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做夢一樣……”

這個時候,也無所謂髒不髒了。

待到衆人都捏過了一遍,就連一向最沉穩的陸鋒都笑的一臉滿足,周霜霜纔將饅頭拿回來,在大家不捨的眼神裏,狠下心來一掰兩半,接着仔細又小心的一份份掰好,這才一一分給衆人。

兩個饅頭,一共分成十二份,小隊六個人,一人兩份,算是平均了。

至於周霜霜……

“霜霜,你不吃嗎?”

周霜霜笑的神祕:“不用了,你們吃吧。我之前吃過了。”

她說的話大家不是特別信任,不過又一想:那個人既然能弄到這麼好的饅頭,周霜霜肯定餓不着,她說吃過了,肯定就是吃過了……

窗外黑夜沉沉,斷壁殘垣中,隱約有火光傳來。

夜色如同怪獸,吞噬着男男女女的哭和笑,苟延殘喘和哀哀呻吟。那一張張麻木的臉,將所有莫測的人心都一一隔絕。

而這由基地分配的小小房間,躍動的篝火旁,大家珍惜的捧着手裏那兩塊小小的白饅頭,俱都眼含淚光,沉默了下來。 “這饅頭真甜呀!”

葉博將小心的將分給他的那兩塊饅頭掰開,捻下一點放到嘴裏,沒捨得用牙齒咀嚼,只用舌尖抵着,慢慢品味。

此刻,他深情陶醉,彷彿嘴裏的並不是什麼部隊食堂裏出來的普通饅頭,而是金饌玉饈。

周霜霜看着他誇張的表情,好笑之餘,也微微有些心酸。

不獨是葉博,一旁的李天昊也贊同的點點頭:“對,這饅頭做的真好,入口即化,跟雲朵一樣。”

他說罷,又感嘆道:“感覺上次吃饅頭,都彷彿上輩子的事兒了。”

其實從末世來臨到現在,也不過才一年而已。

周霜霜看了看他們手裏的饅頭,白倒是挺白,但面用的紮實,並不是純粹鬆鬆軟軟的那種,說入口即化,有些誇張了。至於味道……部隊食堂的白案功夫,叫家裏開飯店的周雙雙來評價,也只能算是不錯。

都市古仙醫 可他們都這麼開心,周霜霜琢磨着:下一次,說什麼也要多帶兩個。

軍訓期間的全封閉管理,可真難啊!

橘色的火光中,每個人都細細的品嚐這萬分珍貴的饅頭,而剩下分到手的那一塊,他們全都不約而同的細細包好,重新塞到了衣服內兜裏。

哎?

周霜霜一下子急了。

這裏饅頭甚至比人命更珍貴,可對於她來說,根本不費什麼功夫。五毛錢一個的價位,很多人掉地上都懶得撿。

她看着隊長,試探的勸道:“你們怎麼都不吃呀?這個放到明天,不就不新鮮了嗎?”

饅頭幹了的口感,和現在溼潤柔軟的口感,那肯定又是不同的。

陸鋒笑了笑,沒說話。周霜霜環視衆人,卻見他們默契地對視一眼,也同樣沒出聲。

倒是葉博天生粗線條,此刻全沒get到隊友的默契,大大咧咧的說道:“基地糧食已經沒了,估計明天所有人都會知道了,以後填飽肚子就難了。這饅頭留着,讓我在最後關頭清醒一下,別犯錯誤吧。”

犯錯?犯什麼錯誤?

他語意含糊,周霜霜聯繫之前衆人所說的話,卻立刻明白了。

——這瘋狂的世界,生存是頭等大事。而與之相悖的,便是飢餓。人在餓極了的情況下,誰也不敢保證明天會不會突破道德的底線。他們留着饅頭,一方面是不捨得吃,另一方面,也是想時刻提醒自己:

還有的吃,不要走上那條不歸路。

氣氛陡然壓抑起來。

葉鶯撫了撫衣兜裏的那小塊饅頭,恨恨的瞪了眼葉博,下死手在他手臂內側狠掐了一把,接着看向周霜霜。

“對了,你從哪裏拿來的饅頭?我都沒發覺呢。”

咦?

這下子,衆人紛紛看向她倆。

陸鋒皺緊眉頭:“葉鶯,我不是囑咐你跟着她嗎?現在這世道,她這樣的女孩出去,根本沒有機會回來。”

同樣大大咧咧的葉鶯撓了撓頭,鬱悶道:“我是跟着的呀,東邊兒不是有一個廢石堆嗎?那裏是風口,所以晚上沒人。我就跟着霜霜圍着那裏轉了一圈……她真正不在我視線的時候,也就拐彎的那一瞬間吧。”

她看向周霜霜,狐疑的打量着她白嫩的手:“你動作……沒那麼敏捷吧?”

