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胡說八道什麼?我們什麼時候要殺陸揚風了?”涅辛勃然大怒。

此刻他們當然不敢輕易鬆口,至少在不知道此人身份的前提下,他們是不能承認自己的真正目的的。

萬一他是陸揚風的人,他們豈不是徹底完蛋了?

勾陳淡淡的說道:“你們要做什麼和我沒關係,現在我要你們老老實實回答我接下來的問題,否則的話我會把你們的真實目的告訴陸揚風,不管他信不信我的話,至少都會防備你們,他在防備你們就意味着你們沒有絲毫機會。”

“你……你究竟想幹什麼?”涅辛和奧塔斯不敢輕舉妄動。

此人的實力絕不比他們弱,一旦發生爭鬥必定會引來陸揚風,在不清楚對方目的之前絕對不宜把陸揚風招惹進來。

勾陳接着說道:“我問你們,你們有沒有見過這種殘圖?”

他說着手中出現了一塊殘破的地圖,這塊地圖和陸揚風拿到的東皇塔的地圖一般無二,只是本來已經到了鳳九幽手上的東皇圖又怎麼會出現在勾陳的手上呢?

涅辛和奧塔斯同時皺了皺眉,過了半晌,涅辛點了點頭道:“見過。”

勾陳的臉上出現了一抹興奮,“在哪裏?”

涅辛說道:“我說了你會怎麼做?”

勾陳冷冷的說道:“你不說,現在就死。”

一道恐怖的殺意如驚濤駭浪席捲而來,涅辛和奧塔斯竟無法抵擋這恐怖的威壓連連倒退而去。

他們絲毫不懷疑只要勾陳願意就可以輕鬆擊殺他們,此人的可怕程度對他們來講絲毫不弱於陸揚風。

“就在我們泰坦星系……”奧塔斯奮力的說出了這句話。

“你說了等於沒說,你們泰坦族的防禦讓我無法進去裏面。”勾陳說道。

“那……那你想怎麼樣?”奧塔斯激動道。

“你們就當我沒出現過,並且不能再對陸揚風起殺心。”勾陳說道。

“這……”

“哼!”又是一聲冷哼,涅辛和奧塔斯皆是一顫,二人連連點頭,勾陳化爲了一陣黑霧消失無蹤。

之所以不讓他們對付陸揚風原因自然是因爲他們惹惱了陸揚風導致他不再繼續幫助泰坦族,也就意味着他徹底失去了進入泰坦星系的機會。

涅辛和奧塔斯的計劃隨着勾陳的到來而徹底泡湯,但他們又的確沒有勇氣和這個未知的強者交手,而且他們自己還有做賊心虛的成分在其中,到最後涅辛和奧塔斯不得不放棄原有的計劃。

直到後來的某一天他們才明白,勾陳實際上是他們命中的救命恩人,那一天勾陳如果沒有去戰艦上,也許他們又另外一個結果了。

整整五天的時間將十顆黑源石星辰開採完畢,他們的任務也宣告大功告成。

不過他們還來不及慶祝,陸揚風的目光便已被凝重所取代,只見四方天地密密麻麻的深淵惡靈已將這裏團團圍在了中央。

這幾天的時間裏,深淵惡靈明顯已經注意到了他們的行蹤,所以已在暗中悄然將他們這艘孤零零的戰艦包圍了起來。

“陸師祖,我們怎麼辦?”

涅辛和奧塔斯出了一身冷汗,幸好他們沒對陸揚風出手,不然的話他們只怕都無法走出這片開採星域。

陸揚風說道:“還能怎麼辦,只能殺出去了。”

奧塔斯目光凝重道:“但……但這數量太多了,他們耗都能耗死我們。”

陸揚風看了看四周,然後再度說道:“你們知道哪裏還能開採黑源石嗎?”

他們不明白陸揚風爲什麼會在這個時候問這樣的問題,不過涅辛還是點頭回答道,“我們知道離這裏最近的一處死界星域有大量黑源石,只是那裏太過危險,曾經傳言連深淵惡靈都不敢輕易靠近那個地方。”

陸揚風點頭道:“我把所有深淵惡靈引到一個方向,你們準備好啓動星神炮。”

涅辛大駭道:“可是您……”

陸揚風說道:“不用管我,照我說的去做就行了。”

涅辛和奧塔斯只能點頭,然後他們就看到陸揚風離開戰艦騰空而起,身上恐怖的氣息將空間撕裂,而他身上帶來的巨大動靜也是吸引了所有深淵惡靈的目光,它們齊齊的看向了沖天而起的陸揚風,完全忽略掉了涅辛和奧塔斯所在的戰艦。

當陸揚風快要消失在涅辛他們的視線裏的時候,只見所有深淵惡靈全部瘋狂的朝陸揚風衝了上去,霎時間,戰艦的上空被密密麻麻體型大如星辰的深淵惡靈所籠罩。 對他們來說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百分之九十的深淵惡靈都涌向了頭頂的陸揚風,此刻只要啓動星神炮便可徹底毀滅所有的深淵惡靈。

可是陸揚風呢,他能擋住星神炮那種可怕的破壞力嗎?

