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們……”這些陰差充其量就是白眼級別的,張嫣一個人就能把他們玩兒得死死的,現在這些人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抵抗的。

“放了她,帶着那幾個陰魂滾,我不追究。以後讓你們陰差長點眼,要是敢動我的人,我就算殺了你們,也沒人說什麼。”我冷聲說,“陽間巡邏人跟陰司是合作的關係,而不是你們的奴隸,少給我擺臉色,老子在閻羅殿鬧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兒呢。”

反正吹牛又不要錢,嚇嚇他們也好,以後再見了陰差,說話也有底氣一些。字-符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hei巖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

書中之趣,在於分享– ???¤¤¤¤¤馬蘇蘇神色頗爲焦急,我聽後卻十分憤怒,張家的人太飛揚跋扈了。無論怎樣,馬家也是奉川縣的三大玄門世家之一,僅僅是因爲破壞了風格局,就能上門索取馬家人的魂。

我雖然氣憤。但是並沒有失去理智,自知暫時不是張家的對手,就問:";你父母他們呢?他們不出來說話嗎?";

馬蘇蘇看着馬文生,眼裏淚水汪汪,看起來頗爲可憐,說道:";我父母他們去宿士派學習去了,我叔叔阿姨他們出省辦事,最近趕不會來。馬家就只有我和我爺爺在。";

本想讓馬家其他人來幫忙,現在看來不可能了。

魂魄不能離體太久,要是三魂七魄離體太久。就會變成死人??單獨魂魄離體太久,就會變成思想不全面的人。如同那胡哈兒一般。

";你先別急,我想想辦法,一定能把你爺爺的那一魂取回來的。";我說道,一方面是安慰馬蘇蘇,一方面是真的在想辦法。

如果陳文在的話,這事兒就好辦多了,以陳文的行事風格,絕對敢做出去張家取魂的事情,但是陳文現在去追我爺爺的軀體,不知什麼時候能趕回來。

當場翻開了陳文的筆記,想找找裏面有沒有記載什麼大法術,至少可以震懾一下張家的人。

但是找遍了所有都沒有找到,有些失望。

馬蘇蘇見我神色,自然明白我也有些爲難,就說:";要是你沒辦法就算了,不能因爲救我爺爺,而讓你冒險。 鬼手醫仙:殿下,求放過 ";

我臉一虎:";馬爺爺對我極好,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彆着急,再讓我想想,一定有辦法的。";

之後想了好一陣,然後召張嫣過來,滿臉嚴肅問她:";張嫣,你怕死嗎?";

張嫣已經死過一次了,再死就是魂飛魄散,她自然明白這點,張嫣看了我幾眼,然後搖搖頭。

我說:";那好,一會兒你跟我去張家,聽我安排就好。";

張嫣嗯嗯點頭,倒看不出半點害怕的神色,馬蘇蘇有些詫異:";你要一個人去闖張家嗎?不行,太危險了。";

我說了聲沒事兒,之後讓馬蘇蘇照看着馬文生,我和趙小鈺回屋收拾東西,我將爺爺包裹背在身上之後,然後讓趙小鈺開車把我送到了張家家字輩的宅子外面。

我下車關門,在車窗前對趙小鈺說:";你先回去。";

趙小鈺死活不肯,硬要跟我一起,不過一會兒後似乎想起什麼事情,答應驅車離開,等趙小鈺走後,張嘯天站在這棟別墅的閣樓上俯身看我說:";陳浩,沒想到你真敢過來。";

";你們收走馬文生的一魂,而不是三魂,專門留了一線生機,不就是想讓我順着這一線生機找上門來嗎?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裏面已經排好隊等我了吧。";我擡頭看着張嘯天,想起他爲了害我,竟然能做出殺人這種事情來,就恨得牙癢癢。

嘎吱。

別墅大門被打開,裏面傳來張家利的聲音:";陳浩,進來吧。";

我昂首挺胸進去,張嫣緊緊跟在我的身後。

這別墅裏面已經站了二十來個人,在正中間有一茶几,茶几上放着一銅鈴和一面文王八卦鏡,那裏面封住的,正是馬文生的那一魂。

正要往前,張嫣卻拉住了我,俯身上來輕聲說:";前面有危險。";丸長帥。

見我停住腳步,張家利開口說:";能發現我們佈置的落魂符,證明你有些本事,想要進我張家救人,先得有資格跨過那根紅線才行。";

