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其他人陸陸續續走出去,躺在地上裝死的黃愛錢一副大夢初醒的模樣,他揉了揉眼睛,懵懂的問道:“發生什麼事了。”還在那裏裝逼!

黃世從瞪了他一眼,眼裏冒出火花,黃愛錢看到後麻溜的跑掉了。

手術檯已經交由木秋韻負責。陸豔清和阿牛在一旁靜靜守候着。

“陸姐姐,如果你以後想叫我做什麼事情,可以直接說出來!”阿牛輕聲說道:“你剛纔應該是很想我留下來,可是,你卻問我回辦公室還是留下,陸姐姐,不需要這樣的!”

“阿牛!”陸豔清有點歉意得看着他。“每次都麻煩你,我有點不好意識!”

阿牛微笑着,搖了搖頭。“陸姐姐,你看他們…”阿牛指了指手術檯上的王局長夫婦。“你看,那婦人需要做什麼,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他,而他也會毫無怨言的去做!陸姐姐,你可以叫我做任何事情,我都會像他那樣毫無怨言的去做的!”

陸豔清是個聰明的女人。阿牛,他們是夫婦,理所應當,你這樣比喻,是想說什麼嗎!陸豔清沒有回答,將眼睛移向別處,本來就亂亂的心情更加亂了。 嬰兒出生,順產,八斤四兩,和阿牛說得相差無幾,這麼胖,營養過剩,苦了婦人和醫護人員,忙活了近一個鐘,終於將婦人轉入住院部。聽見母子平安的消息,衆人都放了心,一看時間,已經是晚上七點多鐘,於是,大家向王局長打過招呼後,開始陸陸續續離開,在看到阿牛時都微微點頭,在他們看來,阿牛已經是一位名副其實的醫學專家,值得尊重。

阿牛和陸豔清一邊走一邊交談。“陸姐姐,那個人是什麼來頭,怎麼黃世從對他言聽計從!”

“他是衛生局的局長,H市所有醫院都隸屬於他的管轄範圍!”陸豔清解釋道:“阿牛,王局長明確說了要保你,你不用離開醫院了,這是件好事。”

“陸姐姐,其實,離不離開醫院我現在不在乎了,如果不是你在這裏,不用別人處心積慮的來趕我走,我隨時都可以離開,話又說回來,如果當初不是看到你的話,我也不會進這家醫院,更不會有之後發生的那些事情。”

陸豔清聽到後,停下來,有點怪異的看着阿牛,沒有說話。本一路走着的阿牛見陸豔清停下後也停了下來。“怎麼,陸姐姐,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你不會不能接受吧!”

陸豔清搖了搖頭。

“陸姐姐,你看上去氣色很不好!”阿牛看着她那張清秀的臉,關心的說道。“事情已經結束了,你爲何還會這樣!”

陸豔清摸了摸自己的臉,已經能夠從臉上看出來了嗎!“哎”她嘆了一聲氣。“我就是這個樣子,總會想到這兩條生命要是沒了該怎麼辦,一想到這個,我心裏就發慌,阿牛,這次真的謝謝你!”

“謝我幹什麼!”阿牛微笑着。“我醫好的又不是你!”

“阿牛,我好害怕,知道嗎!”陸豔清又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我一遇到這種這種事情,我就控制不住自己,兩條生命啊!如果你沒有醫好他們,我心裏會熬不住的!”

“陸姐姐,事情真的已經過去了!你不要再耿耿於懷。”看着她驚慌成這樣,阿牛有點心疼了。“陸姐姐,可能是你把醫生這個職位看得太重要,纔會這樣!”

陸豔清長長的舒了口氣,希望自己能平和些,可是,天性如此,很難放下,自己學藝不精差點誤了事,有着不可推卸的責任!


“陸姐姐,醫生不是救人的菩薩,總會遇到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你爲什麼就不能釋懷呢!”

陸豔清絕美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愁容。“阿牛,你說的確實有道理,可是,有時候人是很難控制自己的思想!越是不想就越是想得厲害。”

“陸姐姐,我想幫你!”

“阿牛,你已經幫我了!”

“我說的不是這個!”阿牛很疼惜。“陸姐姐,你應該學會放鬆,學會如何治療自己!”

