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內院之中,‘三賤’:老大雲翔、老二蕭成、老三王野!

這三人,在內院之中是被衆所周知的聲勢顯赫。

但是這三人的家族到底是出自何處,卻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

畢竟,在整個幽燕之地,同姓的氏族實在是太多了。

沒有一定的人脈資源,是無論如何也難以確定這些世家子的背景的。

何況,大部分學員都是出生普通的平民,他們或許會八卦地猜測,但卻都拿不準。

所以,這在內院中,就算是三賤的名聲再怎麼的惡劣,市井之中也沒有傳出有關他們有辱及家門的小道消息來。

這也正是這些世家能對家族子弟如此放縱的原因。

但是,就在剛纔,被自己的心腹手下爆出了自己的背景,王野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

定國公王家,在烈焰帝國絕對是最頂尖的貴族。

定國公在朝野的權勢、聲望甚至連一些親王也無法比及。

就是這樣的一個豪門世家,王野深深地知道一旦傳揚出有關他做出辱及門風的事情後,所造成的影響是多麼的巨大。

在王野恨不得殺人的眼神注視下,這名一向見風使舵慣了的狗腿子還是一副二丈和尚摸不着頭腦的樣子,滿臉討好地看着王野。

“今天的事,我認栽了!我可以保證絕不再追究這件事!把它就此了結如何?”王野咬了咬牙,顧及着那個藏在暗中的人,決然地低下了頭!

看着一向傲慢無人的王野在一個小屁孩兒前低頭,雖然沒有着落到磕頭拜爺爺的地步,但是也足以引起所有人的驚奇了。

在所有人火辣辣的眼神下,王野也感覺到了臉皮一陣燒得慌。

這時,已經被定國公的威名給震懾住的莫天樞心中也不由慌亂起來。

定國公啊,這可是帝國中有數的大公爵了,和他一個剛剛從乞丐流民脫離的十歲孩童之間存在着的天然鴻溝讓莫天樞心中敬畏。


沒了主意地莫天樞慌亂地看向了莫天,身後莫天旋六個因爲莫天解除了禁錮,此刻也一個個地圍攏在莫天的身後,關切地看着受傷的莫天樞,滴滴叭叭地掉着眼淚。

“光這樣可不行!我不管你會不會繼續追究這件事,但是我這個人一向注重承諾,你一個男人,說話都不算數,簡直比宮裏的那些胯下沒有卵蛋的太監閹人還要娘們!對於這些人,我一向是……”莫天面色肅然,冷冷地朝王野作出了一記揮手斜斬的姿勢!

看着莫天樞此刻臉色一急,想要說些什麼,莫天傳音道:“難道天樞你想這麼算了、那一腳豈不是白捱了?”莫天的話音好像就是敲在莫天樞的心頭上。

最終,莫天樞還是閉上了嘴巴,無言地搖了搖頭,看向王野的眼神中也充滿了不懼。

“閣下你是什麼人,這裏又關你何事,你好像太多事了吧!”王野冷冷對莫天說着,此刻,他的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個人,或許就是出手傷他右臂的那個神祕人!

所以,對於不明身份的莫天,王野一直抱有着敵視和警惕。

莫天的年紀、氣度無一不讓王野引起足夠的重視!

“我是他們的大哥。我弟弟都被你傷了,難道還要像某些沒膽的鼠輩一樣推卸責任、視而不見嗎?”

莫天雙眼微眯着,帶着聲滿含嘲諷的冷笑道。

“那你想要如何了結?”王野開門見山地說着,不再拐彎抹角。他右臂傷口處遲遲得不到縫合,已經讓他流失了太多的鮮血,使得此刻的王野臉上蒼白一片。

“如你之前所言,叫兩聲爺爺!或者,跪下!磕頭道歉!”莫天言語決然,不待有任何的迴轉餘地。

“這不可能!”王野嘶吼着。

“不可能?”莫天微微搖着頭,“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不可能的事情!既然你不自己主動來,那也就只能由我來幫你了!”

一雙修長白皙的手掌,從莫天的長袖中伸出,五指慢慢地彎曲着。


此言一出,在場地所有人都驚訝地睜大了眼睛,吃驚地看着活動着手腕關節的莫天,一陣心驚。

難道說,這少年也挑戰王野!可他一個外院新生,就算是王野此時身受重傷也還是觀元三重天的武者啊!

