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無恥、下流、卑鄙、流氓,討厭你….”這話從憤怒的小夜嘴裏傳出來總感到像是一對戀人在鬧脾氣一般。

聽着小夜這般話語後,蕭青山無語的揉了揉鼻子,再次說道:“我問你,你誰?爲什麼要殺我?在說我哪點流氓了。”

“你都那樣欺負我!還說沒有?”

“我說我當時在做夢、夢到自己在大海里游泳,累了的時候突然從天上掉下來一塊‘漂浮物’完了我就緊緊地抱住了你信嗎?”蕭青山聳了聳肩膀無辜的解釋道。

“你說我會信嗎?”小夜輕咬着貝齒、看着蕭青山不認賬還編出這般可笑的話語,來矇騙自己;不由氣憤惱火的隔空狠狠一掌劈了過去。

蕭青山看着少女氣憤的鼓起胸脯、心想:“好大的兇器!”緊接着見到她身着黑色夜行衣仍顯身材豐滿火爆,當她的身體微微扭動後,暗道一聲:“不好”

身體猛地一錯閃了過去,腳下瞬間發力;一個餓虎撲食向着少女飛身撲了過去。

呀!

小夜沒有想到蕭青山這次會反映如此迅速,躲閃不及之下被他重重的壓在身下!

“你起來!快點!”小夜看着壓在自己身上,看着蕭青山一張些許帥氣的臉、聞着他身上傳來的陣陣男子氣息;輕聲羞惱的說道。

“你先答應我.不在動手並且告訴我是誰派你來殺我的?還有你叫什麼名字?我就起來,不然嘿嘿…”蕭青山說着裝作要再次親吻她的樣子威脅到。

小夜看着蕭青山近在眼前的臉龐、看着他被自己咬破的嘴脣,不禁想到剛纔倆人那第一次的初吻,羞澀的漲紅了臉。

而蕭青山看着身下有着天使臉龐、和魔鬼身材,突然間變得滿臉紅暈的小夜,感受着身下傳來的陣陣柔軟不由身體扭動了一下。

“蕭兄弟?你有沒有事?”張小花洪亮的聲音遠遠傳來。

美好的時光總會過去,這一刻兩人保持曖昧的姿勢卻被這一聲響亮的聲音所打破!

“真是!這個張大哥啊”正在腦海裏如此想到的蕭青山,身體再次不由自主的飛了起來。

轟的一聲,過後他重重摔在牀腳邊;而當蕭青山站起身來時,少女留給他的只是一道從窗口飄飄而去的背影。

輕輕搖了搖頭,他無意間卻發現在牀上斜插着一把魚腸短劍;伸手取過後、從窗外照射進來的月光下隱約看到劍上雕刻着一行小楷字;夜未央!

想着今晚這出帶給自己香豔刺殺的少女,蕭青山微笑着低聲道:“她是叫夜未央嗎?‘明月皎皎照我牀,星漢西流夜未央’;呵呵、有意思….”

…………………………

三更已到!頂針昨天承諾今日已做到;大吼一聲:求支持!!! 浩城內,中心的天昊城堡中有一空座,在空座的旁邊有一人白色的鎧甲,白色的長劍全身都是白色的,正和他的名字一樣——白卡奇。

此刻他正在思考一些事情。

「報——」

一道響亮的聲音從天昊城堡的外部傳來,緊接著進來一個士兵模樣的人。

「什麼事?」白卡奇停下思考,盯著急匆匆來到這裡的士兵問道。

「報,據可信消息,鐵魂王朝的丞相不知被誰刺殺,現在已經死亡。」士兵說道。

「什麼!」白卡奇忽然面色大變,嘴角微裂,露出笑容,不過他始終不敢相信那鐵魂王朝的丞相被殺了,因為他覺得不可能如此簡單,「消息準確?」

「準確!已確認鐵魂王朝的丞相被殺。」士兵確認道。

「啪!」

白卡奇終於興奮了,手掌在身前的桌子上一拍,頓時桌子變成了粉末,雙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老狐狸你終於死了,這下我們終於可以反擊了。」

白卡奇高興的笑著,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統領的朋友還在鐵魂王朝內?」

「不知。」那士兵回答。

白卡奇聞言又皺起了眉頭,似乎在擔心著什麼:「這鐵魂王朝若是用她來當籌碼的話,恐怕不好向統領交代啊。」

白卡奇自言自語,揮手將士兵送出門外,有再度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不久。

在天昊城堡的外面來了一個年輕人,他走進了天昊城堡,看著正在沉思的白卡奇,一笑,說道:「白將軍,鐵魂王朝丞相已死,現在鐵魂王朝已經外強中乾,為何不立即進攻?」

「不可,統領的朋友還在他們手中。」白卡奇看著面前的年輕人,這年輕人衣著不凡,其實他前幾天是一個乞丐,只是在白卡奇面前顯露出自己的才華才會被白卡奇重用,現在位居浩城的謀士一職。