我看去,地上果然有一根細不可見的紅色絲線,順着絲線往兩邊看去,兩邊各立着一個人形模具,絲線兩端纏繞在模具的手裏,模具一手拿着銅鈴作搖動狀,另外一隻手裏除了絲線還有幾張黃符。

那應該就是落魂符了。

落魂符,顧名思義,就是能讓人的魂落下的符。怕是我跨過去,身體能過去,魂會留在外面。

猶豫了一會兒,腦中開始回憶起陳文的筆記,那本書我已經看得差不多了,想想應該有這方面的記載。

";童子尿ガ中指血ガ舌尖血可以破這符。";張嫣突然說了句。

我看書的時候,張嫣一般也在跟着看,沒想到她記得比我還清楚。正是這種方法,我想起來後,對張嫣示意一下,讓她轉過頭去。

張嫣知道我要做啥,臉一紅,轉身不看。

我馬上就是一泡尿撒在了這紅繩之上,不一會兒,模具手中紅線脫落,符紙也掉落到了地上。

在張家大門口撒尿,我應該是第一個了吧。

張詩白ガ張詩黑兩人立馬發怒:";陳浩,你膽敢在我們張家門口撒尿。 我家個個是霸總 ";

我玩味般笑了笑回答說:";是你們讓我破了這落魂符的,怪不得我。";

說完帶着張嫣一同過去,那張嘯天自閣樓上下來,站在衆人之前一臉笑意說:";陳浩,長頸鬼可好解決?";

那人果然是他害的,沒想到在這樣的社會,還有這樣隨意收割他人生命的人存在。

我沒回話,張家利這會兒開口:";哼,陳浩,你可是來取馬文生這一魂的?";

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我點點頭說是。

張家的人突然哈哈笑了起來,我知道他們在笑什麼,都在笑我不自量力。

我見他們身後站着三個身着道士服裝的人,有了正規道士壓陣,底氣自然足了一下。

";我們佩服你的膽量,馬文生的一魂就在那裏,你有本事就拿走他。";

他說完後,毫不猶豫上前將那銅鈴拿了起來,轉身就走,沒做半刻停留。

張嫣跟在我身旁寸步不離。

但是那三個正規道士卻突然擋在我前面,手持法器,面色威嚴站在我前面,說:";雖然你身邊有一個可能是達到紅眼級別的鬼怪護身,但我們受人所託,即便你身邊有紅眼鬼怪,我們也不會那麼輕易放你離開。";

我呼了口氣,果然不能好好離開麼,不過這種情況是絕對不能動手的,一動手張嫣的底細就暴露出來了,現在要做的,就是嚇住他們,讓他們不敢再攔住我們。

張嫣眼裏閃爍藍光,直接擋在了我前面。

我本想把陽間巡邏人的身份拿出來恐嚇他們一番,但是想起這職業乃是最低端的存在,就打消了這想法。

看來今天是真的不能善了了,他們剛纔的話已經表明了,即便我身邊看見的鬼是紅眼鬼,他們也會將我攔下。

張家的人一副看戲的表情,我想了想說:";你們真的這麼想留下我?就不怕我們陳家報復?";

張家利聽後哈哈笑了兩聲:";陳家有陳懷英的時候,我們張家會忌憚幾分,但陳家自取滅亡把陳懷英當成棄子後,你以爲你們陳家還會威脅到我們張家嗎?";

";那你們有沒有聽過陳文這個名字?";我想來想起,只想到陳文身上,上次馬文生聽見陳文的名字有些呆滯,說明陳文身份不簡單,只希望陳文的名字管用,不然我就真的沒轍了。

不過他們似乎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以爲陳文也是陳家的人,就說:";陳家已經沒人可以讓我們忌憚了,你以爲搬出個陳文還有用?三位道長,把他留下來,不行的話,我們就親自動手。";

前面三個道士正要動手的時候,一身道士服裝的陳文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張家別墅的門口,身上冰冷至極,就算相隔三四米,我也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森然之意。

這是鬼。

我一下就看出來了,震驚不已,陳文什麼時候變成鬼了?

