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你做了什麼?我們的守護神爲什麼會離開山洞。”

至清指着蘇齊怒吼道,陰沉的臉上恨不得想把蘇齊碎屍萬段。

“看看,看看,到了這個時候還不知道悔改,小爺還沒有怪你們把小爺拿去祭神獸呢,你倒是好,先怪起小爺來了。”

蘇齊冷冷的看着至清。

“你從頭到尾,都想要小爺的命,因爲今年到你上山去尋找超神期的魔獸了,你怕自己出去死了回不來,你就把主意打到了小爺的頭上,要是以小爺以往的脾氣,你早就去見閻王了,還輪得到你在這裏指手畫腳嗎?”

“你,你胡說什麼?”

至清被蘇齊說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 “我胡說,你和族長說的話我全部都聽到了,不過現在好了,你們都遭到報應了,你們的守護神沒有了,以後就只能靠你們自己了,美好的條件是自己創造出來的,走了。”

蘇齊朝着他們揮了揮手,騎到了火靈的身上。

“族長,他的朋友不是還在我們這裏嗎?”

“小公子,等一下。”

愛情逃兵 族長一聽,立刻出聲喊道。

“怎麼,還想用我的朋友來威脅我嗎?我走南闖北,還從來沒有哪個敢用我的朋友威脅我,而且你們也沒有那個本事威脅到小爺。”

說完,蘇齊冷冷一笑,騎着火靈離開。

這時,有一名男子慌慌張張的跑到族長的身邊。

“族長,那個小女孩根本就沒有在房間裏。”

“什麼?”

“什麼?”

族長和至清都不可思議的出聲。

“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這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中。”

族長起身,冷冷的看着至清。

“原來,你向我推薦讓那個小公子去祭神獸,原來是抱着這樣的目的,大丈夫死有何懼,況且是爲了全族的人去死,這是很榮幸的事情,你居然怕死,我真是被豬油蒙了心了,怎麼會相信了你的鬼話。”

族長狠狠的一甩手就離開。

至清留在原地,一臉的菜色。

族人們對他指指點點的,他愣是擡不起頭來。

皓月國皇宮大門口,

庚桑瑤和雅芙依依不捨的送君臨天離開,而君臨天御駕親征的消息,也瘋狂的傳往四國。

庚桑瑤回到鳳儀宮以後,就讓水倍巫師招來了靈耳和金眼。

靈耳和金眼是一對夫妻,靈耳是丈夫,金眼是妻子,夫妻二人穿着奇異,夫妻兩人均是三十左右的年紀,除皮膚黝黑以外倒也是俊男美女。

“靈耳。”

“金眼,拜見族長。”

兩人恭恭敬敬的行禮。

庚桑瑤一身大紅色的鳳凰展翅鳳袍,非常的雍容華貴。

“靈耳,金眼,你們身帶巫族異能,這次本宮要派你們去殺一個孩子,這個孩子狡猾如狐狸,下手如虎豹,唯有你們夫妻二人方能螳臂擋車。”

“請族長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庚桑瑤一聽,抿脣一笑。

“好!要的就是你們這句話。”

庚桑瑤起身,往烏金走去,一團黑光閃過,蘇齊的身影快速的投入烏金裏,蘇齊正在火靈身上啃着羊腿。

庚桑瑤一看,脣角扯了扯,他到是過的瀟灑。

“他叫蘇齊,你們抓不住他,就殺了他,你們夫妻二人,一個是千里耳,一個是千里眼,憑你們二人的本事,勢必能完成任務的。”

“絕不辜負族長的厚愛。”

靈耳鏗鏘有力的說道。

“去吧!本宮等着你們的好消息。”

庚桑瑤欣然的看向他們,希望他們真的能殺了蘇齊。

夫妻二人快速的轉身離開。

水倍巫師有些擔憂的上前。

“瑤兒,你確定他們夫妻二人真的能殺了蘇齊嗎?”

“能不能要看他們的本事?不過以他們的速度,是能追上蘇齊的,不斷的給蘇齊製造一些麻煩,本宮的心裏也會舒服一些。” “以他們夫妻二人的速度,的確能跟得上蘇齊,但願這次能成功。”

水倍巫師也希望他們能成功,畢竟蘇齊和蘇紫陌都是瑤兒心裏的一塊心病,看着她整天爲了蘇紫陌的事情吃睡不安,她的心裏也不好受。

“不是但願,而是一定要成功。”

庚桑瑤的聲音如怒海狂嘯,聲音大得讓人感覺到恐怖。

“今晚的行動都已經準備好了嗎?”