“這是心病!能治療嗎!”陸豔清明亮的眸子一直看着阿牛,臉上始終有種疲倦與不安。

哎!阿牛心裏嘆氣一聲。陸姐姐,你不要這麼自責,不要這麼緊張,你完全可以不必如此,不是所有的專家都束手無策嗎,陸姐姐,你始終是個女人!是個女人就應該在遇到困難的時候找個男人靠一靠,而不是自己一個人承擔下來,你應該學會依靠,我阿牛願意做你的依靠!“陸姐姐,如果你不知道如何放鬆,我倒是有一種放鬆的方法!”

“是什麼!?”

“陸姐姐,你覺得我怎麼樣!”阿牛莫名其妙的問了這句,他眼裏有些真誠的東西在閃動。

“阿牛,你…”陸豔清這個時候竟然有點不敢去看阿牛的眼睛,好像他的眼睛裏有兩團火焰,一看自己就會燙傷,就會融化,她心亂如麻,不知不覺低下了頭。

“陸姐姐!”阿牛溫和的叫了一句,同時伸出鹹豬手握住了她那雙冰清玉潔的細手。“我想幫你,你這個樣子讓我很心疼!”


如此大膽的動作,如此直白的話語,讓陸豔清這美麗的女人有點不知所措。“阿牛!”陸豔清掙扎了一下,可是,被阿牛抓得死死的,掙脫不出來。“阿牛,別這樣!”她有點哀求的看着他。“這裏是走廊,會有人看見的。”

“陸姐姐!”看到她掙扎的反應,阿牛輕聲說道。“我從來都沒想過要傷害你!請你相信我!”阿牛的眼睛亮了一下,對陸豔清使用了魅惑之術的情動,阿牛已經是打通絕脈的強者,比普通人要強悍百倍,現在用起魅惑之術也比之前強悍百倍,即使陸豔清是冷淡型的姐姐也抵抗不了,她望着阿牛,眼裏出現一絲沉醉的色彩。她安靜下來了,沒有再掙扎。

“陸姐姐,我知道有一種方法可以讓你放鬆!”阿牛望着她那雙漂亮的眸子。

“什麼方法!?”陸豔清心裏暖暖的,覺得阿牛周圍都閃着小星星。

“就是…就是…”阿牛靠近陸豔清,將他那張豬嘴慢慢得往她臉上湊了過去。

陸豔清明白阿牛要做什麼,半是欣喜,半是害怕,微微的將頭往後移,風輕雲淡的臉上不禁飄起朵朵紅霞。

兩人雖然都很慢,但阿牛靠近她的速度明顯要比她躲閃的速度快,最終,阿牛親在了她秀麗的臉上,阿牛覺得他的嘴脣碰到了一層薄冰,寒冷,生硬,但阿牛願意繼續探索,願意用自己的嘴脣去融化她,改變她。

當陸豔清觸碰到阿牛的嘴脣時,她覺得觸碰到了兩團火焰,很溫暖,長這麼大,從來就沒有被男人輕吻過,她一間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拒接嗎,自己似乎有點期待這種感覺能夠長久些!接受嗎,可是,陸豔清心裏非常清楚她和阿牛在做什麼!自己真的願意接受這個男人嗎!她還沒有好好的想過這個問題。

阿牛沒有繼續下去,而是挪開,親吻之後,看着她,溫和的說道:“陸姐姐,剛纔是什麼感覺!”

陸豔清雖然處在情動的影響之下,但她畢竟是個未經世事的女人,這種問題怎麼好回答呢,她擡起頭,有點幽怨的看了阿牛一眼,什麼都沒說。

“陸姐姐,剛纔你是不是覺得輕鬆了一些!”阿牛說這話時眼睛很明亮,很好看。

輕鬆嗎,是的,剛纔自己沉浸在那種陌生而美妙的感覺中,確實有着一種異樣的體會。緊張沒有了,自責也沒有了,心裏有着一種莫可名狀的快感。

“陸姐姐,我們還可以這樣!”阿牛說着,以一種很快的速度吻向了她那兩片像雪蓮花瓣一樣的雙脣。阿牛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她根本就沒有反應的時間。

他們的雙脣糾纏在了一起。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但對出於激烈對陣中的男女來說,這是微不足道的,房間裏開始出現肉體碰撞的聲音以及女人**連連的呻*吟聲。

第二天,陽光明媚,空氣新鮮,激戰了一夜的男女還躺在牀上昏昏欲睡,一束陽光透過窗戶,窗簾空隙,照射在陸豔清秀美的臉上,就在昨天,她還是個未經人事的黃花姑娘,可是,也就是在昨天,她把自己所有的第一次都給了睡在她身旁的這個男人。經過阿牛的觸摸滋潤之後,她清冷的臉上顯示出一絲紅潤,非常迷人,對於女人來講,最好的營養品就是男人的愛惜和撫摸。

