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其實老爺子說的也確實有點邪門,可以說太誇張了,我還沒見過老鼠會露出舒服的表情…”這句話好像是在幫我說話。

“他沒騙人,老鼠很精明,而且和人一樣會有表情的,只不過你沒有見過。”楊塵神色凝重道。

我也沒見過有表情的老鼠…

郭勇佳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對了,剛纔老大爺說事的時候,徐鳳年有點不對勁啊。”

我扭頭看向徐鳳年,剛纔他似乎對老頭說的老鼠有點興趣的樣子。

“他說的那種老鼠,我曾經有見過…”徐鳳年輕聲說道。

“真的假的,古時候的老鼠都長得很大個?”郭勇佳半開玩笑道。

“不是,以前的老鼠比現在的要小,我是說我見過那種小貓一樣大的老鼠。”徐鳳年解釋道。

“到底怎麼回事?”我問他,是想讓他把事說明白。

徐鳳年沉吟了一會,道:“我以前行軍打仗的時候去過不少地方,也撞見過許多稀奇古怪的事,當然了,我們是軍人,一般不相信這些,可剛纔聽他說的,讓我想起了一個古怪的事。”

他停頓了下,皺着眉頭像是在整理思路。

“地點我也忘了是哪,總歸也是一個村子,我見過他說的那種大老鼠,可不同的是,這裏的老鼠是在禍害人,而那邊的村民卻是在拜祭!”

“拜祭?拜祭老鼠?”我疑惑道。

“嗯,沒錯。”徐鳳年點了點頭:“在那裏同樣有許多老鼠,長得肥頭大耳,村民們寧願自己捱餓,也要把家裏的糧食供給老鼠,基本上每一戶人家都養了幾十只,多的上百隻也有,那些老鼠在村裏就好像神靈,走到哪裏人們都會恭恭敬敬的讓開道,常年下來,那些老鼠看見人都不怕,甚至你不尊重它,它還會挑釁你。”

“還有這麼好玩的事?”郭勇佳笑着說。

“這件事我之所以印象深刻,就是因爲我一開始不知道這事,進了村子被一隻特別壯大的老鼠擋了路。我當時還嚇了一跳,覺得這老鼠成精了,可我看見它挑釁我,心裏就不樂意了,本想一刀剁了它,可我手下說這樣的東西活的久,通靈,最好不要輕易得罪。”

徐鳳年自嘲一笑:“我當時心裏也沒有底,見好就收,見坡就下,還有心把老鼠放入軍中,希望能助點天運。於是我就跟老鼠說,願不願意當我手下的將士,我帶它闖蕩天下…”

“噗呲…”郭勇佳忍不住笑了一聲。

“哈哈哈,你以爲老鼠是女人,見一個就收下了?我說你也太隨便了。”說着還看了我一眼。

“白素,徐鳳年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是不是也說帶你去闖蕩天下?”

我假裝生氣,站了起來拍了郭勇佳一下:“去你的,別瞎說!我又不是老鼠…”

說這話的時候我心裏也虛,徐鳳年剛見到我也是說要來娶我…

難不成他還真有見到喜歡的就收入囊中?

我回頭看了他一眼,徐鳳年尷尬的笑了:“我生前在軍中呆久了,父親又是將軍,所以性子比較霸道,做事有些胡來,看見喜歡的就想霸佔…”

“嘿嘿,說白了就是富二代唄,別說你那會了,就連現在你這樣的還多的是,有權有勢,還有個性,女人就喜歡你這樣的,可以說是我這種屌絲的天敵,難怪我一直不喜歡你,你搶了我的女神。”郭勇佳自娛自樂道。

我被他逗樂了:“我又不是女神,你別亂說…”

“在我心裏你就是咯。”郭勇佳頓了頓:“行了,不說這個,讓徐鳳年接着說下去。”

我當時話一說就後悔了,它只是個老鼠,又不懂人話,身邊的手下肯定會嘲笑我,但是說出去的話猶如潑出去的水,收肯定收不回來了,我只能等老鼠害怕我自己跑走,可誰知道那老鼠非但聽的懂我的話,搖頭拒絕,還用手指了指我和它的腳下,眼神挑釁的看着我。”

“我當時就火冒三丈,它這是要我對它俯首稱臣!結果我一氣之下,揮劍砍死了它!它原本可以躲開,但它就是不動,不過死了我也懶得計較,一腳踢到路邊免得當我的道,可沒想到一下子涌出成千上萬只老鼠跑到我面前。”

“我嚇了一跳,就連跟着我的幾百將士都嚇到了,那些老鼠體型都特別大,看着我的眼睛都紅了,像是要吃了我,可我回過神後也淡定下來了,老鼠再多,也不急我身後的將士揮砍,我根本不必怕它們,可我就納悶了,那裏來這麼說體型巨大的老鼠?難不成我是進了耗子窩?”