正想說話,陳文給了我一個眼神示意,讓我別開口,然後邁步走了進來,眼睛突然變成了紫色的,將這三個道士還有張家的人嚇得呆滯在了原地。

陳文走進來,邊走邊森然看着這些人說:";我們陳家真的沒有可以讓你們忌憚的人了?";

那三個道士滿臉驚恐,紋絲不動。張家利以及張家一衆人看着紫眼的陳文,竟然不敢回話。

陳文環視了一下這些人,屋子裏本來貼着的幾張符瞬間就變成了黢黑的紙張,見他們不說話,陳文對我示意一下,讓我和張嫣離開。

我們快步走出這別墅,陳文揮了揮袖子也走了出來,張家無人追出來。

陳文一出來就說:";你們快走,我是遊魂狀態趕過來的,一炷香的時間必須回去,現在時間已經差不多了。";

陳文話音一落就從我們眼前消失不見,張家有人看見這幕,馬上明白了過來,慌忙追出來。

幸好趙小鈺這時將車開了回來,對準張家大門啪啪打了兩槍,而後我們上車快速離開了張家別墅。

以前只是想找出真相,這次是第一次動了報仇的心,不摧毀張家,我誓不罷休。??¤¤¤¤ 「你們這麼早就潛入西涼軍,太不可思議了,簡直不敢相信!」只覺得自己眼前的遭遇讓人覺得可憐,卻不知道身邊隨便出現一個人都過得比他悲苦,眼前這位弓著上半身的老年人臉上布滿皺紋,他的五個同伴早已經長眠地下。

老人緩緩低下頭,他的思緒沉入過往的記憶之中,他甚至想起自己年輕的時候,那些無法忘卻的時光,有甜蜜、勇敢、幸福,也有挫折、失敗和沮喪,只他所有記憶中最多的還是投靠了兗州軍之後,在曹操麾下認識的那幾名兄弟。

「我們都有家人,在亂世之中卻漢有謀生的本事,只能憑力氣干點活,進入兗州軍后,跟隨你的父親征伐黃巾軍,而後董卓入了洛陽,一切又隨之改變,為了得到更豐厚報酬,於是答應長期潛入西涼軍中,拿雙份軍餉,日子也過得不錯,只是…」老人一邊回憶一邊訴說著自己的故事,他把牢里的人當成自己對面一堵不會說話的牆。

「那也不錯,至少你們的家人可以安然度日!」老人描述的畫面,將曹彰帶入他的世界,故而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任務。

聽者總是說得很輕巧,不管如何站在對方的角度設身處地去想,遠遠沒有當事人那麼深刻的認識,他們只能觸及到皮毛上的東西,老人聽了曹彰的話,只是微微笑了笑,並沒有在意。

「是啊,當時我們都是這麼想,所以才答應下來!」他張長半眯著的眼睛,此刻睡意全無。

「我們跟隨董卓一直逃往長安城,你父親和孫堅率著部將在後面拚命追趕,卻不知呂布和華雄驍勇異常,在涵關附近殺了個回馬槍,於是我們順利進入長安城,並將城門關得死死的,同時派出兵力卡住潼關,以拒十八路諸候,沒想到,經此一戰之後,眾諸候再也不敢西進…」

「當時我們非常絕望,甚至想方設法想逃出長安!」老人目光中充滿堅毅,似乎又回到那個激情歲月之中。

十年了,在這十年間,他們再也沒有踏上過家鄉的土地,現在就算寄錢回去,也不一定有人能夠收到,現在可以依靠的兄弟都紛紛倒下,沒有責任和寄託,只有靠這個發黃葫蘆的酒度日。

「後來呢?」反正也沒別的事,如此寂莫的夜晚,倒不如聽聽老人講講故事。

「後來我們接到了新的命令,這是個非常艱巨的任務,但也給了我們不少呆下去的理由,於是我們便答應了,並且照這個任務的意思去辦!」

「什麼任務?」見他講得越來越玄乎,曹彰不免提起好奇心,緊跟問道。

老頭定了定神,同時狐疑地望著對方,他不知道對眼前這個人來說算不算不可泄露的天機,雖然對方是那道命令主人的親生兒子。

曹彰也回望著他,想著對方為什麼會突然打住,難道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現在說起來,已經算不上什麼大秘密了,那時我們接到的任務是協助天子東歸!」老人呵呵笑起來,這麼多年以來,他一直將這件事隱藏於內心深處,當作私生子來養,