窗簾輕輕抖動,陽光在她臉上跳躍,或許是陽光照在了她的眼睛上,有些感應,她皺了皺黛眉,之後,睜開美眸,她醒了。而昨天發生的一切立刻涌現到了她的腦海裏,她看了看自己,身上一絲不掛,幾處柔軟性感的地方還印着親吻過的痕跡,可見,阿牛昨天是多麼的賣力。

天啊!她現在清醒了,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覺得昨天發生的事情匪夷所思。我怎麼和阿牛幹出這種事情了!哎,她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之後,輕輕起身,來到客廳,在沙發上找自己被阿牛拔下的衣服,迅速穿好,這才覺得安穩些。

陸豔清朝房間裏看了看,秀美的臉上隨即露出了一絲紅暈。怎麼辦,要不要叫醒阿牛,好尷尬啊,還是不要叫了吧!陸豔清打算就這麼開溜。可是,當她準備離開時,卻聽見阿牛起牀的聲音。“老婆,去哪裏,不做早餐給老公吃嗎!”阿牛睡眼惺惺,正伸着懶腰,伸懶腰本沒什麼的,可是,這貨,身上一絲不掛,伸懶腰的動作讓他這幅尊榮更加突出。

結果,陸豔清秀美的臉上又多出了幾絲紅暈,她真後悔自己爲什麼要轉頭去看他!阿牛也太隨便了!他,他竟然還喊自己老婆!還要我做早餐!陸豔清心裏五味雜陳,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咦!”阿牛看見背對着自己的陸豔清一言不發,覺得納悶。“老婆啊,你怎麼了!”他走過去,始終沒有穿衣服的覺悟,阿牛心裏是這樣想的:昨天咱們都那樣,該看的地方一個都沒落下,該親的地方也都留下了烙印,沒必要遮遮掩掩的。

“阿牛,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陸豔清終於說話了,她很難接受阿牛一絲不掛的出現在自己面前,那樣會很彆扭,現在,畢竟天亮了嘛,很多事情都不能像晚上那樣。

“老婆,穿衣服幹什麼嗎!”阿牛輕飄飄的說道,走過去,從背後摟住了她,就像昨天那樣。他這個動作把陸豔清嚇了一跳,她急忙掙脫開來,有點怨言的看着阿牛,可是,看了一眼,她就低下了頭,實在是沒辦法直視。“阿牛,你穿好衣服先,我有話跟你說!”

阿牛感覺到了一絲不妙,昨天,陸姐姐是很熱情的,今天一覺醒來,怎麼就變了個樣呢!雖然沒有以前那麼冷淡,但也不是一對發生了關係的情侶應有的態度。阿牛點了點頭,從地上撿起自己的衣服,穿好。阿牛本想再叫她老婆,可是,有了剛纔那一絲不妙的感覺後,阿牛怎麼也叫不出口了。“陸姐姐,我已經穿好了,你可以轉過身子來了!”

“阿牛,你渴不渴,我去給你倒杯水!”陸豔清心裏七上八下。和阿牛發生這種事情,她都不知道怎麼面對好。怎麼說呢,感覺和阿牛親近了不少,平時對這個男人也有些好感,也不是說很難接受這件事情。只是,覺得早了點,如果再晚個三五年,自己可以很坦然的接受,可是現在,感覺不是很好!

“不用!”阿牛嬉皮笑臉。“昨天喝姐姐的口水都喝飽了,哪裏還會口渴啊!”

陸豔清聽到後黛眉微皺,顯然她不是很喜歡聽這樣的話。“阿牛,別胡說!”

“陸姐姐,你怎麼了!”阿牛有點詫異得看着她。“你忘記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了嗎,陸姐姐,你可不能這樣,天地良心,這可是我阿牛的第一次啊!”阿牛的表情有點誇張。

陸豔清輕輕的笑了一下。“不要臉,說得好像自己吃虧了一樣,那也是我的第一次好不好!”

“姐姐,既然都是第一次,這不很般配嘛!”阿牛看見陸豔清笑才安心了一點。“姐姐,你是不是有些放不開!”阿牛雖然看上去大大咧咧,但有些事情他還是懂得的。

“嗯!”陸豔清點了點頭。“阿牛,我想跟你談談!”

