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冥河魔族攜帶着漫天黑氣,烏泱泱地壓來,緊追在葉知秋等人的身後。

……

不多久,葉知秋三人帶着應聲鳥,已經衝到了萬柳山,來到了那棵老柳樹之前。

柳雪整整衣服,衝着古柳鞠躬:“前輩,我等窮途末路,六道岌岌可危,希望你能庇佑大家,度過眼前的劫難!”

幼藍也跟着施禮,默默祈禱。

葉知秋卻說道:“老柳樹未必有靈,雪兒,幼藍,你們也別多禮了,趕緊準備一些樹葉,帶在身邊防身吧。或許打起來,這些柳葉又和上次一樣,把對方的攻擊轉移到老柳樹上。”

柳雪和幼藍各自點頭,一起出手,摘了數百片樹葉,帶在身邊。

應聲鳥更聰明,直接躲進了樹洞裏,說道:“幾位神尊,我幫不上什麼忙,就躲在這裏好了……”

“好吧,你就躲在這裏,等我滅了冥河魔族再說。”葉知秋點頭。

說話間,冥河魔族的漫天黑氣已經蔓延過來,逼近了萬柳山的北部邊緣。

葉知秋正要出手,卻發現古柳微微一震,億萬片樹葉上,都發出柔和的淡淡綠光,自動抵禦冥河魔族的死氣!

那死氣被綠光一逼,立刻盤旋不前,無法侵染萬柳山一寸土地!

“雪兒你看,老柳樹果然是魔族死氣的剋星,竟然憑着一己之力,護住了萬柳山!”葉知秋心喜。

“是啊,我看到了,看來我們命不該絕,六道還有希望!”柳雪也關注着局勢,激動地說道。

冥河老祖隨即趕到,在萬柳山的地盤上停住,皺眉道:“葉知秋,怪不得你們逃向這裏,原來你們找到了這棵先天古柳。”

柳雪冷笑:“冥河老鬼,原來你也知道這棵古柳?”

冥河老祖哈哈大笑:

“先有鴻鈞後有天,楊柳大仙更在前,我怎能不知道?這棵古柳,與造化青蓮一起,孕育於混沌之中,天地未分之時,就已經存在。而且,古柳開枝散葉的時候,造化青蓮也還只是一顆蓮子!”

葉知秋皺眉:“混沌初開,到現在已經不知道經歷了幾個億萬年,你怎麼知道的?”

冥河老祖嘿嘿一笑:“因爲那時候,我已經有了靈智,可以感覺到古柳的存在!”

葉知秋搖搖頭:“吹牛,這麼說,你也來自億萬年之前的混沌?”

冥河老祖哈哈大笑,說道:“葉知秋,你雖然修爲絕高,堪稱六道第一人,但是你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六道的來歷!”

柳雪微微一笑:“過於久遠的事,我們的確不知道。大戰之前,老鬼你給我們說說吧,萬一我們死了,也好死個明白。”

葉知秋按緊了青萍劍,忍而不發。

反正有這顆古柳的存在,冥河老祖一時間也功不進來。

冥河老祖似乎勝券在握,心情很不錯,笑道:

“好,我答應你們的要求,讓你們死個明白。首先你們要知道,天道之初,就是一個混沌世界,無星無月,無天無地,更沒有一切生靈和活物。但是那時候,有一縷元神,在混沌中生成,便是創始元靈。你們可知道,我與創始元靈是何關係?”

柳雪搖頭:“我只知道創始元靈一分爲四,化爲清靈空明四氣,成了四大高靈。至於你,我不清楚。”

傳說中,創始元靈原是混沌形成之前的先天一氣。

這先天一氣,被鴻鈞道人、女媧娘娘、混鯤師祖和陸壓道人所瓜分,形成清靈空明四大派。老大鴻鈞老祖,修玄清氣,老二混鯤祖師,修玄靈氣,老三女媧娘娘,修玄空氣,老四陸壓道君,修玄明氣。

在後天的xiūliàn過程裏,億萬生靈中難免出現異數,於是,衍生出魔道和妖道。

但是冥河魔族是從何時衍生而出的,柳雪也不知道。

冥河老祖得意地大笑:“原來你也不知道!玄女,論理說,你也該叫我一聲師叔,因爲我和四大高靈,原本就是一氣所分!”

柳雪皺眉:“不可能吧?先天一氣中,你也瓜分了一點?”

