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停電了。

她的畫稿沒來得及保存,即使到時候自動恢復也會丟失部分進度,而且……快要做完一件事卻被不可抗力強迫終止幾乎令她積攢的郁燥和憤怒達到頂峰,她明顯感覺到自己血壓升高,心率紊亂,而且因熬夜產生的頭疼和胸悶正在無限膨脹。

要命的是,她的呼吸好像也……

她把最後的力氣用於打開通話界面,卻沒有餘力按下那三個數字。

意識歸於寂滅的最後一刻,她腦中仍有一個聲音在叫囂。

——猝死之前至少讓我畫完啊!

——****!

—————

許垂露醒了。

先是無力,再是酸麻,最後是一陣細密粘膩、令人窒息的疼痛,好在這也意味著她的各項感知在緩慢而有層次地恢復。

只是……太亮了,她的眼睛一時無法完全睜開。

常年在室內弱光環境下伏案工作致使她無法適應這麼強烈的直射陽光,她抬起手,想要為雙眼創造一片可供緩解的陰影。

但她的動作未能繼續,因為自己那隻手碰到的不是額前散亂的碎發,而是某種堅硬的、鋒利的、冰冷的……鐵器。

她猛然睜眼。

這鐵器是一柄長劍,劍鋒所指正是她的眉心。

劍身的盡頭是瘦削有力的五指,五指的主人是一個造型狂放、容貌穠麗的女——古代女子。

這張臉實在是太熟悉了。

那是她把畫布開到一萬像素、一筆一劃細細描摹的、禁得住一個成熟插畫師審美考驗的近乎完美的面孔。對方的容貌肌理、神態動作、身形衣飾……甚至包括髮絲與衣袖飄動的弧度都和她所繪的分毫不差。

唯一不同的是,她是鮮活的、飽滿的、生動的。

許垂露凝望展露在自己面前的真實畫卷,僵硬地保持著這一刻的姿勢。

對,就連視角也完全一致。

在確認了畫面主體的重合度后,她轉而望向場景內的其他元素——宗門建築、巍巍青山、寬闊武場以及一眾看不清面目的弟子。

……等等?!

她眨了眨眼,因受陽光刺激而蓄在眼裡的淚水被擠了出來,但這眼淚沒能沖刷掉她的震撼。

女子右肩旁邊為什麼有一個扁平又粗糙的扇形統計圖?

她忘記刪圖層了嗎?

且那幾個扇形的比率正在快速抖動,此消彼長,此生彼歿,鬥爭極其激烈。

在許垂露思考如何消除這個畫面不和諧因素時,忽有寒光一閃,是劍尖陡然貼在了她的左頰。

這鐵片冷得駭人,許垂露被激得渾身一抖。

那女子將劍移開幾寸,看了眼劍鋒上沾染的淚水,稍斂殺機,朝她走近半步。

「你在看什麼?」

能說話……會動……

這東西……是活的?

她終於意識到了什麼,迅速低頭把目光移到自己身上,右手食指的那顆痣分外醒目,說明這的確是她的軀體不錯,但這身衣服……

這不是她為宗門弟子設計的統一校服么?黑衣灰領,深紅為綴,凌厲肅殺之餘又有幾分隱現的冶媚。它出現在自己身上,似乎正暗合了好友提出的狗血設定。

……

所以,這並非死前出現的詭異幻覺,而是大型穿越故事——事故現場。

許垂露長嘆一聲。

她自認心理承受能力不算差,但要她在這種無法使用自己生存技能的地方頑強地活下去,難度不亞於讓她再死一次。

在畫畫之外的事情上,她一貫奉行「不強求、沒必要、就這樣」的準則。

於是她慈和地望向那雙困惑大於殺意的眼眸,再次在心中褒讚了自己的精湛畫技與絕佳耐心,欣慰地露出個「不愧是我」的滿足微笑,然後任由這虛弱的身體失去支撐癱倒下去。

希望女——

哦,既然已經不是紙片人,就不能隨便叫女兒了。

希望這位女俠下手的時候利落一點。

此時,耳畔……確切來說是腦內兀然出現了一個溫和而機械的提示音。

[宿主,歡迎來到《放刀落劍圖》。]

※※※※※※※※※※※※※※※※※※※※

下一本求預收《狐妖她不想勾引書生》,點進專欄可直接收藏~

—————–

狐妖年度績效評估大會上——

狐狸A:唉,今年只吸幹了十來個書生,不過也夠我攢到三百年修為變成靈狐了。

狐狸B:你怎麼能將人吸干呢,只奪元陽就夠了呀,害人性命,怪不得這麼多年也就是個三尾。

狐狸C:嘻嘻,有的人嘴上說著不要害人性命,但奪走百來個書生的元陽,叫他們為你魂不守舍、不顧妻兒學業,這就不叫害人了?

狐狸D:我們是狐狸,若處處為人著想,還叫什麼妖?沒有這些書生為我族修行大道獻身,哪裡來的我們七尾隱狐?

……

狐狸們熱切地交流著,卻發現身邊那位金光閃閃、靈力滿溢、不知等級的前輩一直沒有說話。

眾狐狸滿臉殷切:前輩,您怎麼不說話,我們都想知道您今年是吞噬了多少書生精魂才能達到如此境界?

萬琢塵這才回神,尷尬道:呃,嗯……一個也沒有。

眾狐震驚:真的嗎?

