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依然是那個至尊間,看來龍凝香也挺聰明的,竟然知道自己還會回來。

這次那個侍者並沒有來阻攔蒼炎,也不知道是奉了公主大人的命令,還是被我們的傾天王大人嚇怕了,反正是連個影都沒有。

由於事關國家機密,房門緊閉,並且由女守護在外把門。蒼炎與龍凝香在桌子兩邊對坐。

“大公主,您老還真是大忙人啊,那小子都已經走了,可以告訴我了吧?”蒼炎眯縫這眼睛瞄着龍凝香,只待一言不合,就大罵出聲,實在是心中的怒火又被勾了起來,再怎麼說曉曉也是你龍凝香的妹妹呀,前幾天裝的挺好,說什麼怕曉曉再受傷害,決定不讓本王再做她的守護者,現在呢,竟然爲了皇家的利益,如此出賣一個少女未來的幸福。

“蒼炎,這些事情實在不是你該管的。”龍凝香淡淡的道。

“什麼?”蒼炎故作沒聽清的掏了掏耳朵,何着你這大公主壓根就沒把本王當回事,剛剛接待秋清飛時,說的可倒好,事後一定會如實相告,現在你已經與秋清飛密謀完了,自認爲本王搗亂不了了,就開始裝蒜。

“你是想說,你無可奉告?”

“不錯。”肯定的點了點頭,彷彿是沒有注意到蒼炎那逐漸變危險的氣息一般,龍凝香依然淡然的道:“國家機密,怎是你能涉及。”

“放屁!”

伴隨着這一句大罵,蒼炎順手一個結界放出,籠罩了整個房間,令得外面的女守護無法察覺屋內的狀況,然後“哐”的一腳將面前的桌子踢翻。

“蒼炎……你!你要幹什麼?”龍凝香終於是慌了,自己好歹也是一國公主,這人卻全無顧忌,三番五次的不敬自己,這一次更甚。

“幹什麼?”獰笑一聲,蒼炎來到龍凝香身邊,伸手一把扣住她滑潤的下巴,“公主大人,你好不知羞啊!”

“混蛋!”

急忙想要掰開蒼炎的魔爪,但憑龍凝香那區區靈力五階又怎可能做到,只見她小臉漲的通紅,大聲罵道:“本公主哪裏不知羞了,明明是你大逆不道!”

大逆不道?蒼炎聞言冷冷一笑,他還是頭一回聽到別人用如此的詞語形容他,誰又有資格令得天界之主“大逆不道”?

“你出爾反爾,難道還不羞恥嗎?”

蒼炎手中一用力,將凝香公主提到眼前,不顧她的痛苦,逼着她對視自己的雙眼。他可是最痛恨被人當成猴耍,這女人承諾他,會給他一個交待,這他媽才屁大點功夫呀,就不認賬了!

“蒼炎,你……你別以爲本公主懼怕於你,你那些邪門歪道的功法,本公主不怕!”龍凝香掙扎着叫喊道。

呵!死鴨子嘴硬啊!既然不怕你還哆嗦什麼?

蒼炎自然知道她的意思,看來自己魔王之威被她當成了邪術。

只聽她接着喊道:“再不放開,本公主就要叫人了!”

“你叫吧,就算叫破了喉嚨也沒用!”蒼炎一臉玩味的笑道。

龍凝香不明白他的意思,也自是不會服氣,扯着嗓子嬌喝道:“阿朱,速速進來護駕!”

叫了一聲沒有動靜,我們的公主大人急了,又是幾嗓子喊出。

“阿朱!阿朱……”

“你那個小護衛聽不到的!”


蒼炎出言將她打斷,笑話,這結界可是專門的隔音之界,那個“阿朱”在結界之外,又怎可能聽到求救。

心知中招了,龍凝香也不再費力,一雙噴火美眸瞪着蒼炎,“你到底想怎麼樣?”

“怎麼樣?”蒼炎聞言又是冷冷的一笑,看來這女人還是不老實啊!

只見他單手束縛她的兩臂,然後另一隻手繼續扣住她的下巴,拉近自己。

一男一女兩張臉都快貼在一起了,聽着龍凝香緊張的呼吸,聞着她小嘴中的芳香,蒼炎倒也沒有在這種時候心猿意馬。

“你別以爲我不知道!”

聞言,龍凝香一愣,眼神不屑的瞅着他,嘲諷的道:“哼,本公主還真不知你一個毛頭小子能知道什麼。”

說着,就想將腦袋一扭,不去看他,誰料,蒼炎的魔爪就猶如鐵鑄的一般,令她動彈不得。


“你們皇室與秋國聯姻,不就是想要藉助他們的力量除掉巫賢嘛!”

蒼炎此言一出,龍凝香的眼睛瞬間大睜,不可思議的看着他。

只聽她聲音顫抖的問道:“你……你是如何知道的?”

蒼炎並沒有回答,而是繼續道:“但你們千不該萬不該將曉曉的幸福拿去當籌碼!”

