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傷你?你老實說,是誰指使你暗害我的!如果你不告訴我,我讓你生不如死!”我扯了扯至陽線,一條條深深的勒痕出現在煤炭團的身體上,跟着就是粘稠的血液。

可是煤炭團卻咬着牙說:“生不如死?我這次失手了,就已經有了生不如死的覺悟,跟他比起來,你不過是個初出茅廬的小小黃毛丫頭而已!”

丫頭,你被算計了! “你的意思是,沒有成功消滅了我,你肯定會受到難以想象的懲罰和折磨?”

煤炭團沒有說話,只是臉色變得很恐怖,本來黑黑的皮膚現在卻有了一道道鮮紅的鞭痕,好像有人正揮舞着鞭子抽打在他身上一樣。

到底是誰,想要置我於死地?

我自問除了有點通靈的本事,也沒有妨礙到誰的利益啊!

而且想要害我的還不是普通的人類,可是我根本就沒有什麼認識的神怪。

怎麼辦,看來我出去之後還是要找霍辛好好研究研究,以後我的路一定不會很平坦。 “我要出去,至陽線,擊穿他!”我肯定不會坐以待斃,既然有人想要我的靈魂我的生命,我就必須要強大起來,不能處於劣勢任人宰割!

至陽線呼嘯着從煤炭團身上脫出,變成一條細細的線,可是卻堅韌無比,衝着車窗位置就過去了。

我現在是在這馬路怪物的肚子裏,煤炭團是他的精魄,我要帶着精魄離開,徹底消滅了他。

不能再心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是人若犯我,我絕不會束手就擒。

玉鐲發出的翠綠色光環好像一條柔軟的綢帶,緊緊裹住煤炭團,把他縮成一小坨。

我一把抓住煤炭團,隨着至陽線來到車窗旁,至陽線就跟電鑽似的呼啦啦的在那胃壁上鑽出了一個大洞,伴隨着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我看了一下,手裏的煤炭團也張大嘴在怪叫。

管不了那麼多了,當我看到一絲光線透進來的時候,心情一下就變得激動起來。

我跳上公交車的座位,撕開那條裂縫邁開腿就跨了出去。

外面陽光刺眼,我忍不住伸手去遮擋那強烈的光線,卻不想手肘重重的被撞了一下,剛好撞在我的經絡上,麻麻的感覺讓我一下就清醒了過來。

“哎呀,小姑娘你搞什麼,差點把我的肋骨給撞個坑進去!”旁邊一個大叔捂着胸口憤怒的瞪着我。

定睛一看,原來我還在之前那輛公交車上,手裏抓着吊環打瞌睡,迷迷糊糊,搖搖晃晃的肘擊了這位大叔。

難道這真的是場夢嗎?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小心睡着了!” 日久必婚:總裁寵妻一百式 不管怎樣,我看到大叔痛苦的表情,還是趕緊先道歉。

“這麼多人,你站着居然還能睡得着,也真是年輕,什麼環境都可以適應!”大叔的眉頭皺得緊緊的。

我十分抱歉的笑着說:“是,我真的有點累了,請您原諒我!如果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我可以陪您去醫院看看!”

“好了好了,既然你這麼有誠意,我也不能得理不饒人,就這樣吧,以後注意點!”

大叔在這一站就下了車,我想到煤炭團說過的話,他們躲過一劫之後可能會遭受到更大的災難,這讓我立刻就變得忐忑起來。

對了,煤炭團,如果他還在,那麼就說明我剛纔經歷的一切都是真的!

公交車上人很多,我暗暗捏了一下拳頭,好像裏面確實有個什麼硬硬的東西。

我按捺住心裏的激動,等到了下一站之後趕緊跳下車,然後把拳頭拿到眼前打開一條縫隙,裏面好像螢火蟲的尾巴一樣有着微弱的一點點光芒。

“你是這條馬路的精魂對不對?以後不許在這條路上製造車禍,否則我就讓你永遠都回不來!”

掌心傳來一個聲音:“這不是我能做主的!”

“是嗎,那就只好委屈你了,跟我回家,然後我給你弄個蟈蟈籠子住着,每天給你好吃好喝伺候着,一兩小米,一杯清水,你覺得怎麼樣?”

