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傅雲眉毛輕挑:“我還沒答應要搬過去吧,其實我挺想體驗下記名弟子集體宿舍那種氛圍的。”

“……有啥好體驗的,又小又擠,除了一張牀之外幾乎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你管我,我就想體驗下!“

劉翎嘆了口氣,無奈地伸出一根手指。

買一送二:霸道爹地別太壞 ,再加一株二階下品靈植,怎麼樣?”

“才二階下品,呵呵。“

看傅雲一臉嫌棄的模樣,劉翎差點吐血,“靈藥峯上品階最高的靈植也就三階下品而已,而且數量不超過一隻手。算了,一株二階中品吧,不能再多了。”

看見劉翎斬釘截鐵的樣子,傅雲只能 “勉爲其難”地同意了。

出了玄武宗,傅雲並沒有回客棧,而是直奔晚上的聚餐地點——玄都酒樓。


一聽名字就知道,能夠直接冠之以城池名字的這座酒樓,絕對擁有深厚的背景。

不過在傅雲眼裏,玄都酒樓只是玄都靈食做得最好的酒樓而已。

來到預定好的包間,剛掀開門簾,一股好聞的香氣撲鼻而來。

“少爺,你可來了!”傅千羽迎上來,急切地將傅雲拉入坐席。

他有點懵:“怎麼了?”

傅千羽指着滿桌香氣四溢的菜:“清璇姐吩咐了,一定要等人齊了才能動筷子,可饞死我了。”

傅雲一愣,側臉看向傅清璇。

她清冷的臉上沒有絲毫波動,眼睛都沒看他一眼,以無比平淡的語氣道:“人都到了,大家吃吧。”

呃,這就……沒了?

傅雲忍不住道:“四妹,是不是忘了點啥?” 傅清璇的臉終於轉了過來:“什麼?”

“這個……大家都進入玄武宗的事啊!”

“哦。”傅清璇頓了頓,“這個大家都知道了,不用再說了吧?”

面對如此無懈可擊的正論,傅雲頓時無言以對。

“呃,好吧,大家吃菜,吃菜!”

……

不得不說,這玄都酒樓實非浪得虛名,一道道靈食擺盤精緻,充分保留了食材靈氣,同時將味道也做到了極致。

四人不知不覺間,便將十多盤菜碟吃了個底兒朝天。

回去的路上,傅清璇走在最前面,傅雲緊跟着,傅衝攙扶着有些喝醉了的傅千羽,拖在後面。

他們喝的是度數最低的靈酒,不過沒想到傅千羽似乎對酒精過敏,纔剛眯了一口就暈乎乎地不知南北了。

一路上十分沉沒,除了傅千羽迷糊間偶爾發出不知所云的嘀咕聲。

一行人上樓,快到客房門口時,傅雲突然開口了。

“姐,明天我們就要去玄武宗了。“

正要推門進屋的傅清璇聞聲,停下了動作,看向傅雲,眼神間帶着詢問。

傅雲撓撓頭:“記名弟子一般只能在山下活動,要有段時間見不到你了。“

這次入門考試結果,傅雲、傅衝分別被錄取爲爲靈藥峯和靈丹峯的記名弟子,而傅清璇憑藉着出衆的個人實力,經過多名考試官的推薦,直接破格成爲了玄劍峯的外門弟子。

傅清璇一副波瀾不驚的神情:“沒關係啊,等你們升上來不就能見面了嘛。”

“呃,也是哦……不過要有兩個月時間看不到姐姐,心裏總有些不太舒服。”

“……”沉默許久,傅清璇輕嘆道,“我們的關係似乎並沒有那麼好吧。”

傅雲一臉無辜狀:“不管四妹你怎麼想,反正我的想法是這樣的,再怎麼說我們都是一家人嘛,反正四妹如果有什麼地方需要我幫忙的,儘管開口就是了。”

“……隨便你吧。”

傅清璇不置可否地丟下一句,便進房去了。

“聽關門時的聲響,似乎……並沒生氣。”

傅雲輕舒了一口氣,低聲嘀咕了句,便也回房去了。


……

翌日清晨,四人退了房,前往玄武宗報到。

一進山門,三人便被負責接引新生的弟子帶着前往各自地點了。

傅雲帶着傅千羽,跟着靈藥峯的接引弟子前往藥園的新生報到處。

十三峯在玄武宗地面區域都設有分部,負責記名弟子的教學、訓練,藥園便是靈藥峯的分部。

有劉翎事先打過招呼,一切都變得十分順利,甚至連排隊都不用。

傅雲做了個登記,便隨着接引弟子來到他的“宿舍”。

穿過數座人聲鼎沸的集體宿舍,傅雲很快看到一幢幢獨棟別墅梯次排列的高檔建築羣,一看望去,足有近百棟之多。

每一幢別墅前,坐擁一片寬敞的院子,面積大約有一片籃球場大小。

一看望去,其中一部分被改造成了藥園或是練功場,大部分則什麼都沒有。

傅雲忍不住問道:“這裏都是一人住一棟的?“

接引弟子恭敬地點點頭:“是的,宗主、副宗主以及各位長老都在這裏擁有這座宅邸。”

“嗯?”傅雲眼睛瞪得老大,“那你帶我過來幹啥?”

