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你練過?那就讓我看看你能不能幹的過機器,兄弟們,給我強拆!”

說着,他對着旁邊的機械喊道!

那機械距離徐妙錦家的祖宅,只有不到兩米的距離,一個挖掘機的鏟子,就要朝着牆壁上面砸下去,。

包工頭的臉上,漏出了陰險的笑容。

(本章完) 這位包工頭的想法,是相當的好的,一般人這麼短的時間內,還真的是沒有辦法跑到那個挖掘機的旁邊去,就算是跑過去了,也是沒有辦法阻止的。

但是我就不同了。

這個時間間隔的差距,至少有一秒鐘以上,就目前的這個距離和時間,已經足夠我跑好幾個來回了。

鬼步迷蹤開啓,我瞬間就到了那個挖掘機的前面,這種程度對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想要擋住挖掘機的大鏟子,當然是不可能的,不過我有更好的辦法,直接抓着挖掘機的鏈條,我一下子把它給掀翻了過來。

我這邊只是掀翻了一個挖掘機,在他們那邊看來,可是就不一樣了。

就在鏟子快要到牆上的一瞬間,整個又退了回去。

這一刻,所有人都驚呆了,當然不包括旁邊幾個開剷車的。

我還有的忙啊,鬼步迷蹤再次開啓,嘩嘩的朝着旁邊的兩個剷車閃過去,一腳一個,直接把他們給踹了回去。

這傢伙,鐵的果然是鐵的,這麼踹了兩下,還給我弄的有點腳疼,不過這也就是我了,身體強度非同一般,要是一般人這麼玩的話,我估計早就廢了。

“你…..你!!!”

那包工頭看到這一幕,簡直嚇尿了。

“你是人麼?”

“我怎麼就不是人了?”

說完,我又一個鬼步迷蹤閃到了他的面前。

“有胳膊,有手有腿的,我不是人是什麼?”

“鬼啊!!!鬼啊!!!大白天的撞鬼啦!”

這傢伙看着我,撒腿就跑,工地上的其他人也是一樣,那幾個開剷車的,開着車扭頭就跑,之前被我掀翻了的那個挖掘機的主人,也從機器裏面跑了出來,開始跑路了。

致命遊戲之天價寶寶 我發現這個時候,他們的速度一個二個的,都能比得上劉翔,百米衝刺估計都能過十秒,這是生命的潛能爆發啊!

我無語的搖了搖頭,再回去的時候,我發現徐妙錦看着我的臉色也開始變得有些怪了。

“你…你….”

“放心吧,我是人,不是鬼,我要是是鬼的話,他們還能活着離開麼?早就把他們吃了,我之前是用道術來着,不是給你表演過的麼?”

我對着徐妙錦解釋道,說着,我還控起了旁邊的一塊石頭,左右飛了兩下。

沒辦法,只好忽悠她了,真的告訴她,那是我的實力,估計她也得嚇暈過去。

“謝謝你,真的謝謝你,不然等我回來的時候,我家的祖宅肯定被拆了,我死了以後都不知道要怎麼跟祖宗交代了!”

我說,你要是死

了之後把這件事情跟你祖宗一說,那才真的是大發了好麼? 部長夫人,請息怒 這些傢伙死定了。

“行了,我們難道還一直站在這裏不成?作爲地主,你難道不請我們進去坐坐?”

“當然啊,快請進,你看,都是我糊塗了,急的都糊塗了!”

說着,徐妙錦請我們朝着她家裏進去了。

徐妙錦家的祖宅還挺大的,頗有一張四合院的風格,一進門,就是一個大大的玄關,這個風水設計的極其巧妙,特別是這個玄關,更是暗藏玄機,外面的煞氣會被擋住,而裏面的生氣又不會流出去,簡直就是神來之筆啊。

我仔細看了看,徐妙錦家裏的風水可謂是非常的好,地下也如同我所料,真的藏有龍脈,但問題來了,如果真是這個情況,他們家裏應該是多子多福,兒孫滿堂的啊,但是爲什麼到現在,只剩下徐妙錦一個人了,而且從面相上也可以看出來,要不是因爲這龍脈支撐着,徐妙錦也得夭折了。

“怎麼了?林大師,我家裏有什麼不好的地方麼?”

