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其一個賭客因爲太激動,抱住旁邊的賭客瘋狂的親吻起來。

旁邊的賭客同樣激動無,抱住對方也瘋狂的親吻起來。

不過當他們吻了幾下後突然愣住了,然後分別向後退開,彎下腰捂住嘴乾嘔起來。

“我的天啊!你的嘴好臭啊!”其一個賭客大聲的埋怨起來。

另外一個賭客大聲的反駁道:“好像你的嘴很香似的。”

聽到他們的話,四周的賭客紛紛哈哈狂笑起來。

“噹噹噹”的聲音突然響起,吐幣口將大家贏到的籌碼全部吐了出來。

人們立即將籌碼全部揣入自己的口袋。

秦巖拿出一百萬籌碼押到了二,所有的賭客也將籌碼押到了“二”。

這一次沒有人再懷疑秦巖的能力,當所有人都押完後,轉盤的指針開始旋轉,然後慢慢的慢慢的停在了“二”的位置。

“噹噹噹”的聲音再次響起,一個個籌碼再次從吐幣口吐出來,人們喜笑顏開的收好自己的籌碼。

報告上將,萌妻來襲! 接下來秦巖將籌碼又分別押在了“三”,“四”,賭客們也跟着秦巖接連將籌碼放在了相應的位置。

每一次秦巖都押對了,大家跟着秦巖掙的盆滿鉢滿。

當秦巖準備押“六”的時候,一個人在遠處高聲大喊起來:“等一等!”

所有人都轉過頭向說話的人望去。

這是一個衣着光鮮的年人,他滿頭大汗的向秦巖跑來,身後還跟着十幾個人。

看到這個年人,其一個賭客壓低聲音悄悄的對身邊的人說:“這是咱們賭場的老闆托馬斯,看來是來阻止咱們賭錢的。”

聽到賭客的話,秦巖眯起了眼睛,同時在心冷笑起來:你終於出現了。

托馬斯排開人羣擠到秦巖面前,抹掉額頭的汗,陪着笑臉對秦巖說:“這位先生不要再賭了,你再賭的話我們賭場要賠死了。”

剛纔秦巖賭了四輪,賭場已經整整賠掉了兩億四千萬的美金。

這相當於整個賭場七八個月的收入。

“先生,我現在正式邀請您成爲我們賭場的鑽石會員。不不不,您是帝級的會員,您想我們五樓隨時都可以。”

“哦,是嗎?不過我現在不想去了。”

如果剛纔皮特不出來誣陷秦巖,秦巖早接過了托馬斯的橄欖枝。

但是皮特在托馬斯的授意下,居然敢誣陷秦巖,這讓秦巖很不爽。

“先生,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哼!剛纔你讓皮特栽贓嫁禍我的時候,爲什麼沒有想到日後好相見!”

停頓了一下,秦巖轉過頭對在場的所有賭客說:“各位,咱們繼續!”

說罷,秦巖將一百萬籌碼壓在了“六”!

所有的賭客都跟着秦巖將籌碼壓在了“六”。

看到這麼多人跟着押,托馬斯的眼睛都綠了。

如果這一把再被押,托馬斯將馬又損失七八千萬的美元,他可損失不起了。

“先生,不要啊!不要啊!”托馬斯抱住了秦巖的胳膊。

秦巖甩開托馬斯的胳膊,按下了開始按鈕。

與此同時,其他賭客也按下了開始按鈕。

呆萌小妻馴夫手冊 羅盤的指針開始迅速轉起來。

“我告訴你們,這一次無論誰贏了,我都不會給你們兌現的!”托馬斯被逼急了,對着在場的賭客們大聲吼起來,他準備耍無賴。

聽到托馬斯的話,所有的賭客都急了。

“你說什麼?我們又沒有違反法律法規,你爲什麼不承認?”

“該死的資本家!我們輸錢了你們承認,我們贏錢了你們爲什麼不承認!”

“……”

托馬斯被駁斥的面紅耳赤,他咬着牙說:“因爲他出老千了!”

“我出了嗎?你哪隻眼睛看到了?你有證據嗎?”秦巖眯起眼睛說,眼滿是不屑。

“這……這……總之你肯定出了,否則你不可能每次都能拿到二十一點,否則你不可能讓轉盤從一轉到四,這不符合科學!”

