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當是插花是吧?!”,凕崆說到這來,白了我一眼而後溫柔的望向陰鷙。“我從你出生等到現在,別讓我等了好嗎?!大不了,我答應你所有的要求還不行嗎?”

聽到凕崆這麼說,我以爲陰鷙會果斷拒絕,就像以前那樣。可是,陰鷙沒有,卻緩緩的鬆開了眉頭。

“真的嗎?什麼都能做到?”,陰鷙眯着眼睛望着凕崆。

“那是當然,我可是無量金佛!”,凕崆嘚瑟的抖了抖肩膀。

“好,幫初五恢復之前的異能!”,陰鷙將我輕輕的拉到前面。

陰鷙這話倒是讓我聽不懂了,他幹嘛要幫我恢復異能?

“大叔,你幹嘛?”,我不解的望着陰鷙。

“初五,經過了那麼多,我絕對能力對於一個人來說真的十分重要!”,陰鷙抓住我的肩膀目不轉睛的盯着我,“我一直不思進取是不想承擔責任,可是直到你消失在我的面前,我才知道沒有能力連最心愛的人也

保護不了,那纔是真正的痛!我不想讓這樣的事情再度發生,所以我要強大自己!只是,在我能保護你的同時,我也要你能夠保護好自己,這樣才萬無一失! 我的莫先生 這樣,我才能永遠的和你在一起!”

陰鷙的話,一番懇切,讓我根本沒有理由拒絕,因爲他說的很對也是我所想的。沒有了異能,我就是一個廢物,若是遇到心懷不軌的,我片刻就能灰飛煙滅。我不想離開陰鷙,就得想辦法改變。也許,這個凕崆真的可以幫我!

不過話說回來,凕崆似乎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壞,而洐天老祖也只是說佛魔對立,卻沒有對其他種族痛下殺手,想來陰鷙應該不會有事吧。

“陰鷙,你確定他不會對你怎麼樣嗎?”,我壓低聲音小心翼翼的問道。

“哇!我要是想要對陰鷙不利,早就不利了還等現在?”,陰鷙還沒有說話,凕崆就插嘴道。“小姑娘,別把我們佛想的太壞好不好?!”

“你別廢話,剛剛提的要求,你能做到,我便跟你修行!若是不肯,那就走吧!”,陰鷙冷眼望向凕崆,絲毫不留情面。

“別介!我答應!小意思而已嘛!”,凕崆陪着笑臉,“我什麼都答應你!”

凕崆說完,突然一把抓過我拋向了天空,而後在我快速墜落之際卻展開巨大的金翅接住了我。接着,那金翅突然脫離了凕崆的身體像個陀螺一樣飛速的旋轉,並且凌空而上。

雖然是躺在旋轉的金翅之上,我的身子卻是穩穩當當的保持原樣,只不過當那金色的光芒穿過我的皮膚從毛孔進入,接着流進血管的時候,我的右臂又劇烈的燙了起來。那金光像是油,而我體內卻有一把火,火和油撞擊在一起,瞬間爆發。

當大量的能力從四面八方一股腦的涌進我的身體時,我忍不住大叫起來。

見此,陰鷙大驚失色,想要展翅起飛卻被凕崆制止。

“你淡定!她痛只是一過性的,恢復異能的過程得自然的完成,愕然中斷會有危險的!”,凕崆淡定的望了陰鷙一眼,“你信我信嗎?我和她無冤無仇,我能

弄死她嗎?”

聽了凕崆的話,陰鷙握緊拳頭站在一邊,可是眼睛卻緊張的望向我。“寶,你不怕!等會就好了!聽話,乖!”

“我知道!我不疼了!”,我揚起笑容。

不疼?!不疼纔怪!我能感覺到原先的異能在迅速的返回,可是同樣有股力量似乎在扼制,在排斥牴觸着。可是,隨着力量全部的迴歸,那股異動慢慢的壓制了下去,而原本從手臂上面延伸的炙熱也漸漸的消失不見。

金翅停止了轉動,將我平穩的放下之後便回到了凕崆的身後,而陰鷙上前一把扶住了我。

“寶,你怎麼樣?”,陰鷙語氣着急,眼睛上下打量我。

“呼,沒事!”,我對着陰鷙微笑,“現在,我能保護你了!”

