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早就知道我要打過來了是不是?”蜜蛇問道。

“當然,一直在等着呢。說句實話,我覺得那個小女孩的計劃並不像表面上說的那麼單純。

這裏面很可能藏着更深的思考,似乎是想到時候將我們一軍。”藍海辰點點頭回答說。

“你也有這種想法?其實我也這麼覺得,只是還把握的不是很具體,還需要進一步的接觸。”蜜蛇也說,她果然也覺得有問題。

“等會去裝軟件的時候仔細觀察一下吧,說不定能有什麼發現。”藍海辰也面臨同樣的困擾,所以建議說。

“好,那就之後再聯繫,在那之前大家都不要亂走動了。”蜜蛇說完掛斷了電話。

之後藍海辰一直坐在牀上等待着,同時腦中不斷思考着小蘿莉說的每一句話。

“到底是哪裏有問題呢?小蘿莉的這個計劃……”藍海辰不斷自言自語。

就在這時藍海辰的手機再次震動起來,藍海辰接起電話,對面傳來小蘿莉的聲音。

“喂,大哥哥該你啦,快點到小露露這裏來哦!”小蘿莉說。

“好。”藍海辰簡單回答了一句就將電話掛斷,同時腦中有把剛纔的線索整理了一便。

“接下來就是印證想法的時間!” 說完藍海辰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便離開自己的房間。

小蘿莉的房間距離藍海辰住的地方並不遠,沒兩步藍海辰就來到門前。他看了看周圍,大家似乎都在屋裏沒有出來。

“前一個進去的人走的很快啊,這纔多久就不見身影了。”藍海辰邊看邊想。

方纔藍海辰一直在注意外面的情況,距離現在最近的開門聲也有一段時間了。

“難道說……是小蘿莉故意等了一會兒才叫的我?”藍海辰點點頭微微一笑,伸手敲門。

“是大哥哥嗎?請進吧!”小蘿莉的聲音從裏面傳來。

藍海辰推門而入,發現小蘿莉隔着一張桌子正對着藍海辰坐着。在小蘿莉身邊還坐着小鬍子,他居然也在。

“喲,原來你們都在啊。”藍海辰關上門笑着說,同時暗中觀察這間屋子。擺設與藍海辰自己的屋子基本一樣,不一樣的肯定是被動過。

“是啊是啊,我們一起來爲大哥哥你服務,快來坐下吧。”小蘿莉連連點頭,擺着手臂要藍海辰坐下,小鬍子也對藍海辰客氣的笑着。

“嗯,那位胖兄肯定很高興你對他說這番話。”藍海辰走到桌前笑道。

“切,那個死胖子,纔不會對他說這種話!”小蘿莉的語氣立刻變得不耐煩起來,臉上的表情也不再是那種天真無邪的樣子,整個人好像一下子變成熟了一般。

藍海辰無奈的搖搖頭,想要坐下卻發現面前的椅子居然是貼着桌子的,就是那種大半個個椅面都在桌子下面的狀態。

藍海辰挑挑眉毛,心中暗想這有些不對勁啊。這椅子雖然不是整個椅面都在桌子下面,但只要之前離開的人不是個強迫症,都不會將椅子放回這種狀態。

況且這椅子放得也不是那麼正,是一種半正不正的感覺,這就顯得更加詭異。

小蘿莉見狀偷偷一笑,眼中似乎閃過一絲狡猾。

“這上一個走的人還挺有素質啊。”藍海辰輕笑一聲抓住椅背想將椅子拖出來,卻發現根本拖不動。他又加了把力,那椅子依然眷戀在桌子下面,就是不出來。

“怎麼了,拿不出來嗎?”小鬍子連忙問到,臉上的表情要多假有多假。

“沒關係,似乎是哪裏勾住了。”藍海辰說着彎下腰,果然見椅角被桌子的一個奇怪小凸起給阻攔。

於是藍海辰雙手抓住椅子,將椅子向上微微一擡,這才讓椅子成功脫困。他俯身坐下看着小蘿莉和小鬍子,大家都微微一笑,眉宇間透着狡詐。

“這幫傢伙還真是狡猾啊,小心思比天上的星星還要多。”藍海辰暗自心想。

“那麼大哥哥,請拿出你的手機,我快點爲你把軟件裝上吧。”小蘿莉伸出手對藍海辰笑道,藍海辰點點頭交出手機。

於是小蘿莉興高采烈的開始安裝,同時嘴上也在沒停,一直在對藍海辰說話,內容主要就是罵那個胖子。

“你之前說你還有別的同伴,這個計劃是你們一起想出來的,是真的嗎?”藍海辰聽了一會兒後突然問。

“是真的喲,我們的同伴可是很多的,現在大哥哥也是其中之一啦。”小蘿莉回答說。

“那能不能告訴我那個同伴是誰啊?”藍海辰笑着問。

“不行哦大哥哥,這個最好還是保密,這對殺手來說也是個優勢不是嗎?”小蘿莉搖搖頭說,“你放心,我們真的有同伴,不會騙你的。可不要以爲我們是小組織哦~”