這我剛剛露了兩手,徐妙錦也開始稱呼我爲林大事了。

“叫我林星就行!”

我對着她說道。

“你家裏的風水,是極好的,我基本上都發現不了什麼可以改動的地方,但是有一個問題。”

“什麼?”

徐妙錦有些奇怪的對着我問道。

“要真是這樣,你們家絕對不應該是現在這個樣子!”

“那?”

“現在也說不好,能在你們家四處看看麼?”

我對着徐妙錦問道。

“當然可以!”

徐妙錦熱情的對着我回答道。

顯然,就連沈夢瑤也看出他們家裏有點問題了,總是感覺他們家裏不知不覺之間圍繞着一股詭異的氣息。

我走遍了整個房間,再朝着上面看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房子的上面圍繞着一股死氣。

龍脈之下,應該是趨吉辟邪的,怎麼可能頭上有死氣呢?

房子沒問題,那麼唯一有可能出問題的,那就是祖墳!想到這裏,我瞬間就激動了起來,我可是答應過倫鬼尊,要給他亡故的妻子上香的。

“妙錦姑娘,我可以請問一下麼?您家的祖墳,最近是不是修繕過?”

“沒有啊!”

徐妙錦對着我說道。

“你仔細想想,真的是沒動過?”

“絕對沒有,誒,不過你這麼一說,我以前倒是想起來了,之前我碰到過兩三次道士,都說要我修一下家裏的祖墳,說是積陰德什麼的,還說免費幫我看地,我都沒同意來着,後來

我們這邊村委會也弄了一個免費幫忙修繕老墳,孤墳的活動,我也沒參加!”

徐妙錦的話,立刻就引起了我的注意,不錯,是沒有人動他們家的墳,但是這很明顯的表明,曾經有人對她們家的墳動過心思。

“祖上曾交代過,如果要是我找到了徐家後人,一定要到徐家老祖宗的墳頭上柱香!所以說,你看方不方便,我們去….”

“行!”

徐妙錦還是挺痛快的,一下子就答應了。

“不過家裏的祖墳在山上,山路怕是不好走啊,你們都是城裏人,能行麼?”

我和沈夢瑤對視一眼,笑了笑。

徐妙錦這才一拍腦袋。

“看我這記性,都忘記你們是高人了!”

徐妙錦不愧是山中之人,山間行進速度很快,我們當然也是輕鬆的跟上。

大概走了十幾分鍾之後的,徐妙錦對着前面說道。

“那就是我們家祖墳了,一代老祖和祖奶奶,都是埋在這裏的呢!”

聽到這話,我感覺有些怪異,一代老祖,那不是倫鬼尊麼?我前兩天才見過他,怎麼現在就要到這裏來給他燒香來了?

我突然覺得有點惡趣味,這倫鬼尊現在會不會在陰間偷着樂呢!

香這種東西,我不會隨身帶,沈夢瑤的身上卻是有的,就在我們剛準備走過去上香的時候,眼前的一幕卻是讓我們大吃一驚!

整個墳旁邊亂七八糟的就不說了,墳頭的土好像都被人家翻動過,而且上面還長了不少的雜草!

“這是怎麼回事?”

徐妙錦看到這一幕,尖叫了起來。

“我上個星期,纔來照看過家裏的祖墳的啊!”

看到這個情況,我的聲音冷了下來。

“很明顯,你們家的祖墳有人動過了!”

“這墳頭上長這麼多草,這可怎麼辦啊?”

徐妙錦都快要急死了。

“最麻煩的,不是墳頭上面長了草,而是你們家祖墳的風水,被人篡改過,而且,根本就不是這一年兩年的事情了!”

“什麼?”

徐妙錦有些吃驚的看着我。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以前這地方的數目,應當不是這麼張的,現在周邊這些樹木,正好構成一個七殺鎮魂局,壓住了你家的祖墳,你家祖宗修墳的時候,肯定不會幹這樣二比的事情。”

“那?”

“這以前,應該是一個五福庇陰局,只是後來被人篡改了!”

“那我該怎麼辦啊?”

徐妙錦像一個弱小的孩子,徹底無力了。

(本章完) “彆着急,不是有你林大哥在這麼?”

我對着她說道。

“你站開一點,我先把你把墳頭上面的草給弄掉!”

“好!”

