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冷酷?殘暴?不仁?

我不知道該怎麼去界定這種關係,因果因果,趕屍門造下的因,結成了今日的果。

天理循環,報應不爽,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施小媚應該沒有發現我,趕着一衆屍體遠去。

我立刻偷偷的跟上,但施小媚並沒有往外走,而是帶着這些屍體圍着寨子的邊緣走。

走了一段,前面忽然出現幾個朦朧的身影,其中一個開口問道:“魔屍如何?”

“還不錯,帶回去吧。”施小媚說了一句,將趕屍鈴拋向那人。

那人接過,說:“鬼王叮囑讓你不要靠近邊界,最近的異響,恐怕已經引起了道門的注意。”

“我自有分寸。”施小媚道,她的聲音已經不復從前的怯懦,甚至帶上了幾分上位者的威嚴。

那幾個人對視了一眼,也不敢說什麼了,搖動趕屍鈴帶着屍體離開。

可施小媚卻並沒有跟上,而是定定的站在原地,頓了頓,她緩緩轉過身,朝我藏身的位置。

……

(本章完) 我心頭一跳,這是被發現了。

這讓我一時間有些沒能反應過來,施小媚在趕屍門滅門之前還是一個普通人,她如何能發現我?

別說她了,自己現在屏住呼吸,腳步聲也隱藏在趕屍門的步伐裏面,能發現我的只有入道者。普通的炁能強者絕無可能察覺,我有這個把握。

難道,只是意外?

“出來吧。”淡淡的聲音傳來,徹底擊碎了我的幻想。

我看了看左右,沒發現什麼異常,緩緩起身站了起來。

“馬……馬春。”施小媚看見我身形微微一震。

我看着她,一時間心緒很複雜,趕屍門滅了,按道理說,她應該可以迴歸正常的生活了,可結果她卻還在這裏。而且聽剛纔那兩人說的話,她地位明顯不低,能得鬼王一聲吩咐,豈是一般人。

“你加入了鬼王殿?”我不死心的問了一句。

施小媚沉默了,但目光卻堅定着。

“回答我!”我微微皺眉。

“對,我加入了鬼王麾下。”施小媚應了一聲。

“爲什麼?”我暗自嘆息一聲,自己之猜的沒錯,她真的加入了鬼王殿,而且在其中的地位還不低。

“因爲她們替我報了仇,還能給我想要的東西。”施小媚與我對視,目光毫不閃躲。

我微微一愣:“報仇?”

施小媚慘然一笑,道:“我五歲那年,施老狗當着我的面將我母親活活折磨死,從那天起我就決心報仇,不惜一切代價!”

我眉頭皺的更深了,這點情報在苗家和苗寨的情報系統裏面從來沒有體現過。

施不仁就是個種馬,剩下一大堆兒女之後用養蠱的方式對待,折損率超高,而他的暴虐,更是讓他身邊的女人如同伴虎一般,隨時會丟掉性命。

施小媚的話肯定不會是假的,只是這樣的例子太多,加上施小媚並不引人注意,所以兩家都沒有關於她母親的資料。

“你知道嗎?”

施小媚摘下斗笠,說:“我母親被折磨致死的時候,我就旁邊看着,沒有出聲,也沒有流下過一滴眼淚;因爲她活着的時候告訴我,要活下去,活下去纔有希望!終於,老天開眼,讓我等到了比施老狗更強大的存在,我成功了,我將施老狗大半生的心血變成了殺戮他基業的魔屍,而他自己也變成了魔屍,任我驅使,哼哼!”

話到最後,她臉上已經帶上了一絲冷笑和猙獰。

這一刻的施小媚讓我感覺無比的陌生,煉獄般的成長經歷在她心裏淤積了太多負面的東西,是非對錯的價值觀早就不復存在,說着從未建立過。

從前的時候還發覺不出來,但一旦被她抓住機會,厲變的程度令人心驚。毒蝴蝶說的沒錯,她渴望力量,甚至可以爲了力量不折手段。

“你既然已經復仇,爲何不退出去做個普通人,平平安安的過一輩子難道不好嗎?你知道鬼王殿害死了多少人嗎,它們造成了傷害現在還在持續。”我眉頭深皺,外面的魔物直到現在還沒清楚乾淨,而那些被魔化的鬼魅邪祟,依然在四處害人。

“這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不是嗎?強者生殺予奪,弱者只有默默的承受一切不公!”施小媚道。

“可鬼王殿有多邪惡你知道嗎!”我想起了那些被魔物控制,吞噬親人的慘狀,語氣不禁重了幾分。

烙印嬌妻:爹地,媽咪又跑了 “那些世家大族又有幾個乾淨?就連道門不也是看着生靈塗炭而無動於衷麼?如果它們一心爲天下衆生,又何至於看着人世間那麼多的苦難而袖手旁觀?