剛開始,托馬斯不知道該怎麼反駁,緊接着他找到了反駁的證據,那是常識。

他說的沒有錯,沒有一個人可以一直拿到二十一點,也沒有一個人可以讓轉盤從一轉到四。

聽到托馬斯的話,所有的賭客都沉默了。

他們也知道這不符合常理,也不符合邏輯。

秦巖笑起來:“這的確不符合常理,但是我想說的是,玩二十一點的時候,我根本沒有摸過牌!玩轉盤的時候也是你們提供的機器。我能這麼幸運,那是因爲帝眷顧我。”

一枝紅杏妃出牆 賭客們覺得秦巖說的也合情合理。

再加他們都不想承認秦巖出千,所以全部開始維護秦巖。

如果秦巖真的被證明出千了,他們所有人的籌碼將被宣佈作廢。

“對!是帝眷顧在這位先生!”

“沒有錯!即便是出千的王者也不可能做到每次都拿到二十一點!”

聽到秦巖和賭客們的話,托馬斯居然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指針停在了“六”,所有的人又贏到了不少的籌碼。

人們紛紛歡呼起來,有的大聲叫着,有的高興地跳着。

太古聖王 唯獨托馬斯和他的員工臉色鐵青地看着歡呼的人羣。

秦巖拿出一百萬籌碼押在了“七”,所有的賭客一擁而,同樣將籌碼押在了“七”。

看到這裏,托馬斯氣結於胸,張開嘴“噗嗤”一聲吐出一口鮮血,然後一屁股坐在地昏迷過去。

賭場的員工紛紛衝前,將托馬斯扶起來,大聲地呼喊起他的名字。

秦巖對此無動於衷,因爲這一切都是托馬斯在自作自受,根本不值得別人同情。

在這時,威廉走前,突然單膝跪在秦巖面前,擡起頭恭敬無地看着秦巖:“先生,求求你放過我們老闆吧!他也是一時糊塗!”

秦巖對威廉頗有好感。

剛纔兩人賭戰的時候,威廉沒有耍賴,更是在輸了之後大方地承認,並且要履行賭場的承諾。

“主人,五樓的賭局好像結束了,咱們還是不要在這裏糾纏了!”

在這時,慕容雪菡給秦巖悄悄傳音。 聽到慕容雪菡的話,秦巖覺得自己的確應該以大局爲重,畢竟幹掉殺手組織纔是大事。

“看在你的面子,我不和你們老闆計較了!好了,你起來吧!”

秦巖恰好借這個機會賣威廉一個面子。

威廉感激無,站起來激動地說:“先生,謝謝你!以後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您儘管說!”

秦巖點了點頭,轉過頭向四樓樓梯口走去。

看到秦巖要走,一些貪心的賭客立即圍來:

“先生,再賭幾把吧!我們還沒有贏夠呢!”

“是啊!是啊!再來幾把吧!”

聽到這些傢伙的話,秦巖忍不住調侃起來:“你們這些貪心鬼,自己去賭吧!我還要事要做呢!”

說罷,秦巖沒有再理會其他人,走到了四樓樓梯口。

此刻五樓的賭局結束了,那些大佬們正從五樓往四樓走。

“雪菡,你好好觀察一下,看看誰看到我有異常反應!”

秦巖雖然搜過出租車司機的記憶,但是出租車司機並沒有見過殺手組織的高層管理,只是知道他今天在這裏賭博。

而且高層管理每次和出租車司機通話的時候,都利用變聲軟件變聲,所以出租車司機同樣分辨不出高層管理的聲音。

不過這個高層管理肯定認識秦巖。

所以秦巖此刻只能通關觀察所有大佬的反應,來確定誰是殺手組織的高層。

“好的,主人,我明白了!”慕容雪菡給秦巖傳音道。

參加完賭局的大佬們看到賭場裏面鬧哄哄一片,一個個詫異無地睜大了眼睛。

他們以前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

“這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

“……”

好幾個大佬一邊走一邊議論起來,很快下了四樓,並且向三樓走去。

通過觀察,秦巖發現所有的大佬都很平靜,沒有一個人看到他露出異常表情。

秦巖還以爲自己沒有看清楚,立即給慕容雪菡傳音:“雪菡,有沒有人看到我露出異常表情?”

“主人,我沒有看到!”

“啊?什麼?你沒有看到!”

“是啊!我並沒有發現!主人,是不是那個高層管理並不在這些人?”

秦巖原本也是這麼想的,但是秦巖很快否定了這個結果。

以高層管理的心智,即便發現了他,肯定也不會將驚訝表現在臉,而是深深地埋藏在心。

“他應該在這些人,我施展追魂術,讓這裏的孤魂野鬼跟蹤他們!”