“後來就有村民跑出來阻止,說真的,我當時看見人還挺興奮的,他們和我們說了這裏的情況,也就是我之前說的。我見到有人也不慫了,讓他們趕緊帶老鼠走開,可老鼠根本不聽他們的話,血海深處的盯着我。”

許鳳年嘆了一口氣:“行軍打仗敵人再多我也沒怕過,但是碰上這些難纏的傢伙,我還真不知道一時半回該怎麼辦,也怪那些村民把老鼠說的神乎其呼,我自己也着了道,最後只能讓出一點軍餉,就此別過。”

“嘿,聽你這說的,比剛纔老爺子說的還懸乎,我說這不是你臨時編的吧?”郭勇佳笑道。

“都是真事,我記憶深刻。”徐鳳年哀愁道:“頭一次吃虧就壞在這事上,後來我軍營裏還有人說我連老鼠都怕,我當時就把他頭砍了下來,以示軍威。”

“你還真狠…”郭勇佳撇了撇嘴,仍舊一幅你就吹吧你的樣子。

“我相信你說的。”我抱住他的胳膊,覺得他以前還挺有趣的。

“我靠,老爺子剛纔說的你都不信,就信他的?你果然傻了。”郭勇佳氣急敗壞道。

“情人眼裏出西施!我樂意!”我笑了下。

“這種事我也聽過,那些愚民不開化,被人誤導飼養老鼠,多數都是爲了保平安,風調雨順。其實並沒有什麼用。”楊塵說了一句。

徐鳳年點了點頭,便不在多言。

我看了看窗外,剛纔出門的時候還有太陽,現在太陽越來越小了,都要隱藏在了山裏,沒了光線,窗*森森的,滿是被冷風吹得搖擺的樹葉子,乍一看,非常嚇人… 「你馬上就要離開這個大陸,你可還有什麼心愿?」光幕中的男子淡淡的問道。

「離開這個大陸?為什麼?」墨九琪有些疑惑的問道。

「你在晉級之後可有收到飛升的提示?如果我所料沒錯,你應該沒有收到吧!」男子問道。

「飛升提示?那是什麼?」墨九琪恢復過來虛弱的問道。顯然她晉級的時候什麼都沒有,就有雷劫!

「你並不是正當修鍊突破到神級的,因此你即使突破到神級了,也無法飛升!不僅如此,在你突破神級后,如果不離開這個大陸,你最多只能活半年!」男子沒有任何感情的說道。

「什麼,只有半年?不,我不想死!」墨九琪聞言一愣,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突破到了神級,竟然只有半年的壽命。

可是,要她就這樣離開,她又怎麼能夠甘心?墨九狸不死,她心難安!

「主上,我願意跟你走!只是我想報仇之後再離開,還請主上幫我!」墨九琪跪地磕頭道。

她心裡也有些忐忑,不知道這個男人會不會幫她,她知道自己在賭,賭這個人既然通過化血池助自己修復身體,突破修為,定然不是無聊才這麼做的。應該是看重自己某些地方,想要讓自己為他賣命!不然,對方完全可以不管自己……

不得不說,墨九琪這一次還真是賭對了!

「我可以幫助你完成心愿,一旦結束必須馬上離開,如若不然,即便是我也幫不了你,一旦被某些人發現你違背規則,你很有可能瞬間被抹殺!」男子淡淡的說道。

「多謝主上,多謝主上!主上,只是我的仇人身邊有四個神級強者!」墨九琪說道。

「神級強者?」男子有些驚訝問道。

「是的,墨家四個老者都是神級強者,據說……」墨九琪將墨家四人的傳聞說了一遍。

「竟然還有此事,不過,那四個神級強者不管因為什麼,你都不能動他們!一旦你斬殺神級強者的同時,自己也會魂飛魄散!」男子說道。

「什麼?」墨九琪聞言一驚,沒有想到會是這樣。

「至於神級以下的,都沒事!只有神級強者你不可動!我會讓黑風幫你在最快的時間內報仇!然後,你便隨黑風離開,以後聽命於黑風!」

「黑風,幫她解決完這裡的事情再回來!」隨著男子說完,光幕也隨即消失……

「多謝主上!」

「主子!」墨九琪對著光幕消失的地方行禮后,然後又對著身邊的黑衣人道。

她知道男子既然讓自己聽命於面前人,那麼面前人便一樣能夠掌握自己的生死,現在的她,在這些人面前不過是螻蟻般的存在!所以,她只能隱忍,等到有一天她足夠強大,才有資格反抗……