「原來如此!」若不是今日被關在這座地牢里,也許老人嘴裡的秘密將被永遠封存起來,原來父親當年早就埋下了暗樁,天子沒能被袁紹接走並非偶然,而是早有預謀,到此時曹彰才感覺到父親的深謀遠慮。

這麼老謀深算的人,又如何會將手中獨一無二的權力拱手讓出去呢,哪怕是自己的親生兒子,曹彰意識到了這點,所以他的兩位大哥爭來爭去,還只是一團空氣,或者說是個笑餅。

「那你們當初是如何做到的?」曹彰很想了解這五個普通士兵能為天子東歸做些什麼,通過對這些的了解便能間接再次認識自己的父親,他年輕的時候是如何運籌帷幄,可即便如此,還是狠地將這六名英雄拋棄在這裡。

「這事說起來就長了,算了,我會什麼要和你說這些呢,看來我是喝多了!」 重生空間:撿個傻夫養包子 說罷老人轉過臉去,像是不再想提及過去的事,特別是接受這次任務之後的細節,那一定是段悲催的經歷,以至於這位身經百戰的老兵望著牆壁發獃。

兩人之間的沉默來得非常突然,只有燈光偶而有些波動,既然老人為自己的父親做過事情,在曹彰心裡,他們之間的距離又拉近了些,至少在自己將要睡覺的時候,不用考慮安全問題。

「睡吧,雖然地上有點冷,但只要熬過這一夜,明天想辦法給你弄點干稻草來!」老人並非是不想理他,雖然背對著,但仍然知道對方在做些什麼。

或許是故事聽得太認真,耗費了不少精力,迷迷糊糊之間曹彰竟然靠著牆壁睡著了,這一睡便不知白天黑夜,地牢里原本便是日月無常,直到老人從外面出來,他的酒葫里再次灌得滿滿的,說明確實是到了白天,準備來說是第二天日間。

「接著!」老人臉上難得有鬆弛的表情,這表明他心裡輕鬆許多,不再時時想起自己之前的不幸,他從袖子里掏出一塊深絕色的東西朝曹彰揚手甩出。

接到懷裡便感覺肉香撲鼻,再看時竟然是只烤熟的雞腿,這顯然是對方特意為自己準備的,看來他們已經成了自己人,既然是自已人應當好好關照才是。

「謝——」

「不用謝,你父親對我們向來不錯,就算是報答他之前的恩德!」老頭連忙擺手制止他的謝意,一個雞腿而已,不必如此興師動眾,再說這些年來,也沒少拿曹家的錢財,曹家公子成了他牢里的囚犯,理應多多照應。

見對方有自己的規矩和想法,曹彰也不再堅持答謝,而是舉起雞腿直接咬起來,他突然感覺到做為一個普通人的好處,原來純粹的只為享受一頓美食竟然是這麼美好的一件事。

「你呢,吃了沒?」偶而抬起頭看了下老頭,發現對方愣愣地看著自己,用口水直流來形容並不為過,也不知對方是多久沒有吃肉了。

早知道剛才就應該嘴下留情,哪怕留一小塊都要以,忘著手上被啃得只剩下半截骨頭的雞腿,曹彰很是後悔。

「那肯定,我不吃飽,還能有你小子的份!」老人怕被對方笑話,說話的同時將目光偏離對方雙手,同時從腰間取下酒葫蘆悶了一口,又馬上小心地收藏起來,生怕再多喝一點。

最虐的宮廷復仇愛情:冷月如霜 曹彰不想弄得地牢里臭上加臭,於是將骨頭遞向老頭,希望他能借著出去的機會將垃圾帶出去。

對方馬上明白他的意思,伸手接了過去,先擱在破案上,然後身子向後傾斜,翹起二郎腿。

「你一堂堂丞相府世子,為何會一個人跑到西涼軍大營來,可別跟我說是來接應老朽的,呵呵!」其實能在這裡見到曹彰,老人也有許多稀奇古怪的問題要問,呆在這裡的每上日日夜夜,外面的世界不知發生了多大的變化,他最多也只是在營地里窄小空間活動活動,不敢離開自己的職能範圍。