藍海辰又是笑笑,眼睛再次打量起屋子裏的擺設。

“有沒有同伴看看周圍就知道。”藍海辰觀察着周圍,突然注意到不遠處櫃子上的一個小擺件。

那是一個古銅色的小雕塑,雕着一個穿着奇怪的小人,很有遊戲管理方的一貫風格。

藍海辰之所以注意到這個小雕塑,是因爲他發現這個雕塑的位置被動過了。

玩家們每個人的房間擺設都基本一致,藍海辰記得自己的房間也有這麼一個小東西,位置明顯與現在不同。

“是誰動過的,小蘿莉?”藍海辰心想,“不對,這個櫃子還蠻高的,小蘿莉必須得踩着椅子才能拿到,她應該不是這麼無聊的人。”

藍海辰又看向小鬍子。

“是他?現在還無法判斷,只能想辦法一試。”

藍海辰想到這裏身體前傾,從小鬍子面前拿走了一本書翻起來。書是本來就在桌子上的,之前擺的很整齊。

“昨天殺手到底是怎麼襲擊你的,你有什麼線索能分辨出對方的身份嗎?”藍海辰一邊翻着書一邊問。

“對方穿着斗篷帶着面具,我也看不清他的樣子。只是他的力氣很大,而且身手極好,估計是個男的。”小鬍子聳聳肩回答說。

“是嘛,真是可惜。”藍海辰裝出可惜的樣子,又隨便與小鬍子聊了兩句,就將手裏的書合上遞給小鬍子。

“這書包裝不錯,可惜內容也就那樣。”

“這裏的書都很怪,還是不要看的好。”小鬍子接過書,很隨意的就放到一旁,沒有多關注。

“不是他,櫃子上的那個雕塑不是他放的。”藍海辰立刻得出結論,“櫃子上的雕塑放的很整齊,而剛纔小鬍子放書時則很隨意,邊角與桌子根本沒有對齊。”

藍海辰說着又看向那櫃子。

“而那個雕塑的底座與櫃子邊緣對的整整齊齊,很明顯那人比較在乎這個。

之所以會將雕塑的位置改變,或許是因爲忘記了原先的位置,或許是覺得新位置更好看,但絕對不是隨便放置的!”

綜上所述,那個地方不太可能是小鬍子動過的,也就是說,小蘿莉卻是很可能有別的同伴!

藍海辰微微一笑,如此一來就可以間接證明藍海辰的推測。

如果事實真的如藍海辰所想的那樣的話,那小蘿莉他們的這個計劃,就覺不僅僅是表面上那麼簡單!

“小蘿莉也小蘿莉,你這個小傢伙還真是不簡單。如果我沒有多長點心眼的話,還真的會被你給算計!”

藍海辰看着小蘿莉心中想到,同時開始在心中判斷起相應的對策。 過了一會兒,小蘿莉終於把軟件裝好,又興高采烈的將手機遞給藍海辰。

“給你大哥哥,軟件就在桌面上,請不要隨意亂動哦。”小蘿莉囑咐道。

“哦哦,好的,這麼個軟件就能對我們進行定位?還真是神奇。”藍海辰看着手機上新出現的軟件說。

“嗯,這種軟件可方便了,光有一部手機就能定位,連電話卡都用不着。”小蘿莉點頭說。

“嚯,這不就像那些電影裏的橋段一樣嘛,只要不把手機扔掉,就可以一直進行定位,無論跑到哪裏都沒用。”藍海辰吃驚的說。

“是的,不過這一切都要依靠這個軟件,大哥哥千萬不能卸載哦。

當然我知道大哥哥你肯定不會的,因爲那樣會被懷疑啊。”小蘿莉笑到。

“當然,我沒那麼傻。”藍海辰說着站起身來,“那我就走了,你們抓緊時間繼續。”