“哈哈哈……人有五氣,故而稱之爲五氣朝元!那創始元靈也是如此,一分爲四,便不合規矩了,難道你不知道?”冥河老祖哈哈大笑,又道:

“天道萬物,負陰而抱陽。那先天一氣,也是如此。在這一氣之中,有清濁陰陽之分。四大高靈得了清氣,而我得了濁氣。所以,我冥河魔族自從開天闢地以來,就一直存在!”

葉知秋半信半疑,問道:“那又如何?你這一口濁氣,就想毀滅六道?先把眼前的老柳樹搞定再說吧!”

冥河老祖冷笑:“這棵老柳樹因爲空心,所以不受一切攻擊。但是我已經想到了辦法,可以讓它就此死去!”

柳雪問道:“你有什麼辦法?”

“不告訴你,到時候你們自然知道!”冥河老祖一揮手,催動滅世黑蓮強衝而來:“到時候了,都去死吧!”

滅世黑蓮忽然縮小,縮到拳頭那麼大,嗖地破空而來,突破了老柳樹的綠光防護圈。

葉知秋的青萍劍,幼藍的太乙拂塵,同時出手,迎向滅世黑蓮。

然後滅世黑蓮縮小以後,變得犀利無比,接連突破兩大神器的阻攔,向着老柳樹衝來。

“九天息壤,放!”柳雪吃了一驚,揚手將九天息壤傾瀉而出。

“九天息壤也不行了,玄女,你們放棄吧!”冥河老祖的魔影忽然散開,化身爲無數黑色烏鴉,帶着萬億魔兵,直撲而來。10.23日,第二更。

本章完 眼見冥河老祖來勢兇猛,柳雪急忙祭出三寶玉如意,催動九條金龍,口吐烈焰,展開攔截。

葉知秋更是全力以赴,除了青萍劍之外,赤元劍和乾坤膽一起放了出去,堅守最後的陣地。

此時此刻,葉知秋只能和萬柳山共存亡了。

可是誰也沒想到,縮小後的滅世黑蓮,在此刻忽地散開,十二片蓮瓣,就像連珠流星一般,嗖嗖地射向老柳樹的樹洞!

葉知秋吃驚,急忙揮劍攔截。

幼藍更是捨命相拼,揮動太乙拂塵,擋在了樹洞之前。

然而十二片蓮瓣一轉彎,繞過幼藍的攻擊,嗖地一聲,全部鑽進了樹洞裏。

應聲鳥一開始以爲樹洞最安全,所以還沒打起來的時候,就躲在了樹洞裏。此刻看見滅世黑蓮射到,應聲鳥嚇得哇哇大叫,撲棱一聲,展翅飛了出來!

葉知秋神速遁來,搶進樹洞,卻發現十二片蓮瓣,從中空的樹洞裏,向上直衝而去!

柳雪在外面抵擋着冥河老祖的血靈子,一邊大叫:“不好了知秋,古柳已經被滅世黑蓮的死氣侵染,柳葉開始發黑了!”

葉知秋急忙瞬移而出,擡眼看,只見古柳下半部的樹枝上,樹葉都已經開始發黑,並且有枯萎的跡象。

看來,古柳的強大生機,也抵不住滅世黑蓮的死氣!

至於大家先前準備的柳葉,更是完全派不上用場了。老柳樹都不行,更何況是摘下來的樹葉?

冥河老祖的魔影,忽然凝聚起來,大笑道:“葉知秋,九天玄女,你們還有翻盤的希望嗎?”

“有沒有希望無所謂,我先滅了你!雪兒幼藍,把神器給我,你們暫時退到一邊!”葉知秋忽地一個分身,一化爲四,奪了柳雪和幼藍手上的神器,從四個方向,圍住了冥河老祖。

霎時間,青萍劍、太乙拂塵和三寶玉如意一起發作,向着冥河老祖發起猛烈攻擊。

九天息壤則神出鬼沒,擋住了冥河老祖的退路。

冥河老祖吃驚,急忙散開魔影,躲避攻擊。

這傢伙有數以億計的血靈子化身,一旦散開,便不分主次,很難精準打擊。

葉知秋找不到攻擊目標,只能對着那些黑色烏鴉,展開瘋狂殺戮。

整個萬柳山的上空,電閃雷鳴,龍吟虎嘯,氣流震盪,直衝萬里之外。

柳雪和幼藍沒了神器,已經幫不上忙了,帶着應聲鳥站在萬柳山一隅,焦急地觀戰。

在葉知秋劇烈的攻擊之下,萬柳山大陸震顫,似乎有分崩離析的危險。

再看那棵古柳,已經有一半的樹頭枝葉,變成了黑色。另一半樹葉在枝頭上,拼命地放出綠光,以抵擋滅世黑蓮的侵襲。

柳雪大聲叫道:“知秋,大羅天的這棵古柳,就相當於六道中的聚靈池。古柳已經頂不住了,我們也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以後再想辦法!”