因為同伴的犧牲,他離浮出水面只有一步之遙,最後那位兄弟就是為了掩護他,才自願受俘赴死的。

「說來話長——」曹彰長呼口氣,他真擺不起架子想將這件事的前因後果想透想明白再仔仔細細敘述一遍。

「是不是為了韓家姑娘而來!」其實對方不說,老頭也能猜出幾分,就昨日剛進來時兩人那般惜惜別離的情景,是個年輕過的人都能感覺到發生過什麼事情。

大家都是這麼過來的,能有啥太大的區別呢,誰沒有難捨難分山盟海誓的經歷,現在回想起來,那時的真心和情懷,連個屁都不是。

一切新鮮和嚮往都被時間磨得丁點不剩,最後只有窮得露骨的現實一點點將你逼上絕去,所有人都在慢慢走向衰老和死亡,大家的目標出奇一致,只是每個人的走姿和路線有所區別而已。

「你都知道了,那我就不說,我和我父親不一樣,他是個薄情寡義之人,而我,多愁多傷!」

老人微微一笑,他還從沒聽到誰的兒子敢這樣評論自己的父親,至少從膽量上說,此人像極他的父親,在安定城內,他聽人詳細介紹過發生在黃河岸邊的官渡之戰,曹孟德正是有這樣的膽量,才敢率著少數兵力與袁紹幾十萬大軍正面相抗,最終打得袁家文武作鳥獸散。

正如當初他們算計天子身邊的文臣百官一樣,引領他們向東逃命,一切偉大的計劃都需要超強膽迫的支撐,有時候,孤注一擲是成功的必經之路,別無選擇,所以說,失敗者為何遠遠要比成功者多,原因便在這裡。

「我看,你是找錯人了,四公子!」老人看在眼裡,出於對曹家的忠心,他不得不告誡眼前這位似乎還不太成熟的曹氏後人,韓茜和他完全不是一路人,不要再往這條道繼續走下去。

「找錯人,什麼意思?」他本來想問,對方是如何猜出自己的身份來這,最後不得不直接問這個問題,因為它顯得更加急迫。

「據我的觀查,大小姐已經不再是從前的大小姐,自她這次從外面回來這后,完全已經變了個人,公子對她用情至深,難道就沒有查覺到么?」連一個不常見韓茜的獄中老吏都看出來的問題,他不相信曹彰沒感覺出來。

曹彰伸張著直楞的眼神,他不是沒有察覺,而是不敢相信這是事實,只有第二個人告知他近視真象時,他才意識到這件無法改變的事情確實是現實。記得第一次見到韓茜的時候,對方不羈中帶著放浪的個性,像個闖蕩天涯萬事不懼的仗劍公子哥。

可是這次相見,對方不僅變回女兒身,連性情都柔弱許多,跟自己交談時不在像以前那般口無遮攔隨性而言,凡事都冥想半天才出口,明顯是有什麼事瞞著他。

「我自然有些感觸,老伯可知道其中原由?」曹彰雙眼發出渴望的光芒,希望老人不是空穴來風,至少知道些線索,自己也好暗自查訪,摸清事實的來龍去朧,一個正常人,而且非一般身份,如何會性格突變,這裡面一定是發生過什麼。

「自從被調到這裡,我幾乎是不離這間地牢百步之遙,這件事情還要從上次韓小姐去山林狩獵那件事說起…」見對方尋根問底,老人也不便隱瞞,於是將自己知道的一切盡數說來。

「哎,就是那次狩獵之後,大小姐一連失蹤了半個月,就在大家覺得再也找不到她的時候,突然出現在大營門口,將韓大帥嚇了一大跳,後來就覺得她整個人就不對勁了,到現在也沒人能問明原因!」一個人呆在這暗乎乎的地方無聊得很,老人經常出去和外面巡邏守夜的人搭話,多少也知道營中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曹彰覺得此事非常蹊蹺,關鍵是他所提到的張琪瑛是張魯的女兒,既然對方想害她,可又為什麼自己被王雙擒,主謀入獄,被害人應該安全才是,反而消失得無消無蹤,最為離奇的是,事隔十來天後,被害人突然莫名其妙地出現在營地,而且身上沒有一絲變化,像個沒事人一樣。

在她消失的這段時間裡到底發生了什麼,有什麼人和她接觸過,為何又會突然放她回來,這些都是需要查證的疑問,知道這些事情最快的捷徑無疑是質問當事人。

也只有直接去問韓茜,才能最快知道背後的隱情,可是,對方又未必會願意告訴他。

「嘿嘿,四公子,你現在還是管好自己吧,大帥將你關押在這種地方,顯然是沒想好如何處置你,只怕你的小命還掌握在他的手上!」老人突然露出詭秘的笑容,這也算是善意的提醒,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還為別人考慮那麼多幹嘛。