「嗯,你打算現在去報仇還是明日?」黑衣人問道。

「主子,明日吧!我現在還不知道我的仇人在何處?我打算現在去查一下!等到一切探聽清楚,再請主子幫我一起報仇!」墨九琪恭敬的說道。

「嗯,去吧!我就住在隔壁!」黑衣人說完身影一閃消失在原地。 我哆哆嗦嗦的打了一個激靈,回過神偏過頭不敢去看,如果之前沒聽老頭說的那番話我還好,聽了以後心裏不禁對荒無人煙的山林裏發生過這等奇怪的事,心生恐懼。

我本身就怕老鼠,這是天性,更因爲前不久被父母吃老鼠的事嚇得不輕,在內心深處留下了陰影,直到現在,我還沒辦法忘記那些,滿腦子都是他們撕咬老鼠的情景,還有老頭說的那些大老鼠…

這裏荒廢了幾十年,路都是坑坑窪窪的土路,車子就好像見鬼了似得,一直不停的搖晃,郭勇佳嘴裏罵了幾句,不得不減速慢行。

大概又開了十分鐘,路漸漸好一點了,彎彎曲曲的山路也變成了直路,當然,最重點的是,我們四周的那些山林灌木都慢慢少了,開始出現零零碎碎的土房子。

郭勇佳把燈光全部打開了,車子停在了路中間,開始打量外面的情景。我眼神不是很好,藉着最後一點陽光,看那些破舊的老房子,心裏有種說不出的壓抑。

這些房子本身破舊不說,毀壞程度也大小不一,有的已經經不起歲月的吹殘崩塌了,而有的卻依舊完好無整樹立在一旁,可是,更多的房子則是這缺一個洞,那缺一個口的,殘破的程度也不太一樣。

穿越后我被和尚搶了親 我幻想了幾十年前,這裏的村民被老鼠逼得逃走的情景,當時他們一定很悽慘,很不甘心吧…

“這裏,就是夏家村?” 小遊戲系統 我自言自語的嘀咕一句,完全是有感而發。

“不是,這裏有好幾個小村子,夏家村是靠後幾個。”郭勇佳扭頭四處忘了一眼說道。

“我查過地理位置,這裏應該是荒廢的第一個村子。”說完看向楊塵:“咱們要不要下車瞧瞧?”

楊塵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率先打開車門走了下去。我雖然心裏害怕,但也知道此時跟在他們無疑是最好的,於是跟着他們一起下車了。

原本在車上還挺暖和的,有個東西能遮風擋雨,人也聚在一起,心裏非常踏實,有安全感,可剛下車,一股冷風就迎面而來,吹的我頭髮都散亂了,刺骨的冰冷的風颳得我臉有些生疼,我緊了緊身上的衣服,把脖子上的圍巾提高了一點,企圖能擋住冷風,同時露出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

徐鳳年站在我身邊,筆直的如同一個標杆,同樣在看四周,因爲靠的近的關係,我能感覺到他身上的那種警惕,只要一有什麼動靜,恐怕他都會隨時撲上去。

都市聖騎異聞錄 “既然這裏不是夏家村,那老東西肯定不會在這裏,我們看了也沒用,不如直接先去找他。”他皺了皺眉,眼裏滿是不解。

我趕緊點了點頭,附和道:“對啊對啊,我們直接殺過去!”

與其待在這裏人嚇人,還不如找趕緊找大叔實際。

“先觀察下這裏的情況,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單單是那些吃人的大老鼠,我們就對付不了,而且你們也別忘了,那就是夏婆弄出來的,即使這麼多年過去了,但是以老鼠的生存能力,是絕對不會死的,我們一魯莽,撞上那些大老鼠,就不好整了。”楊塵解釋道。

“也保不準老烏龜會指示那些老鼠,那我們的麻煩就更大了…”

我心裏咯噔了下,有種酸酸的感覺冒了出來,聽他這麼說,也不知道是感覺到害怕,還是興奮,總之就是很想見識一下。

可一想到成千百隻老鼠圍攻我們,我的心就涼了,我們又沒有三頭六臂,真碰上的豈不是任它們宰割?

