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公孫紫若無奈,說道:“那又怎麼樣,你不覺得慕容行空這樣對待你,已經很不錯了嗎?別人再怎麼也算是校園裏面的二把手。”

葉風鈴突然問道:“紫若,你是不是喜歡蕭揚?”

公孫紫若一陣驚訝,反問道:“爲什麼會這麼問?”

葉風鈴笑着說道:“要不然,你爲什麼總是想把我推給慕容行空呢?難道蕭揚很差嗎?”

公孫紫若聞言,心裏也不知道爲什麼有些慌亂,難道,自己這樣做的理由,僅僅是如此?

“我也不知道。也許,我是有點喜歡他吧。”公孫紫若輕嘆一聲,說道。

葉風鈴笑了:“可是,他最喜歡的是我。你比我晚認識他好幾年。”

公孫紫若也笑了,“時間並不能代表什麼。”

葉風鈴:“感情也需要時間來沉澱的,對吧。”

公孫紫若無語,轉移話題說道:“你要這樣一直等他?”

葉風鈴笑着道:“等待也是一種幸福!偶爾想一想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同樣也是一種幸福。”

公孫紫若:“你已經無可救藥了。你明明知道……”

葉風鈴阻止了,說道:“有些事情,大家心裏明白就可以了。也許,現在這種結果並不是最壞的結果。你知道,蕭揚並不懦弱!”

公孫紫若:“如果沒有你,他也許會活得更加舒服。”

葉風鈴:“難道把我換成是你他就能活得舒服了嗎?”

公孫紫若沉默了,兩個人都沉默了下來,可是,寢室裏面並沒有安靜下來,葉風鈴的手機一直在響着,沒有間斷……

終於,葉風鈴沒有辦法地拿起了電話,沒有等對方搭話,很無奈地說道:“對不起,我現在沒有空!”


對面一陣沉默,葉風鈴也覺得自己似乎的確是無情了點,不過,對於這個人,葉風鈴的確是生不出一點的愛情,所以,她只能拒絕。

對方的無言讓葉風鈴有一些害怕,不知道爲什麼,她突然地害怕了……

“老婆,是我。”

蕭揚那在耳邊縈繞千百遍的聲音從話筒裏傳了過來,葉風鈴真的顫抖了,難怪她會害怕,因爲她拒絕的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呀!

葉風鈴拿着電話,眼淚充盈了滿框,她有些哽咽地說道:“你回來了。”

蕭揚淡淡地聲音掩飾不了那無限地深情,“是的,我回來了。我好像說我過我只是休學半年吧?”

葉風鈴問道:“你真的回來了?”

蕭揚回答:“我真的回來了。”

“你回來了。”

“我回來了。”

……

站在樓下,蕭揚靜靜地等着,看着那宿舍樓出入的門口,想象着自己夢中的人兒,希望,她仍然幸福!

葉風鈴照了很多次鏡子了,問道:“紫若,我這一身怎麼樣?”

公孫紫若淡淡地說道:“已經很好了,你已經問了我很多次了!”

葉風鈴笑了:“就是要多問幾次,我要讓他看到我最美麗的樣子。”

公孫紫若:“你已經很美麗了。你應該下去了,別讓他等久了。”

葉風鈴聞言,笑了笑:“你還知道關心他呀,你也該換套衣服,這樣下去像個什麼話!”

公訴紫若:“我穿那麼好看幹什麼?”

葉風鈴:“給他驚喜呀!”

公孫紫若笑了,說道:“你給他驚喜就夠了。我給他驚喜幹什麼,他可不是我的男朋友。”

葉風鈴仔細看了看自己在鏡子裏的樣子,終於感覺到已經無可挑剔,和公孫紫若下樓了……

當蕭揚看到從樓裏走出來的女人時,他第一眼就認出了她。

她的臉在蕭揚的心裏閃過了無數次,而這次,是最清晰的,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在一剎那間只剩下蕭揚的影子,蕭揚從她的眼裏看到了自己,只有自己。她的鼻子翹了起來,她臉有着酡紅,她的脣有着殷紅的誘惑,她的脖子很白,她的胸亭亭玉立,她的腰很細,她的腿很長……