徐妙錦聽了我的話以後,朝着一邊閃了開來。

沈夢瑤也有些好奇的看着我,似乎是在想我到底要怎麼對付墳頭的這些草。

確實,墳頭的草是比較難對付的,你拔掉也不是,不拔也不是,拔了這些草,無異於是在人家的墳頭上動土了,但是不拔吧,墳頭上長着草也不好。

根據我仔細的觀察,這次墳頭上長草,根本就不是什麼自然時間,絕對是人爲的,甚至這些草的品種都差不多,很有可能是有人丟的草種子,在她們家的墳頭上。

這種惡毒的事情,也有人做的出來,我也是醉了。

要是以前,看到這個我還就真的束手無策了,但是現在,這對我來說真的都不是什麼厲害的東西。

鬼王祕術,輪轉!

我直接對着這個墳使用了鬼王祕術。

對人使用,或許會比較的困難,但是對東西使用的話,會簡單很多。

我的鬼氣飛快的輸出,時間開始倒轉。

很快時間就被我給倒轉到了一天前,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偷偷的朝着墳頭走過來,然後動了墳頭上的土,還丟下了種子。

“定!”

我一聲大吼,把時間定格在了他丟下種子之前的瞬間。

鬼王祕術釋放的過程中,除了我其他人是感覺不到時間的流動的,他們只能看到結果,下一個瞬間,大家就看到墳頭上的一切,都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

“林大哥,你好厲害,你是怎麼做到的!”

“小意思啦!”

我揮了揮手,表面上看起來一點問題都沒有,其實要不是我及時用真元接上能量的供應,我整個人只怕就要趴在地上。

把時間倒退,倒沒有消耗我多少能量,但是定格的那一瞬間,我身體裏面幾乎是所有的鬼氣都被抽走了。

“我把時間倒退到你們家墳頭出事之前了,我也曾經親眼看到,有人在你們家墳頭撒草種,還動土來着,我把這人的樣子畫出來,你看你認不認識!”

說着,我直接用真元開始虛空作畫。

“這個人,我知道,使我們村的趙武,一個小混混,無業遊民,整天東逛西逛的,都不幹正事的,這種人。”

說道這裏,徐妙錦也奇怪了。

“可是我們也沒得罪他啊,他動我們家的墳幹什麼呢?”

“好了,現在當務之急不是趙武的事情,我們先把這邊

的事情搞定吧!”

我對着徐妙錦說道。

影帝的犬系女友 墳頭上的事情解決了,其他的事情就都好辦了。

不就是改個風水的問題,雖然說規定是不能砍樹,但是這深山老林裏面的,少了幾棵樹誰知道呢?

我直接弄掉了幾棵樹,把他們家祖墳的風水給改成了大吉的風水。

這可能不能在一瞬間改變他們家的運道,但是潛移默化之下,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徐妙錦家裏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走吧,現在該去找找那個趙武的麻煩了。”

我對着徐妙錦說道。

“我們怎麼找趙武的麻煩?這個人,整天遊手好閒的,我都不知道他在哪裏!

我衝着徐妙錦笑了笑。

“這個你大可以放心,找個人而已,很基礎的事情!”

“師妹,你來吧!檢測你修爲的時候到了!”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行!”

她手指一掐,朝着天上打出了幾個八卦陣符。

“西北大吉!回村以後,我們朝西北方向走!”

我們一邊走,一邊對着徐妙錦問道。

“西北方向,有什麼有意思的,或者是趙武經常去的地方麼?”

“要說村的西北方向,那就只有宋寡婦家裏了,我經常聽村裏的人說,趙武和宋寡婦有一腿,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徐妙錦有些氣憤的說道。

等我們到宋寡婦家門口的時候,我開啓鬼眼朝着裏面看過去。

趙武果真在這裏,而且屋內的情形,瞬間讓我覺得很有意思,這趙武和宋寡婦兩個人一起裹在牀上,這趙武一手抓着宋寡婦的關鍵部位,另外一手正在數錢呢。

“死鬼,哪來的這麼多錢?”

趙武嘿嘿一笑。

“當然是我掙的!”

“交出來,老孃幫你存着!”

“讓你存着,那不是骨頭渣子都沒了?”

“好啊,你個趙武,現在翅膀硬了是不是?”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