不過吃人嘴短,這一會兒,她的語氣已經很好了。

畢竟,能在這個時候願意把糧食分出來的,跟把命交出來也沒什麼分別了,他們自然也不吝於退出彼此的信任。說白了,他們這幾條光棍,可沒什麼值得人家圖謀的。難不成在這末世,還有什麼家當不成?

周霜霜無辜的眨眨眼:“他留的有記號呀,我一看就明白了,去了就直接拿出來了。”

“從石縫裏掏東西,很快的。”

是嗎?

葉鶯半信半疑,而周霜霜卻已經甜甜的笑開了。

“葉鶯姐姐,謝謝你陪着我。這外頭好可怕的,以前他都沒讓我見識到這些。要不是你們,我現在估計早就沒命了。”

她意在轉移話題,但說的也是實話。倘若不是陸鋒他們,自己被別的人發現了……這個世道會發生什麼,周霜霜自己都不敢想。

唉!

說起這個,葉鶯也嘆口氣:“真不知道他這樣是愛你,還是害你?”

…………………………………………

“嗚——”

起牀的號子響起。

周霜霜幾個條件反射的從牀上爬起來,迅速的開始收拾牀鋪穿衣服。

有了之前那三四天的訓練,如今也算是漸漸習慣了,雖說被子仍疊不成那闆闆正正的豆腐塊兒,可如今看來,已經相當規整了。

基地裏的宿舍房間偏小,因此一個宿舍只容納了四名學生,此刻女生們簡單洗漱完畢,立刻齊齊奔跑在走廊上。向來講究的周霜霜,奔跑之餘,還不忘掏出兜裏的防曬霜,來回往自己臉上塗。

唉!大夏天的,早上時間這麼緊,護膚是沒有那個時間了,只能塗點防曬,聊勝於無!

看她這麼見縫插針,旁邊原本立志糙漢子的魯麗一邊小跑着,一邊忍不住說道:“霜霜,給我擠一點!”

同樣是軍訓,人家白嫩嫩的,自個兒卻曬的黑黢黢的……那怎麼能行呢?

魯麗雖然立志當女漢子,可也沒想着不娶老公的呀。

不把臉捯飭的好一點,怎麼能吸引人來發現她的內在美呢?

她這麼一開頭,原本不好意思的陳雪薇和周婷婷也都把趕緊把手掌心攤開,緊跟在她身邊:“霜霜,我也要,給我擠一點。”

防曬霜而已,周霜霜自然不會捨不得,剛給陳雪薇擠好,身後突然一股大力傳來,她猛的身子歪了一下,險些栽倒。還好被魯麗扶住。

她向前看去,只見到一條長長的,躍動着的馬尾。

還有一聲不屑的冷嘲。

“真矯情。”

什麼?

莫名其妙的被人這麼針對,向來沒受過委屈的周霜霜當時就怒了!

可惜走廊裏人潮洶涌,待她站好,很快連對方的影子都見不着了。她不甘心的哼了一聲,這才小跑的跟上大部隊的腳步,順手把自己身上臉上的防曬霜都給抹勻。

心中還暗暗詛咒道:抹防曬霜就說我矯情!我就看你怎麼曬得黑黢黢的!

罵完,她又嘆口氣。

唉,到底是誰呢?她都沒看清仇人的臉。

超遺憾的。 昨天一整天的連綿大雨,澆的那叫一個爽。然而今天雨停了,溫度不降反升。明晃晃的大太陽掛在天上,稍微瞥一眼,就覺要瞎了。

周霜霜1米63的個頭,遠比不上魯麗的1米72,只能算是中等,排在了隊伍中間。

她眼神死死盯着前方,雙手中指緊貼褲縫線。雙腳腳跟並立,腳尖前開,標標準準的小白楊站姿。

此刻紫外線強烈,她臉上汗水糊了一層又一層,臉頰曬得酡紅,就別提什麼形象了。放眼望去,整片空曠的訓練場,都是綠色的,被太陽曬蔫吧的小白楊。

不過,今天,她卻比以往能忍了許多。

畢竟,還有那麼多人只爲一口飯便拼死拼活,自己在這裏有吃有喝,就是軍訓艱苦一點,也未嘗不能忍受。

別的人都能忍,她也可以!

“報告教官!”

她正努力忍受着這烈日灼烤,卻聽前方有聲音傳來。

大家都站成一條線,她什麼也看不清,只看到最前頭一截長長的馬尾。

“咦?”

周霜霜一下子來了精神。

“報告教官,我今天肚子疼,請求休息。”

“這位同學!”

教官擡高了聲音:“請出列!”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軍訓第二天,你就以這個理由請過假了。”

“請了足足一天,不夠嗎?”

他打量着眼前的女生。

長髮女生也揚着嗓子喊:

“報告教官!不夠,我肚子還是疼!”

“三天了,還疼?”

教官是個身姿挺拔的年輕人,約莫三十許,平日裏跟學生們倒是沒啥代溝,很能聊得來。他皮膚微黑,一雙眼睛不大不小,可卻很是明亮。此刻目光灼灼的盯着長髮女生,讓她不由慌亂的眨了幾下眼睛。

“我體質特殊。”

周霜霜聽着長髮女生的回答,不由撇撇嘴:切!

