眼前瘋傻的宋可楚,牛玉琳是百感交集,不知道該怎麼辦。

但種種跡象表明,自己很可能是面前這個又瘋又傻的三姨娘的兒子,牛玉琳感覺到這其中一定隱藏着什麼祕密。既然從三姨娘這裏找不到答案,牛玉琳決定去見牛記恩,問清楚事情的緣由。他站起身對宋可楚說道:“三姨娘,您要好好待在屋裏,不要再鬧了,我有事去做,完事就來看您,聽話啊!”

宋可楚果然坐在椅子上不鬧了,安靜了下來。

牛玉琳走出屋來到大門口,對守候的僕人和丫鬟們說道:“你們好好伺候三奶奶,有事立刻通知我!”

“是,二少爺!”

牛玉琳拿着銅鎖來到牛記恩住的房間外面,他還沒進屋,就聽到屋內有人說話。

“聶媽,夫人喪事已經辦完了,聶順病也看了,我該做的都做了,你怎麼還沒和小蓮說呢,今我叫你來,就是定個日子,我要娶小蓮進門了。”

“老爺,既然我答應了這門親事,就不會反悔,您也知道,這孩子性子直,我怕她一時接受不了,做出傻事就不好了,我這就去找她,只能以救他爹爲名把這事告訴她,希望老爺您擔待些時日,我一定做通她的工作,讓她歡天喜地嫁給您!”

“希望你不要食言,否則,你們都別想好過。我給你三天時間,超過三天,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老爺,三天是不是急了點,能不能……”

“就三天,我告訴你,你們還是老實點,不然,就要加倍還我的錢,否則就是死路一條,你回去吧,我等的時間有限。”

房門一開,小蓮母親一臉愁容地走了出來。牛玉琳趕緊躲躲了起來。

牛玉琳拿着銅鎖,在角落裏直髮呆。心想:原來小蓮說的是真的,而且爹馬上就要娶小蓮了。如今再去問他自己親身母親是誰還有什麼意義?牛玉琳把銅鎖放入口袋裏,踉踉蹌蹌地回到了自己屋裏。

“琳哥,你回來了,你怎麼了?”

“我沒事,你怎麼還在這裏?”

“我等你回來再走。”

“小蓮,不管發生什麼事,你一定要冷靜,只要等到明天天黑我們一走就什麼也不管了,知道嗎?”

小蓮疑惑地看着牛玉琳問道:“爲什麼,能有什麼事發生?”

“你別問那麼多,記住我說的話就行了!”

“好吧,那我回去了。”小蓮轉身走了出去。

天有些黑了,小蓮回到自己的住處,和春桃、紅迎打了聲招呼便扎進了自己的屋子裏。想着馬上要離開這裏,小蓮感到既高興又有些失落,高興地是終於可以逃離老爺和大少爺的魔掌了,失落的是自己要離開熟悉的地方,告別父母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不知道將來的生活會怎麼樣。

正在小蓮邊想着心事邊收拾東西的時候,她的母親走了進來。

“媽,這麼晚您怎麼過來了?”

“孩子,媽有事要和你說。”

“您坐下慢慢說。”

“誰讓你生在窮苦人家,我說了你可別生媽的氣啊!”

“有啥事您就說吧。”

“哎,孩子,都是媽不好,你爹最近傷勢復發,我只得去求老爺……”

小蓮強忍淚水說道:“媽,您別說了,我都知道了,不就是做老爺的妾嗎?”

“你是怎麼知道的?”

“大少爺早就告訴我了。”

“別怪媽,我也是沒有辦法。知道了就好,你打算怎麼辦?”

“能怎麼辦,您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那媽就放心了,只是委屈你了,孩子。你準備準備,三天後,老爺就要娶你進門了。”

“您說什麼,三天後就要娶我進門?”

“是啊,老爺說了,你不答應,他就要我們全家的命。”

小蓮一聽,心如刀絞,眼淚終於忍不住流了下來,“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回去看看我爹。”

“這幾天我都在家裏,明天媽給你好好收拾收拾,我走了,你可要想開點。”

小蓮呆呆地坐在牀上,看着外面,眼裏全是淚水。

天剛放亮,小蓮便邊起了牀來到牛玉琳的房門外低聲道:“二少爺,你醒了嗎?”

牛玉琳昨夜沒有脫衣服,躺到牀也不知道睡沒睡着。正當他迷迷糊糊時,聽到了門外小蓮的聲音。他忙爬起來打開門,看到兩眼紅腫的小蓮說道:“小蓮,你這是怎麼了,昨晚沒睡好嗎?”

“你不也沒睡好嗎,兩個眼睛都腫了。我來是告訴你,我現在回家一趟,去看看我爹媽,看完就回來。”

牛玉琳本想說什麼,但看到小蓮的樣子,只得說道:“也好,你去吧,我等着你!”

小蓮點了點頭,轉身走出牛家大院回了家。牛家村離小河村有七八里路,小蓮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回去的。

聶李氏見小蓮回了家,忙問道:“小蓮,你怎麼回來了,是不是老爺……”

聶順說道:“孩子,坐下再說,你的事你娘都和我說了,我們對不起你。去,給孩子倒杯水。”

“不用了!”小蓮“噗通”一聲跪到地上說道:“爹、娘,女兒不孝,今後女兒不在你們身邊,你們照顧好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