於是,阿牛和陸豔清牙沒有刷,臉沒有洗,就坐在沙發上,那個昨天耳鬢廝磨的地方,開始談心了。“阿牛,我們能不能當作昨天什麼都沒有發生!”陸豔清定了定神,和阿牛商量呢。

“什麼!?”阿牛聽到後很驚訝,不解的問道。“爲什麼!”阿牛是真心喜歡這個女人,既然和她有了夫妻之實,那就應該好好的照顧她,討她歡心。現在,她竟然說出這種話。阿牛可是極度討厭***這種玩意,要來就來長久的,一次怎麼夠呢。

“阿牛,你彆着急!”陸豔清急忙說道:“昨天我的狀態有點不對,我…”陸豔清吞吞吐吐的,都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想說的話了。“阿牛,我希望你能明白,我沒打算這麼早成家!從來就沒有想過,我覺得一切來得太快了,我接受不過來!我需要時間!”

“那也不需要把昨天發生的事情當作沒有發生啊!”阿牛弱弱的說道,一副吃癟的樣子。“你要是不想再發生關係了,那我們就不來,我可以等的,我可以先做你的男朋友,接你下班,在你生日的時候,給你送蛋糕,在你傷心需要安慰的時候,逗你開心…”

陸豔清聽到後,心裏柔軟了起來。但是,她還是搖了搖頭。“阿牛,其實我是很難接受有個男人就這樣的走進了我的生活,以前我都是一個過得好好的,現在,阿牛,我真的需要時間。”

“姐姐!”阿牛聽到後,心情極爲失落。本以爲和她發生了關係,她就會死心塌地的跟着你,誰知道完全不是這麼回事,現在的女人真強悍!“可是,姐姐,我是真心喜歡你,我們怎麼就不能在一起了!”

“哎!”看着阿牛失落的樣子,陸豔清心裏有點不是滋味。“阿牛,太快了,給我點接受的時間,我們暫時放下昨天發生的事情,還像以前一樣好不好!”

“不好!”阿牛搖了搖頭。

陸豔清不再說話,他們沉默了一會。

哎,這是怎麼一回事,按理說,昨天發生的事情對我有利啊,得了便宜的是我,拍拍屁股就走人,我應該高興纔對啊,可是,我怎麼高興不起來反而還覺得失落呢。哎,阿牛再次嘆了口氣,早知道這樣,就應該聽阿蓮小妮子的話,泡泡妞就可以了,不要付出什麼真感情,現在,自己真的受傷了。“好吧,陸姐姐,就按你說得辦,如果這樣做真的能讓你高興,我願意聽你的話,試着將昨天發生的事情放下。”

“好!”陸豔清聽到後,心裏患得患失,本以爲自己和阿牛不再提昨天發生的事情,自己可能舒服點,可是,當阿牛說他會試着放下時,心裏怎麼又有點害怕起來了呢!人就是這樣,當這件事情已經確定,就會擔心後一件事情。她不禁想到,要是阿牛真忘了,該怎麼辦! 今天是星期一,又可以見到伊美女了,阿牛本應該高興。可是,醫院的事情還沒有了解,再者,和陸姐姐發生了這種事情,阿牛有點悶悶不樂,其他美女也沒有以前的那股熱乎勁。於是,他匆匆忙忙到公司報道一下,留了一張紙條,說自己去見客戶之後,就急衝衝的來到醫院上班。

陸豔清比阿牛先行一步到醫院,他們倆分開來走,避人耳目。阿牛是個多情種子,雖然答應陸豔清試着放下,可是,他真的放不下,心裏的陰影很重。“陸姐姐,我阿牛的第一次就這麼被你給毀了,早知道這樣,還不如跟秦姐姐去鬼混呢!”看來,冷淡型的姐姐真的不好惹,在男女之事方面真的要冷淡很多,其實發生了關係,效果也沒有其他女人好。

阿牛來到醫院,看見黃世從在大門口守着,這老頭來這麼早幹什麼,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阿牛納悶呢,竟然已經和他鬧翻,沒有必要給他什麼面子,阿牛把頭一扭,當他是空氣人!視而不見,院長又怎麼滴,那是別人的,不是我阿牛的。

阿牛這麼不給面子,黃世從應該很丟臉纔是,可是,他卻迎了上去,笑眯眯的說道:“阿牛啊,我有事情找你呢!”他和阿牛並排走着。

“怎麼,看見我來了,心裏不舒服啊!”阿牛揶揄着。“放心吧,你看我不順眼,我也看你不順眼,我們倆是要走一個人的,等我跟王局長的夫人和兒子連續做幾天檢查後,我就走,你不用那麼心急,知道嗎!”