說到這來,我伸手指向天空,晴天霹靂,一道閃電順着我的手指尖竄動,我輕輕一揮打向凕崆,而後凕崆跳了起來,原本站立的地方被電成一片灰燼。

“哇!你恩將仇報!”,凕崆一臉的不高興。

可是,這個時候,我的眼中哪容得下他。

陰鷙捏了捏我的鼻子輕笑,“是男人該保護女人的,你的那些個異能留着自己玩吧!初五,我保證,以後好好的保護你,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再欺負你!”

“那要是你欺負我怎麼辦?”,我輕笑着問道。

“那你就殺了我!”,陰鷙揚起脣角。

“不要!我寧願自己死,也不要你死!”,說着,我緊緊的摟住了陰鷙的脖子,將臉貼在了他的胸膛。

完全不顧凕崆還在場,我和陰鷙就那麼抱着,聽着彼此的心跳。

“哎,好一段肉麻兮兮的兒女情長啊!”,凕崆在旁邊砸吧嘴,“陰鷙,跟我走吧!我答應你的做到了,該你實現承諾了!”

聽凕崆的意思,還想把陰鷙帶走不成?可是,沒有等我反對,陰鷙卻率先出口。

“以後,白天我跟你修煉,晚上回來陪我老婆!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陰鷙傲嬌的望向凕崆。

……

(本章完) 是的!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凕崆根本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陰鷙就自己決定了!接下來,陰鷙提出了一系列不平等的條約,縱使凕崆不情願,也無可奈何!

看着凕崆坐上轎子悻悻的離開,我突然覺得那個洐天口中很厲害的金佛不過如此,真的只是逗比一枚嘛!不過,我不懂他爲什麼非要將衣鉢傳授給陰鷙?

當我問這個問題的時候,陰鷙也是一臉無辜。不過他說,從他記事開始,便認識了凕崆。那個時候閻君等人還不知道此人的存在,可是陰鷙卻不懼怕這個滿身佛氣的金佛。再後來,凕崆威逼利誘讓陰鷙跟他走,可是陰鷙不幹,於是在陰鷙成年後,凕崆每隔幾萬年便回來冥界一次,美其名曰是選入幕之賓,其實就是想勸陰鷙從了自己。

至於閻君一干人,夾在佛與魔之間的螻蟻,根本職能聽從不能反抗。

“可是,我覺得閻君看到凕崆似乎很害怕的樣子,爲什麼?”,我挽着陰鷙歪着頭問。

大家對於凕崆,那是敬畏,而閻君的眼中明顯就流露出和別人不一樣的情緒,很複雜我看不出來。

“不知道,反正我不怕他!”,陰鷙聳聳肩膀突然目不轉睛的望着我,“寶,明天起,我便要跟他修行,你一個人在家乖乖的好不好? 貼身狂醫俏總裁 縱使你現在的身份是如花不是初五,你還是可以和雨桐十一她們做朋友的,或者陪陪我媽。只要你不寂寞,我才能安心!”

聽到陰鷙這麼說,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又不是去三年五載,晚上還是要回來的啊!幹嘛這麼緊張兮兮的?”

“那是因爲我一刻也不想離開你,你這個女人不懂嗎?”,陰鷙說着輕輕拍了拍我的腦袋,而後在我剛準備還擊之際一把將我攬進了懷裏。“寶,我想要把你吃下肚子,那樣我在哪你就在哪了!”

“好啊!”,我調皮的擡起下巴,似笑非笑的望着陰鷙。“你想怎麼吃?清蒸還是紅燒?”

“我想這麼吃!”,陰鷙眯着眼睛輕笑一聲,

而後細細密密的吻便深深淺淺的落在了我的脣上。

當那雙脣之間的顫慄帶着電流強烈的擴散開來,我幾乎站不住腳,硬是緊緊的拽着陰鷙的衣服伏在他的身上纔沒有讓腳軟的我化成一灘水。

許久,陰鷙放開意識已經一片空白的我,眼中的深邃愈發的濃郁。

“寶,可以嗎?”,陰鷙的聲音充滿着魅惑人心的磁性。

“你猜!”,我羞澀的低下頭。

這樣的事情,這麼直接的問我真的好嗎?!人家是女孩子,就算想也不好意思承認好不好!真是個笨蛋!

見我臉紅,陰鷙輕笑出聲。“我不問你,你會撒謊,它不會!”

說着,陰鷙將額頭抵在了我的額頭上,當我看到陰鷙的意識裏面滿是我的音容笑貌,心裏除了欣慰還有感動,就如陰鷙所說意識是最真實的東西不會撒謊,而他真的愛我如斯!