這關涅辛他們什麼事,是陸揚風主動要求他們使用星神炮,也是陸揚風主動引開所有深淵惡靈的涅辛和奧塔斯不過是在奉命行事而已,如果陸揚風不幸死在了星神炮下,那這也怪不到他們的頭上來。

想到這裏的時候涅辛已將手中的星神炮對準了頭上密密麻麻沖天而起的深淵惡靈。

不負榮光,不負你

已經有太長時間沒人使用過星神炮了,以至於他忘記了啓動星神炮最重要的一點。

星神炮不但需要龐大無比的黑源石能量,它同樣也需要使用者體內擁有強悍無比的力量,如果只是個普通的修煉者,剛剛點亮紋路的時候估計就已經被抽空能量成了一具乾屍。

可是涅辛不敢輕易暴露,至少他不敢在奧塔斯面前暴露自己已經只剩下一成左右的實力,這個時候一旦讓奧塔斯抓住機會,涅辛除了等死再無任何辦法。

舉起手中的星神炮,涅辛毫不猶豫把食指往回一扣。

刺眼的光芒將整座戰艦徹底點亮,毀滅性的力量呈橢圓扇形朝上衝擊而去,紅色光芒所到之處,深淵惡靈直接灰飛煙滅連殘渣都不剩一滴。

不僅如此,星神炮帶來的強大後坐力將他們腳下的戰艦硬生生往下方攤開了千里之遙。


“好……好強……”奧塔斯驚駭欲絕的看着上方,他的吸引力全被星神炮的恐怖破壞力所吸引,所以暫時他還沒看到涅辛無力而慘白的面孔。

戰艦頭頂的所有深淵惡靈消失的無影無蹤,不僅僅是那些深淵惡靈,包括頭頂上的所有星辰完全消失不見。

這就是星神炮的威力,它能清空所能觸及到範圍內的一切物質。


“陸……陸揚風呢……”涅辛的語氣帶着幾分疑惑,又帶着一絲激動,他不相信在如此恐怖的破壞之下陸揚風還能活下來。

事實證明他的猜測好像是正確的,整整十息的時間過後依舊沒有陸揚風的聲息傳來。

“他該不會……”

“該不會怎樣?”

一道聲音從他們身後傳來,陸揚風正笑眯眯的看着涅辛和奧塔斯,他負手而立哪有半點受傷的模樣。

“您……還活着……真是太好了……”

涅辛笑的比哭還難看,不過他笑容之中的震撼同樣是無法掩飾的,那可是星神炮啊,傳言星神炮一旦啓動甚至有可能秒殺萬尊之境的強者,陸揚風是怎麼活下來的?

這個問題其實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陸揚風的確還活着,活的非常好。

他說道:“現在我們轉戰目標,去死界星域吧。”

聽到陸揚風的話後涅辛和奧塔斯都是心神一顫,奧塔斯說道,“陸師祖,那個地方真的……要去嗎?剩下的黑源石也勉強夠了吧。”

陸揚風淡淡道:“多點總比少點兒好,走吧。”

涅辛語氣有些艱難的說道:“可是那個地方……那個地方……”

陸揚風說道:“那個地方究竟如何我們不如路上再議,星神炮的動靜可不小,深淵惡靈也並不全都是依靠本能戰鬥,擁有智慧的惡靈必定會猜到什麼,萬一他們朝你泰坦星系發動進攻怎麼辦?”