她,穿着一套白色的長裙,穿着一雙白色高跟鞋,頭髮已經很長了,有一束留在了肩頭,大部分放在了背部差不多可以達到腰間了,她戴了一副水晶般的耳環。

即使是公孫紫若在旁邊,也完全被葉風鈴的光芒所掩蓋,她,就像童話世界裏的精靈出現在世間……

蕭揚看着她,她也看着他。

蕭揚站在路邊,行李包放在了地上,他伸開了雙手,敞開了自己的懷抱。

葉風鈴眼中閃爍着淚花,跑了過去……

撲進蕭揚的懷裏,葉風鈴哇哇大哭起來,哭得很傷心。

蕭揚抱着她,任她在自己的肩頭哭泣,任她用淚水將自己的衣衫打溼,他撫摸着她的頭髮,將她的頭髮輕輕地梳理理着,什麼話都沒有說,臉上的表情是——微笑。

當然,他不會注意到前方公孫紫若的身影,不會注意公孫紫若複雜的眼神,不會注意。因爲,他的眼裏和葉風鈴一樣,只有對方的身影! 站在碧海軒的頂樓,所有人都覺得很吃驚。吃驚的並不是這裏有多麼地奢華,多麼的盡善盡美,他們吃驚的是蕭揚爲什麼有能力請他們到這裏來。

蕭揚看着眼前的熟人,微笑着請他們一一坐下。


這些人中,葉風鈴自然是不必說了。還有公孫紫若,公孫紫軒和易輕揚,李月婷和東方輝煌,還有蕭揚的室友馬俊和他的女朋友張婷,鬍子強和他的女朋友吳珊,劉星星和他的女朋友陳橙。

看着這些人,蕭揚露出了很多笑容。

一一招呼他們坐下,然後大家坐在一起,吃着碧海軒的食物,欣賞着碧海軒的美景,享受着碧海軒五星級的服務……


在碧海軒的藤椅上,大家坐在一堆,各自聊着自己的生活,聊着自己的大學趣事,聊着自己的未來。

公孫紫軒終於忍不住問蕭揚道:“蕭揚,你這半年是怎麼過的?看起來你似乎經歷了很多事情呀?”

蕭揚聞言,看了看公孫紫軒,笑着說道:“你可都是有老公的人了,怎麼還這麼喜歡追查別的男人的事情呀!”

公孫紫軒一陣氣氛,立時翹起嘴說道:“哼,不說就算了,誰稀罕呀!”

蕭揚笑着,沒有回答,看着易輕揚:“輕揚,你可得多管管你這個未來老婆,說不定以後要騎到你頭上去的哦!”

易輕揚笑了笑,看了看身邊的公孫紫軒,“這個,蕭揚,你放心。”

蕭揚又看看李月婷,對東方輝煌說道:“輝煌,月婷大小姐第一次聽到自己有個未婚夫的時候,差點去跳崖。呵呵,現在看來,還好你長得夠魅力,否則,月婷大小姐說不定都跟某個帥哥私奔了!”

李月婷一陣氣憤地說道:“蕭揚,你回來就揭我短是吧,小心我收拾你!”說着,拿起石桌上的一顆葡萄,準備給他來那麼兩下。

東方輝煌連忙制止,對於李月婷的脾氣他也算是摸得比較透了,遂笑道:“好了,蕭揚剛回來,你要修理他是來日方長嘛!今天得給點面子。”

李月婷聞言,到也聽話,將葡萄扔進了自己的嘴裏,對蕭揚說道:“看你長帥了的份上,這次就饒了你!”

馬俊雖然也有些好奇蕭揚的際遇,但看到大家問蕭揚都沒有個結果,也就懶得問了,反正蕭揚現在看起來是神神祕祕的。

反正現在馬俊算是知道了,蕭揚和他們寢室的其他人都不是同一類人,人家結識的都是上層人物,更重要的是,那次國葬的典禮,大家也看到新聞了,都知道蕭揚的身份了。這樣的身份,又怎麼會是他們這些人能比得上的呢。

不知不覺,蕭揚和寢室其他人之間的距離也被拉開了。

態度決定自己的命運。

也許,有的人會覺得自己認識了一個大人物,自己高攀不上,連共同話題都沒有,就必須自己走開;而有的人會覺得自己認識了一個大人物,那是自己的機會,他會努力學習,去尋找共同的話題,去學**人物的優點,讓自己也更加優秀,最終,讓自己也成爲一個大人物。

如果一個人的態度如此,他自己的態度不改變,你又如何讓別人能改變對你的態度呢,即使是簡單地說一句話。

蕭揚雖然變的有些神祕,但是,他還是很重感情的,對於大家,他同樣也是非常熱情的。所以,並不是說自己在碧海軒請客就證明了自己似乎比寢室裏面的人就高人一等了,他只是覺得自己有這個能力,能讓大家吃得好,玩得好,那麼,他就讓大家能夠盡情地享受這一餐,這就是蕭揚的觀點。

蕭揚看着寢室裏的幾位大哥似乎都有些拘謹,但是他自己卻無能爲力。這是一個態度的問題,是一個人的思想問題。並不是蕭揚能夠輕易就糾正的。只是,蕭揚同樣盡最大的努力讓大家融入這個圈子,大家一起聊起話題來,同樣,也包括他們的女朋友。