就在我暗自幸福之際,陰鷙突然捧住我的臉故作不悅的望着我。“寶,你不乖!幹嘛屏蔽意識?”

“啊?我沒有啊!”,我有些無辜道。

在陰鷙的面前,我根本無需掩飾,更別說屏蔽意識。

“可是,爲什麼你的意識是空白的?”,陰鷙蹙眉望向我,而後壞笑起來。“你是怕我知道,你又多麼的渴望我嗎?”

“討厭!我纔沒有!”,我一拳打在陰鷙的胸上,頓時臉頰發燙。

這個大叔,越來越邪惡了,可是,我好喜歡腫麼辦?!

“好了好了!你不想讓我窺探我就不窺探,我全當你同意了!”,陰鷙說着,一把將我攔腰抱起。

……

纏綿,抵死纏綿!爲了我們錯過的那些年,爲我們彼此相愛的情懷。當我毫無顧忌,敞開所有讓自己弱花一樣的綻放在你的視線之中,淪陷的何止我一人?!

若是,上天讓我死去,我替自己選的墓地是你的胸懷,因爲有你的地方纔是我最終的歸宿!

這是我這輩子睡的最沉最香的

一次,醒來陰鷙已然不在,可是身邊還有絲絲的餘溫。

擡起頭,無意中看到空中有着用光劃過的字跡,那蒼勁的字寫的是,等我回來。

只是簡單的四個字,沒有署名,卻看得我窩心。

結了兩次婚,錯過了萬年,孤寂了百年,如今我終於如願以償的成爲了他的妻,他心甘情願想要的妻。這中間的過程好苦,可是苦盡甘來!

躺在那張殘留着曖昧的大牀上,我用被子蒙着頭不停的大叫,使勁的呼吸陰鷙身上的味道,像個神經病一樣興奮好久才慢慢平復下來。

伸出赤裸的手臂,屋內風吹雪起,那晶瑩的雪片一朵朵墜落在我的手臂上,而後纏繞回旋着在我的身上蔓延。等我掀開被子起身,一套合體的淑女白紗長裙便穿在了身上。看着地上那薄薄的一層雪花,我的腳輕輕踮起,那雪便凝結成冰,冰在腳底生長出一雙透明小巧的水晶鞋。

站在徑直面前,望着神采奕奕的自己,抿了抿嘴脣,那臉色便自然生起了清淡婉約的妝容,用指尖輕觸頭髮,那凌亂的捲髮瞬間恢復了柔美的光澤。

不過,我很奇怪,我的異能恢復之後除了變強了一點點沒有其他異樣的感覺啊,爲什麼陰鷙窺探不到我的意識?!他一定是故意在逗我吧?或許這也是一種閨房之樂呢!

想到這裏,我臉紅着低下頭,剛想轉身就對上一張陰冷的臉,而後我‘啊’一聲叫了起來。

“叫什麼?!見鬼啦?”,情殤悻悻的望着我,眼神卻古怪的往那張凌亂的大牀望去。

見此,我趕緊將他拽了過來,背對着牀。

“你現在的表情比鬼還可怕好不好?”,我故作鎮靜道。

“你和陰鷙……”,情殤挑眉。

“沒什麼!什麼都沒有!”,我趕緊擺手,心臟因爲撒謊而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

“你緊張什麼!?我又不是你後媽!”,情殤一臉爽的望着我,“初五,我和敖烈冷戰了!”

……

(本章完) 冷戰?!哦對了,情殤告訴我她和敖烈談戀愛了,我差點把這件事忘記了。

“情侶吵架正常呢!”,我一把攬住情殤的肩膀,“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小夫妻牀頭打牀尾和!”

“那是什麼意思,你能不能直接一點?!”,情殤有些焦急道,“我告訴我,我活了那多萬歲,一次戀愛也沒有談過!”

“哎呀,稍安勿躁,你能不能平和一點!”,我將情殤按在椅子上坐下,而後彎着腰目不轉睛的望着她。“告訴你,對付男人嘛,無非是兩條必殺技!一是封口,而是推倒!他吼你的時候,你不溫不火,笑眯眯乘其不備直接吻他,只要這個吻纏綿又激烈,無論多麼彪悍的男人都能融化的!這個若是不行,便直接推倒,讓他成爲你的人,倒時你辣手摧花,還不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嘿嘿嘿!”