“這……那好吧……”

涅辛和奧塔斯只能無奈同意,關鍵他們講理也講不過,打也打不過,除了遵從陸揚風的意見之外還能有什麼辦法。

戰艦偏離原本定奪的路線,以更快的速度朝相反的方向消失在了星空之中。

“說說看,死界星域是個什麼地方。”陸揚風在戰艦休息大廳愜意的搖晃着手中的酒杯淡淡的問道。

這個時候也只有陸揚風有閒情逸致來喝一杯了,涅辛和奧塔斯都是坐如針氈。

一方面是因爲他們即將抵達死界星域,另一方面,戰艦上還有一個連陸揚風都無法發現的勾陳存在,這兩方都給了他們不小的壓力。

涅辛率先開口道:“死界星域啊,傳說是萬尊之境的墓葬地,包括萬尊之境以下的任何境界,只要進去的就沒出來過,也有人說那裏是整個世界的盡頭,據說只要穿過死界星域就能達到另外一個未知的世界,傳說那是一個長生不死的神境……”

陸揚風不以爲意的說道:“這麼說來,那也不算有什麼危險,反而是好事麼。”

一旁的奧塔斯連忙說道:“您可千萬不要這麼認爲,涅辛說萬尊之境一下沒有任何人出來過是錯誤的,據說萬尊巔峯之境就有人出來過,只不過出來之後就變成了屍體,而且還不止一具……”


涅辛接話道:“傳言連天道都不敢輕易涉足那個地方,可想而知死界星域的恐怖。”

陸揚風給忍不住問道:“既然那裏這麼危險,你們又是怎麼知道里面有黑源石星辰的呢?”

涅辛說道:“有人敢進裏面,自然也有人不敢進去,他們只敢在死界星域的外圍徘徊,通過觀察他們發現了裏面存在大量的黑源石星辰。”

陸揚風點了點頭,實際上這番談話並沒有獲得什麼有價值的消息,說來說去依舊只是在形容死界星域的恐怖而已。

一個月的漫長飛行過後,涅辛和奧塔斯幾乎同時開口道:“前方就是死界星域,您看我們……”

陸揚風早就已經注意到了前方,那裏的確不同於這個世界的任何地方。

翻滾的黑色雲霧上下翻滾,左右更是難以看到黑雲的盡頭,上下同樣無法觸及到這層層黑雲的重點。

眼前就好像是一道由黑色雲層形成了一道牆,這道牆把這個世界徹底隔絕在了外面。

突然,前方有一尊金色的異物緩緩飄來,定睛一看,陸揚風的眼皮子忍不住跳了跳,那竟是一具金色的骸骨。

骸骨臨近戰艦的時候陸揚風已經能判斷,此人生前的身高達到了萬米左右,而且這金色的骸骨身上依舊在爆發着讓人心驚肉跳的能量。

“萬尊之境的骸骨,這是萬尊之境的骸骨。”

涅辛和奧塔斯驚恐的看着和戰艦擦肩而過的金色骸骨,進入了萬尊之境,身體會發生巨大的變化,包括體內的骸骨會金屬化,這種金屬化並不是變成真正的金屬,而是會將身體改造成另外一個全新的層次。

比如說即使骨頭只剩下一截,依然能夠通過這一截骨頭完全長成完整的骸骨。

這句骸骨的主人陸揚風不知道究竟經歷了什麼,可是他能看到金色的骸骨上面佈滿了密密麻麻的黑色痕跡。

這些痕跡很像爪痕,似乎是被某種金屬力氣切開過一樣。

可即便骸骨受傷也是可以復原的,但這上面的傷痕並沒有復原,這就說明攻擊他的敵人必定有着毀天滅地的手段,這種手段連萬尊之境都拿他沒有絲毫辦法。

“看來的確是有些危險。”

陸揚風的話說完, 渣攻洗白系統[快穿]

爲了黑源石把命送在這裏絕不是他們能幹出來的事兒,他們還有大把時間來揮霍後半輩子呢,怎麼能死在這裏呢?

“不過也正因危險才顯得有趣,繼續前進。”

“不,你不能再進去了。”

一道陌生而熟悉的聲音傳來,只見勾陳終於忍不住跳了出來,他的出現讓陸揚風一臉錯愕,他的確沒發現勾陳是何時出現在戰艦上的。

“你怎麼來了,跟蹤我來的?”陸揚風的語氣冷了許多,這一刻他想到了不少。

比如說勾陳不是無法離開那座勾陳仙宮嗎,既然無法離開那座仙宮,他又是怎麼出現在這裏的。

而且對方能出現在他身邊就說明對他的行蹤瞭如指掌,這也說明了自己一直都在對方的掌控之中,這種感覺可不怎麼好。

勾陳急道:“你先別管我怎麼來的,這個地方你不能進去。”

陸揚風說道:“哦?你對這裏比他們瞭解的更詳細?”

勾陳點頭道:“是,我對死界星域知道的更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