“這是劉師兄吩咐的。”

“……”

既然本文主要角色傅雲和傅清璇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都將在玄武宗度過,有必要科普一下玄武宗這個龐然大物的管理架構。

如果把玄武宗當一座城池的話,宗主無疑便是城主,而宗主和十二位副宗主組成的玄武閣則是玄武宗的最高決策機構。

十三峯,也就是十三座浮在空中的巨大山峯,由玄武閣十三名成員每人統管一座。


說白了,就是宗門裏最厲害的十三個傢伙,各自選一塊風水寶地,佔山爲王。

只不過,同樣都是一峯之主,其中細數起來還是有些區別的。

有的“山大王”資歷老一些、實力強一些,就比如這七座以“玄”字開頭的山峯,其中又以將傅清璇收入門下的玄劍峯實力最強,峯主萬歸雲據說修爲已臻元嬰七重境,是整個塞北帝國境內有數的強者。

而像靈藥峯峯主劉乘風,兩年前才當上峯主並開始在一片荒蕪的浮空山峯上建立基業,在宗門中的聲音就輕微得多,本身修爲也不高堪堪突破元嬰期,基本上每次玄武閣開會都是從頭到底一聲不吭的角色。

不過即便綜合實力上有所差異,但每座山峯的治理架構,並沒有什麼不同。

每座山峯內部,宗主或副宗主都會指定若干名副峯主,每個副峯主又會安排若干總管,形成一個穩定的金字塔形結構,來分工運營山峯的所有事務。

與空中的十三座山峯相對的,玄武宗地面區域則由二十位長老組成的長老院管理。

不過,長老院只負責管理公共區域,各山峯在地面的分部仍由峯主委派的人員自主管理。

好了,言歸正傳,傅雲眼前的聯排別墅,正是爲十三峯峯主、副峯主以及長老院的長老們提供的私人宅邸。

“覃師兄,劉師兄就住在這裏?“

覃誠是藥園事務堂副堂主,受堂主之名專門爲這位叫傅雲的新進弟子辦理報到手續。正是因爲有他的副堂主身份擺在那兒,才能辦理得如此快捷高效。

只是這傅雲看上去相貌平凡,修爲上沒看不出什麼過人之處,不過既然是那位劉師兄直接招進來的,據說連入門考試都免了,此人絕對不簡單。

當下恭敬回道:“傅師弟你剛來,宗門很多事情還不知道。劉師兄其實是我們靈藥峯劉峯主之子,劉峯主事務繁忙常年呆在峯上,基本上一個月只來一兩次,倒是劉師兄隔三差五地就會過來住一下。”

傅雲這才釋然。

想想自己的運氣也不可能這麼逆天,剛來就被宗主看中之類。

即便如此,能和宗門內的“仙二代”搭上線,已經算是運氣爆棚了。

覃誠領着傅雲拐過兩個彎,來到一處別墅前。

“這便是劉峯主的宅邸了,師弟先休息吧,明日一早請到藥園一花堂集合。“

說完,便匆匆離開了。 傅雲站在門口,看着橫七豎八的樹枝搭成的簡陋“圍牆”,半晌沒有反應過來。

“我是不是昨晚沒睡好,以致於出現了幻覺?”

他扭過頭,看了看剛纔走過的一處宅邸。

漆瓦白牆,雕欄飛檐,看上去便有一副深宅大院的派頭。

那麼……眼前這竹門,籬笆牆,還有裏面的茅草屋,究竟是什麼鬼?!

……

“嘎吱”!

糾結了許久,最後傅雲還是推開門,走了進去。

有一說一,雖然這宅子“裝修“得有些簡陋,但至少在面積上並沒有縮水。

所以他一進去,便看到一大片空地。

一看地上土壤的顏色,傅雲便知道是品質很高的培養土。

看來劉師兄已經先期來清理過了,倒省了自己不少功夫。

“好了,出來吧,小聖,這裏就是你的新家了。”

隨着傅雲的話語,一團金光立時浮現在他的面前。

隨着金光漸漸凝實,一位身着洋裝、金髮碧眼的少女身形顯現出來。

這少女,便是聖靈榕化形後的模樣。

經過與傅雲和雷鳴木這幾日的相處,聖靈榕已經順利晉升築基期,從而能夠實現化形。

觀察了下四周,少女秀眉蹙起:“這地方也太破了吧!“

傅雲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呃……這叫回歸自然,懂不懂!你是靈植又不是人,這種返璞歸真的環境對你的健康成長很有好處。”

“那行吧!”

小聖聽着似乎還挺有道理的,不再矯情,噗的一下化爲漫天金光。

待金光再次凝實,出現在傅雲眼前的便是那棵巨大的聖靈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