“都已經準備好了,只要月影宮的人一動手,我們的人也會動手的。”

“嗯!今晚我會拖住沐雲軒,水倍姨你帶着另外十五人攻擊十二煞,只要纏住十二煞我們的人就能有機會進明月山莊裏,還有,今晚趁亂把這個荷包裏的東西放入明月山莊裏。”

庚桑瑤把手中的荷包遞給水倍巫師。

水倍巫師拿在手中,打開看了看。

一看,瞬間驚出一身冷汗。

“瑤兒,你真的修煉禁術了?”

水倍巫師一臉心痛的問道,一雙眼眸裏滿是悲傷。

庚桑瑤看着水倍巫師緊張又擔心的眼神,心裏有了一絲感動,可也只是瞬間的事情。

嬌豔如花的臉上,嗜滿了冷笑,犀利的看着水倍巫師。

“水倍姨,裏的擔心很讓瑤兒感動,可是作爲屬下,瑤兒還是希望水倍姨分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做越矩之事。”

“瑤兒,水倍姨只是擔心你,那畢竟是禁術,你現在還剛剛開始練,現在停下來還來得及,這種禁術太過霸道,瑤兒,一念成魔,一念成佛啊?”

水倍巫師語氣裏充滿了焦急與擔憂,她沒想到,瑤兒還是偷偷練禁術了。

“本宮不用任何人的擔心,本宮更希望你們能爲本宮分憂,怎麼才能殺了蘇齊,怎麼才能毀了明月山莊,怎麼才能讓蘇紫陌痛不欲生,其他的事情,你們少管。”

庚桑瑤勃然大怒的吼着,看着水倍巫師的眼眸出奇的冷。

“瑤兒………。”

“水倍巫師,下去準備今晚的行動吧!”

庚桑瑤咬牙切齒的打斷水倍巫師的話。

斗龍戰士:斗龍星魂 水倍巫師慢慢的轉身,看了看手中的東西,心裏狠狠的下了決心。

明月山莊裏,前廳。

沐雲軒難得心情好!和赫雲霆,夜輕寒,沐雲寒,蘇櫟等全部人坐在一起商量事情。

“京城裏的氣氛越來越壓抑了,君臨天今早已經出發了,君臨天是玄魂階巔峯的修爲,御駕親征的話,在加上百萬大軍,邵峯那邊肯定會吃虧的。”

夜輕寒心裏特別的擔心,俊顏上,神色凝重。

“御駕親征又如何?君臨天的所作所爲衆怒難犯,另世人萬目睚眥,他一定不會有有好下場的。”

赫雲霆怒發衝寇的沉聲吼道,心裏恨極了君臨天的所作所爲。

“夜叔叔,你就相信慕容叔叔吧!先看第一戰,如果慕容叔叔戰敗,到時候我們在去幫忙也不遲。”

蘇櫟語氣低緩的說着,眼下這裏他也走不開,這幾日,那些潛入京城裏的人至少有三千多,如果在有城中庚桑瑤的接應,只怕這次難免會有一場大戰。

“櫟兒說的對,到時候我們出手幫忙也不遲。” 沐雲軒沉聲開口說道,畢竟是陌兒的朋友,對於慕容邵峯的爲人,就是沒有這層關係,他也會助他一臂之力的。

“好吧!還有十天就要開戰了。”

夜輕寒也只能往好的地方想,希望邵峯真的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樣,能有應對之策。

“聖主,少主。”

這時,青楓走了進來。

“說吧!”

沐雲軒緩緩的出聲一身慵懶的姿態,是世間獨一無二。

“最近潛入城中的人大概有三千人左右,而且全部都在往雲城的方向移動。”

青楓快速的稟報道。

“是月影宮無疑,他們應該是準備攻打你們雲城了。”

聽完,沐雲軒冷峻的俊顏上,臉色沉入水,眼眸裏透着深不可測。

“雲寒。”

醫不小心:帝少的天價寵兒 “大哥,我在。”

沐雲寒一身紅衣,非常的惹眼,溫如其玉的俊顏上,郎豔獨絕。

“你立刻回雲城去,他們今晚就會攻打雲城。”

“是,大哥。”

“沐公子,我和你一起去吧!巫族的人陰險狡詐,他們全部都會異術,雅琪也會只有一些異術,可以幫助公子的。”

北冰雅琪一聽巫族的人要攻打雲城,心裏非常的憤怒,就是巫族的人讓她有家不能回的。

“北冰小姐,不用了,你就留在明月山莊裏要安全一點。”

沐雲寒委婉拒絕,對付巫族的人是不容易,可他也不會讓一個女人跟着他一起去冒險。

“沐公子請你不要拒絕雅琪,只要有巫族的人在的地方,都不會有安全的地方,而且巫族現在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我們要一起對抗他們纔是。”

“可是……。”

“沐公子,北冰小姐說得對,巫族是我們共同的敵人,就讓我們一起對抗巫族吧!”

