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冷墨淵摸了摸我的肚子,擡眼看向我,眼神中多了幾分低頭,問小公主:“幫媽媽殺誰?”

小公主沒想到她爹還記着這一茬,支支吾吾半天,纔不安道:“那個女人……在爸爸牀上的那個女人……”

在冷墨淵牀上的那個女人?

很好,冷墨淵,我們完了!

我驟然拍開冷墨淵還放在我肚子上的手,蹭的一下站起來便要往外走去。

“姒姒!”冷墨淵大聲喊着我,一個疊影瞬移到我面前,攔住了我的去路。

“你走開!”我現在非常的想一腳踹死他!

“就是!爸爸走開!”小公主怕被她爹訓,也忙應和着我。

冷墨淵看着生氣的我,瞪了眼系哦啊公主,磨牙道:“你胡說什麼!爸爸牀上除了媽媽哪有女人!”

“就有嘛!”原本還心虛着的小公主這下不服氣,“我看見了的!那個女人上次還要我叫她姨娘呢!我就不叫!我現在就去殺了她!”

白光泛起,她顯然是又要元神出竅,被冷墨淵一道鬼氣封在了我的肚子:“不許出去!胡鬧!”

他居然爲了其她女人訓斥我的小公主!我不樂意了:“冷墨淵!你訓寶寶幹什麼!”

“她總是元神出竅我能不管麼!”冷墨淵微怒。

“是擔心女兒還是擔心那女人?”我怒問。

冷墨淵不假思索:“當然是女兒!”

我卻不信,直直的盯着他。

冷墨淵被我看的渾身不舒服,別開了頭不是很自然的道:“女人,我可是清白的!”

“難道是寶寶在說謊?”我幹嘛不信自己女兒要信你這個花心大蘿蔔!

小公主立刻道:“我沒有說謊!媽媽,爸爸說謊!”

冷墨淵被氣的七竅生煙,還偏偏拿自己女兒沒有辦法。我繞開他想要走,冷墨淵大手一揮,將我逼到了牆角,再一次強調道:“女人,我說的都是實話!”

“我說的也是實話!”小公主立刻道。

冷墨淵那叫一個氣。

他磨牙思考了半天,黑着臉問小公主:“你什麼時候看到的!”

“就是昨天晚上嘛……”小公主被他爹嚇到了,聲音弱弱的。

我剜了眼冷墨淵:“不許嚇唬我女兒!”

冷墨淵只能忍着脾氣,繼續磨牙問:“同時看到爸爸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了?”

小公主一時沒說話,我心裏十分的希望她否認。

“好像沒有……”過了好一會兒,小公主才苦惱又有些害怕的道。

冷墨淵沉冤得雪,爽朗的笑了,衝我道:“女人,聽見沒有!別冤枉我!”

我也挺開心的!

可是,小公主卻不開心了:“可是牀上都是爸爸的氣息啊!我不會認錯的!爸爸一定是剛剛纔走!”

冷墨淵的臉再次黑了下去:“爸爸這兩天都沒沾過牀,怎麼剛走!”

“可就是嘛!牀上和那女人的身上都是爸爸的氣息!她還睡着!沒發現我!”

“那你說她長什麼樣子!”冷墨淵爲證自己清白,已經開始懷疑女兒說謊了。

“她呀……”小公主歪頭想了半天,憋出來三個字:“很漂亮……媽媽,她真的好漂亮哦!”

寶貝,媽媽不喜歡聽見你誇情敵漂亮……

尤其是你還一臉崇拜的模樣!

“說重點。”冷墨淵催促道。

“說就說嘛!”小公主不滿的撇撇嘴,“我可是看到了的!她的額頭有朵花花!我也有!”

我忽然感覺肚子一涼,一道寒意順着小腹傳入眉心。眉心間一涼,感覺有點奇怪。

冷墨淵望見,忽然就放肆的笑了。

你個渣男還有臉笑!

“爸爸!你還笑!”小公主感受到我的氣憤,也氣沖沖的道。

冷墨淵像個小孩子一樣衝女兒哼了一下:“我就笑!你個小笨蛋!”他輕輕在我肚子上給了個爆慄,“你走錯房間了你知不知道!”

小公主捂着頭據理力爭:“我纔沒有呢!上面就是有爸爸的氣息!”

“那是你大伯的氣息!”

“那爲什麼大伯的氣息和爸爸的一模一樣呢!”小公主不信。

冷墨淵的臉上閃過一道尷尬,略帶含糊的解釋道:“因爲你爹我用的是你大伯的內丹……”

“那大伯的內丹呢?”小公主不懂,想了想,又覺得冷墨淵是在撒謊:“爸爸,內丹都是一人一顆的!爲什麼你會用大伯的內丹呢?爸爸自己的內丹呢?”

冷墨淵的臉色更加不大好了:“年輕的時候,內丹被人騙走了……”

他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來的,顯然是非常不願意想起這件事。

小公主想了想,才半信半疑的問道:“真噠嘛?”