我故意說得很慢,表達了我無比的惡毒。

這條馬路的管理者,以前是那麼的至尊無上,把路上的行人車輛都控制在掌心中,如今卻跟他們一樣,被我拿捏了生死,他自然是很不甘心的。

本來我確實是想要把他徹底消滅掉,可是有了暗地魔赤炎的那件事情之後,我有點擔心萬一真的把他怎麼樣了,結果會不會又出現我控制不了的局面?

這條路會不會坍塌,以後還能不能重新修得好,或者再來一個更加難以確定善惡的馬路神又該怎麼辦?

爲了不讓事態向着惡劣的方向發展,我決定還是先觀察一下比較好,也許可以有更完善的處理方式。

“不怎麼樣!”煤炭團不屑的說。

看來他還沒有覺得我有多麼可怕,所以纔會這樣輕視我!

我冷笑一聲,玉鐲馬上就變得炙熱起來,我把握着煤炭團的手送到玉鐲上面,耳朵裏立刻傳來一陣悽楚的哀嚎。

玉鐲是清涼的,可是一旦被我的真氣點燃,那將會是難以想象的地獄般的恐怖。

我覺得這可能有點像小說裏的三昧真火,連孫大聖那樣威猛的人都要忌憚三分,何況一個小小的馬路神?

“怎麼樣,被燒烤的滋味不好受吧!”我對着拳頭裏的煤炭團說。

“我按照你說的話去做便是,不要再烤我了!”果然煤炭團受不了開始求饒。

我乾脆趁熱打鐵:“是誰派你來暗算我的!”

“這個打死我都不會說的,反正你以後會知道,何必爲難我這個可憐人!”

馬路煤炭團居然這樣嘴硬,我知道那個無形的對手一定是個非常非常可怕的人物。

但我不會真的把煤炭團烤死,因爲留着他還是有用的,至少這條馬路上不會再有像少年那樣的枉死鬼,而且還被當成了誘餌。

想到這裏,我對煤炭團說:“你讓那個少年進入輪迴,別再折磨他了!”

“可是他做了不堪的事情,他讓一個女孩懷孕,還親自給她灌了墮胎藥!”

原來如此,之前那少年不肯講的事情就是指着這個吧!

“念在他年少無知,又死得那麼慘,你就網開一面算了!我想他一定也很後悔!”我想到少年的表情,還是有些心軟。

那個女孩應該不是被逼跟他發生關係的,既然當初爲着一時的忘情而做下這不該做的事情,那麼兩個人都應該負責任。

“既然你這麼說,我答應。”煤炭團還是有些正義感的,我覺得沒有貿然消滅他還是比較理智。

“記住你的話,這條路上不許再有車禍,那個少年必須魂歸冥界!”我再次跟煤炭團說。

他一口答應下來,我想玉鐲的烤炙一定超痛苦。

馬路上車流如織,沒有人想到我竟然把他們的生死捏在了手裏,這可真是很諷刺。

當我張開手之後,煤炭團已經變成了一縷青煙,頃刻間消散在了空中。

“希望他可以信守承諾!”雖然我沒有從煤炭團那裏得知是誰想要害我,但是能夠保一方平安還是讓我充滿了成就感。

太陽還沒有落下去,月亮已經掛在了半空中,日月同輝的景象令我有些動容。

正在我感嘆世事無常的時候,電話鈴聲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竟然是霍辛打來的。

他要幹什麼?我們纔剛剛回到城市裏,難道他就迫不及待要讓我跟團隊裏的人見面了嗎?

“喂,是我。”我懶洋洋的接聽了電話。

時間不早了,雖然天上還有太陽,可是已經快要到七點半了,只是夏天的白晝很長而已。

“劉茵,你能不能馬上到霍氏集團來一下?”霍辛的聲音聽着還有些着急。

“幹什麼?我得回家吃晚飯了!”雖然我答應加入他的團隊,但是並不想這麼倉促。

“你在大街上?”霍辛一定是聽出我身邊嘈雜的聲音來自街頭,華燈初上,我身邊貼膜的,賣小商品的叫賣聲此起彼伏。

指間砂 我笑了笑:“是的,這有什麼關係嗎?”

“你是不是剛剛從一輛公交車上下來,並且還跟一位神祕人物打了交道?”

霍辛的話讓我大吃一驚,他是怎麼知道的?