連逃都逃不掉…

“窸窸窣窣…”

此時正好一股冷風吹過,吹得我回過神,還帶動周圍的雜草搖搖晃晃,發出令人警惕的聲音。

我不自覺的看了過去,發現風雖然過了,但是周邊的雜草還在搖晃。我納悶,眯了眯眼睛準備好好看看,可就在這時候,我腦中靈光一閃,嚇得大驚失色,退後兩步抱住了徐鳳年。

衆人本來就是驚弓之鳥,被我這麼一嚇,三個人立馬閃身到了我面前,我雖然害怕,但是眼神一直盯着那堆雜草,可現在它們都恢復了平靜,彷彿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

“怎麼了?”郭勇佳朝四周看了幾眼,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很疑惑的問我。

“那前面,剛纔有動靜。”我顫抖的指了指雜草,雖然它現在很正常,但我的直覺告訴我,肯定沒有那麼簡單!

郭勇佳一怔,眯着眼睛盯了過去,等了半響還是沒有任何動靜。他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擡腳就想走過去一看究竟,卻被楊塵攔住了。

楊塵面色凝重,用手輕輕指了指另外一個方向,我們隨着他的手指望了過去,發現那邊的雜草也正在搖晃,可鬱悶的是,明明沒有風啊!

“我操,這麼倒黴,該不會有蛇吧?!”郭勇佳低喝一聲。

“說不準,先別過去。”楊塵臉上陰晴不定,盯着那雜草又看了一會。

“應該不是蛇,蛇會壓草,那只是在動,裏面可能有什麼東西…”

“老鼠?”我下意識問了一句,這個地方要說碰見什麼不會覺得稀奇,那就是老鼠了,畢竟是發生過鼠疫的地方,氾濫成災我也能理解,可目前爲止,我連一隻活着的玩意都沒見過…

這時候,那堆雜草突然停止了搖晃,不動了。

“媽的,人嚇人,管他老鼠還是蛇,過去看看就知道了。”郭勇佳罵罵咧咧的走了過去,楊塵不放心他,緊跟其後,而我和徐鳳年自然也跟了上去。

在快走到草叢堆得時候,那裏面的東西似乎感覺到了我們的存在,開始劇烈搖晃起來了,郭勇佳並沒有嘴上說的那麼勇敢和衝動,他微微蹲了了下來,緩緩的伸出雙手,想撥開草叢,可突然有個黑不溜秋的東西從最底下躥了出來,一下子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中。

我們原本太過於集中,那小東西速度又快,我們着實嚇得不輕,紛紛退後了兩步。

回過神後,仔細一看,才發現那竟然是一隻黑貓?!

這黑貓大概有人頭那麼大小,四肢全部縮在了一塊,胖乎乎的身子好像一個圓球。我不由鬆了一口氣,剛開始還以爲是老鼠,居然長得有頭這麼大,心裏害怕的要死,現在才發現,原來是一直黑貓…

說真的,要不是貓的眼睛獨特,我還真會把這隻小東西認成是老鼠。

它出來以後也不動彈,就那麼直勾勾的盯着我們,褐色的貓眼在不斷轉動,那一豎的黑眼線一上一下的徘徊,看樣子它也在打量我們。

“原來是一隻貓?”郭勇佳話語裏帶着驚異:“還是一直不怕人的野貓?有點意思啊…”

我朝別處看了幾眼,冷寂安詳的村子別無動靜,於是開口問:“這裏以前不是有鼠疫嗎?怎麼也沒瞧見一隻老鼠,反而看到了貓?”

貓不同於老鼠,老鼠是每個地方都有的,但是貓一般都是家養的,就算有野貓,也不可能在這裏存活啊!難不成是下面村子跑上來的?

“嘿,有貓沒老鼠正常,它們不就是天敵嗎?指不定貓看見這裏的老鼠又大又肥,就跑過來消滅來了,哈哈哈…”郭勇佳低聲笑了幾聲,但很快,他的笑聲就戛然而止。

因爲,面前的雜草又開始晃動,只不過這次出來的很快,同樣是個黑不溜秋人頭一樣大小的東西,只不過不是貓,而是老鼠!

它扭動着肥胖的身子,慢吞吞的走到了黑貓身邊,在我們驚訝的目光下,站了起來,一把摟住了黑貓… 於是墨九琪用了兩天的時間,可是最後卻發現墨九狸幾天前就消失不見了!墨府根本沒有她的蹤影……

尋找墨九狸她花費了不少的精力,最後確定墨九狸確實不在風雲城!這也讓她更加的憤怒,按照黑衣人說的,一旦她離開便不能再回到凌天大陸……

那豈不是代表她將沒有辦法報仇了?想到這裡墨九琪就恨之入骨,不甘心,她不甘心!