“呵呵!”黃世從一臉笑容。“阿牛,走什麼啊,咱們誰也不走,你這次立功了,醫院表揚你還來不及,怎麼捨得讓你這樣的人才走掉呢。阿牛,要不是你妙手回春,我們醫院就危險了。王局長的脾氣我是清楚的,他小孩沒了,一氣之下,說不定,隨便找個什麼理由將我們醫院取締掉也是有可能的。”

阿牛不屑得瞟了他一眼,吧唧吧唧的說道:“說起隨便找個理由抹黑,黃院長,這不是你最拿手的事情嗎!”阿牛暗指黃世從找人誣陷他的事情。黃世從是隻老狐狸,一定就聽出了阿牛話裏的意識,但是,他卻明白裏揣着糊塗,裝作沒聽出來。

“呵呵”黃世從傻傻的笑了一下。“阿牛,我準備今天下午,召集醫院所有人,表彰你這次立下的功勞,阿牛啊,到時,能不能麻煩你上臺講幾句話,當作是鼓勵鼓勵大家,怎麼樣!”黃世從言辭懇切,對阿牛客客氣氣。

這老狐狸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阿牛被他逗樂了。“黃院長,我很想說,你真的很賤!我阿牛雖然也是個賤貨,但人品還是可以爆發的,但你這種賤是最沒有人品的!”


賤!黃世從聽到後,一張老臉緊繃了點,這個兔崽子說話實在是太打擊人了!黃世從真想叫保安毒打他一頓,可是,沒有辦法,現在,這兔崽子是王局長身邊的大紅人,不能得罪,非但不能得罪,還得討好他。這也是黃世從一大早在醫院大門口等阿牛的原因。薑還是老的辣,黃世從雖然心裏恨透了他,表面上卻笑臉相迎。“什麼賤不賤的,不管了,阿牛啊,這是兩萬塊錢,我特意從財務部提起出來給你的。”

阿牛瞟了瞟,黃世從手上拿着一個信封,鼓鼓的,裏面估計就是他說得兩萬塊錢了。“怎麼,就給我結好工資了!”

“不是,不是!”黃世從趕緊解釋。“阿牛你別誤會,這是對你的獎勵,你給醫院帶來了榮譽,理所應當得到些物資上的回報!”

說話的這回,阿牛和黃世從已經到達了辦公室。黃世從拿着信封一副要塞給阿牛的樣子,可是,阿牛並沒有伸手去接,而是,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來,沒有理他的意識,弄得黃世從好尷尬啊。“說吧,你這樣做到底想幹什麼!”阿牛笑了笑。“我不信你會對我這麼好,大家都是聰明人,有話直說吧,如果我能辦到,我就去辦,如果不能辦到,我也會直接拒絕。對於你來說,我不會考慮太多,這你應該清楚。”

阿牛赤條條的話又讓黃世從一頓氣結,這個兔崽子!黃世從心裏已經將阿牛罵了無數遍。“阿牛啊!”黃世從勉勉強強的笑了一下。“昨天,王局長不是說要你繼續留在醫院上班嗎,我的意識是你能不能不要再提醫療事故那件事了!我承認是我調查得不夠仔細,冤枉你了!你是無辜的。”

阿牛搖了搖頭,弱肉強食啊,之前一個勁的往自己身上潑髒水,現在,蹦出了個王局長之後一切都變了。“這個,我可以答應!”

“真的!”黃世從很驚訝。以爲阿牛會百般刁難自己,在王局長面前抹黑自己,可是,他卻這麼爽快答應了,不會有詐吧!