“你怎麼不說話?劉茵,我說的對不對?”霍辛沒有聽到我的回答,又追問了一句。

我咬咬牙:“你跟蹤我?”

“你很清楚就算我跟蹤你,也絕對不會看到你經歷了什麼,或者只是看到你打了個瞌睡而已!”

他越說越是讓我毛骨悚然,這個人雖然懂得一些奇門八卦的東西,可畢竟是個普通人,本身並不具有超能力。

那他怎麼說得如此真切,好像真的在我身邊一樣。

大人物的小萌妻 “你覺得可能嗎?”霍辛一下又恢復了傲慢的口氣。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可能。”

“想要知道我爲什麼清楚你經歷了什麼,你就來霍氏集團一趟吧,放心,耽誤不了你多少時間!”霍辛說完竟然擅自掛斷了電話,這讓我的火氣騰的一下就躥了上來。

他這是要吃定我啊!

不過雖然我很生氣,卻又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心,他怎麼會清楚剛纔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情?

沒辦法,我不搞明白是不會安心的,所以只好給外婆打了個電話請假,說同學約我有事,宵禁之前一定會回家。

急匆匆來到霍氏集團之後,我看到大樓裏只有幾層樓是有燈光的,那是最忙碌的銷售部和策劃部的人員在加班。

霍辛的辦公室在最高層,我完全看不到是否有人在。

好在保安沒有阻攔我的意思,所以我順利的來到了霍辛的辦公室門口。

敲門,他答應了:“進來吧!”

我推門進去,發現霍辛還是正面對着我坐在他的老闆椅上,而背對我的,是一個長髮飄飄的背影。

“你”我纔剛剛開口,那個背影就轉了過來。

這是一個我所見到過最漂亮的女人,甚至比我媽還要漂亮很多,臉孔精緻得我都找不到合適的詞語來形容。

“你一定就是劉茵了?”女人一說話,我覺得霍辛的整間辦公室都充滿了蘭花的香氣。

“我,我,我是。”我很沒有出息的結巴起來。

美女微笑着站起來,身材凹凸有致,多一分則肥,減一分則瘦,合適得猶如一件千年罕見的藝術品。

我看着她向我款款走來,竟然情不自禁的開始自慚形穢。 不過這也是很正常的,在這樣一個極品美女的面前,同性誰都避免不了這樣的情緒。

“你好,我是雲霓裳!” 愛你在離別時 美女姐姐微微一笑很傾城,我傻傻的看着她,心裏想着這個名字的來頭。

應該是雲想衣裳花想容嗎?

“劉茵,雲姐姐也是我們團隊的人,在超自然現象上有着自己獨特的見解,當然,她的本領也是超強的!”霍辛也向我走過來。

雲霓裳對我伸出手:“認識你很高興。”

我趕緊握住她的手,什麼叫做柔若無骨,我總算是明白了:“我很榮幸!”

“以後雲姐姐會幫助你完善自身的能力,免得你好像沒頭蒼蠅似的亂打亂撞!”

我知道霍辛說得沒錯,可是聽着還是讓人不舒服,所以我白了他一眼。

“我可以叫你小茵嗎?”雲霓裳看到了我的這個其實顯得挺醜的表情,但是卻很寬容的笑了起來。

“當然可以!”我對她一點都不瞭解,不過卻感覺到很親切。

如果不是通過霍辛認識的就更好了,因爲我很喜歡這位長得漂亮又和藹的大姐姐。

“小茵,你先過來坐吧!”雲霓裳拉着我的手,帶着我走到沙發上坐下。

她對霍辛笑了笑,霍辛馬上就乖乖跑去給我們倒了兩杯果汁,這可是在霍氏集團,霍辛是這裏最高級的領導,但是在雲霓裳面前,他卻乖順得像一隻小綿羊。

“雲姐姐,劉茵也是天生特異體質的人,我看到過她請暗地魔出來,本來挺複雜的儀式,可是她卻只用了一滴血,而且連咒語都不用念,隨隨便便說了一句話就行了!”

霍辛把果汁放在我們面前,對雲霓裳說。

“是嗎?小茵你可真是很幸運啊,本身的力量就非常強大,只要好好加以利用,必成大器!”