「也是!」曹彰像個鼓足氣的蛤蟆突然鬆了嘴,像個泄氣后的氣球滾天亂竄,他確實先應該考慮考慮自己當前的處境。

「你能平能幫我一個忙,就當看在我父親的面子上!」說到這裡曹彰突然站起身來,他徑直走到木欄邊上,其實門一直開著,他完全可以像個正常人一樣跨過去和老人對視而坐,不過還是想當一名囚犯。 ?pwttttt聽到這消息,我一個激靈站了起來,馬上翻看起了陳文的筆記。

未幾找到一篇名爲過陰的文章。

過陰就是記載從陽間到陰間的方法。看完之後,我馬上問馬文生:";馬老,這邊哪兒有土地廟?";

陳文書中說,一鄉一城隍。一縣一司殿,一省一判官,一部一閻羅。

我能接觸到的最高的就是城隍,城隍廟大多設在土地廟旁,常人無法進入,只有擁有走陰本事的人才能進去其中。

馬文生見多識廣,自然明白我什麼意思,立馬就打斷我:";你的才能我不否認。但是那可是城隍廟,進得去,出不來。你可不能做傻事,免得折損在那裏。不就是一個陰魂嗎,沒必要如此。";

張嫣在我眼裏不是陰魂,而是一個人。且不論張嫣和我分命,就算她沒有和我分命,我也不能看&無&錯&小說www.quledu.com着她被陰司的人帶走。

馬蘇蘇察言觀色,看我急得不行,就說:";我帶你去。";

我說了聲謝謝,馬上揹着陳文的包裹跟着馬蘇蘇一同離開,馬文生也隨我們一起。

到了縣城邊緣一農村,找到了這裏的小土地廟,我先按照陳文書上歪歪扭扭寫了一紙拜帖,焚燒之後點香,以銅鈴扣魂。

馬文生又勸說我:";進去的人,十有八九出不來,陳浩兄弟,你可得想清楚呀。";

我看向馬文生,說:";一會兒我哥回來了,你跟他說說我的去向就好,要是不能出來的話,我也認了。";

馬蘇蘇雙眼灼灼看着我:";我會跟你哥說的。";

見她答應,我點點頭,焚燒幾張符紙之後,並手念道:";太上老君敕令給冥神遊憑文,奉川陽間巡邏人陳浩拜上,東嶽十王擔保,拜請奉川城隍應允遊冥以觀善惡。";

說完叩首,不一會兒陰風陣陣,眼前瞬間一黑,好似被人牽引着往前行走。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才終於能看見光線,睜眼卻見這裏滿是木櫃,櫃上無數書籍,在這之上一紅袍虯髯漢子正翻閱書籍。

這應該就是城隍爺了,我馬上說:";陽間巡邏人陳浩拜見城隍爺。";

他擡頭看了我一眼,翻了一下書籍,厲聲問道:";你陽壽不過十七,爲何在這個時辰才前來報到?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偷天換命,天理不容,且先削去你來世十年壽命。";

";我是來找人的。";我開口說,剛纔打量了一下,並沒有看見張嫣的蹤影,心想張嫣不會給拉去投胎去了吧?

這城隍合上書詫異看了我一眼:";但凡來此處之人皆驚恐不已,你竟能如此泰然,非但不思自己安危,反找我討要起人來了,你且說說,你找的人是誰?";丸私來。

我心裏虛得不得了,不過一想,城隍應該也不過是鬼而已,遇到鬼怪,最忌憚的就是害怕,就故作鎮定說:";姓張名嫣,近日才被抓來此處的。";

他繼續翻動面前書籍,約莫十來分鐘後才說:";張嫣陽壽早已到盡頭,以魂狀逗留世間將近十年,已觸犯陰律,應至地獄受刑。你私養鬼怪,也已經觸犯陰律,陰差,把張嫣帶上來。";

不一會兒,兩個陰差帶着張嫣來到了這裏,張嫣見我頗爲詫異,不過隨即便是悲憫之色:";我只不過是一個女鬼,你爲什麼要對我這麼好?你不該來的。 家醜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