「統領!統領的朋友,白將軍原來就擔心這個,這個很簡單,只要將統領的朋友和那鐵魂王朝一起抹殺就好了。」年輕人微笑的說道。

白卡奇搖頭道:「信允,此時不可如此,要是讓統領知道肯定會大怒。」

信允搖頭:「不,白將軍,只要不要讓統領知道就好了,等統領一來咱們做一個誰一不知道的局面,任他統領有何能耐,恐怕也是虛的。」

信允頓了頓說道:「況且,白將軍如今已入靈武境極限巔峰,很快將會突破斗魂境,到時候恐怕會比統領還厲害吧,若是將軍將統領……那這好沉豈不是……你的!」

信允將手放在脖子前,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白卡奇大怒,可是為等他發火,就聽見天昊城堡外走進來以年輕人,但是身形以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要比這信允厲害許多。



「擱下是……」白卡奇試探的問道,卻看見這年輕人並未理他而是走向信允。

「為何你要教唆白將軍殺了統領?」年輕人盯著信允的眼睛問道。

信允臉不紅心不跳,說道:「這是我的事,用得了你管!來人,將這個不知從哪裡來的無禮之徒拉出去砍了!」

「哦?這浩城什麼時候輪到一個小小的謀士都敢出面隨殺人了,莫不是浩城法紀不行,太亂!」年輕人嘲諷道,信允和白卡奇的面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年輕人接著道:「一個小小的謀士而已罷了,竟然教唆將軍謀權篡位,只是不是應該當斬?難道這浩城變成了你的天下?」

信允面色漲紅,只聽見年輕人又說道:「為何?難道你就如此肆意妄為,難道白將軍就不知道管一下!」

年輕人厲聲喝道,白卡奇羞愧,卻見那信允惱羞成怒:「告訴你,有些人你惹不起,最好滾得遠遠的,少來攙和!」

年輕人笑了笑:「惹不起,你以為你是誰?」

「我是誰?我可是浩城之主的結拜大哥!」信允自豪的一笑,就連白卡奇都是一驚,這信允竟然是凌浩的大哥。

「哦?可是為何我不記得有你這麼一位大哥?」年輕人似笑非笑的嘲諷道。

「你……」信允準備還嘴,可是卻聽見這話有些不對,就連白卡奇都猜出了些端倪,果然!下一刻年輕人將戴在頭上遮掩面目的斗笠取下來,露出了乾淨的面貌,那是一張溫和的臉。

白卡奇大驚,準備迎接凌浩,但卻聽到凌浩說:「你可認得我是誰?」

凌浩對這信允說道。

信允不語,他那裡認得眼前這人,不過他絲毫不懼怕眼前這人,居高臨下的嘲諷道:「不就是一個毛娃娃嘛!也敢來這裡撒野,來人拖出去!扒光綁柱子上!」


白卡奇聞言,大驚失色,連忙跑下來,跪在凌浩面前。

「統領!我有罪,是我把這傢伙殆盡來的,這樣!我離開下令斬殺他。」

白卡奇這一出凌浩並未驚訝,但是信允卻有些驚愕了,甚至驚駭,雙目凝視這凌浩乾淨的臉,半天才反應過來。

噗通一聲跪了下來,連忙對著凌浩磕頭:「統領!剛才是卑職失言了,是卑職的錯!請饒我一命!饒我一命!」

凌浩轉身並沒有理信允,頓時信允就感覺自己被赦免了,有些飄飄然,但是隨後凌浩的聲音傳來。

「就用你剛才說的方法,來處置你!」

「來人,將此人脫光綁在浩城的城樓上,讓浩城的民眾唾棄,直到他被太陽曬死或者被雷劈死!」

凌浩大喝一聲,頓時一位士兵連忙衝進來將信允抬了出去,臨走前那信允絕望的眼神讓白卡奇顫抖,讓凌浩冷笑。

「白卡奇,不是我說你,這樣的人以後不要帶到這裡來,什麼東西!」凌浩碎了一口,然後將神炎皇戒中的幽蘭放了出來。

幽蘭出來后,大口大口的吸了幾口新鮮空氣,連忙叫喊道:「凌浩以後別把我再塞到裡面了,悶死我了,要不是有她們陪我,恐怕我早就……」

幽蘭氣喘吁吁,凌浩並未理會,看向白卡奇,道:「如今浩城局勢我已經知道,現在不用太過擔心我已經想到了對付鐵魂王朝的辦法,只要鐵魂王朝潰敗,那麼其他兩大王朝都是囊中之物。」

「下令!三天內趕製出出三千的luoti美女木偶,然後到時候準備進攻!」

凌浩下令,白卡奇哪敢不從,連忙向著天昊城堡外衝去,臨走前還在疑惑為什麼要luoti美女的木偶。

不過白卡奇也沒敢問,他可害怕凌浩會臭罵他一頓。

目送白卡奇走後,凌浩坐在那始終是空著的座位上,笑意濃郁:「對付鐵魂王朝的有效途徑,就是他們的審美觀……」

——————————————————————————————————————————————————————————————————————————————————————————————————————————————————————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翻身出了窗子的夜未央,一路無話、腳下絲毫不見停留的在青雲鎮裏轉了幾條街道、見沒人跟蹤自己後,心裏好似有些慶幸還捎帶着一絲失望的情緒、慢慢的回道自己租住的房屋。