“真噠!”冷墨淵被自己女兒問的一點脾氣都沒有,只能也這麼孩子氣的回答着。

戰少,一寵到底! “那牀上的女人是誰呀?”小公主自言自語的疑惑着問着。

冷墨淵無奈:“當然是你大伯母啦!還能有誰?放眼陰陽兩界,除了她額頭上有冥宮主人的印記,還有哪個女人能有?” 爹地別惹我媽咪 頓了頓,他忽然一笑:“不對,現在寶貝你也有了!”

“我是寶寶,不是女人!”小公主倔強道。

冷墨淵一笑,伸手摸了摸我的眉心,眼中驀然多了幾分我不懂的情愫。

忽然,他伸手按住我的後腦勺,在我的眉心處重重吻了一下:“改日我也給你畫一個。”

我側頭看了眼一邊玻璃上的倒影,眉心是一朵紅色的曼珠沙華,還挺漂亮的。

同時,我想起了一件事。慕紫瞳還沒見過醒着的寶寶,什麼時候讓她叫姨娘了?

上次讓孩子這麼叫的,是白依依。

孩子才兩個多月,注意力很容易被分散。經過這麼一折騰,她已經快忘記自己剛剛說的話了。

我忍了半天,還是沒忍住,問道:“寶寶,那你見到白依依了麼?”

“見到了呀!誒呀!媽媽,我記錯了!我先去了大伯母的房間,才找到了那女人,把她們記成同一個人了……”寶寶恍然大悟。

說起這個,興致一下子又起來了,“我正要殺她呢!被她發現了……還喊來了侍衛……爸爸!侍衛們不乖!都不讓我殺她!我們換掉侍衛們好不好!”

冷墨淵的臉色在我說出白依依名字的時候就不好了,此刻更是菜,都忘了給女兒應聲。

(本章完) “爸爸?爸爸!爸爸!你再不理我,我要生氣了!”小公主氣的都要衝出去找冷墨淵了。

“奧!”冷墨淵這纔回過神來,匆忙的應了一聲。

他看向我,我躲開了他的眼神。冷墨淵的臉色更加不自然:“你……知道了啊……”

我真希望我不知道!

“姒姒……”冷墨淵心虛的喊着我的名字,沉默了好一會兒後,道:“這件事我會處理的。”

“怎麼處理?”我一個嘴快問了出來。

冷墨淵對上我的眼神,又略帶慌張的挪開了:“你別多管這些了,我會處理好的。你……安心養胎!”

這讓我怎麼安心的下去!

小公主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也不知道我和冷墨淵在說些什麼,換了個姿勢後就睡着了。

我與冷墨淵僵持在門口,好一會兒,他又道:“你這幾天生氣,就是因爲這個?”

“沒生氣。”我都不知道自己也有這麼醋意濤濤的時候!

冷墨淵伸手揉着我的頭,將我好好的頭髮揉了個亂七八糟。

“好啦,別生氣了。”他驀然抓起了我的手,將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口:“我這兩天想過了,覺得這裏還是有你的。”

那是他心口的地方。

可是,那裏不只有我一個人吧……

我掙扎着從他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

“你不信?”冷墨淵似乎是有些不快,“姒姒,無論本座有多少女人,本座都可以保證你做大!”

這渣男……

我簡直不想跟他說話!推開他就要往外走去,冷墨淵再次追上來。

看着我生氣的面容,他這才慢慢意識到了什麼:“女人,你不能接受我有其她的女人?”

“你能接受我有其他的男人嗎?我也保證你做大的!”我沒好氣道。

冷墨淵的臉色一下子不好了:“女人!你那是紅杏出牆!你敢!”

“你可以三妻四妾,憑什麼我就不能左擁右抱?”我現在想打死冷墨淵!

“冥界的規矩就是這樣……”冷墨淵嘟囔着,“你們人間以前不也是這樣麼,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你出軌是要被浸豬籠的!”

我第一個浸了你!

“規矩是人定的!現在人間早就是一夫一妻制了,你們陰間怎麼還不改?明明你是花心,想要女人多,還非說是規矩這樣!”

“那你想這樣?做大的都不要,難不成你想做小的?”冷墨淵忍着脾氣問我。

我被他氣的發瘋,同時發現我與他似乎存在着一種代溝:“我不要做大也不要做小!我就要做唯一的一個!”

冷墨淵一愣,我想起慕紫瞳以前給過我的勸告,決定聽她的話,跟冷墨淵好好談一談。

“我從小就被父母想拋棄,所以不想孩子跟我一樣,沒有一個完整的家。但是,我也絕不會爲了孩子就忍氣吞聲,容忍自己的另一半在外面沾花惹草。冷墨淵,我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雙人!如果你做不到,就不要來招惹我了!”