我奸笑起來拿起花瓶中的花重重的丟在地上使勁的踩爛,這動作正好配合着空中突然的一個響雷。

望着我,情殤‘咕咚’一聲嚥了咽口水。“這樣,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啦,你信我!”,我笑眯眯的拍了拍情殤的肩膀。

可以信個屁!其實,我什麼都不懂好不好?!不過,把陰鷙對我做的這兩招生搬硬套的傳授給了情殤,她用上行不行我是不知道啦,不過陰鷙用出來,我是毫無招架之力啦!嗚嗚嗚,羞澀!

“哦,可是,可是我不會嘛!”,情殤突然臉紅。

“不會?!”,我提高音量,有些錯愕的望着情殤。“你是不會封口還是不會撲倒?!”

“討厭啦!”,情殤站起身使勁的跺腳,一副小女人的嬌媚姿態。“人家和敖烈連手都沒有牽過,哪會接吻嘛!人家還是……哎呀!不來了啦!”

看着情殤捂着臉扭捏的姿態,我的身上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我的天,愛情的魔力真大!可是,誰能告訴我,他們連手都沒有牽過,那是怎麼談戀愛的?神交嗎?!

咳咳咳,我有點邪惡了!

“沒有關係,不會你學嘛!”,我陪着笑臉。

“和別的男人學嗎?我告訴你,我除了敖烈,誰都不要!其他異性離我百米之遙我就殺掉!多看我一眼,我就挖掉他兩個眼珠子放在地上當炮踩!”,情殤狠聲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初五,現在你沒有異能了,我就是老大!你必須得幫我,不然我天天纏着你!”

情殤這話說的我好生奇怪,沒有異能?!剛剛情殤這麼近的接觸我,現在甚至抓住我的手都沒有感覺到我的異能?!不能夠啊!這情殤實屬上等的高手,身份爲佛不可能感應不出來的啊!原本,我還想將我恢復異能和凕崆的事情告訴她呢,現在看來不說算了!

“好吧好吧!我教你!”,我甩了甩手,一把抓住情殤的肩膀。“盯着他的眼睛,雙手束住他的身體,而後乘其不備,撅起嘴就親過去!”

我撅起嘴貼過去演示,只是借位而已,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我卻看到了十一端着一個盤子神情古怪的站在門口。而後,在我放開情殤的瞬間,將盤子放在地上轉身就跑了,那腳步那是一個火急火燎。

哦,完蛋了,我想我的性取向要造質疑了!

“就這樣嗎?!可是敖烈各自那麼高,我怎麼夠到啊?!”,情殤不解的問。

“墊幾塊石頭,或者砍斷他的大長腿啦!”,我捂着腦袋懊惱道。

“哦!知道了!”,情殤一把挽住了我的手,“那你陪我去,給我打氣!”

說完,根本不給我反對的機會,便帶着我一起走進了一個結界。當落進那片鳥語花香的森林,情殤的情緒變的緊張起來,她東張西望跟做賊一樣。

看着她的滿頭大汗,我極度鄙視的望着她。“能不能挺起胸膛,給我們女人長點臉?!”

“你行你去啊!”,情殤突然大吼。

我靠,我去?!我有陰鷙了,我幹嘛還招惹敖烈?!再說了,這又不是考試,還有槍手替考的!情殤這個人,智商高,情商低,低的跟白癡一樣!

“好了好了!你到底去不去?不去我走了!我現在不是初五,是如花,是包辦婚姻的小媳婦!”,我白了情殤一眼,漫不經心道。

“噓!在那裏!”,情殤一把將我拉進一棵樹的背後。

順着情殤的目光望去,我看到敖烈正緩緩的步行在一條小徑之上,那健碩的背影看的情殤一頓翻白眼流口水,就差暈倒了。

“上!”,我重重拍了拍情殤的肩膀。

情殤聞言,重重的點頭,而後握住兩個小拳頭一路小跑追了上去擋住了敖烈的面前。

“是你?幹嘛?”,敖烈蹙眉望着情殤,那表情根本不像情人相見的感覺。

情殤沒有說話,而後東張西望的一會,而後從路邊搬來一塊大石頭放在了敖烈的面前。

我的天,這女人的腦子萎縮了嗎?!她還真拿石頭墊腳?!

沒錯,情殤拿石頭墊腳,可是踩上去還是夠不到,看着她撅了半天的嘴,我的腮幫子都酸了起來。我終於,找到比我還蠢的了!