還是和上次一般小心翼翼的,沒有吵醒兩位老人、夜未央輕輕地踮着腳回到自己的小屋子,感受着身上一番打鬥過後、所出的汗漬,她有些反感的微微皺了皺眉頭,找出一身乾淨的白色衣衫快速的換了起來。

坐在牀頭的小夜,單手託着香腮怔怔的想着今天晚上所發生的一切;在心裏矛盾的想到:“怎麼會是這個樣子啊、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動手了,結果、結果、哎真是丟死人了;”

想到這她使勁握了握小拳頭,眼中羞怒之色一閃而過、氣呼呼的說道:“蕭青山你竟敢對我那樣、我跟你沒完!”

說完後、夜未央像是想起什麼一般,小手拍了拍自己的腦袋,顯得懊惱無比的自言自語道:“哎呀、怎麼把它給忘了?那麼可愛的小獸……..”

…………..

手裏輕輕掂量着、這把小巧秀氣的魚腸短劍,蕭青山歪頭看着她翻身而去的窗口、嘴裏不禁唸叨着:“夜未央?名字不錯、人兒長的更是沒的說;但是..”

轟的一聲木門破裂的巨響過後、直接打斷蕭青山的話語,原來是因爲張小花不見他回話,心中擔心惦記,所以直接暴力的轟碎門口,闖了進來;一陣木屑飛散過後、只見他渾身包裹在元氣鎧甲中,傲立屋中、顯得甚是威風。

蕭青山張着嘴無語的看着突然闖進來的張小花,在心裏想道:“這個傢伙..”

然而當張小花、進屋後快速的看了一眼屋裏的情況後、雖然有一些打鬥過的痕跡,但看見蕭青山像沒事一般的坐在牀邊,他這才放下心來;大步走到蕭青山身邊坐下,朗聲問道:

“蕭兄弟、剛纔都發生什麼事了?你還好吧?”

看着張小花大步走來的蕭青山,早就不留痕跡的魚腸短劍無聲息的收到了儲物戒中,在聽到了他關心的話語後、感激的道了聲謝後;便把深夜遇刺的事情大致上說了一遍。

當然有些香豔的場面蕭青山全是含糊的一語帶過,而蹲坐在他身邊的張小花、在靜靜的聽完他的敘述後,像是看怪物一般盯着他,震驚地沉聲說道:“武宗級別的殺手?而且還沒能殺死你?我沒聽錯吧”

在看到蕭青山確定的點了點頭後,張小花沉吟片刻說道:“那你是怎麼看待這件事情的?”

他自然不會告訴張小花,當時具體是怎樣的情況、確實是武宗級別的強者而且也確實沒能殺死自己,但這當中的一些事情是沒法向他描述的,所以蕭青山纔會在無語的情況下點了點頭。

不過在聽到他接下來的問話後,蕭青山竟然有種在心裏鬆了一口氣的感覺;遂張口回道:“你猜還有誰,能想出這麼個主意、找人來刺殺我!是多大的仇恨、讓他僱傭武宗級的強者?”

張小花聽着他略帶寒意的說話語氣,想都沒想、卻又不敢確定地直接張口說道:“崔萬德?!”



蕭青山像是在惋惜着什麼,搖了搖頭後;沉聲說道:“想必除了他就再無別人了!我本想讓他再多活幾日來着,沒想到他竟然這麼等不及、既然這樣,來而不往非禮也、這可是你自找的、哼!”

“難道蕭兄弟你打算?”

“不錯!今晚我就和他做個了斷!”

“可是你剛纔險遇刺殺、身上的傷,我和你一起去!”張小花看着面前站立起來的蕭青山關心的說道。

蕭青山擺了擺手、示意他不用和自己一起,接着想到什麼一般、在張小花面前活動了一下身體,向着張小花說道:

“看怎麼樣、沒問題吧,那都是小傷沒事的、你還是在這裏幫忙照顧着酒樓,畢竟是還有一個宋老虎在一邊虎視眈眈的伺機而動啊”

張小花聽他如此一解釋道,瞬間也明白過來;便不再強求、答應留下來照看酒樓,並拍着胸脯向蕭青山承諾道:“只要自己在、這酒樓絕對木有事啊!”

,這般定下來後,蕭青山饒有興致的看着到現在身上還凝聚着、元氣鎧甲的張小花輕聲問道:“張大哥、你幹嘛還鎧甲在身啊、我知道你是武師後期的強者、但也不能就這樣刺激我吧。”

張小花對蕭青山翻了翻白眼,起身便往問口走去邊說道:“還不是爲了你小子!害的我聽見你屋裏打鬥的聲音後、連衣服都沒穿就跑了出來….”

“沒穿衣服?大嫂不是讓你睡地板、打地鋪嗎?怎麼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