“我沒有……”想要狡辯,卻是又對上蒼炎那威懾的眼睛,龍凝香嚇得急忙將要解釋的話嚥到肚子裏。

“沒有?”蒼炎的眼神更加的危險了,嘴角掀起一絲嘲弄,“難道你那傻X皇兄爲了這所謂的國家還能鬧着玩不成?”

聞言,龍凝香的眼中的怒火升騰而起,朝着蒼炎大罵道:“大膽!竟敢說……,你……你纔是傻X呢,你全家都是傻X!”

死丫頭!還敢囂張!看來本王是沒將你收拾老實啊!

蒼炎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限制能力時隔幾個月再次用出。

察覺到身體虛脫了一般,龍凝香心中一凜,嘴上依然不管不顧的嬌喝道:“蒼炎,你好大的膽子,又是對本公主施了什麼邪術?”

完全沒有理會,蒼炎拉着她坐到軟椅上,然後將她翻過身,一巴掌打了下去……

“啪!”

屁股一陣火燒般的疼痛,頓時讓龍凝香明白了蒼炎在幹什麼,就如同懵了一般,直到蒼炎第二巴掌落下,她才反應過來,大聲的尖叫起來。

“啊——”

“蒼炎,你在幹什麼,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誰?你竟然,你竟然膽敢這樣羞辱於我,你……你不得好死!!!”

此刻的龍凝香嬌聲喊着,語氣中有着不可置信,更是帶上了哭音,想她堂堂大齊國凝香公主,清白之身,又何時如此的被一個男人佔便宜。當然了,在她的認知中,現在的疼痛倒是其次,重要的是千金之體遭到“玷污”。

沒錯,蒼炎現在的所作所爲正如同幾個月前對龍曉曉施爲,現在可倒好,一對姐妹花的屁股都被他打過了,不知道龍家這兩對姐妹知道後會作何感想,就連蒼炎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是氣昏頭的原因,才動用了老招數,還是自己天生就愛占人姑娘家的便宜。

“啪!啪!啪……”


就彷彿不會停歇一般,手掌與屁股的相撞聲不絕於耳,任憑我們公主大人羞憤的罵聲接連不斷,魔王大人就是鐵了心般,非要給她一個刻骨銘心的教訓,讓這不聽話的丫頭知道知道戲耍一界之主的後果! 慢慢的,蒼炎察覺出不對,上次打曉曉的時候,那小丫頭哭的叫一個壯觀呀,又是打雷又是下雨的,怎麼換成了大公主反倒是隻是剛開始有幾個雨點,到現在卻連雷聲都沒起。

自覺的沒趣,又是“啪啪”兩下,蒼炎收手,順便的限制也解除了。

再看龍凝香,很平靜的從蒼炎腿上下來,坐向了對面的軟椅上,可是剛一落屁股,小口中“嘶”了一聲,急忙站起身。

見狀,蒼炎真想爆笑出聲,臭丫頭,讓你裝淡定!

“哼!”冷冷一哼,龍凝香望向蒼炎的目光卻是有了絲絲恨意。

察覺到龍凝香的不善,蒼炎朝她一瞪眼,“怎麼? 華娛之瘋狂年代 ?”

玩味的聲音令得我們的公主大人打了一個激靈,但繼而就是一臉的無畏,回瞪着蒼炎。

“呵呵,看來沒將你的小屁股打舒服呀!”

說着,蒼炎就一臉凶神惡煞的走向龍凝香。

可是還沒等他靠近,龍凝香卻是邁前一步,嘴中似是倔強的哽咽道:“好啊,給你打呀,讓你佔夠便宜得了!”

蒼炎停下了腳步,這一回他還真是不好意思再下手了,要不然怎麼看自己都像是流氓。

再看龍凝香,見蒼炎呆呆的站在原地沒有再過來,她先是冷笑一聲,繼而也不知是委屈還是怎的,眼角兩條銀線滑落。

在以前看到曉曉流淚時,蒼炎只感到解氣,這回她姐姐一落淚,不知怎的,蒼炎竟有點心慌,活像自己十惡不赦一樣。

還沒等他有所表示,龍凝香蹲在了地上,將頭埋起,只留一頭秀髮散亂的披散着。

“嗚嗚……,你個死色狼,我恨死你了……”

聽着那愈來愈烈的哭泣叫罵聲,蒼炎更是不敢輕舉妄動了,這尼瑪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一會兒風平浪靜一會兒雷雨交加的。

此刻的龍凝香只感到悲憤異常,自己的屁股被面前的混蛋一而再再而三以另類的方式“摸”着,這叫她想拿出威嚴都拿不出來,剛剛的淡定也只不過是她從小到大鍛煉出的良好素質,現在卻是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再裝了。


“嗚嗚……,本公主……本公主長這麼大還沒見過你這般登徒浪子,你……你該死……嗚嗚……”

不住的哽咽聲音聽的蒼炎心煩意亂,活像個犯了錯的孩子,只見他再也呆不住了,急忙來到她身邊蹲下身子。

撓了撓頭,蒼炎卻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本就是傾天魔王的他又怎麼會哄女孩子,要說是彩倪,那也是八荒五界的神女,又何時撒嬌哭泣過。

“我說……你雖然以前沒見過,這回也算是遇到了,咱也就當長見識了,別哭了好不,這麼大的人了,多害臊啊。”蒼炎無奈的結結巴巴的規勸道。

哪料這不勸還好,一勸之下,我們的公主大人簡直是要哭的天崩地裂。

只見她擡起滿是淚花的小臉怒瞪着蒼炎,兩隻玉手不斷推攘着,“你滾……你滾呀!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了,你快滾!”