就在黃世從琢磨的時候,阿牛開口說話了。“你是不是覺得很奇怪,我會這麼爽快的答應!”阿牛輕佻的笑了笑。“那我現在就告訴你,原因是,只有你才把王局長看得那麼重,我不需要向他彙報什麼!另外,我阿牛光明磊落,不會做出打小報告的事情來。”

“呵呵”黃世從這回安心了。“阿牛,你答應了就好!那這獎金…”黃世從說着將信封放在桌上,遞向阿牛。

兩萬塊錢,對於一個醫生來說也不少,黃世從相信阿牛會收下,因爲他覺得阿牛夠聰明,不會讓自己吃虧!可是,他想錯了。“拿回去!”阿牛不屑的看了一眼。“你真把人看扁了!”說着阿牛從懷裏掏出了一張卡,在他面前晃了晃。“你以爲我是屌絲,卻不知道我其實已經升級爲土豪,這張卡里面有一千萬,想賄賂我阿牛,沒有個一百萬我是不會動心的。”

阿牛手上的卡,是銀行給大客戶專門發放的VIP卡,黃世從認得,銀行也給他辦了一張,看來這兔崽子說得不是假話。真是氣死我了,黃世從看見阿牛這幅囂張樣,覺得自己心臟跳得厲害,當然,他這個反應不可能是喜歡上了阿牛,而是被阿牛三番五次的挑釁給打擊到了。

“走吧!”阿牛甩了甩手。“看你這樣子繼續呆在這也不高興,還是早點離開,這樣,我們兩個人都舒服一點。”

“阿牛,記住你剛纔說過的話,不準向王局長提那事!”黃世從不放心,又叮囑了一句。

“行了,行了”阿牛一副不耐煩的樣子。我不會去打小報告的,那不是我阿牛的風格,我會送一顆要你命的**過去,這樣纔對得起你嘛。 阿牛剛纔有句話說對了,他和黃世從各自看對方都不順眼,極其的不順眼,他們倆始終是要走一個人的。

出這種下三濫的招式對付我,以爲道了歉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嗎,幼稚!敢欺侮我阿牛的人,都不會有好日子過,黃世從,我阿牛一定要整死你!

想要對付黃世從,打個小報告什麼的弄不死他,所以,阿牛不屑於這樣做,既然要做,就來個大號的。阿牛通過自己黑客手段,將黃世從收受回扣的證據都考到了自己的手機裏,只需要一個合適的時機,將這些證據拋出去,就可以將他置之死地。黃世從以爲弄到了阿牛的豔照就後顧無憂了,豈不知阿牛手上還有更厲害的東東,要是他知道了,傾家蕩產也會贖回來。

“嗯!他現在得罪了王局長,這倒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阿牛思考着。“王局長當着那麼多人的面辱罵他,這件事情肯定通過各種渠道傳了出去,以前和他有利益的人也得掂量掂量了,這正是將他拉下水的好時機!我這顆深水**該投出去了。”阿牛對黃世從絕不手軟,現在,他失勢了,一副吃癟落難的樣子,看上去還有點可憐,但等這件事情過去,他依然可以用院長的身份製造各種小鞋往自己身上套,而且可以肯定,黃世從一定會這麼做,所以,阿牛決定,趁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一定要拉他下馬!

“手上雖然有他收受賄賂的證據,可是,要怎樣才能傳到王局長耳朵裏去呢!”阿牛開始犯愁了。“直接去找王局長,然後交給他,這是一種辦法,但是,做得太明顯,不是最好的辦法。”阿牛腦袋轉啊,轉啊。“有了!去找陸姐姐,她不是說過要對付黃世從嗎,她一定有更好的渠道將證據傳出去,這些資料在她一定能掀起更大的浪花來!”

阿牛臉上露出了賤賤的笑容。“黃狗屎,這回你死定了。可是,我現在有點不想去見她,怎麼辦!”阿牛心裏對陸豔清又愛又恨。當然,愛佔得更多,佔了百分之九十九而已,雖然恨只有那麼一點點,但正在氣頭上,阿牛怪陸豔清辦完事就不認人,現在想起她的那句:把昨天發生的事情忘了,還像以前那樣好不好!

呸,阿牛都想吐槽了。發生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做到像以前一樣!這句話,簡直就是狗屁,和分手還可以做朋友一樣的空洞。“都是些站着說話不腰疼的人啊,陸姐姐,我真是想咬你!”阿牛猶豫了一會後,起身,儘管心裏有點小情緒,他還是決定去找陸豔清,人民內部的矛盾暫時先放下,一致對外。

於是,阿牛來到陸豔清的辦公室,發現裏面沒人。“奇了怪了,這女人明明比我早來,去哪裏了呢!”阿牛又跑到手術室,也沒發現她的人影。“不正常啊,她把工作看得比男人還重,不會擅離職守的,去哪裏了呢!”

話說,阿牛找陸豔清的那會,陸豔清正在拜訪衛生局的一個老領導。阿牛覺得現在是對付黃世從的最好時機,實際上,陸豔清也是這麼覺得,所以,她先行一步,已經行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