”施小媚激動的一連反駁了幾個問題。

“你這是強詞奪理!”一時間,我被她問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但我明白,這個問題並不是她正確,而是她偏激了。

施小媚又道:“那些所謂的奇門也不過是沽名釣譽,爲了自己好騎在弱者身上敲骨骨髓罷了,它們的出發點和鬼王殿沒有任何分別,不過都是慾求不滿,貪圖勢力和地盤而已。”

我沒說話,摩挲了一下手心,施小媚身上出現了魔化的偏執,今天盡然碰上了,無論如何也要把她帶走。

“你鑽入牛角尖了,雖然光明的地方也會有陰暗,但這並不是你墮落的緣由,各大世家爲了鎮壓魔物,已經付出了很大的傷亡。”我盯着施小媚,準備動手。

“那是因爲你是強者,你體會不到作爲弱者的悲哀和無奈,天道偏厚待強者,弱者不過是螻蟻罷了。”施小媚道。

沒二話,我腳下一閃便衝了過去,探手便抓向她纖細的頸脖。

但施小媚接下來的反應卻讓我大吃一驚,只見她閃電般出手,一個碩大的鬼頭便狂嘯一聲狠狠的朝我咬過來。

我渾身一冷,立刻調動法力,重重的一拳轟了過去。

“嘭!”

法力激盪,我蹬蹬瞪朝後面退去,鬼頭也一下冥滅了。

立在原地,我心中震驚不已,管中窺豹,她這一手好強!

施小媚不到一年前還是個普通人,這才區區一年,竟然反擊之下能將我擊退!!

但我很快就反應過來了,這股力量並不是她的,她借用別的存在的力量!!

我本能的想到了佬山廟的廟祝姬夜。

它當初就是拜了地府的牛頭,通過祕法獲得了牛頭的一部分力量,白天沒實力,但到了晚上卻很厲害。

我們殺他的時候還是趁着白天去的,否則別說殺他,追都不一定追的上。

施小媚的表現和曾經的姬夜很類似,我第一反應就是這裏的邙山鬼王。

“吼!”

就在這時,寨子深處傳來沉悶的怒吼,而且聲音明顯是衝這邊來的。

我心頭一跳,施小媚也是臉色一變,急道:“你快走!”

“要走一起走,你在這裏只會越陷越深!”我搖頭。

“我不會走的,鬼王有恩於我,還給了我想要的東西。”施小媚堅決的搖頭,又說:“你快走,等鬼王發現你,你就走不掉了。”

話音落下,遠處唰唰唰的竄過來數道身影,速度飛快。

“快走啊!”

施小媚急的都快哭出來了。

我無奈,眼看那些身影急速接近只得轉身就逃,它們的氣息很厲害,隨便拎出一個來自己都難以招架。

我腳下溜的飛快,只聽後面施小媚的聲音傳來:“別追了,他已經走遠了,應該是道門的人。”

之後追兵又說了一句什麼,但我已經聽不見了。

很快我便衝出了核心六寨的範圍,眼見後方沒再有身影追來,才鬆了一口氣,拿到電動車之後立刻駛回了關寨之外。

鐵頭迎了上來,問:“頭,裏面什麼情況?”

“鬼王似乎在煉製魔屍,只知道個大概,具體的無法偵查。”我喪氣的搖搖頭。

“魔屍?”鐵頭抓了抓頭,問:“什麼是魔屍,和趕屍門的煉屍有區別嗎?”

我還是搖頭,這個自己都是一頭霧水,也是第一次聽這兩個字。

“你們要小心,他們發現我了,如果發生什麼異動,扛不住就撤退吧。”我說道,裏面

的存在很厲害,就靠鐵頭這一個堂口,帶你給擋住它們簡直是笑話。

“啊?”鐵頭一愣,因爲上面的命令是,如果裏面的屍羣往外衝,他必須全力頂住。

“聽我的,出了事我扛着。”我道;那道命令完全不切實際,這是讓鐵頭去送命。

“好吧,你是次目你說了算,不過真出事我不會說是你說的。”鐵頭很義氣的說道。

我一笑,拍了他肩膀一下讓他準備飛機,回重慶。

回去的路上,我立刻把這裏的情況簡單的描述了一下,羣發給了苗苗、毒蝴蝶還有徐大山。

我本以爲苗苗已經休息了,沒想到她第一時間給我來了電話,道:“阿春,沒受傷吧?”