是我瘋了,還是這少年瘋了,或者是這個世界瘋了?

而身處在莫天的正對面,王野卻深深地感受到了那來自莫天身上傳遞過來的無比壓力,這股壓力,讓王野心中甚至出現了妥協的念頭。

但是每當這個念頭出現時,便瞬即就被那來自心中對驅出家族的恐懼所代替了。

一時間,王野的額間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就在這時,一直保持着沉默,冷冷地看着這一切的莫天樞心中突然明悟了過來,繼而看也不看那王野,昂着腦袋對莫天祈求着說道:“莫天大哥,我想靠自己把這個羞辱還回去!”

稚嫩的童音中卻透着出奇地堅定。

這時,被王野之前提及的莫天權、莫天旋幾個也瞬間領悟到了莫天之前對他們所說的那句,“人有時候只能靠自己才行!別人的幫助永遠都只是一時的,不能長久……”的意思。

“莫天大哥,今天就算了吧!我們保證將來只靠自己,再也不讓別人侮辱我們!”幾道童音同時響起,震懾住地,卻是遠遠地半空中,聽到學員彙報正向着這裏趕過來的韓濤一行導師。

“記住我現在的名字,莫天樞!以後打敗你的人!”莫天樞走到王野的身前高昂着腦袋無比自信地說道。

“還有我,莫天旋、【莫天權】、【莫天璣】……】這七個稚子清亮的童音透過這片寂靜的場面,隨風鑽進了他們這些爲人師表的導師院長的耳朵裏,心中震驚之情無以言表。

至於,在場的學員,不管是內院的,還是外院的;新生、還是老一屆,都早早地被連番的轉折晃花了眼睛了。

“好!大哥答應你們。”莫天不再去看滿臉蒼白的王野,和聲地對莫天樞七人說着。

聞言,心神緊繃到極致的王野頓時長舒了一口氣,弗了把腦門上的汗水,一抹、冷冰冰的! 很快地,韓濤帶着外院的一干導師飄然落在了這羣外院新生的面前。

“王野?又是你!”韓濤顯然對王野並不感冒,語氣措辭很嚴厲地說着:“你不在內院好好上課,跑到我們外院這兒來幹什麼!”

“董大牛,我讓你把新生帶到校場,人呢!”這時,韓濤看到了內院弟子中一個躲躲閃閃的身影,瞬間怒氣衝衝地吼了一聲。

“院長!”被韓濤指名點到,這個想要逃脫注意力的大個子有些顫顫巍巍地走內院的人羣中走了過來,一副我認錯的良好態度!

“都像傻子一樣立在這兒幹什麼,你們都很閒嗎?除了外院的新生,其餘無關人統統給我滾蛋!”韓濤的大嗓門瞬間像是臺高射炮,一聲轟響讓在此地的所有無關人員紛紛做鳥獸奔散着離去了。

看到韓大炮發威了,原先生出事端來的十個內院的弟子,有着還抱着置身事外想法地,正準備着想要悄悄地隱入離散去的人羣中,就被韓濤那對生威的虎目給盯住了。

很快,場中只剩下了幾十人寥寥地站着。

至於內院的那幾個,更是大氣也不敢出一口。

“王野,你的手是被誰傷的?”無關人走了,韓濤怒氣漸漸地緩了下來,但是對王野依舊沒有什麼好臉色。

看着王野依舊還在不斷向着外面流着血液的傷口,韓濤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問道。

縱然,他王野的人品在怎麼的惡劣,自己對他的印象有多麼的差,只要是王野還是皇家武者學院的學生,韓濤也必須在此刻作出相應的關心。

“這個……我不知道!”對於在學院中有着黑麪閻羅之稱的韓濤,王野還是比較怵怕的。

其實,王野本來想要脫口而出,說傷他的人就是莫天的。但是,話到嘴邊有被他改了回來。

“廢物,連傷你的人都不知道!”對於王野的回答,韓濤是半點的不行。

剛剛,韓濤就環顧了一圈這裏面參與看熱鬧的內院弟子,卻沒見到一個實力在王野之上的。

被韓濤一通責罵,王野本來就蒼白着的臉色變得更加的青了!