我竟然有些害羞起來:“謝謝雲姐姐,不過這是天賜的本領,我運用得並不好。”

“這有什麼關係,一開始總是會這樣的!我發現我與衆不同的時候,還恐慌了好一陣子呢!”雲霓裳笑起來真的給我一種安心的感覺,也覺得踏實了很多。

“是,我不知道這對我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也不能告訴別人,因爲他們會覺得難以置信。”

我覺得總算是找到了一個可以跟我有共同語言的人了,而且這個人還如此的溫柔美麗。

“現在你可以告訴我啊,我會幫你好好分析,給你一些指導意見的!”雲霓裳輕輕拍拍我的手背。

我笑着說:“是,跟你只不過說了幾句話,我就覺得心裏舒服了很多,有了被理解的感覺。”

“恩,小茵,今後我們好好相處吧!”雲霓裳把果汁親自遞到我手裏。

霍辛靠在他的老闆桌上,笑着說:“劉茵,你不是說不知道怎麼運用體內的能量嗎,雲姐姐可以幫助你,她可是特異功能界的資深專家!”

“對,雲姐姐,我總是覺得一股真氣四處亂竄,有時候還會弄得我自己頭暈目眩,這該怎麼辦纔好?”我發現今天來霍氏集團真是來對了,我一下就有了想要傾訴的慾望。

雲霓裳拉過我的手,仔細的看了看我的掌紋,然後擡起頭看着我,笑意盈盈:“放心,你的真氣還沒有歸位的原因是你沒有一個明確的目的,等你確定了方向,自然會引流入海的。”

“明確的目的?”

“你想過沒有,像你我這樣有着特殊體質和能力的人,是如何出現的?”

我茫然的搖搖頭:“不知道。”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你反覆摸索之後就會知道,我們的出現是爲了今後”雲霓裳說了一半卻停了下來。

“是爲了今後什麼?”我忍不住問道。

雲霓裳笑着說:“現在跟你說還爲時過早,這樣,你好好研習你的本領,得到提高之後自然而然就會明白了。”

“這樣啊。”我有點失望,本來以爲雲霓裳會告訴我,我將會面對什麼。

“彆着急,現在的你不過是個小愣頭青,等你掌握了全部的本事,而且可以運用自如的時候,你就會發現這一切都是有價值的,甚至關乎到所有人的命運。”

越說越讓我一頭霧水,我性急的說:“雲姐姐,你就告訴我,我今後是爲了正義還是爲了邪惡而戰?”

“當然是正義的,你的異能比我高級得多,你會成爲領袖,成爲對抗強權的中堅力量!”

“強權?”

雲霓裳笑起來:“看來是我有些操之過急了,不該跟你說這些,你別急,好好練習就是。”

“雲姐姐,我有那麼厲害嗎?”

“相信我,你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孩子,你的能力超乎你自己的想象!”

霍辛搖着頭說:“我本來以爲你充其量就會抓鬼打怪,沒想到竟然還是個改變歷史的人!”

“怎麼什麼事情從你嘴裏說出來就這麼不好聽呢!”我覺得他這是在譏諷我。

“我這是在誇你!”霍辛不滿的說。

“別誇,我現在連一個鬼都打不死,而且未知的依然未知,沒你說的那麼厲害!”我有點沮喪。

雲霓裳指了指我的手腕說:“小茵,你有這兩樣寶貝可真是如虎添翼,對你的幫助非常巨大!”

“這個?”我擡起手。

雲霓裳點點頭:“這個玉鐲有着強大的感應能力,至陽線就更不用說了,運用得法的話可是一件無往不利的好兵器!”

“雲姐姐你知道我這條繩子的名字?”我大驚。

“呵呵,因爲我認識這條至陽線啊!多年前我曾經見識過一位高人用它制服了神獸和上古大神!”

我瞪大眼睛:“真的?那位高人跟我有關係嗎?因爲這條繩子我聽我媽說是她的外婆給她的!”

“你覺得呢?”雲霓裳笑嘻嘻的問我。

我點點頭:“應該是跟我有關係的,起碼跟我太婆有關係。”

“這事兒以後我再慢慢告訴你,現在,我們一起去吃飯吧!霍辛,你安排一下!”

雲霓裳纔剛說完,霍辛就拿起了手機。

他可真是聽話啊,如果不是雲霓裳太漂亮的話,那就說明這位姐姐真的很有本事,讓霍家大少爺心服口服。

“雲姐姐,你是怎麼跟霍辛認識的?”我低聲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