“我沒事。”我道,接着又把事情的詳細經過說了一邊,問:”魔屍到底是什麼東西?“

苗苗道:“魔屍又叫人屍魔,就是將人魔化控制,和甲屍不同的是,他們一旦被喚醒就和活人一樣,而且更加強大。”

“什麼?和活人一樣?”我吃了一驚。

恐怖如金甲屍,都是靠人操縱,如果和活人一樣有人的思維,知道趨利避害,知道配合,那簡直太恐怖了。

死的東西終究是死的,但活着的有正常思維的,就完全不同了。甲屍最大的缺點就是控屍人,而魔屍如果和活人一樣,根本就沒有弱點了。

“那是一種遠比甲士更強大的存在,一旦煉製成功,甚至完全派出去執行復雜的任務,因爲它有自主的決斷能力,而且有克服了人的畏死情緒,無論是實力還是心裏,都比人厲害。”苗苗道,之後又說:“不過按照你之前的描述,那些魔屍應該只是初步成型,還不到能實戰的程度。”

我恍然,之前看見施不仁及一衆高層的時候,動作僵硬,甚至比一般的甲屍都不如,確實還談不上成功。

“那現在怎麼辦?”

我後脊背有些發涼,趕屍門死在裏面的人可不是一個兩個,可別剛剿滅了一個趕屍門,又出現一個更加強大的“魔化趕屍門”,那樂子就大了。

“這件事我會讓虹姨在聯盟議事上提出來,聯盟組建都這麼久了,也應該半點實事了。”苗苗道,聽她的語氣,隱隱然有些不滿。

我說只能如此了,隨後想起施小媚,又問:“那施小媚呢?她現在有魔化的跡象,我擔心她失去理智。”

“阿春,我說幾句話你別生氣。”苗苗道:“施小媚成長在施家那種扭曲的環境,她的性格其實是扭曲的,一旦獲得足夠的力量,就算沒有鬼王殿,一樣會走向極端,這是深植於靈魂深處的偏執,很難化解。她並不是被鬼王殿脅迫,而是一拍即合,你要做好心裏準備。”

我深深皺眉,走極端的人最終會毀滅在自己的極端心理之下,不管她有多強大,因爲人再大,也大不過天。

因果循環,誰也逃不掉這一層,古往今來多少大能,還不是一樣寂滅了。魔王夠狠吧,結果還不是被代表正道的龍牙一箭射死,最後落了個身死魂滅的下場。

人間正道是滄桑,哪怕陽光普照,這個世界一樣會有陰影,但這並不是拒絕陽光徹底走向黑暗的理由。

“阿春,你可以在安全的前提下去糾正她,相比於別人想必你的話多少能震動她,但你不能報太大的希望,一定要注意安全。”苗苗有些嚴肅的叮囑我。

我應了一聲,又說了幾句便掛了電話。

沉吟了一會兒,我覺得自己不能放任施小媚這樣沉淪偏執下去,一定要想辦法將她拉出來。

……

(本章完) 可一時間自己又沒有任何頭緒,苗苗說的對,施小媚投入鬼王殿麾下並不是被脅迫,而是自願的。最關鍵的是她現在可以借用鬼王的一部分力量,自己要制服她恐怕並不簡單。

而且和姬夜不同,她白天恐怕白天也很可能能借用鬼王的力量,因爲這是一個度的問題,姬夜背後的牛頭做不到,但並不代表施小媚背後的鬼王做不到,兩者的差距實在太遠。

回到重慶後,我把事情和胖子一說,胖子沉吟了一下,說:“如果能讓白香月出手的話,或許有機會。”

我眼睛悠的一亮,但很快又爲難起來,白香月來無影去無蹤,從來只有她來找我,自己根本找不到她。別說找她了,就連孟婆鬼也是一樣。我把難處一說,胖子一攤手,說那隻能從長計議了。

我一陣無奈。。

接着聊了幾句,胖子忽然道:“對了,茶樹精落下的茶葉已經有不少了,要不要品嚐一下?”

我一愣,而後道:“有用嗎?”