“雪兒,冥河魔族已經侵佔了大羅天,六道之中,哪裏還有青山?”葉知秋苦笑,繼續攻擊,又說道:“我心意已決,如果不能剿滅冥河魔族,就與這棵老柳樹共存亡!”

已經退無可退了,生死無所謂,葉知秋只想求一個痛快!

柳雪明白葉知秋的意思,點頭道:“好吧,如果不能扳回局面,我們就一起在這大羅天裏,歸於塵土吧!”

“師父師公,我永遠和你們在一起!”幼藍含淚說道。

“幼藍,只可惜你一場xiūliàn,歷經千辛萬苦,卻還沒來得及享受得道以後的生活……還有蘇珍小青,還有王晗小太歲等人。總之,是我和知秋對不住大家了。”柳雪笑中帶淚,握住了幼藍的手。

“師父,不管結局如何,幼藍無怨無悔!”幼藍更是熱淚盈眶,聲音哽咽。

砰!

一聲巨響,打斷了柳雪和幼藍的互訴衷腸。

只見那棵古柳,已經從腰部折斷,上半部樹身飛上了天空,億萬片柳葉全部脫離了樹枝,飄舞在萬柳山的天空中。

滅世黑蓮再一次現身,十二片蓮瓣,將分身爲四的葉知秋包圍起來,急速盤旋。

那億萬片柳葉,也在盤旋,和冥河老祖的億萬血靈子化身糾纏在一起。

整個萬柳山上空,亂成了一鍋粥,讓人眼花繚亂。

看見老柳樹已斷,柳雪更是面如土色,最後的一絲希望,終於破滅了。

葉知秋一化爲四,手持四大神器,奮戰滅世黑蓮,卻是越戰越勇。

黑蓮的十二片蓮瓣忽然一合,將葉知秋困住,無數觸手伸出,向着葉知秋亂抓。

葉知秋的四個分身一起被困,急切間不得突圍,索性一揮手,將四大神器全部祭起,從wàiwéi對滅世黑蓮展開攻擊。

四大神器圍住滅世黑蓮,各展神通,廝殺不休。

就在此刻,形勢悄悄地起了變化,那些漂浮的柳葉,緩緩聚來,竟然將四大神器包裹了起來!

四大神器的攻擊被柳葉阻擋,根本就無法發出來。

葉知秋吃了一驚,怎麼老柳樹還會反水,竟然幫着冥河魔族?

柳雪和幼藍也是目瞪口呆。

“雪兒,爲什麼柳葉會這樣?”葉知秋被困在黑蓮之中,問道。

此刻,滅世黑蓮上的無數觸手,已經把葉知秋纏得死死的,黑氣蔓延到了葉知秋的全身。

“別管柳葉了,知秋,我們陪你一起死!”柳雪一縱身,帶着幼藍撲向葉知秋。

因爲葉知秋已經淪陷在滅世黑蓮之中了,全無逃生的希望。

應聲鳥傻眼了,愣在當地大叫:“唉,我、我該怎麼辦呀!”

冥河老祖忽地凝結成形,冷眼看着柳雪幼藍撲向葉知秋,也不阻攔。

這時候大局已定,冥河老祖就等着葉知秋等人被黑蓮吞噬了。

“知秋!”柳雪已經衝到葉知秋的身邊,抱住了葉知秋。

幼藍隨後趕到,扯住師父的衣角,面帶微笑,緊緊地等待生命的寂滅。

空中的四大神器,被柳葉嚴嚴實實地包裹着,看起來就像四座純綠色的小山。

忽然間,四座小山一起發動,嗖嗖嗖,向着滅世黑蓮撞來!

冥河老祖大吃一驚,高叫道:“青蓮再生,造化重鑄!黑蓮,速退!”10.24日,第一更。晚上還有。 柳雪和葉知秋等人,還沒反應過來。

因爲他們身在滅世黑蓮的包圍之中,看不到外面的情況,更不知道什麼青蓮再生造化重鑄。

而滅世黑蓮顯然察覺到了巨大的危機,嗖地散開,化作碎片向四周逃去!