敖烈對於情殤的這些舉動,明顯有些莫名其妙,估計在他看來情殤就是嘴抽筋了。而情殤站在石頭上,踮起腳也發現自己和敖烈的嘴有許多距離的時候,她乾脆手一伸,一把銀光閃閃的大刀裏面出現在掌心,。我勒個擦,她不是真的準備砍掉敖烈的大長腿吧!

見到情殤連傢伙都亮出來了,我趕緊握住旁邊的一顆小草。只見那小草下面的土地輕輕搖晃起來,而後一條粗大的根莖突然破土而出,乘着敖烈聚精會神於情殤之際,那一條根莖迅速分裂成幾條,而後一下子纏住了他的四肢和腰部。

根莖猛的一拉,敖烈瞬間摔倒在地,四仰八叉。而情殤錯愕了幾秒鐘之後,便一下子撲到了敖烈的身上,一把捧住敖烈的臉,便狠狠的下了嘴。

那牙齒撞擊牙齒的聲音響起,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而此時的敖烈先是錯愕,而後掙扎,可是四周有藤蔓束縛,上有情殤壓制,根本動彈不得。

……

(本章完) 忍住笑,我伸出手輕輕拍了怕一顆大樹的樹幹。只見那大樹的樹枝抖了抖接着無限的延伸,一直延伸到情殤和敖烈的頭頂上方,迅速的垂下。那密的枝葉形成了圓拱形,接着其他的紙條不斷的纏繞,一直包裹成一個蛹一樣的封閉空間。

這個地方,大概普通臥室那麼高,兩張牀那麼大,所以夠他們揮霍了!情殤,我能幫到的只有這裏了,剩下的交給你!如果,你告訴我你連基本的啪啪啪都不會的話,直接拉出去人造毀滅好了!

爲了防止敖烈逃脫,我在那樹蛹的四周佈下了風雨雷電,並設置了一個隱藏結界,做完這一切,我瀟瀟灑灑的離開了森林。

等到情殤反應過來恢復異能,估計她也沒有時間和我計較了,因爲女人嘛,有異性沒人性,這是鐵一般的事實!

想要回到衍生城市,卻在將要穿過結界的時候右臂突然發燙,當無意間發現手臂伸到某一個方向,那灼燙感更加強烈的時候,我眯着眼睛走了過去。

穿過了禁地,我來到那條燃着濃烈火焰的小徑,越接近,身體的感覺越強烈。

其實,我很討厭自己這種強烈的好奇心!可是,卻抑制不住!

於是,我飛了起來,帶着滿身的風雪輕易的穿過了那條小徑,到了盡頭居然發現了一個逆流的瀑布。

水裏所有的東西,都往上流去,而我的感應卻在下方。看着手腕上面的印記變成了粉紅色,我皺了皺眉頭,猶豫了一會便一頭扎進了瀑布。

逆流難行,可是我將那水凝結凝結成冰,並且勾出了一個滑梯通道。等我順着滑梯落下,掉在一片無邊無際的草原之時,那瀑布瞬間又恢復了流淌。

這裏,似乎是死亡之城!

沒錯,這裏的景象,我在雨桐的意識中看過,雖然只是一掃而過,我卻記的清清楚楚,因爲雨桐也就是在此脫變,而夜煞也是在此成魔。

感覺到身體的灼燙感驟然身高

,我看着那逐漸變淡的印記急切的尋找着,卻子啊進入死亡之城的結界之後發現了一望無際的水域。

這水不是透明,而是金光閃閃,水中央陰鷙閉着眼睛浸泡在裏面,而不遠處,凕崆展開翅膀也浮在水裏,展開翅膀不停的拍打着水面。那翅膀上面的金色像是被洗滌了一般,染的水域更加的閃耀金黃。

這就是他們的修煉之法?!泡澡?!不過,看陰鷙沒有什麼異常,我倒是放心了!都說修煉之時切忌打擾,否則會被反噬,我也不敢說話,便悄悄的準備退出去。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水域起了滔天距離,那一股金色的水浪就那麼硬生生的將我打溼。

摸了摸臉,我瞬間脫離結界,回到草原旋轉着讓風吹乾我的衣服,卻突然發現右臂上面的印記既然變成了白色,灼燙感不見。當我想要伸出手去觸摸的時候,那白色的印記也隨即消失,怎麼也找尋不到。

這個有些奇怪,印記不見了,可是不適感消失了,難道御佛琴對我不適應,便離開了?!嘿嘿,管它呢!

順着逆流瀑布回到了禁地,看着那小徑的毒火重新燃了起來,我這才揮着翅膀離開,剛進衍生城市我便遇到了迎面走來的青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