但是,怎麼可能。

我瞧冷墨淵,忽然想起這隻男鬼已經不知道多少歲了。他不會老去,也不會死去。而我幾十年的壽命對他而言,不過是白駒過隙。

我竟然對他產生了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

他被我說的有些愣愣的,我無力的嘆了口氣,收起了自己這些天涌出的各種小心思,對冷墨淵道:“看在孩子的份上,我們就當朋友吧……我只有幾十年的壽命,一過三十,我也會逐漸變老……我很快就會死去的,到時候……”

“你不會死的!”冷墨淵驀然打斷了我。

我不解,他擡手拿出生死薄,在上面刷刷刷寫了什麼。我好奇看了一眼,隱約看見我的名字旁有一行嶄新的批註,似乎是什麼不老不死的。

“女人,我是冥王,我不准你死,你就不會死!”冷墨淵大聲的宣佈着,但臉上的表情卻不是很高興。

我猜到他給我該生死簿了,心間流淌過意思感動與溫暖,又聽見冷墨淵道:“我可以試試不對其她女人動心……”他低聲嘟囔着,“反正遇上你之後,我還真對其她女人沒興趣了……居然會這樣……”

說到最後,他還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與不甘心。

我卻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冷墨淵這是在表決心了嗎?

看着他臉上的認真,我忽然就沒那麼心塞了。

“真的?”我問道。

冷墨淵的臉上閃過一道不自然,彆彆扭扭了半天,轉過頭去倔強道:“真的……”又覺得這麼慫有損他的形象,補充道:“本大爺說一不二!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好,我記下了。”我的語氣不自覺的輕快了很多。

只要冷墨淵以後沒那麼多爛桃花了,以前怎樣我可以不在乎的。做人嘛,要往前看噠!

冷墨淵倒是詫異了一下,還有些不敢相信:“這麼快就不生氣了?”他嘟囔着,被我剜了一眼。

他送我回了人間,路過清虛觀的時候,兩個人一起去清虛觀玩了會兒。

齊天正在吃海棠糕,一見我們來,當即就要收起桌上的海棠糕。

冷墨淵眼疾手快的衝上去,兩個人打了一架,冷墨淵成功搶下了半盒子海棠糕,獻寶般送到了我的面前。

“姒姒,來吃這個!吃貨天這裏的東西就比我大嫂做的難吃那麼一點點!”

“那就是瞳瞳做的!”齊天不滿的反駁着,狠狠瞪了冷墨淵一眼。

我嚐了口,感覺味道還真不錯,下意識的問冷墨淵:“你喜歡吃這個?”

“他就是個吃貨!什麼都喜歡!”齊天沒好氣道。

“你不是一樣?大老遠的還跑去冥宮蹭吃蹭喝!”冷墨淵一樣沒好氣。

我瞧着這倆幼稚的傢伙,忽然覺得下次見到慕紫瞳的時候,要不要偷師學點廚藝呢?畢竟冷墨淵喜歡……

三個人吃着點心,聊了會兒。一個小童忽然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觀主!觀主!有個人渾身是血的倒在了我們大殿門口!”

“送去醫院,找我幹什麼。”齊天不以爲的揮了揮手。

“可是他一直喊着觀主的名字…

…”小童無辜道。

我與冷墨淵聞言對視了一眼,兩人眼中都是熊熊燃燒的八卦之魂,分分鐘腦補了一出關於齊天的狗血愛情劇。

齊天自己也是一臉迷茫,看了眼小童,問:“誰呀?”

小童搖頭:“不認識……”

我慫恿道:“去看看吧!”

認識冷墨淵這麼久,我現在反正是看出來了。這些大佬們,對於活人的生老病死其實都是無動於衷的。 放開那個漢子,讓我來 一個人就算是死在他們面前,只要不是魂飛魄散,他們都不會去多管。

齊天不解的站起身來,冷墨淵拉着我興沖沖的過去一看,大失所望。

兩人都以爲會是什麼的大美女,卻沒想到是一個糟老頭子。

只是,這糟老頭怎麼有點眼熟呢?

我仔細看着,這不是齊家老爺子麼!

我扯着冷墨淵的衣袖,冷墨淵見不是美女就要走,見我這樣,還以爲我是要他救人,拽拽道:“要本座救人可是要看你表現的!”

他把臉湊到我面前,就等着我去親他呢。我哪裏有着心思,掰着他的下巴一歪,就讓他看向了那倒在地上的老爺子:“齊家!”

冷墨淵胃炎挑眉,看了眼我一眼,又慢慢看向地上的老爺子。

鳳逆天:殺手狂妃 老爺子已經昏迷了,一旁清虛觀的道長們原本正在給他施救。見齊天來了,都讓開了。

此刻,我看到一道乳白色的魂魄從老爺子的體內飄了出來,這代表着老爺子已經死了。

在場的人都是有些修爲的,都能看見這一幕。

“觀主,我們是做一場法事爲這位施主超度,還是先問問他的個魂魄遭受了什麼?”一位中年道長問道。

他應該是清虛觀內主事的一位道長,但是對於齊天的態度卻無比恭謙。

齊天想了想,看向我:“姒姒,你說呢?”

“不許叫姒姒!”冷墨淵老大不願意了。

“我就叫!”齊天不服氣道,“我還叫瞳瞳呢!你大哥都不管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