最後,大家各自一對一對地回學校。

蕭揚和葉風鈴走在一起,走在那曾經熟悉的校園,走在那校園的操場上,走在那紅峯頂的亭廊中,風景變了,但是,人未變,感情未變。

蕭揚摟着葉風鈴坐在椅子上,問道:“老婆,這半年過得還好吧。”

葉風鈴躺在他的懷裏,說道:“還好。”

蕭揚撫摸着她的長髮,說道:“我知道你肯定受了很多苦。”

葉風鈴聞言,眼睛一紅,說道:“我沒有受苦,苦的是你。”

蕭揚笑了,抱緊了葉風鈴,“我們以後不會再苦了。”

葉風鈴:“這半年你幹什麼去了?”

蕭揚聽了,身體有些僵硬,說道:“你很想知道?”

葉風鈴看着蕭揚,能感覺到他的不自在,點了點頭。

蕭揚看着她,思緒慢慢地飄了回去,彷彿事情就在昨天一樣。

蕭揚的父母被進行了國葬,蕭揚當然也出席了,他出現在了整個世界的眼中。原本,蕭揚是想叫葉風鈴一起的,可是,被葉風雲拒絕了,葉風雲強制地將葉風鈴帶離了自己身邊,讓她無法跟自己去參加父母的葬禮。那一天,蕭揚感覺自己的心很冷,突然之間,蕭揚發現自己已經一無所有。

有些事情,蕭揚也在那一剎那間想通了,葉風雲雖然答應了自己和葉風鈴的交往,但是,並不意味着他們可以結婚。因爲,他們沒有注意到的是,葉風鈴和慕容行空的婚約並沒有解除。

慕容行空擁有競爭的權利,他可以用自己手中的權利讓蕭揚從葉風鈴的身邊消失。葉風雲並沒有阻止,因爲葉風雲期待的妹夫至少是可以能夠保護自己的妹妹不受到傷害的男人,而不是整天想着過平靜的生活,整天想着自己做個平凡的人就已經足夠。有些時候,你的家庭,你的關係,你的能力,決定了你已經步入了某個世界,無法回頭!

就像許多小說裏寫的那樣,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一入江湖,只有死了才能離開。在這個弱肉強食的社會裏,沒有向上爬的能力,那意味着你將死亡。

就像蕭揚的父母,他們的頭上的確是頂着榮光,可是他們卻是國家手中的一顆棋子,某些時候,他們的犧牲僅僅是爲了換取利益而已!

蕭揚突然發現到自己的內心其實很不想做棋子,他要做的是棋盤的棋手,甚至,是決定勝負的命運!

就像他創建寵物樂園一樣,他反對自己成爲三大聖地的棋子,所以他反抗了。

自由就像一陣風,如果你無法擁有捲起風暴的能力,那同樣,你只能被禁錮在某個狹小的空間,成爲別人取得清涼的工具!

蕭揚突然發現了自己的錯誤,自以爲自己嚮往平淡的生活原來是如此地錯誤,所以,他決定改變自己,帶着自己的所有,找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深思探索,尋找自己的路!

其中的經歷,蕭揚並不需要對誰訴說,他僅僅需要自己知道,僅僅需要自己知道。

所以,葉風鈴的問話他並沒有回答,他只是想,想着自己的路,該怎麼繼續!

晚上,葉風鈴和蕭揚住在了首都首屈一指的四季大酒店。

禁慾了半年的蕭揚猶如一隻猛獸,在葉風鈴的身上尋找自己避風的港灣,尋找自己生命的源泉。

葉風鈴躺着,她尖叫着,她咆哮着,她讓蕭揚覺得興奮,她像一個**那樣服侍着蕭揚,她就是蕭揚的妻子,她是蕭揚出門像貴婦牀上是**的妻子,她把她所有的愛戀都給了蕭揚,她把她自己的身體,她的靈魂都給了蕭揚。

蕭揚累了,很累,像個孩子般的睡在了葉風鈴的懷裏。

葉風鈴也累了,淚水模糊了她的眼睛。

她的手輕輕地撫摸着蕭揚的身體,撫摸着那胸前與背部的傷痕,那紅色的傷疤看起來有些非常地恐怖,彷彿是魔鬼的利爪給他抓出的傷痕……

她知道蕭揚受了很多苦,她知道,她感覺得到……

所以,她用自己的方式讓蕭揚感到快樂,用自己的愛去融化那蕭揚心中的極端邪惡,用愛去撫平他那傷痕累累的心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