我們的公主大人是被他氣個半死,你說你不會哄人就彆嘴欠得了,還什麼就當長見識了!誰尼瑪願長這種見識啊?

見狀,我們的魔王大人是徹底沒招了,只好聳了聳肩,悻悻的退出房間。

門外,看到蒼炎低頭喪氣的走出來,守衛阿朱不禁奇怪,也是,由於結界的關係,她直到現在都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

……

走在中央大街上,蒼炎狠狠的吸了幾口氣,然後再慢慢的吐出,這也幾乎成了他每次出來麗天酒樓的習慣。

晃了晃腦袋,不想再鬧心,龍凝香都已經哭成那樣了,讓蒼炎意識到這一次做的卻是有些過火了,甚至是適得其反,不但沒有問明龍曉曉到底是因爲什麼原因被當成了籌碼,更是碰了一鼻子灰。

漫無目的的走着,蒼炎開始整理關於這次聯姻的一切相關……

伸手“啪”的一拍腦袋,蒼炎恍然大悟,嘴中嘀咕道:“先不說曉曉乃是傾天神教的聖女,就單是龍凝香對她的姐妹之情,也是不可能看着妹妹失去幸福而這麼的無所謂呀!”

“一定事有蹊蹺,曉曉也很可能只是一個幌子!”

想明這一點,蒼炎潛意識裏對於龍凝香的不滿也消除了很多,而要說心有不滿,也是從龍凝香果斷地要求他離開曉曉時開始的,只不過他心裏不願承認罷了。

已經是晌午時分,蒼炎也不打算瞎逛了,未解決謎團,他晚間還會有活動的。

加快了腳步,走向南宮玉清所在的那家客棧,他卻是沒有忘記自己的寶貝還在那呢。

來到那家名爲“欣怡”的客棧,駕輕就熟的找到大小姐南宮玉清的房間,一進門正看到南宮大小姐與身世可憐的於婉兒圍着那些天材地寶打轉,臉上盡是興奮之色,也是,任誰見到如此多的寶物都會愛不釋手的,女人雖然愛珠寶,但對於一些天地間的靈物卻也是有着不差於男人的好奇心。

一看到蒼炎,於婉兒的臉上立馬露出了笑容,這小丫頭因爲已故家人的原因卻是很少開懷的,也只有蒼炎這名副其實的大恩人能讓她如此。

撫了撫婉兒的小腦袋,蒼炎來到南宮玉清的身邊。

還沒等他開口,南宮大小姐就搶先道:“蒼炎,剛纔沒有來得及問你,這些東西你都是從哪搞到的?”

看着南宮玉清大眼睛中的興奮,蒼炎險些就脫口而出從巫賢老狐狸那敲來的,但是一想到現在還不適合告訴她全部事情,也就忍住沒有說,而是謊稱道“朋友送的”。

“朋友?”南宮玉清大眼睛中立馬裝滿了疑惑,嘴中狐疑的道:“你在這裏還能有什麼神通廣大的朋友嗎?”

之所以如此說,實在是這些個東西隨便拿出一樣都會令江湖掀起一場奪寶紛爭,她還真不相信有什麼人能夠如此慷慨的給予蒼炎這麼多好處。

面對南宮玉清的懷疑,蒼炎腦筋一轉想到了好說辭,只聽他打着哈哈解釋道:“你忘了嗎,我保護曉曉公主有功,所以就向凝香公主索取了這些寶物。”


蒼炎如此一說,南宮玉清倒是想起來了,不錯,當日麗天酒樓裏,凝香公主可是當着她們兩姐妹的面,將龍曉曉囑託給他,並且許以皇室的一個承諾。她也就沒另作他想,只以爲蒼炎是將“承諾”兌換成了天材地寶。她自是不知,龍凝香早已將蒼炎這個不負責任的守護者“開除”了,還哪來的什麼好處,而這一切,我們的公主大人卻並沒有告知於她。

要是讓龍凝香知道了蒼炎此刻還在拿她做擋箭牌,恐怕非氣的七竅生煙不可,已經被蒼炎得罪的夠嗆,又如何能爲他兜事。

“呃……,大小姐,這些東西就先留在這裏,爲你和婉兒補補身子,我需要的時候來取一點就好。”

蒼炎已經決定,如此多的寶物決不能運回學院,更加不能張揚,留在南宮玉清這裏纔是最好的,至於給她們補身子,也是用不了多少,南宮玉清也是會曉得這種諸如千年血蔘一類的東西,靈力低微者也是承受不了太多,否則很可能由於源氣太盛而暴斃。

由於這些東西都是用精緻盒子裝載的,蒼炎也不用擔心被人發現,告別了南宮玉清與於婉兒後,就大大方方的拿着幾大盒子回了傾天學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