萬琢塵拖著隱匿的九條大尾巴慢慢挪到了狐群之外,羞愧地以手掩面。

——她是kpi為0的狐族之恥。

又名《救命恩人總開馬甲勸我行善、助我修行、帶我升級,但就是不願意接受我的表白該怎麼辦?》

—————–

1v1,互攻,一個內含許多志怪小故事的甜文。

冰魂雪魄馬甲狂魔司雪之神(青女)×應該禍國殃民卻被迫行善的舔狗狐妖。 辦公室的門開著。

秦舒出於基本禮貌,抬手敲了敲門。

雷經國注意到她,短暫地愣了一下之後,熱情招呼道:「秦小姐,快請進。」

在秦舒走進辦公室后,他又連忙起身,親自倒了杯茶遞給她。

秦舒接過茶杯,道了一聲「謝謝」。

雷經國的目光落在秦舒臉上,似乎揣摩到她的來意,在她開口之前,他率先苦笑了下,說道:「秦小姐是為了疫苗的事情來的吧?這個結果,我也是非常遺憾。」

「不過,幾家公司的疫苗都是放在一起評測的,上面發的紅頭文件,點名只要評測效果最好的兩支疫苗,剩下的,實在是沒有辦法……」

聽著他的話,秦舒不禁有些啞然。

難道這雷主任以為自己是來找他走後門么?

正式通告都已經公布了,她就算受了打擊,也還不至於做這種無理取鬧的事情。

秦舒冷靜地看著對方,說道:「雷主任,你誤會了,我知道結果不可更改。我來這裡只是想看一看疫苗的測評報告。」

首發網址et

看到雷經國臉上的疑惑,她不以為然地解釋道:「總要知道跟同行的差距在哪裡,才能更好的完善我們的疫苗,也是對我們醫研能力的提升。」

「秦小姐,難道你們還要繼續研究疫苗?」雷經國有些詫異,隨即很快地恢復神色,笑著勸說道:「你應該知道,棄選意味著你們的疫苗不會得到上面的推行,儼然已經失去了競爭資格。就算以褚氏的財力和資源,最後把疫苗做出來了,也沒有太大的意義啊。」

「這個疫苗要不要繼續做下去是我們老闆的事情。我作為我們研發團隊的leader,需要給所有為之努力的成員一個交代。」

秦舒一臉鄭重且認真的表情,讓雷經國一時無言以對。

他遲疑地想了想,最後妥協道:「那好吧,不過這些文件只能給你看一看,不能帶走。」

秦舒表示理解,感激道:「謝謝你,我就隨便看一看。」

雷經國把一個文件袋遞給她。

秦舒坐進椅子里,當著他的面打開文件袋,把幾十頁的評測文件翻開。

她向來記性好,看東西也快,雖然是用普通人看書的速度瀏覽文件,卻早已把一些重要數據默默記了下來。

雷經國回到自己的辦公位,忙起手頭的工作來,只是目光不時落在秦舒身上。

等秦舒看完起身告辭,他拿著她還回來的文件,看著她往外走的身影,才徹底地松下一口氣。

只是,眼看著秦舒剛走到門口,和迎面而來的一抹身影撞了個正著。

他剛放下去的心,又頓時提了起來,心裡直鬱悶:她怎麼來了?

秦舒的腳步已經停住,視線落在眼前的人臉上。

來的不是旁人,恰恰是穆歡。

穆歡沒想到在雷經國的辦公室門口會碰到秦舒,但既然碰上了,也只能硬著頭皮打招呼。

「秦舒姐。」她露出一抹笑容,表現出跟以前一樣乖巧溫順的樣子。

但她早已經不是從前那個簡單素凈的模樣了。

秦舒也只看了她一眼,淡淡「嗯」了一聲,繼續邁步向前,跟她擦肩而過。

她和穆歡,實在是沒什麼好說的。

穆歡看著她頭也不回的背影,臉上笑容斂去,幾不可聞地輕哼了聲,踩著高跟鞋走進辦公室里。

秦舒走出了一段距離之後,臨時想到什麼,緩緩停住腳步,轉過頭。 川軍善於進攻,那都是在晚上,白天的進攻,不是那麼好打的。

66軍參謀,在日軍進攻168師2團陣地的時候,針對鬼子的佈陣,就利用地道做了一次推演。

兩個地道雖然目前沒有被日軍發覺。

卻最多可以出擊一個營不到的人馬。

地道出口的附近,除了一個臨時處理鬼子傷員的夜戰醫院。

沒有太多特別臨近的軍事目標。

這是很小的範圍。

稍微擴大一點範圍,以地道出口千米左右為目標哦,一個營的兵分散左右出擊。

可以對挖掘陣地的鬼子,準備出擊的鬼子,還有一個鬼子炮兵陣地進行擲彈筒攻擊。

推演的結果是,這個營就是送死營。

可能會給日軍造成很大傷亡。

但是一個營對上兩個師團的鬼子。

中心開花。

即便是精銳的特務營去執行這個任務,也是十死無生。

跑的可能性都沒有,甚至日本人會追到地道口上去,發現地道。

「軍座,讓我帶兵去進攻鬼子?」

周小山詫異的望着封萍?

「開什麼玩笑,你老老實實在軍部獃著,不要搗亂好不好?」

「憑什麼說我去前線就是搗亂,在山西,我一樣參與敢死隊的穿插任務!」

「你先不要開口,軍座還沒同意去打呢?要是你帶敢死營上,具體的其他細節,我就不說了!」

馮天魁還沒開口,劉湘攔住了封萍的請戰。

「小山說的對,封萍暫時不要去了,劉紫曼和通訊綜合營幾個寶貝都不懂軍事,你帶兵保護她們,我很放心!換個男的軍官去保護她們,不方便。」

「一個營的弟兄,自殺攻擊,這個戰爭太殘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