黑蓮散去,萬億魔兵也隨之撤退。

葉知秋等人的視野猛地開闊,將眼前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只見四大神器已經在無數柳葉的裹挾中,聚在了一起,並且隨着柳葉的盤旋轉動不休。

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像是星辰bàozhà一般,不斷地向外擴散,將整個大羅天照耀得金光閃閃。

冥河老祖則帶着億萬魔兵和滅世黑蓮,逃得無影無蹤!

葉知秋目瞪口呆,問道:“雪兒,剛纔老魔說什麼青蓮再生,難道是三十六品造化青蓮,要重新出現?”

“應該是了!四大神器本來就是造化青蓮拆分而成的,現在在古柳的生機催動之下,重新迴歸青蓮本相……造化青蓮和滅世黑蓮,本就是一正一邪,正邪不兩立。所以冥河老祖不敢再戰,只有敗退……”柳雪熱淚盈盈,說道:

“知秋,邪不壓正,天道造化,終究還是站在我們這一邊。三十六品造化青蓮重新生成,冥河老祖必敗無疑!”

應聲鳥也飛了過來,看着空中盤旋的四大神器,驚喜不已。

葉知秋鬆了一口氣,點頭道:“想必是這一場激戰,促成了某些條件,纔有了造化青蓮的聚合。”

幼藍自然也欣喜不已,看着空中的四大神器,問道:“可是,造化青蓮……爲什麼還沒有成型?”

柳葉和四大神器還在盤旋,偶然會有蓮花的雛形初現,但是並不完美。

柳雪皺眉沉思,忽然說道:“這朵青蓮,是天道造化所在,徹底生成之時,恐怕要有祭物……”

“祭物?是需要三牲祭天嗎?現在去哪裏找祭物?”幼藍一愣。

柳雪搖頭一笑:“真傻,天道造化生成,豈是三牲祭天可以的?我看,恐怕要以人爲祭了。”

“以人爲祭?”葉知秋一呆。

幼藍也瞬間反應過來,神色堅定地說道:“師父師公,我願意以身獻祭,重鑄造化青蓮!”

柳雪緩緩搖頭:“你不行,因爲你的出身不夠……這次獻祭,只有我纔可以。我是九天玄女,生於九天之中無極之地,用來祭祀造化青蓮,最合適不過了。”

葉知秋忽然一揮手,一道靈力將柳雪罩住,使之無法移動。

柳雪驚愕:“知秋,你這是幹什麼?快放開我!”

葉知秋一笑:“雪兒,我在這裏,怎麼會讓你去獻祭?你們都在這裏,獻祭的事,交給我吧!”

就是擔心柳雪胡鬧,所以葉知秋纔將之定住。

如果說,一定要柳雪獻祭,才能鑄成造化青蓮,葉知秋寧可不要青蓮,和柳雪一起去死!

幼藍撲過來抱住葉知秋,大哭:“師公,你也不能去獻祭,你和師父都不可以!”

幼藍對葉知秋的感情,恰似葉知秋對柳雪那樣。葉知秋不捨柳雪,幼藍自然也不捨葉知秋。

葉知秋哈哈一笑,拍着幼藍的肩膀:“幼藍你想歪了,我也捨不得死。不用你攔着我,我也不會幹傻事的。”

幼藍一愣:“師公,可是你……剛纔又說以身獻祭?”

柳雪也非常不解,茫然地看着葉知秋。

葉知秋笑道:“我可以犧牲一些道行,用化身前去,實在不行,再想別的辦法。總之,我們不能爲了造化青蓮,把自己的性命搭進去。”

說罷,葉知秋暗運玄功,一道分身從容而出,飄向空中的四大神器。

分身剛剛進入柳葉的範圍中,便立刻被分解,消於無形。

但是柳雪發現,葉知秋的分身消解之後,四大神器的結合,似乎更加緊密了一些。

“好厲害!再來!”葉知秋驚歎,又一道分身飄出。

柳雪和幼藍都睜大眼睛看着,各自關切。

葉知秋一連分出四道分身,空中的四大神器終於徹底聚合,嗖嗖轉動,形成了一朵完美的聖潔青蓮!

青蓮的面積,從數丈方圓,漸漸縮小到碗口大小,晶瑩可愛,卻令人不敢褻玩。

“師父師公,好像成功了!”幼藍激動地說道。

柳雪更加激動,說道:“知秋,快拜一拜造化青蓮,快!”

葉知秋點點頭,衝着造化青蓮稽首一拜,說道:

“既是造化神器,想必知我心意。我葉知秋不求大道獨行,只求六道安康。青蓮知我心意,請隨我一行,剿滅冥河魔族,還六道一個晴朗天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