秦巖念起咒語,開始施展追魂術:“天地問道,陰陽借法,普高萬靈,追魂覓魄!去!”

當秦巖施展完追魂術,七八個大鼻子藍眼睛的美國鬼飄了出來,在秦巖的指令下,跟在了這些大佬的身後。

五分鐘後,那些大佬們都去了地下停車場。

他們紛紛開車離開了賭場。

其一個女鬼捏爆了傳信符,將她的所見所聞傳給了秦巖。

秦巖拿起傳信符一看,面全是英。

秦巖會說英語,但是讓他看英,他有些還是看不懂。

畢竟秦巖在大學裏面學的是計算機。

秦巖拿出手機,將女鬼傳來的英輸進翻譯器,翻譯器在瞬間將一句句英翻譯成了。

雖然翻譯出來的很生硬,但是秦巖看完面的描述,大概能猜到是什麼情況。

女鬼說有一個六十歲的老頭,了車後長長舒了一口氣,額頭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老頭擦汗的時候手都在抖。

秦巖覺得這個老頭十之八九是殺手組織的高層管理。

“雪菡,我們走!”秦巖一邊給女鬼傳信讓她繼續跟蹤老頭,一邊給慕容雪菡傳音,讓慕容雪菡跟着他走。

慕容雪菡應了一聲,跟着秦巖向停車場走去。

了車,秦巖根據女鬼指引的方向,開車向老頭駛離的方向開去。

不過爲了不被發現,秦巖始終和老頭保持着一公里的車距。

十分鐘後,老頭的車突然開始瘋狂的加速。

嗯?這是怎麼回事?秦巖升起了不祥的預感,他覺得老頭肯定發現了他,否則老頭不會這麼做。

在這時,慕容雪菡大聲叫起來:“主人,小心!”

慕容雪菡聲音剛落,“砰”的一聲,一顆子彈打穿了汽車玻璃,想秦巖的太陽穴射去。

秦巖伸出手接住了子彈。

不過在接子彈的一剎那,秦巖一不小心踩住了剎車,出租車立即甩了一個漂亮的飄逸。

緊接着,又是“砰砰”兩聲,兩顆子彈穿過車身向秦巖的額頭射去。

秦巖低下頭,輕鬆至極地躲過去。

“主人,我去把這幾個狙擊手殺掉!”

“嗯!你去吧!”秦巖一邊說,一邊開車繼續追擊老頭。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飄出了車窗。

秦岩心裏面十分好,老頭是怎麼發現他的。

按理說他一直和對方保持着一公里的距離,對方根本看不到他。

七八分鐘後,老頭開車駛進了一個街區,他將車停在路邊,然後鑽進了其一戶人家,最後又通過這戶人家進入了一個地下室。

這個地下室非常隱蔽,幾乎沒有人能找到。

當年老頭借用這個地下室,甚至躲過多次聯邦調查局的搜捕。

不過老頭根本不知道,他被一個女鬼跟蹤着,他根本甩不掉秦巖。

與此同時,秦巖根據女鬼提供的信息已經知道老頭藏在了哪裏。

他將車停在街區,一步一步地向老頭藏身的住房走去。

當秦巖快要走到住房門口的時候,在數百米外的兩個狙擊手對準了秦巖,並且扣下了扳機。

兩顆子彈像閃電一樣向秦巖飛速射去。

秦巖向旁邊一閃,輕鬆至極地躲過了兩顆子彈。

兩個狙擊手驚呆了,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切,然後又同時扣下了扳機。

秦巖再次向旁邊一閃,又躲過了他們的攻擊。

接連兩次躲過狙擊手的射擊,他們整個人都懵了。

因爲他們從來都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

他們不信邪,覺得這不過是因爲秦巖運氣太好了,他們瞄準秦巖瘋狂地扣下扳機,準備將秦巖秒殺在他們面前。 子彈“砰砰砰”地從槍膛裏面射出,劃破空氣,“嗖嗖嗖”地向秦巖射去。

爸爸駕到 秦巖微微偏頭,躲過了第一顆子彈,微微沉肩,躲過了第二顆子彈,輕輕擡起手,躲過了第三顆子彈。

緊接着,秦巖躲過了第四顆子彈,第五顆子彈,以及剩下的五顆子彈。

躲每一顆子彈的時候,秦巖都是微微地扭動身體,好像不是在躲子彈一樣,而是在跳機械舞一樣。

兩個狙擊手徹底呆住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能接連躲過他們這麼多子彈,而且還那麼的輕鬆加愜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