念飛雲慷慨激昂的說道,巫族讓他們失去了家園,他早已經在心裏發過誓,此仇不報誓不爲人。

“天族少主說得對,我們皆是被巫族所害,纔會輪到今天這無家可歸的境地的。”

晴兒也是一臉憤怒,不管前面的路有多艱難,她都要和巫族的人奮戰到底。

“雲軒,既然大家都是一條心,那也就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了,不如這樣,就讓北冰小姐和雲寒去雲城吧!巫族的人善於用蠱術,你們也知道蠱術的厲害。”

夜輕寒也很贊同念飛雲說的話,眼下就是大家團結一致的對付巫族的人,勝算會更大一些。

“也好!既然大家都願意感慨仗義,對於我們來說,也是雪中送炭,不過大家務必小心,切勿魯莽行事,飛蛾撲火。”

沐雲軒警告道,畢竟這下都是幾族的核心人物,他們報仇心切他知道,可他們不能辜負齊兒救他們去情意。

“請聖主放心,我們可是要看着巫族親自滅亡的。”

念飛雲笑着說道,在沒有看到巫族的下場時,他絕對不會讓自己丟了性命的。

豪寵甜妻:總裁,請剋制 “那就好!天一黑,大家就各自分頭行動。”

“好……!”

大家一致同意沐雲軒的意見。

“聖主,少主。”

青蓮也急急忙忙的走了進來。

蘇櫟皺了皺眉頭,似乎是早已經猜到了結果一樣。 “青蓮姨!你說。”

青蓮點了點頭,“皇后聚集了十七異士,其中兩個被派去殺齊兒,剩下的今晚攻打明月山莊。”

“哼!那本少主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蘇櫟滿臉陰沉,敢打明月山莊主意的人,都沒有幾個會有好下場的。

“赫叔叔,天一黑,明月山莊裏的人除去雲城的人以外,任何人不得隨意外出,另外,啓動明月山莊外圍所有機關,既然他們想來,就讓他們把命留下在走。”

“好!櫟兒,我知道了。”

赫雲霆點了點頭。

“聖主,不好了?”

子默飛快的進來。

沐雲軒皺了皺眉頭。

“可是那三千屍蠱出了問題?”

沐雲軒冷冷地問。

子默驚訝的看着沐雲軒。

“聖主,你怎麼會知道的?”

難道聖主通仙不成?

“你不是一直在注意屍蠱的動向嗎?在看你這慌慌張張的樣子,在以你的性格,一看就知道是出什麼事情了?”

“聖主,我們也想不到,那三千巫族怎麼會突然不見了呢?”

子默一臉愧疚的低下頭,可別猴子撈月,空忙一場纔是。

“很簡單,屍蠱都被那三千潛入城裏的人用空間指環戒帶入城裏來了,巫族的人想要對付雲城,沒有十足的把握,她是不敢動的。”

沐雲軒滿臉陰沉,想動雲城和明月山莊,只怕會讓他們腸子都毀悔青了。

“真是羊憧籬笆,進退兩難啊?這巫族的看着就是猴子照顧鏡子,裏外不是人,真是千算萬算不如天算,那三千玄武階以上的屍蠱被巫族的人帶進城,那是蛇入曲洞,退路難啊?”

夜輕寒也想不到,盯得這麼緊,還是猴子撈月,空忙一場!

“也未必,也許是雞給黃鼠狼拜年,自投羅網也說不一定。”

沐雲軒別有深意的說道。

“怎麼?你有所準備?”

夜輕寒猛的看着沐雲軒,這丫的話又少,一雙眼眸深不可測,他心裏的想法,他着實是有些猜不到。

“這個你不用管,櫟兒,把霹靂彈給爹爹一些。”

“嗯!”蘇齊小心翼翼的從空間指環戒裏取出一箱霹靂彈遞給沐雲軒。

“爹爹要非常小心,這霹靂彈力道一重就會爆炸的。”

“嗯!爹爹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