王野不服氣地朝莫天的方向瞥了一眼,卻瞬間被留心的韓濤捕捉道了。

對於這個連自己這麼一個還虛二重天看不清底細的少年,韓濤從莫天在不經意間就化解了自己的凌壓威懾那時開始,韓濤就對莫天產生了足夠的重視和好奇。

雖然莫天沒有展現出一點一滴的精元力量的波動,但是韓濤卻不信莫天體內一點精元都沒有。

這太反常了。

而就在今天早上,大將軍穆野王帶着自己的女兒找到了自己,想要安排着穆雪晴在學院內學習武技。

就是和穆野王的三言兩語之間,韓濤竟然就聽到了莫天的名字。

一個和帝國大將軍有所交集的人物,爲何還要一聲不響地來到自己的外院中呢。

是學習嗎?

還是別扯淡了!

“傷王野的人會是這小子嗎?”韓濤在心中自問着,卻無法向自己找到答案。

看着臉色越來越不好看的王野,無言地走到王野的身邊,強行將王野那血淋淋的手臂拉開,看着那被洞穿了的傷口,面色凝重。

“血管裂開了一點,不休養百十天是好不利索了!”韓濤不待任何表情地說着,將手掌按在了王野的傷口處,一動不動着……

一瞬間,一團白氣從韓濤的手心處嫋嫋升起,同一瞬時卻迎來了王野一陣疼叫!

“閉嘴,忍着點!”

下一刻,韓濤的手心中就多出了一個東西——一塊沾滿了血肉泥的小金丸。

將這枚金丸拿捏在手中,韓濤的心中一下子震驚了。


不到毫微般的金丸,打射着破開了觀元三重天武者精元防護,並且洞穿了肩骨。

還能保證着這顆金丸沒有半點的變形和磨損的痕跡。

要做到這一切,所需要的可不僅僅是強絕的實力境界,更重要的對指法的掌握。

至少,在這一點上,韓濤自問自己肯定是做不出比這種情況更好的了!

“看在你受傷不輕地份上,去找學院裏的醫者治療去吧!回去之後,就定國公到學院來一趟,否則……”

“還有,若是以後再看到你在外院惹是生非,就算是定國公出動院長的面子,我也開除定你了!滾吧!”韓濤下了驅逐令。

至於董大牛九個人,韓濤板着臉:“你們九個今年度的成績都會是不及格!再有下次,全部收回你們的實力,趕出學院!”

“先把這裏打掃乾淨!要看不見一丁點兒的血跡。之後,連續一個月外院的區都是你們九個人負責清掃,做不好,一個月之後等着直接退學吧!”韓濤丟下這麼一句話,就帶着外院的幾個導師,分別帶着十來個新生向着校場走去了。

開學大會,一般會是由內院的院長——步同主持,有時候幸運的話,說不準院長華雲天閉關出來,也會出席着。

對步同很不感冒的韓濤,對於這次沒有院長華雲天出席的大會,根本就提不起半點的興趣。

加上這幾年來,外院培養出來的武者沒有一個能稍稍領略同歲的內院弟子,讓一向並不太注重天賦,而在意後天努力和意志的韓濤大失所望。

自然不會去看步同那得意洋洋的臉色,那樣不是純粹地自己找氣受嗎?

而因爲先前發生的一系列事情,王野受傷事件的後續處理、莫天的身份背景等等都需要他去處理。

有去聽步同白話的功夫,這些事情也就都完成了!

將所有的新生都送到了校場上,韓濤沒有跟着導師學員一起進去,立即轉身離開了。

外院地導師也沒有絲毫的驚奇,一副習以爲常的樣子。步同副院長和自家院長的不和爭端由來已久,這近乎是每個導師學員都知道的事情。

“大會結束之後,到我院長處去一下!”

韓濤的聲音突然響在了莫天的耳畔,讓莫天瞬即循聲望去,看到的是韓濤對他略略微笑着點了點頭!

【今天實習累得半死,一個字都沒有碼!下午矇頭睡到現在,一覺醒來手臂都腫了一圈,一連幾天的四更,手指更是酸的受不了,唉!苦逼寫手傷不起啊!】 和地星一樣,皇家武者學院的新生開學典禮與普通高校的毫無二致。

學院代表——步同的發言,一樣是那麼的官方和毫無營養。

在大片地瞌睡聲中,步同表示了對這次入校新生學員的肯定。

當然,內院和外院的爭鬥讓步同在發言中多次隱晦或者明白地暗暗影射着外院的無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