“反正毒不死。”胖子打了個響指,急忙跑進房間拿出一個墨綠色的玉盒子,打開,裏面是茶樹精這半個多月以來落下的茶葉。

它的葉子和普通的茶葉是完全不一樣,落下之後不會枯萎,依然是翠綠翠綠的,鮮豔欲滴。

隨着茶樹精漸漸養成人形,上面的茶葉也越來越多,這半個月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實力增長,血氣再度發生了變化,茶樹精吸食了指血之後生長速度驟然加快,現在已經三尺高了,上面的茶葉也多達了上百片,每天都會落下兩三片老葉,長出三四片新葉。

胖子躍躍欲試,將四五片葉子分開放入茶杯,倒入燒開的水。

可結果卻什麼變化都沒有,茶葉還是碧綠碧綠的,水還是清清的,聞一聞也沒有茶香。

“怎麼回事?”胖子摸不着頭腦,乾脆倒出來一點,品嚐了一口,皺眉:“沒茶味,純開水的味道。”

“泡不開嗎?”我用牙籤從水中夾起一片茶葉,也奇怪了。

“難道要把葉子炒熟才能泡?”胖子遲疑。

我搖搖頭,說:“恐怕不行,這茶葉根本就泡不爛,又如何能炒的熟?”

想了想,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頓時,一股非常非常綿柔的熱能從口裏化開涌向全身,整個人的毛孔彷彿都張開了,就像剛洗完熱水澡一樣,渾身舒爽。

“什麼情況?”胖子見我一臉享受的樣子,狐疑道。

“好茶!”我大讚一聲將茶水一飲而盡,感覺整個人都要

昇華了,舒坦的直哼哼。

“靠,你別騙我!”胖子不信,將最後一點茶水倒了,嚐了一口,道:“這就是白開水嘛。”

“看來這東西與你無緣了。”我笑笑,當初青牛道長給我茶水種的時候,說此茶與我有緣,可以互助互利。這時我才明白他的話,茶樹精需要的陽血澆灌才能逐步長大,而它的茶葉似乎也只有我才能享用。

清穿之傳奇帝后 果不其然,我喝過的杯子,茶葉的顏色已經非常黯淡了,那股子翠綠的色彩消失不見,但也每融進水裏,似乎化成了一股莫名的能量。而胖子喝的則完好如初。

胖子看着我的茶杯滿臉不爽,道:“不是說見者有份麼?怎麼你吃獨食?”

絕斬之帝 “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口對口餵你呀。”我順嘴說道。

“嘔……”胖子做乾嘔狀,逃也似得的跑了。

我笑着接過玉盒子,裏面有數十片,於是乾脆又抓了一把丟進茶壺裏面泡起來。

這東西一入口就好像喝酒喝的微醺的那種感覺,有點飄飄的,雲裏霧裏的。那股熱流涌入體內滋養着身體的一切,就連積藏的法力也隱隱壯大的一絲。

好東西!!

重生食神學霸不軟萌 一天兩天,我沒怎麼發現效果,可等了一個月之後,效果終於出來了,自己的道行足足增加了二十多年,正朝着四百年道行高歌猛進。

不說別人,就連我自己都嚇的心臟砰砰直跳。

可想想,是白香月幫我開啓了炁能,青牛道長贈給我茶樹精,兩大深不可測的存在助力,如果再加上獸王,似乎也不是那麼的難以理解。

一個月後,苗苗那邊終於傳來消息,說聯盟終於把各大世家整合了,體制也漸漸沉澱了下來。而他們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剿滅盤踞在趕屍門核心六寨的屍王。

我看了心裏大鬆一口氣,終於等到動手了,這都一個月了,再等下去黃花菜都要涼了。同時我也有些緊張施小媚,萬一被道門的人抓住,恐怕會是死路一條。

我立刻通知了皮衣客,皮衣客說這一個月開始的時候聲音越來越大,可到最後卻沒聲了,已經持續了一個星期了。

我微微皺眉,想不通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既然聯盟插手了,就由他們去想吧。再怎麼樣它們集合的力量也會比我強。

第二天,聯盟和苗家的正式命令一起下達川東區,要抽調兩個次目堂口包圍核心六寨,其他的世家則每家派出一位高手隨同道門的人一起出戰。

徐爺點了我麾下的碧落谷和吳奎麾下的雲麾堂。

等到集結之後,聯盟強大的實力總算得到體現,道門三山每家都出動了兩位高人,另外一些小的仙山也出動了一位,加上世家的精英,集合起來,入道者多達二十多位,一半是道門的,一半是世家大族的,沒有入道者的家族也派出去了數百年道行的強手。

只是可惜,佛門沒有來人,它們似乎對於聯盟的態度還有些疑慮。

領隊的是龍虎山的一位長老,叫玄機子,武當山也來了一位長老,曾經見過,當時站在武當山掌門凌空道長身後,他對我微微頷首示意,惹得許多人注目。

和苗家一樣,苗寨也出動了兩個次目級的堂口,由毒蝴蝶和萬良領隊。

兩家的任務就是加強防禦,堵住有可能衝出來的魔屍,而一衆高手進去將魔屍剿滅,如果發現屍王也一樣剿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