“嗯嗯,大哥哥慢走~”小蘿莉快樂的揮着手說,小鬍子也擡手告別。

藍海辰回到自己的房間,他輕輕將門帶上,俯下身子仔細聽着門外的動靜。

果然如他所料,外面沒有立刻傳出動靜,而是等了好一會兒後纔有人再次進入小蘿莉的屋子。

“這些傢伙,果然是這樣呀!”藍海辰露出一絲奸計得逞的微笑,他已經漸漸明白了小蘿莉他們到底想幹什麼。

接下來的時間就是等待,藍海辰一直等到蜜蛇他們全部安裝完,四個人才再次聚到一起。

“這些傢伙到底是要幹什麼呀,我怎麼總覺得他們的目的不單純呢?”野狼一進門就對藍海辰說。

“自然是的,這個計劃可不只是表面上這一點。”藍海辰點點頭。

他看向蜜蛇,發現蜜蛇臉上也掛着類似的表情。兩人相視一笑,都明白對方在想什麼。

“隊長,你和蒙面是不是都明白了?快別賣關子了,趕緊跟我們說說,也好想想對策。”丸子見狀趕緊說。

“怎麼,你們都沒有注意到重點?”蜜蛇看着丸子問。

“我知道這裏面肯定有問題,但不知道重點到底是什麼啊。”丸子表示,野狼在一邊連連點頭,表示同意。

“其實不難,其實關鍵就在於兩點。一是他們那個神祕的同伴到底存不存在,二是他們的真實目的到底是什麼。”藍海辰笑着解釋說。

“那他們有同伴嗎?”野狼問道。

“有的,還不知道是誰,但肯定是有。”蜜蛇點點頭說,“我剛纔進去的時候,一直在有意無意的跟他們閒聊。從中我也不着邊際的探出了些東西,那名同伴因該是存在的。”

“小蘿莉房間的櫃子上,有個小雕塑被人動過,而且不是小蘿莉自己或是小鬍子動的。”藍海辰也表示。

“那就是說,他們的那個同伴確實是存在的。”丸子說。

“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對這個計劃來說很重要嗎?”野狼又問。

“當然很重要,甚至直接關係到計劃的成敗呢。”蜜蛇點點頭十分確定的回答,“這就要回到蒙面剛纔說的第二點了,他們這個計劃的真實目的到底是什麼?”

野狼跟丸子聽完面面相覷,一時有些蒙圈。

“難道不是限制殺手嗎?”丸子問。

“是,但也不只是。”藍海辰回答說,“他們的目的沒有這麼簡單,而且爲了隱藏這個目的,他們一直在把我們往別的方向去帶。

而他們做的很成功,絕大多數人都被他們帶進去了!”

“還不明白?那你們想一想,這個計劃除了限制殺手外,還有什麼額外的作用?”蜜蛇提示道。

“額外的作用?除了限制殺手,不就是掌握每個人的行蹤嗎?”丸子聽後說。

“對,那你再想想,掌握每個人的行蹤後,又有什麼額外收穫?”蜜蛇點點頭又說。

丸子和野狼都想了想,過了一會兒野狼突然一拍手叫了起來。

“我知道了,這樣他們不但可以掌握每個人的位置,還能知道每個人的死活!”野狼說。

“對啊!只要依靠這個方法,幾乎可以沒有風險的知道所有人的安危!”丸子也明白過來。

“正確,其實這纔是他們的目的!”藍海辰肯定了這個猜測,“小蘿莉說過,他們會不定時確認每個人的狀態。也就是說他們可以很輕易的問出誰死了誰沒死。

這可是個重要情報,無論殺手有沒有明顯的行動,只要有人死了,他們就一定會立刻行動起來!”

丸子和野狼點點頭,藍海辰說的對,這個確實十分重要。

“那麼接下來的問題又來了,你覺得有關死者的信息對誰最有價值呢?”蜜蛇又問。

這還用說嘛,丸子個野狼幾乎不加思索的就說了出來。

“醫生!”

“是的,醫生,這個一直以來有些被我們忽略的人物!只要醫生掌握了這些信息,就可以放心的去救人。

而且由於所有人都處於被監視的狀態,所以殺手基本威脅不到醫生!”藍海辰立刻說道。

“這麼說的話,你們剛纔一直在強調的他們的那個同伴,就是醫生?!”野狼問,臉上的表情很精彩。

“很有可能!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得通這個計劃,無論如何醫生肯定已經參與進來了。”藍海辰點頭說。

“但是這裏面也有很奇怪的地方啊?要是小鬍子還好說,小蘿莉可沒法證明她的身份。

在對方身份沒有被確認的情況下,冒然將自己的身份說出真的好嗎?這會不會不符合醫生的邏輯?”丸子有些猶豫的問。

“你這麼想也對,但別忘了,昨晚醫生可是有一晚上的時間來確認。”蜜蛇這時說。

“對方或許無法確認所有人的身份,但如果只是一個人的話,還是有辦法做到的。

昨晚上咱們鬧的這麼歡,醫生完全可以想辦法盯住一個人,藉此確認其身份。”

“也就是說,醫生昨晚其實並不是沒有行動小而是一直在做鋪墊。真正的行動要從今晚纔開始!”藍海辰也說。

“我明白了,看來這個醫生也是個詭計多端的傢伙呀!”丸子點點頭說。

“所以,你們明白今晚我們的主要任務了嗎?”蜜蛇聽後笑着問。 衆人聽後都笑了,這一點同樣非常明確,那就是對付醫生。

一個聰明的醫生可以給殺手製造無數的麻煩,如果醫生能夠一直救對人的話,殺手的能力就等於被廢掉。

而從這一輪的醫生表現來看,對方顯然不是個笨傢伙。

所以說,如果能先幹掉醫生的話,這個的誘惑力會比干掉警察還大!