這聲音一聽就是早上那個女生,她都有功夫撞人外加說三道四了,還能肚子疼?

反正她不信。

不巧的是,教官也不信。

他脣角微微勾起一個笑意,讓那黝黑剛毅的臉上莫名顯出幾分魅力來,然而下一句,卻毫不客氣的駁回了長髮女生的要求。

“各人體質不同,我理解。也可以允許你們在合理的範圍內,請假休息。但是,那些謊話就不要在我面前說了。”

他環視衆人:“畢竟,比你們搗蛋一萬倍的新兵,我都一手訓過來。你們跟他們比,手段實在是小兒科!”

接着,他把視線放在長髮女生身上。

“這位同學,生理期第三天肚子還那麼疼的話,要麼,我批你假,會有輔導員陪你去醫院開一份證明出來。”

“當然了,證明開不出來,加罰30圈。”

他說的很是雲淡風輕:“要麼,你再堅持一會兒。”

“畢竟……”

他擡頭看看天,太陽正掛在當中——

“再過不久,就可以午休了。”

長髮女生的臉色陣紅陣白,她咬着牙,恨恨的瞪了一眼年輕英俊的教官,半響,才終於屈辱的開口:“不用了。”

“我可以堅持。”

在她歸隊的那一刻,四周響起此起彼伏的各色竊笑聲。

她的臉色也越發火辣辣起來。

偷雞不成蝕把米,簡直了!

還有這教官,明明是個男的,張口就說生理期……說不定是個變態呢!

教官並不在意她的小心思,反而神情更加嚴肅:“笑什麼笑?!”

“稍息!”

“立正!”

“向左——轉!”

“齊步——走!”

周霜霜一邊隨着大家一起踢正步,一邊心頭暗爽:叫你多管閒事,丟臉了吧!

在食堂門口依次排好隊伍,不多時,便輪到他們班吃午飯了!

周霜霜麻利的端着餐盤,先去給自己打了米飯和菜,接着又轉到饅頭窗口,一口氣要了四個饅頭。

打飯的中年男人胖胖的像個彌勒佛,此刻瞅瞅周雙雙細瘦的身條兒,不由懷疑道:“你吃得完嗎?”

周霜霜面不改色的應道:“吃的完,別看我瘦,可能吃呢!”

她端着飯跟魯麗她們一起坐下,在大家萬分不解的目光中,小心的掏出一個塑料袋兒來,把饅頭包好,塞進了自己的衣兜裏,鼓鼓囊囊在腰間突出一大圈。

“霜霜啊,你今年多大呀?”

周婷婷問她。

周霜霜一愣:“啊?我不是說過了嗎?咱宿舍我最小啊。今年十八歲。”

“哦~”

魯麗在一旁恍然大悟:“十八還能竄一竄呢。難怪你飯量突然漲這麼多,還要帶饅頭回宿舍去吃,長個兒呢是吧?哎喲,你這個子可以了。可別長太高,不好找男朋友的,我媽都嫌棄死我這大個子了。”

周霜霜一愣,隨即反應到她們可能是猜測自己吃不飽,於是含糊的點了點頭。

陳雪薇也心疼的看着她:“你還那麼小呢,軍訓也太苦了點兒。等回學校了,我請你們吃大餐,好好補一補。別聽魯麗的,你多吃點,長高一點,穿衣服會更好看呢。”

周婷婷也跟着說:“你吃不飽你跟我說嘛,下次我幫你拿饅頭,省得你還要排兩次隊。我行李箱裏藏了一瓶辣椒醬,回去你拿着配饅頭吃啊。”

周霜霜一邊大口扒着飯,一邊嗯嗯啊嗚,不知該如何回答。

中午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吃飯排隊來回奔波洗漱,就佔了半個小時。她們回宿舍時,已經12點半了。

不過這一次,周霜霜倒是不用再躲在廁所。畢竟,她在兩個世界切換也算得心應手了,此刻利落的換了衣服,直接往牀上一躺,被單都不用裹。

這個天氣,根本不怕凍着了。

………………………

再一次回到了輝市,因爲兩邊時間差不多,這裏同樣也是大白天。可惜太陽也看不太清楚,到處都灰濛濛的。

果然讓他們猜對了。

今天基地沒糧食的消息徹底傳開,所有人都沸騰了,房子周圍原本露天住着的那些人,統統跑到臨時管理區去了。

而027小隊,自然也沒有去接殺喪屍的任務,畢竟都沒糧食了,誰還願意出力氣?精氣消耗完了,又沒得吃,不是等死嗎?

周霜霜切換過來時,他們正在商量遷移的事。

“我聽說,帝都那邊的研究所,想要造出一個人工太陽來,已經有些頭緒了。最起碼,能讓光合作用正常運轉,植物重新生長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