最後,她將目標對準了墨九狸身邊的人,既然現在殺不了她,那麼她也要殺光墨九狸身邊的人,讓她嘗嘗生離死別的滋味……

所以,墨九琪便將目標對準了墨府!但是礙於墨府有四個神級的強者在,她還是有些忌憚的,最後還是她的主子答應,幫她引開四個神級強者,然後她再動手……

就這樣,在黑衣人忽然出現在墨府上空時,墨春四人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黑衣人更是連招呼都沒打一個,直接對著墨府的院子出手……

墨春四人見狀怒不可及,直接跟黑衣人動手,而且直接將黑衣人引開,畢竟他們都是神級強者,即便是在墨府上空戰鬥,也會波及整個墨府……

而這也正是黑衣人想要的,直接引開墨春兄弟四人……

之後,墨九琪一襲黑衣人的出現在墨家,從上到下,連家丁和丫鬟都沒有放過,整個墨府頃刻間血流成河……

不管是墨辰風兄弟三人,還是伊墨幽全部死在墨九琪的手上,面對已經突破到神級的墨九琪,他們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彷彿覺得殺人還不夠,墨九琪更是兇殘的將墨辰風,墨辰雲,墨辰落三人的四肢分解了,沒有讓他們留一具全屍,四肢全部都被砍斷城無數塊……

就在墨九琪殺死墨府最後一個人的時候,忽然一道流光射進來,竟然是一隻羽箭,上面夾著一掌紙條……

墨九琪疑惑的打開,看到裡面的內容后,唇角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身影一閃消失在墨府……

出現在風雲城的九樓……

原因就是剛才那張紙條上說了,凌天大陸上的七家九樓都是墨九狸的勢力,雖然她之前沒注意是誰射的羽箭,但是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對方提供的消息讓她非常的滿意……

九樓的人本來就被林月等人帶走了大半,只剩下沐白冥和一半的手下,自然也沒有逃過墨九琪的毒手……

一夜之間,風雲城中兩大實力齊齊被滅門,等到黑衣人收到墨九琪的信號,遁走以後,墨春四人才驚覺不好……

可是,等到他們回去的時候,卻是為時已晚,見到墨府的慘狀,兄弟四人憤怒,自責,愧疚不已!一瞬間,彷彿蒼老了許多歲……

墨府上下七百餘人,全部被殺,最後墨春四人在一堆屍體中,發現了還有一絲氣息的墨城……

墨城之所以沒死,是因為當時墨馳替他擋了大部分攻擊,讓他昏迷過去,而墨馳的屍體剛好倒在他的身上,也讓墨九琪沒有察覺到…… 老鼠的四肢特別短,加上它的身體原本就非常圓,站起來以後根本看不到後腿,非常滑稽的樣子,可是它的手搭在貓的身上,我頓時就不理解了,這老鼠是要逆天?

黑貓察覺到了異常,扭頭看了身邊的老鼠一眼,沒有想象中的那樣抱着它翻滾,而是很淡定的回過頭繼續直勾勾的盯着我們。

我早就震驚的說不出話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靠,活見鬼了?”郭勇佳揉了揉眼睛,看着面前這一對好似情侶不像冤家的小動物。

“現在的貓,都不吃老鼠了嗎?”

他的這句話我真的無法解釋,因爲我也想不通…

“可能是老鼠太大,貓不敢動它?”我低聲苦笑道。

“不是,這兩個看起來像是一對兄弟啊!”郭勇佳指了指它們:“勾肩搭背的…”

總有影帝逼我好好學習 那老鼠似乎非常滿意我們臉上的表情,臉上的鬍鬚動了動,看樣子是在笑!

我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這場景真的太詭異了,老鼠跟貓一家親就算了,居然還會對我們笑?

就在我們不知所措的時候,老鼠再一次動了,它一手撫摸着身邊的貓,一手指着我們,又指了指自己的腳下,臉上滿是挑釁之色。

“草,它這是幾個意思?”郭勇佳罵了一句。

“它是在讓我們,對它俯首稱臣。”楊塵陰沉着臉冷笑:“這隻老鼠看來活了很久,已經成精了,而那隻貓,可能就是它的小弟。”

說話的時候,楊塵扭頭看了一眼我身邊的徐鳳年,因爲剛纔徐鳳年有和我們說過,他就碰到過這麼一隻無法無天的老鼠!

徐鳳年皺了皺眉,臉上滿是戾氣:“這隻和我當年碰到的那隻一樣,囂張至極啊…”

“媽的,得教訓教訓它,免得以爲我們好欺負!”郭勇佳從兜裏掏出煙,點上一根後襬出一副混社會的樣子,手裏頭夾着煙,不屑道。

“你膽子不小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