“那今晚我們的目標就是幹掉醫生咯?真是期待啊,好想知道醫生是個什麼人!”野狼說罷又舔了舔嘴脣,眼中仍然閃爍着殘忍的光芒。

“先不要想那麼多,醫生可不一定是個美女。”蜜蛇沒好氣的看了野狼一眼。

昨晚的計劃就險些壞在這個傢伙手裏,要不是藍海辰聰明懂得隨機應變,這傢伙早已經被江雨煙認出來了!

“是啊,目前咱們其實還有更加棘手的問題,那就是丸子你。”藍海辰說着看向丸子,丸子先是一愣,隨後無奈的點點頭。

丸子的心裏其實也一直在擔心這個問題,畢竟看昨晚的情況,衆人對於自己的懷疑已經達到了頂點。如果不想辦法解決的話,恐怕今晚死的就是自己。

“不用擔心,我們一定會想辦法讓你活下來,不就是讓他們不投你嘛,這並不難。”藍海辰拍了拍丸子的肩膀安慰說,丸子感激的看了藍海辰一眼。

“那我們要怎麼辦?有辦法讓他們不投丸子嗎?”野狼問到。

“有的,那些平民現在根本沒有確定的目標,一切都是在瞎猜。

既然是瞎猜,就要看誰的嫌疑更大了。所以只要我們能讓另一個人的嫌疑比丸子更大,丸子就不會死!”蜜蛇笑着說。

“要怎麼樣才能做到這一點?”丸子急忙問。

“這一點就要與我們殺醫生的計劃聯繫起來了,其實並不太困難。”蜜蛇說完看向藍海辰,“你也是這麼想的吧,有沒有什麼計劃?”

“我相信你也有,不如你先說來聽聽?”藍海辰笑着說。

“你還想壓軸。”蜜蛇笑笑也不在意,就把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

衆人聽後連連點頭,尤其是丸子,興奮的不要不要的。

“這樣我們就可以順利的救出丸子了,還能順便把那個醫生幹掉!”野狼又舔了舔嘴脣說。

“你覺得怎麼樣,我的計劃?”蜜蛇看向藍海辰,想徵求他的意見。其實蜜蛇對於自己的計劃還是很有信心的,她覺得醫生絕對逃不掉。

但沒想到藍海辰沒有立刻回答,而是仔細想了片刻。

“怎麼,是不是有什麼漏洞?”蜜蛇問,丸子和野狼也認真的看着藍海辰。

通過做晚的經歷已經證明,這個藍海辰往往對危險很是敏感,如果他覺得不對勁,就很有可能真的存在危險。

“確實,不知道你們發現了沒有,小蘿莉在給我們安裝軟件的時候,有些行爲似乎很不對勁。”藍海辰開口說,然後將自己發現的一些細節給衆人解釋。

衆人聽後一怔,立刻回想自己的經歷,覺得確實有道理。

“不錯,經你這麼一說,這裏面似乎真的有些問題。”蜜蛇皺着眉頭說,她也隱約覺了出來。

“所以我覺得,小蘿莉他們的計劃裏應該還有這麼一步!”藍海辰將自己的想法說出,大家聽了都感到一陣後怕。

“因此,咱們的計劃裏應該加上這麼一條……”藍海辰又將蜜蛇的計劃做了補充。

“你說的對,之前我確實有些忽略這一條了。”蜜蛇聽後點點頭,以她的能力也能想到這一點,只不過沒有藍海辰反應這麼快而已。

但或許就是因爲這一段時間的耽擱,就會令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如此一來的話,我們就把你們兩個的計劃結合一下。這樣醫生那些人應該就沒辦法了,註定要被我們算計!”丸子最後說,大家聽後都沒有意見。

於是殺手們立刻開始行動,爲今晚的計劃提前做好準備。只是他們都不知道的是,藍海辰補充的計劃裏,已經在他們不知不覺間加入了其他目的。

“只要你們按照我的這個計劃行動,就會步入我設的圈套裏。到時候真正得利的還是我,你們會始終被矇在鼓裏!”藍海辰在心裏想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